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心惊,回想刚刚的对战,再看看那妖异的两朵红莲,开始显得力不从心,对手可的的确确留着大大的一手啊。

  这可以称之为赤莲之瞳,因为古籍上没有记载!也是在场所有人包括萧铭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但从“目灵之光”的威力看,这无疑是一种蜕变,极其类似古书上记载的突破造气境时产生的特例,但并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种,普天之下唯有这么一双,是绝世之眸!

  “赤莲之瞳,瞳力越强,功能越多。”萧铭新舔了舔嘴,简单的十二字,足以说明双瞳的强大,它会随着修为的增长而变强,是一种罕见且可怕的瞳术!当然,他知道还有更精彩的能力隐藏着,就等日后发掘并开启。

  萧铭新缓缓闭上双眼,“唰唰唰”快速结印,晦涩的手印交织在一起,外人只能看到其模糊的手影。最后手印停留在最后一个动作,然后其双眼睁开,双瞳中射出红光,在他身前投影出一朵放大的八瓣红莲。

  “哒、哒、哒……”神奇的情况发生,从巨大的红莲投影中走出四个红衣人,如四个黑衣人一样也是遮着脸,身材相仿,可以说除了衣服之外,其他各处都一模一样。

  四名黑衣人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是什么妖术?复制人?镜中人?这还让他们如何在人数上进行压制?

  “别怕!那四个人的修为与他相同,所以你们可以战胜,只要帮我拖延时间,我就能达到搬海境。”黑衣男子在三人身后鼓舞,实际上他也感觉很不安,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没错,我们上!我拖住两个,你们各自拖住一个。”沉着的二号开口道,他和身边的三号都达到了化形境后期,而“复制人”仅仅处于前期。

  三人应声行动,各自施展高阶法术对敌,四名红衣人也不退缩,立刻向前迎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竟然施展着与黑衣人相同的法术!

  “不过是人造人罢了,灵力终究有限,我们继续!保护老大!”三号施法,感觉有一丝希望。

  然而,半刻钟之后,原本应该体力透支的人却成了自己,三个黑衣人皆跪在地上,对面的那些红衣人依旧如同刚出世时一样,似乎没有任何损耗,从头至尾也没说一句话,立在红莲投影前方。

  那些杀手脸色十分不好,蒙脸的黑布早已被扯掉,露出一幅幅阴沉铁青的脸孔,忿恨地盯着前方的大敌,眼中饱含怒焰、狠戾和恐惧。

  镜花水月……

  真正的现实是,那四个红衣人并没有出现过,而二号、三号和四号刚刚一直在对着空气施展法术,最后导致精疲力竭,现在已经快都趴倒在地上了。

  “怎么会这样?”萧铭新身后的云若晴单手捂着嘴,惊奇无比。

  @更新9最快上酷匠)网

  少年回头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等我斩杀他们再解释。”再度结印,红莲投影没入眼睛之中,黑衣人所见的幻境中,那四个红衣人随之也消失。

  “看来那术也有时间期限啊,发动这么厉害的术你也吃不消吧?”二号晃晃悠悠站起疲惫不堪的身子,冷冷地说道。

  “不。”萧铭新回答地很清脆,取出之前夺来的两把短剑,瞬间体外化形,将灵力加持到短剑上,并射向三号和四号的头颅,疲惫不堪的两人已经是强弩之末。

  三号硬撑着将头偏过去,险而又险避开要害,但肩膀被洞穿,流了满地的鲜血;至于四号的头颅则直接被短剑刺穿,炸裂后脑浆溅了一地。

  “你……”二号暴怒,同伴就那么被杀了,并且对面的少年看起来仍然生龙活虎的样子,难道自己也要遭殃了吗……

  “老大!”他惊恐而无助的望向后方,希望黑衣男子快些达到搬海境,来逆转乾坤。然而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他望向后方,震惊地发现自己的老大已经身首异处,毫无神采的瞳孔中满含惊恐和不甘。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你根本就站那里没有动,不可……”话音未落,还未等他转过头来,萧铭新的暗陨刀已经斩断了他的颈脖,鲜血直飙,散漫大地。

  躺在一旁的三号心中的恐惧难以言表,看着正在持刀走来的少年,犹如面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原本十人来到万灵山一起追杀他,现在被各个击破,只剩下他一个人苟延残喘,多半逃不了被斩杀的宿命。

  少年走到他近前,闪着寒芒的刀尖对着其眉心,露出灿烂的笑容以及白灿灿的牙齿,但在对方眼中简直就是个无底深渊。

  “说!你们组织的信息,以及杀我的目的!”

  ……

  金色殿堂中,坐于首座的一位中年人正在翻阅书籍,书桌上堆着满满一窝书。

  “那个……副院长,有没有找到什么相关的线索?”大殿中,站着两列人员,皆穿着带有金色篆体“圣”字的白衣,气息内敛,绝对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每个人都足以做一方雄霸,他们便是万圣学院的高管人物。

  “没有,看来这是他特有的瞳术,此子不凡啊!”为首的中年人叹了口长气,他所指的便是萧铭新的赤莲之瞳,这可以被称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可其眼中貌似深藏着不详和无奈。

  “你们可有人知道他是谁?带他直接通过万灵山选拔,这种千古一遇的事情既然发生在这孩子的身上,我们万圣学院绝对要试图拉拢,不能发过!”不过最后他还是微微摇头,转念道。

  “在下知道,我这就去把他带来。”长老中,一位白胡子老人出列,正是乾灵长老,当初便是他接引天乐城的年轻人们来到龙王圣都的。

  “副院长,我对您所提的那位少年也正是他。”又一位老者出列,恭敬地说道,正是琨竹长老,当时在萧铭新卧室内利用元神见到其灵识海内隐藏的异象,对于这个重大的秘密,他只告诉了副院长一人,就连对老伙伴乾灵长老也未曾提及过。

  “哦?”副院长挑了挑眉头,眉头锁地更紧,“那倒是有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