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密的大树林中危机四伏,时常有外族的生灵出没,比之人族只强不弱,但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修炼场地。

  树林中,一个年仅八九岁岁的小少女香汗淋漓,脚边躺着几具躯体,皆是外族的生灵,还留有一口气在。同时,她此刻还被三头身上负伤似狮似虎的猛兽包围着。

  “这丫头真难搞,不过等她灵力耗完就成了,嘿嘿……”其中一头猛兽口吐人言,目光摄人的看着中间的少女。

  “可恶,磨练我也不用这般吧。”少女无言,她正是云若晴,此时累得满头是汗,而她的对手们都是萧铭新引来的,美其名曰是想帮助自己修炼。这也的确是个不错的方法,能够潜移默化之间开发其潜能,但对于一个涉世未深、尚且不足十岁的少女来说有些残酷了些。

  “雷虎通杀!”云若晴轻喝,认真对待,黛眉紧蹙。两只玉手凝聚出雄厚的灵力,化形出紫色的老虎,接着猛然向前方的两头猛兽退去。

  d`酷^匠;网‘A唯=k一t正U…版b,◎其Do他{都:、是!盗C版c

  “你!”

  那两头猛兽愤怒,这法术明摆着是讽刺他们的,他们也看出云若晴已经是强弩之末,无奈对方的攻击让他们还是闷哼,负了不轻的伤,雷系法术威力大而速度快,何况对手是个四种灵力集一身的天才。

  在他们看来胜利是属于他们的,因为另外一个同伴正如离弦般的箭扑杀云若晴,同时口中吐露着火焰。

  “嘭”

  一瞬间,萧铭新出现,单手擒住其颈脖,另一只手捏拳印轰向其的太阳穴,而那只猛兽口中的火焰还没凝聚完就被击飞。他一脚将大于己身三倍的猛兽踢向远方,砸碎了一块巨石,连大地都轻颤了两下。

  另外两只猛兽倒吸冷气,没想到这时杀出一个煞星,如同横空出世,令他们心中生出畏怯感,转头便要逃离,可萧铭新岂会放过他们,三两下就搞定了这两只大家伙,靠的全是肉搏。

  “哼,风头都让你抢了!”云若晴坐在地上,抱着腿,撅起小嘴扭过头去。

  “嘿嘿,还不是看你不行了嘛。”萧铭新挠挠头,走到云若晴身边,正当这时,少女的娇躯突然发生了变化,只见点点光芒从其身体中冲出,不一会遍布云若晴的全身,形成一个明亮的发光体。

  “我要……突破了!”云若晴惊叫,接着大喜,她感觉消失的灵力正在快速恢复,这一变化让身边的萧铭新十分郁闷,看着沾沾自喜的云若晴,心里不是滋味,这丫头居然比自己先一步突破到了化形境。

  仅仅眨眼的功夫,云若晴消耗的灵力全部恢复,然而光芒仍未略去,她的身体就像一个无底洞般,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萧铭新立刻如兔子一样窜地远远的,不然自己的灵力也会被吸走。

  “怎会如此,难道突破造气境的修士都会产生这种现象?”萧铭新咕哝,之前他突破时都是水到渠成,并没有产生像云若晴那样的异变。少女此刻紧闭双眼,盘坐在地上,静心品味,她希望能从这次突破中得到更高的领悟。

  “这丫头。”萧铭新欣慰一笑,“说不喜欢修炼,可还不是那么认真。”

  云若晴周边方圆五里草丛全部枯萎,连许多参天大树也都灵力散失,树叶转变的枯黄萧索,凋零落地。光芒渐渐略去,收于她体内,最后突然睁开眼睛,看向萧铭新的位置,惊奇的是双目中射出两道金色的光芒。

  “我@#¥%=…&*”萧铭新无言,幸好自己躲得快,不然……他看向刚刚自己的立身之处,一根粗大到需要五人才能合抱的参天大树的树干中间出现两个小洞,直接被贯穿,小洞周边光滑如玉,甚至连树浆都没有流出来。

  “臭丫头,你想杀死我啊!”萧铭新捏了把冷汗,表现地怒气冲冲,然后又像刚刚那样闪到很远处。他再次看向之前的地方,只是这次没有光芒发散出来,看向刚刚还想“威胁”自己的云若晴,笑眯眯地搓了搓手道,“看来那光芒不是你所能驾驭的啊。”

  “……废话,这是突破造气境的标志啊,你难道不知道?啊!别过来,不然我不告诉你这个秘密!啊!放手!”

  “先把你扛回去蹂躏一番再说!”

  “快放我下来!”

