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云若晴惊叫,萧铭新距离火龙本来就近,此时火龙正以压倒性的优势咬向被牵制住的少年。

  即便水龙可以缓解火属性带来的伤害,但是水龙中蕴含的狂暴的雷属性,杀伤性要更加强劲,去救的话无非是火上浇油,陷萧铭新于死地,为此云若晴只能控制两条水龙攻向没有防御的五号。

  “额啊!”三声惨叫同时响起,透过由水形成的蓝龙,可以看见浮在水龙体内的五号被蕴含其中的雷电劈的痉挛。最后,那人毫无意外地阵亡,由他控制的火龙也自行爆炸开来,火焰席卷的周围的树木,入目疮痍。

  “爆!”云若晴一声轻咤,两条蓝龙爆炸了开来,而雷属性灵力也被她施法化解,大片的水洒向四周,扑灭众多火焰。

  她心急火燎地来到萧铭新身边,少年此时真可谓惨不忍睹,原本乌黑的长发变成焦糊,体无遮拦,身上是大面积的烧伤,发出阵阵刺鼻的烟味,手臂上有部分甚至露出了摄人心魄的白骨。

  “不要,不要!”云若晴无助地啼哭着,眼泪不由自主滴落,取出一件道袍铺在萧铭新身上,而后凝聚水系灵力,化形出一大颗水珠,缓救奄奄一息的少年。

  水系法术攻击性并不强烈,与风系法术一样,主要是用于防御,而且更特别的是水属性灵力可以用作治疗,更能增强生命力,所以一般拥有水属性灵力的人生命力要比一般人旺盛的多。

  她将萧铭新小心翼翼地安置在水珠中,只露出他那高挺的鼻子和嘴唇用来呼吸。

  “若晴……这……这里危险,快回……山洞。”水珠中传来虚弱的声音,萧铭新凭借强大的灵识撑到现在,使自己保持清醒,他在火龙袭来的第一时间护住面部和裆部,所以伤势比其他地方好太多了。

  “你别说话,我这就带你去山顶,叫来那些暗中观察的天人、至尊强者们!”云若晴抽泣道,泪如雨下,如梨花带雨,从来没有那么伤心地哭泣过。

  “不!以他们的……法力,早就……感应到我……我们这里有……战斗了,这次……万圣学……院不……管参赛者……的死活,叫他们来……也……也是不会救……我的。”萧铭新睁开双眼,看向云若晴,依旧清澈明亮的大眼似乎在传达着希望,安慰云若晴并示意她放心。

  “我知道,小新哥哥你快闭上眼睛别说话了。”

  人命关天,但在修行的途中,天又能如何?死终究是死,不过是化为黄土,老天也帮不了你。世界如此之大,仅仅神魔大陆就无边无尽,更不要说那些超脱在外的神秘地带,无上秘境了,那些恐怖的地方总会使天骄豪杰饮恨,埋骨他乡。

  千万年前,上下两界东西大陆,神魔交战,持续了一个多月,连神都能死,不可一世的仙魔都能陨落,可况是人。

  死亡并不可怕,怕就怕在前进的道路上失去本心,误入歧途。

  云若晴带着濒死的萧铭新快速潜入山洞之中,然而正当她准备治疗时,少年阻止了她并传出虚弱的神念道:“若晴……出去,越远……越好,我……要……突……破!”

  “什么?突破?”云若晴难掩惊容,人都快死了,要是一不小心突破失败的话,就是轮回那类逆天的神通也无力回春,因为道基会崩碎,今后的修炼道路彻底受阻,成为一介废人!

  “别乱来!”少女急切喊道,双泪挂满脸颊,她不能容忍萧铭新那么乱来。

  “听话!”萧铭新转而严肃的说道,“刚刚……我感觉灵……力……饱和了。”

  云若晴一时说不出话来,小时候她翻阅古籍查阅到有修士在临死之前突破,修为更上一层楼,并且脱离死亡,再造更加卓越的体质,比普通的突破获益更多。当然了,机会与风险并存,拿生命投资还是非常危险的。

  %r酷=匠《O网永YJ久免费看小Y说

  “你确定水系法术能完全救我?”关键时刻,萧铭新说话反而流利了。

  最后,无语的云若晴带着泪花走出山洞,在洞口静静的看着,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媳妇……

  萧铭新躺在她制造的水珠中,感受到柔和的水属性灵力正在缓慢的滋养全身,可怕的是自己伤的实在太重,并且旧伤复发,仅靠这点治疗远远不够。

  现在的他就算动一根手指头都痛,咬着牙强忍着痛楚双手合十,剧烈的疼痛感几乎要让自己晕厥。

  萧铭新自嘲地笑了笑,看来道行完全不够精深啊,如果没有云若晴在,自己恐怕丧命了吧。不过他并没有欺骗云若晴,的的确确在对战的过程中感到灵力达到饱和,可惜没有压制,所以会比云若晴当时的突破品质要低许多。

  “啊!”萧铭新一声大叫,感觉背后在喷血,刺骨的疼痛让他渐渐失去了知觉,大量的血液将大水珠染成红色。坐在洞口的云若晴听到洞里面惨绝人寰似的的叫声,瞬间站起身来就要进去,但想起先前萧铭新的告诫,又止住了脚步,唯有幽幽的一声叹息。

  她天赋极高,但天性纯真,同时还有些柔弱,自小跟着比自己更加卓越的姐姐生活,受姐姐照顾。然而到了圣都、到了万灵山,能陪伴她左右的只有萧铭新,对方的伤刺痛了云若晴柔软的心灵,一股股异样的情愫填满她此刻空洞的内心。

  “若晴没有自欺欺人,没有!我真的喜欢你,小新哥哥!”云若晴喃喃自语,起初她只想把他俩的关系当成修炼路上的合作伙伴而已,可是理智控制不了感性,和萧铭新相处时,那些莫名的情绪总能如潮水般涌上心头,让她招架不住,无法抵挡那一次又一次的亲密接触。

  至此,她确信自己的心被萧铭新掌握了,并且心甘情愿,自己的喜怒哀乐会随着对方的改变而变化。

  山洞内,红色的水珠依旧包裹着萧铭新,只露出他的头部,水珠内的声音依稀可辨,伤口破裂的声音、骨头断裂的声音、内脏炸开的声音,无论是什么破裂,都足以致他残疾。

  这一切似乎与萧铭新无关,因为他早已没了知觉。

  月影婆娑,万灵山中依稀传来交战的声音,与猛兽的咆哮交织在一起,云若晴已经恢复完毕,盘坐在山洞前,警惕地看着四周。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保护萧铭新成功突破,帮助其护法,不被他人打扰。

  山洞内,萧铭新还是一副要死的惨状,眼睛微闭,脸色苍白。

  突然间,他头部发出微弱的光芒,同时产生氤氲气息。接着,包裹身体的红色水珠倏然间被吸入体内,残破不堪的身躯却轻轻漂浮在空中,也像头部那样闪烁着光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