屋门敞开,可是里面一团漆黑,于是萧铭新扔进去一颗月光石,微弱的灯光照亮小屋内。他开启赤莲之瞳,拥有强大的洞察力,站在门口很快地扫了一遍,待最后发觉没有异常后才谨慎步入。

  “那女子的体香……”萧铭新嘀咕了一声,屋内蕴含着淡淡的香气,必然是之前的少女改变外貌,换衣服而留下的。

  他来到木桌前,点燃桌子上的烛台,小屋内可谓真的家徒四壁,屋内没有任何装饰品,更令他惊讶的是没有床,没有椅子,只有一张高高的桌子和一柄烛台。

  “仅此而已吗?”萧铭新心想,这间屋子不会那么一般,他希望从中寻得机缘,发现些什么东西。起初他盯着桌面看了又看,可是木桌除了有一些正常的纹路以外再无其他,更不要说有字、图案等。

  “难道那女子已经将重要的东西带走了吗?”萧铭新自语,有些失望,叹了一口气。

  屋子内,烛火摇曳着,点亮了家徒四壁的小茅屋,萧铭新四处张望,墙壁、地面、天花板和门都已经查看了至少三遍,无奈一无所获。最终他熄灭了烛火,准备离开此地。

  但是,异象往往在不经意间就降临!

  本已熄灭的烛火,竟然自行点亮,并且不再是普通的红色火焰,而是幽幽的紫色,妖邪无比,看得萧铭新寒毛直竖,心中发颤。

  “咣当”

  一声轻响,屋门自动关了起来,小茅屋成了一间封闭密室。紫色火焰仿佛亘古不变,静静地照亮小屋,没有任何波动和摇摆,有一种令人灵魂脱壳的感觉。萧铭新惊讶地发现自己差点灵识被剥夺,若不是自己抱守元一,可能真的要陷进其中,元神脱壳而亡!

  “无尽岁月在流逝,万物演变,六道轮回;花开花落,世间浮沉。”萧铭新自语,感到一股奇异的感觉。突然间,从他体内爆发出绚丽的金色光芒,如同神祗下凡时洒落的光辉,高贵且神圣,细细观察可以看到,这出自于他的脊椎,贯穿头脚,与紫色火焰遥相辉映。

  不知不觉中,他的赤莲之瞳已经自动解除,乌黑的大眼睛看着紫色的幽火怔怔出神。

  而在其眼中却出现了一个壮观的画面:浩瀚的天空中,站立着无数的身影,气息恐怖到令他望而生畏。有些不是人形,它们显露出原本的体态,真容令人心惊胆颤。其中有背生双翼的天使、长有三头六臂的猿猴、留着尸水的无头僵尸、还有体形堪比山岭的蛮荒巨兽。

  更让人吃惊的是,萧铭新的目光还捕捉到了朱雀、白虎等神兽的身影,虽然几乎已经矗立在天外,但恐怖的气息让他想忽视都不可能。

  “杀!”不知是谁发出的一声暴喝,所有神灵冲向了天宇,展开最为激烈的搏杀,刚一开始便有生灵洒血断肢,恐怖的余部令萧铭新几乎难以睁开眼睛。

  他此时感同身受,完全成了其中的一员!

  混沌气爆发,顷刻间遮挡住他的视线,过了不久才能睁开双眼。然而所有的一切已经物是人非,天空中不断陨落着神灵的躯体,如断翅的雄鹰砸落在地面。高空中风云变幻,不时有天劫产生,即便相隔很远,其爆发的威力也绝对不是普通高手所能接受的。

  “啊……”

  四处惨叫声不绝于耳,不少神灵被无形中的力量撕扯,轻则重伤,重则陨落,百万神灵灰飞烟灭,天空如同在下一场雨,一场由神灵的躯体组成的雨……

  “吼”

  一声虎啸,高空中白虎负伤,躯体断成了两半,却依靠坚强的斗志发出怒吼,震动四野,残躯带着不屈意志而战……

  艳丽的朱雀坠落在地,红色的火焰不自主地燃烧大地,它化为一颗吐露着火焰的蛋,闪烁到天地的尽头,沉入地底……

  一头貔貅抛头颅洒热血,始终吞噬着无数敌人的尸体,神威无双,勇猛无比,战到精疲力竭,拼到流完最后一滴鲜血……

  所有强者都遭受大大小小的创伤却都悍不畏死,即便失去战斗力也会帮助同伴解围,而所有受伤较轻的神灵继续横击域外,抗击天穹之上莫名的敌人。

  “快,到我这来。”一位神祗喊道,他是一个人族神灵,但法力无边,通天盖世,全身被黑气缭绕,不断救助着周围还有一线生机的同伴,即便嘴角流淌着鲜血也不管不顾,直至最后神力几乎耗尽,败倒在了血泊之中。

  无形间,萧铭新留下了眼泪,看着这令人震撼的场面,众神悍不畏死,一同抗击天外劲敌,大部分都陨落,在历史上永埋其名。

  这之中有谁是弱者?有谁不是傲视群雄的霸主?有谁不是万中无一的天之骄子?但经历一战后,死的死、沉睡的沉睡、活着的也只能隐退,默默等待生命的终结。

  画面消失,萧铭新跪倒在地,神智有些不清,过了好久他才摇晃了一下脑袋,并站起身来。他欲擦干泪水,却发现脸上只留着泪痕,片刻后看着由紫色逐渐转变为红色的火焰深深一拜。

  )酷G匠$_网*N首发)

  上古一战的真相,他终于能了解一二!

  他匆匆一瞟而看到的那位被黑气环绕全身的人族神祗,大概就是鬼医神君了吧。

  “吱呀……”

  一刻钟之后,屋门被打开,萧铭新走了出来,为了不让单纯的萧铭月起疑心,他脸上带着勉强的微笑,像是没有见识过之前的画面一样。

  “哥哥,里面有什么吗?”萧铭月此时已经调理好了,正在与小灵儿玩耍。

  “只是一张普通桌子罢了,查找了好久也没发现什么特别。”萧铭新摇摇头。

  “我现在应该快达到化形境的圆满极境了,比之前强大了几分,本想在此冲击搬海境,不过我想等到堪至饱和时再突破。”萧铭新看了一眼周围散发着浓郁灵力的宝药,便与萧铭月一同冲入黑树林,对那副不断变化的场景耿耿于怀。

  不过多时,两人冲成功突破黑树林,有了前一次的经验,再加上萧铭新强大了几分,这次突围显得更加从容。而黑树林外云若晴两女失去踪影。

  “看来是去争夺那页经书了,我们耽搁了太久。”萧铭新说道,说罢与萧铭月并肩冲向盆地,刻不容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