  ……

  小湖边,萧铭新两人光着小脚丫在湖中泡脚,非常惬意,仿佛来万灵山好像不是为了选拔,而是来度假的。

  “我爷爷曾经给我们姐妹俩看过一本古籍,上面记载着所有境界突破时的情况,以及境界之间的差别。”云若晴晃动着白花花的小脚丫,为一问三不知的萧铭新解惑,“筑基境和造气境要突破很简单,绝大多术修士突破都是因为修为到饱和,但也有个别天骄自毁修为,从筑基境重新修炼,那样的话两个境界突破也会产生异象,但如今好久好久都没出现那种天才了啦。”

  萧铭新点头,他也听萧汉生和老村长说过,古往今来有个别天资卓越且勇于冒险的天之骄子自斩道基,重新修炼,最后如凤凰涅槃,突破极境,达到同阶人不可逾越的高度。

  就比如当世赫赫有名的武圣,多年前曾经自毁修为,从筑基境开始重新修炼。如今的他早已功参造化,年纪轻轻就步入神殿,成为一尊神祗,从未有过一败,甚至在下界就跨境界大战数十人而全胜,是个活着的传奇。

  “不过化形境就不同了,突破时每个人身体中都会发出光芒,强度依据每人天赋而定。突破之后,光芒内敛,传送向脑部并借此获得心得,最后集中于双眼,在睁开的一刹那射出,威力堪比绝杀神通!”云若晴笑道,抬头仰天,此刻感觉体内的无力感尽数消失,相反让她觉得有股从未有过的强大感。

  “那么,古籍中有没有记载一些特例,类似却并非发出光芒的?”萧铭新细心请教,修炼不仅通过不断的战斗,还需要知识,而他正缺少这方面。

  “有啊!有的修士突破造气境时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也有的突破时体内发出的不是光,而是气体;甚至突破后身体发出耀眼的光芒,但之后眼睛可以按自己的意志射出光芒,伴随一生,就像获得一种神通一样。”云若晴眼中满是小星星,但也有一种无奈,即便之前突破时的动静已经很大,说明她天赋超群了,可要是比起古籍上记载的那群妖孽还是弱了很多。

  “唉,之所以突破那么厉害还是因为我一直在压制呢。”云若晴又道,缓缓将小脑袋靠在萧铭新的肩上。

  “我想不断压制,不到迫不得已不突破。”萧铭新心想,古书中记载着不同的前人所走的路,而他想要超越前人,就要走出自己的路。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萧铭新两人依旧在那座万灵山中修行,采药炼制,对战敌人,云若晴以惊人的速度达到了化形境中期,完全可以独当一面。

  至于萧铭新,这一个月来像是发了疯一般的在战斗,而且一直是一人独战,若是对手修为高于自己太多,就打游击战,总的来说这一个月修行很刻苦。他知道自己要是再不突破,别说萧铭月,就是云若晴也要将自己甩在身后了,还谈什么无敌于同阶,至尊于天下?实力不足一切都是泡沫!

  “为什么这个月下来我还是没到造气境大圆满啊,感觉体内一阵空虚……”萧铭新和云若晴坐于山崖上,烤着食物,其实是在故意吸引外族对手。

  云若晴摇了摇小脑袋,说道:“那证明你的丹田或者根骨进阶所需的灵力庞大。而且我爷爷说修行切忌不能投机取巧,所谓欲速则不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否则会导致走火入魔,失去道心。”

  走火入魔……

  这四个字在所有修道者心中就是魔咒!有些修士在修行的道路上,急功近利,拼了命地加紧修炼,最后一不小心失了道心,坠入魔道,难以自拔,成为后人口中的反面教材。

  也有人遇到了大机遇,但奈何自己的修为不高深,获得了机遇却不能吸收,造成反噬,这一类比较少见,可也不是不存在。

  萧铭新挠了挠头,反省过后恍然大悟,最近他确实是心急了,每天都要面临对手,低阶的不说,一些化形境的高手对于他来讲还是够呛,这样下去非但不是高效的修炼,反而是害了自己。

  “走吧。”他轻轻挥了下手,熄灭地上的篝火,带着云若晴向山上跑去。他感觉有对手在靠近,而且多半自己一人对付不了,担心是那些杀手,最是心狠手辣,视死如归。

  要知道,这次的万灵山选拔一如既往有万圣学院的高手在暗中观察青年高手的表现,如今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学院里应该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才对。

  山巅绝对是最开阔的地方,能轻易被暗中的高手注意到,故此萧铭新打算引蛇出洞。事实上,云若晴也察觉出周围有高手在逼近,而且不止一个,修为不在自己之下。

  “看来这次钓到几条大鱼了。”萧铭新冷笑,至此他已经断定身后的两人就是杀手组织的人,他的灵识要比云若晴敏锐一些,而且曾经与他们的同伙对战过,熟悉气息。

  与此同时,他们二人身后,有两个黑衣青年如风一般如影随形,步步逼近。

  “本以为他会躲避我们,去周围的灵山修行,没想到还是在这座山里。”其中一人说道,“二打二,你我都是化灵境中期,谨慎狠辣点一定能除掉他!”

  另一人附和:“嘿嘿,那小子还想引我们去山巅,根本就是徒劳,速度怎么可能快过我们。”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萧铭新二人身后便出现这两名黑衣青年,不得不停下脚步,在山腰深处准备迎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