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缭绕的高空中,萧铭新二人随乾灵长老告诉飞行,他们两人始终感觉不到万圣学院的存在。

  “长老,我们飞了那么久怎么还没到啊。”一旁的云若晴直犯嘀咕,空中空气稀薄,让她头上冒着冷汗,像是被吓的。

  终于,九转十八弯,他们到了一处祭坛上,祭坛前进贡着大大小小的神佛法相,闪耀着金光,绚丽无比,庄严肃穆。但是其上却有血花点缀着,红黑的血液浸染这祭坛,遮盖大部分的晦涩图案,且散发着淡淡的腥味,与前面的佛像格格不入。

  “我们刚刚飞过万灵山,要想进入万圣密境,就必须从这祭坛上进去。”乾灵长老介绍道,“地上的血是神血,万年前的上古这里发生过神战,这些曾经是无上宝血,提炼出的精华足以成为镇教之宝,在天界也是很宝贵的,只不过大战结束后不知为何突然失去了神性,但始终无法磨灭。万圣密境也正是由上古神战导致,极大的神力造成空间扭曲,形成时空空洞,后来我们的院长和副院长两位大人以无上法力造就出这方小世界,形成万圣密境。”

  萧铭新二人若有所悟,知道了密境的历史和秘辛,让他们俩对此更加好奇。

  “上古神战?和太古神魔大战有联系吗?”萧铭新问道,自太古之后,又经历了百万年的上古时期,不过在那时人族始终不是顶尖种族,而自人族鼎立开始到现在被叫做今古,由于这千年来无论是下界还是上界都不断早就出神,所以也被成为神古,对于太古和上古而言,神古才刚刚起步。

  “这……”这个问题完全把乾灵长老噎住了,他相对而言还在修炼的中期,出生在神古才一百多年,岂会知道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问题。

  “上古神战的导火线是什么呀?那些神佛法相叫什么名字呀?”云若晴继而发难,专门问一些苛刻的问题。

  “老夫不知道,走吧!进密境。”最后,乾灵长老招架不住,以飞快的速度结起印记,祭坛上的图案发出绚丽的光芒,同时法相也在颤抖,隐隐间还能听到一些呼喊,有些听不清且略显嘈杂,回荡在三个人的脑海里。

  光芒大盛,三人变成光雨原地消失。

  十万密境中,一座极其宽敞、足以容下百万人的道台上突兀地出现三个人,萧铭新三人成功抵达万圣密境。而道台上以及周围空无一人,没有守卫者,显然是因为进入密境所需要的手段极为繁琐,所以不用担心有居心叵测的外人偷偷进入。

  “长老,之前那声音……”萧铭新在传送前的一刹那捕捉到了从法相中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呼喊声,一开始还以为听错了。

  “是上古神战的,有传说那些神佛就是上古时期参加神战的生灵,身虽死道未消,变成了一尊尊法相;也有人说他们根本死不了,最终被对手封印,变成那样子,所以你们听到的呼喊声很有可能是出自神战吧。”这些神佛法相自学院创立的那个时候就存在,不难想象这与万年前的神战有关。

  他们继续飞行,不一会一群壮丽的山河展现在他们眼前,十座巨大的不亚于万灵山的灵山,气势如虹的各自矗立在十个方位,飘荡着雾气,让人远远望去就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看Fs正版章x`节&X上rH酷匠l网Z

  萧铭新和云若晴都暗暗咂舌,因为如此磅礴的十座灵山皆被人为开辟成可供学员修炼的地方,排场异常宏伟,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建筑和人造场地。

  “整日在这种环境下修炼,一定事半功倍!”云若晴羡慕道,满眼都是小星星,原因就是她马上就能和姐姐以及萧铭新一起在灵山上修行了。

  而一旁的萧铭新则沉默不语,皱着眉头,单手摸着下巴,思索着东西有些出神。

  “你怎么了?”一旁的乾灵长老疑惑的问道,“感觉不适?”

  “不是。”萧铭新摇摇头道,“这么大的灵山,应该也存在一些凶兽、异种吧,还有那些外族的生灵也和我们一起修行吗?”

  “你所说的凶兽异种,早就被转移到古战场了,那是一片未开化的区域,每二十年我们学院会派一批优秀修士进入古战场去接受残酷的挑战,争夺古战场内的传承或是造化。”乾灵长老介绍道,为萧铭新指点迷津,“外族的生灵在学院内被我们一视同仁,所以安排在人族一起。”

  “原来如此,那么古战场……”

  “你们两还真是十万个为什么!”乾灵长老笑骂,但继续介绍,“那自然是上古时期的战场,传说是一位纵横天地间的高手炼化成的一处修炼之地,但后来与他人大战后遭受重创,在里面陨落了,之后被四位国主炼化。”

  “这么大手笔?而且那里面的造化你们这些强者为什么不去抢夺?”

