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我这是……在哪?”第二日清晨,萧铭新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密林中,周围有一些肉眼可见但很晦涩的阵法符号。

  一天前,云若晴正在寻找灵药,听到前面有打斗声便静悄悄潜入过去,本来只是远观,以此学习战斗技法。然而就在她接近萧铭新的战斗场地时,蛇男与其的战斗也彻底落下帷幕,又惊又喜的她终于找到了萧铭新。

  “你终于醒啦!”女孩银铃般的娇声传来,带着无比的欣喜,“我是云若晴!我是若晴啊!”

  她底下身子来,小心翼翼地扶起少年,让他躺在自己的怀里。心思细腻的她发现他后背受了严重的伤,觉得还是靠在自己柔软的怀里比较好。

  “你还好吗?”云若晴脸颊粉嫩,吐气如兰,第二次与萧铭新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她感觉微微的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也许是短暂的离别让她对他的思念成倍数增长;也许是看到萧铭新伤势那么重而关心担忧。

  “不好。”萧铭新突然开始臭不要脸起来,扬起微微一笑道,“若晴没有抱我。”

  “讨厌。”云若晴脸更红了,眨着大眼睛娇嗔道,“你快点起来吧!你前还说要吃肉呢,但这样怎么吃肉呀,只能硬着给你点水喝,真是为难我了。”

  “那……我现在就把你吃了。”萧铭新兀然转过身来,在云若晴的惊呼中将其压在身下。

  云若晴双颊绯红,惊慌失措,看着眼前的少年心中仿佛有小鹿在乱撞,那般异样的感觉,貌似只要和他独处就时常发生。萧铭新慢慢低头,闭上了眼睛,这使云若晴心跳更加加速,睁着水灵灵的大眼,慌张情绪流露。

  他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起身将脸颊红的滴出血来的云若晴抱了起来,看着甚是滑稽,萧铭新调笑道:“怎么了,都一起睡过了,亲个额头你还那么害羞。”

  听着萧铭新露骨的话语,云若晴一下子被气乐,十分无语。

  “好了,我们去补补体力吧。”言下之意就是去吃肉。云若晴欢快地点点头表示赞同,抱着萧铭新的手臂,像个小精灵蹦跳着带着他收回了阵法宝石并离开此处。

  ……

  一男一女蹲坐在篝火边上,火上烤着肉,萧铭新抓着一大把香喷喷的蛇肉,吃得满嘴是油,还不忘赞美。

  “那家伙的肉真赞,大补品啊。若晴你的手艺也很棒,跟我娘和奶奶有的一拼!”萧铭新笑着说道。

  “那是!我出门在外可是为自己带盐哒。”云若晴俏脸微红,轻轻撕下一块蛇肉,含在嘴里细细品味,“虽然我的天赋没有姐姐那么厉害,但厨艺可是一流,别看我是大家闺秀就是没都不会做哦?”

  “因为……因为其实我对修行没有过多的兴趣,只要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就好。”

  这一刻万籁俱静,萧铭新的脸忽然变红,他确定真的是打从心底喜欢眼前的女孩,天真可爱,总能为他人着想。另外,假如不和她的姐姐和月儿比较,她的天赋足可秒杀大教中的一大部分天才。

  “嗯。”萧铭新点了点头,露出雪白的牙齿,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人显得阳光起来,云若晴则红着小脸,掩嘴轻笑。

  一刹那间,他的神经陡然绷紧,抬头看向高处,只见一只巨大的飞禽停落在空中,尖锐地目光注视着自己和身边的少女。

  他慢慢显化出人身,样貌英俊威武,身后背负巨大的翅膀,双手交叉抱胸,静静地看着并没有突袭,自信而张扬。

  “灵觉不错。”他缓缓说道,然后看向火上的蛇肉,“这是青蛇族的族员,你吃了它虽有大补,但就不怕他的同伴报复吗?”

  “弱肉强食。”萧铭新站起身来,只说了这四个字,声音铿锵有力,丝毫不畏惧对方,他已经可以看出,这头飞禽的实力要比蛇男还要强劲,因为他显化出的人形更加完备。

  “说得不错。”那位高手点点头,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微笑。萧铭新看着他,没有发言,对方到底是敌是友?

  “你们继续享用吧,我对你们没兴趣。”转变回原样,少年化作一只金色大鹏,转眼间便飞向了远方。他非常自傲,觉得即使是杀掉于诚的萧铭新和云若晴加起来也不是对手。

  “好强。”萧铭新皱着眉头,看向男子消失的地方,若是打起来,两人加起来都多半不是他的对手。

  “那是太古大神鲲鹏的嫡系,族内天骄辈出,不断开创神话。”云若晴手扶胸部,刚刚的情形让她有点紧张。

  “便是龙族也好,我依然无所畏惧。”萧铭新回头看向云若晴,双目炯炯有神,“给我时间,我必能成为盖世至尊。”

  云若晴看着他,微红着脸,最后重重地点头头,然后扑向萧铭新的怀抱轻语:“那你也要保护若晴哦。”

  ……

  神魔大陆,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四位老者盘坐于虚空内,围着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珠看着。

  “又来了!”其中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紧锁眉头,苍白的发丝无风自动,霸气侧漏,盯着宝珠问道,“难道还要那样做么?”