  “哪有那么简单!每二十年,四大国会派遣那些皇都内的年轻高手,进入里面陪万圣学院一起争斗。可惜古战场内有不可违抗的法则,修为在天人境以下的修者才能进入,否则会被规则力无情抹杀,最多也就到搬海境大圆满。话说起来,大概明后年左右就要开始了吧,到时候你们必然会进入,可要做好准备勤奋修炼啊。”

  说着说着,他们三人降落到了一处空地上,周围有熙熙攘攘的少年,趁着课余时间游走玩耍。

  “长老。”他们一降落,就有强大的护卫过来接见,见到乾灵长老很恭敬。

  “好,我们走。”乾灵长老带着两人大步走向一座矮小的古建筑,门口有重兵把守。

  他们进入古建筑,周围泥墙破瓦,看起来很残破,正前方伫立着一座人像,外表看起来很和煦,如沐清风,但是奈何表面结了一层蜘蛛网,让人难以心生敬畏之心。

  “这货谁啊?”萧铭新暗自嘀咕,却被身边的乾灵长老听得一清二楚,顿时一个爆栗轰在其脑门上。

  “小子,放尊重点,这是咱院长。”乾灵长老黑着脸,对于这石像,他也感觉有些丢脸,当初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造出这尊石像之后就不见了。

  起初还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像越来越残破,学院里的人员试着修筑好几次,但没有一次成功,因为石像本身是院长的神力创造出来的,没有他自己的神力就无法重合。

  就这样,学院里的人们渐渐取消关注,只有新加入的学员会被带来看一会,以示尊敬,后面来不来就不“重要”了。

  “那个院长得有多少年没有回来了啊?”云若晴问道。

  “从这神力创造出的石像的残破程度来看,恐怕有数千年了吧,不一定在下界,更有可能去了广阔的上界,因为院长早在千年前就达到了神级境界,要进入上界轻而易举。”乾灵长老神情崇拜的说道。

  云若晴惊讶无比,神那可是传说中的天才人物!不仅要有惊人的天赋、悟性,还需要机遇以及不懈的努力,下界广阔无边,但每个世纪出现的新神却不过双数,比起上界来说要少许多。

  一边的萧铭新默不作声,他思念起从未谋面的父亲,听柳雅月上次说他的父亲也曾进入上界,并且是凭借年轻的二十五岁的年龄,以让同龄人甚至老一辈绝望的天赋突破无上境,成就一代神祗。

  在他眼里,不论是院长还是四国国主,亦或是蛰伏在上下两界的天才们都比不上自己的父亲,这让他倍感骄傲与自豪,并且努力追逐父亲的脚步。

  他们继续前进,这次来到了一个宏伟的建筑物前,此建筑和之前的残破小屋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直插云霄的屋顶,深渊巨口般的大门,以及金碧辉煌的塔身,如此巧夺天工的建筑物简直可以媲美十座灵山。

  “圣”

  “这是万圣学院在认可你们二人。”乾灵长老笑道,接着带着他们进入大殿前,上方有一口硕大的金钟,之前的声音便是由此发出。

  一路上,他们遇到许多乾灵长老的熟人,修为各个不凡,最不济的也有搬海境大成,这些年轻修士路过时,看到萧铭新目光明显顿了顿,随即露出赞赏的眼神。

  “他们都是这些年的毕业生,是名副其实的年轻俊杰,不久前你的事情被全院知道了,所以都认识你。”

  萧铭新手扶额头一脸惆怅,在他认为,能安安静静地修行,不断悟道、突破便再好不过,没必要那么高调的,一旁的云若晴则掩嘴轻笑。

  “在下乾灵。副院长,萧铭新以及云云若晴已经带到。”乾灵长老带着两人走到大殿前方,向前微微行礼,同时也示意萧铭新二人一起做。

  虚空扭动,无声无息间,三人面前出现了一名男子,这名男子丰神如玉,雍容华贵,普通的道服穿在他身上反而显得神清气爽。而且,萧铭新可以预感到,此人压制了波动,修为绝对超过之前圣都遇见的四位至尊境高手太多太多。

  “嗯。”副院长点了点头,看向乾灵长老道,“乾灵,你先带她去吧,我和这孩子有话要说。”

  他是学院中除了琨竹长老唯一知道萧铭新灵识海秘密的人,别看他仪表堂堂,是位美男子,但活的岁月却是乾灵长老的好几倍,懂的事理也要多得多,所以立刻支开了他。

  云若晴二人走后,副院长这才开口,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孩子,随我来。”

  他说着便将一只手搭在了萧铭新的肩膀上,未等回应萧铭新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不受控制,接着眼前一团漆黑,下一刻,他们出现在一处略显朴素的房间中,而副院长也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

  “这是我的寒舍,不必感到拘束,反而是我有问题想要向你请教呢。”副院长一脸笑容,显得和蔼可亲,略去修为道法的话,给萧铭新的感觉就像是面对邻舍家的叔叔。

  同时他在心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来到这种秘密的地方,总感觉有重要的事情发生。

  “副院长,您为何带我来这呢?”他知道自己赤莲之瞳的事情多半已经公布于世了,甚至已被记载,所以今日的蹊跷多半关于此事。

  “你知道的。”副院长说道,很随和,让人如沐春风,“关于你的瞳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