  “千年一次的悲剧终将来临,可惜了那些无辜的人们。”另一位老者微睁双眼,眼中流露出怜悯以及无奈,双眼似蕴含着千秋的沧桑,万古的悲凉。

  “发动秘法,推迟它的到来。”第三位老者说道,看向其余三人。

  三人点了点头,接着如三缕轻烟一般飘散在虚空中,那第三位出言的老者自虚空落到了窗前,看向前方缓缓自语:“天命非不可违,而欲阻之人尚且孱弱,好自为之!好自为之!”

  \8看K#正\@版*F章节上酷匠网:

  ……

  玄冰大陆深处,漫天的鹅毛大雪伴随着刺骨的寒风席卷着大地,这里寸草不生,而且时常会发生危险的暴风雪,仅有十几个人族部落在此处生活,外陆人很少能独自前来。

  不过对于一些强大的修士而言,这里却是一个很好的修炼之地,据说这里偶尔会出现雪藏的一些强者。

  一个部落的帐篷里,男子坐于桌前,眼睛死死地盯着桌上的纸张,那张能让一切美好都涣散和凋零的英武面容上却满是不安与焦急。

  “嘭”

  男子身处的帐篷爆裂,余波震倒了帐篷周围外的守卫和牦牛,而这爆炸仅仅是因没收敛好怒气而导致极少量灵力外放所为。他在众人惊异的注视下冲天而起,如一尊神王,停留在空中眺望远方,但没说一句话,直接施展世间极速,快如闪电般飞向远方。

  ……

  神魔尸河,枯黄的河流亘古不变,如九幽之下的黄泉沼,散发着阵阵尸臭味。

  “咕咕咕”

  让人愕然的是,河面上竟腾起气泡,整条河流像是被煮沸了一样。今天的这个异样无人知晓,因为如今没有任何人愿意接近这个恶鬼缠身的尸河。

  数百数千年前,曾有考察队来此处调查,想解开往事的秘辛,大胆的尝试着在尸河上行驶船只,头三天并无异样,然而好景不长,三天过后整条船包括所有船员全部消失。紧接着下界所有地方阴云密布,被黑暗笼罩,整整下了三十年的大雨,造成了无比严重的损失,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陆地皆被洪水淹没,惊动了上界主神!

  至于船上的强者无一幸存。从此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敢接近这个穷凶极恶的地方,以免惹是生非,再次造成大劫。而今,沉眠不知多少悠久岁月的神魔尸河再次发生异变,就像是太古那场大战后的神魔尸河发生的情形一样。

  ……

  神魔西大陆,一座恢宏的古堡矗立于山间,庞大的城堡让人毛骨悚然,因为这是一座弥漫着死气的古堡,周围的森林中没有绿叶,皆是黑色的枝干,毫无生气。

  古堡内的一处,竟有不亚于仙境的花园,其内繁花似锦,百花争艳,同时还栽植着许多灵药,灵气充斥着整片天地。不仅如此,花园中还有一个小湖,湖中间躺着唯一的一朵睡莲,散发着浓郁的灵气。

  “嘻嘻,娘亲,你来抓我呀,说好了不能用灵力喽。”一个大概十岁多一点的少女蹦跳着,在草丛间奔跑,马尾小辫子甩来甩去,十分可爱。

  “丫头,可别踩坏神药啊。”绝世美女莲步轻移,微笑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她太绝美了,简直如仙女下凡,所踏足之处遍地生花,展现世间最奇妙的景象,且那些花朵没有枯萎,而是化成水珠,滋养大地。

  “什么嘛,难得今天不用修炼,可以陪娘亲来玩,娘亲居然只顾着神药。”少女洁白的面容,淡色的柳眉,挺秀的鼻子,粉红的双唇,以及那双水汪汪犹如湖泊般的大眼睛,无一不在喻示着她未来倾城之貌。

  她轻轻俯身,随手摘了一颗发散着灵气的植物,二话不说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这……是准神药红景天啊……”美妇掩嘴轻呼,接着额头青筋暴跳,如此绝丽的美人却能展现这样可爱童真的表情,凡人看一眼恐怕心神都会被吸进去吧。

  红景天是价值连城的灵药,栽培时间越长药性越大,价值也越大,少女嘴里的红景天当真是罕见得可怜。若是让普通修士甚至大教中人看见了,一定会指责少女暴殄天物,同时惊异于这姑奶奶的……居然能直接吃掉!

  对于一般人来说,灵药需要熬制才能服用,否则有些灵药的药性过于强烈,直接吞食会损毁机体,而一株准神药的药性相当于百株上等圣药!

  普通修士即便是无上境的强者想要直接吞食也要好好掂量一番,可这个美丽动人的少女居然二话不说就嚼了起来,好像还不是因为需要其药性,而是在赌气……

  “臭丫头。”美妇笑骂了一声,便不再多语。

  “娘亲,怎么了?您最近好像心事重重的。”少女走到美妇身边,双臂环绕住美妇的右臂,小脸狐疑。药性的散发让她小脸涨红了起来,最后明明完美的瓜子脸却变成了大包子脸,显得稚嫩至极。

  “唉,现在对你说还有点早。”美妇摸了摸少女的秀发,“东大陆……可能要发生大事了,距离上次已经过去七千七百七十年,这次他们付出的代价也许要更多。”

  少女眨巴着大眼睛,轻声嘟囔:“东大陆,干偶屁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