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

  三只短剑射中萧铭新的背后,鲜血洒落一地,他艰难地转过身来并迅速投出左手中的两把短剑,然后隐藏在一颗大树后面。

  “哈……哈……哈……”萧铭新大口喘气,若不是当时三柄短剑射来时及时释放灵力扰乱短剑运行轨迹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没命了。即便如此,他也伤得不轻,仅差一点就伤及肺部。

  “你很不错,靠灵力改变我暗器的方向,我每一击都是致命的,没想到你能坚持那么久。”无从辨别位置的声音冷冷地传来,犹如来自地狱的死神,在黑衣青年眼里萧铭新明显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

  其实不然,萧铭新的灵力异常深厚,不仅及时避开了三个致命一击,而且还减缓了其运行速度。

  他心底冷哼,咬牙取下钉在背后的三把短剑,转变了一个地方再次隐蔽。此时此刻自己就好比瓮中之鳖,迟早要被玩死,要想获胜必须反守为攻,而且首先得将那黑衣青年引出来。

  “当”

  萧铭新暂继续活跃起来,穿梭在树林中,抵挡了好几次攻击。

  “居然那么强硬?”暗中的黑衣青年讶异,不过并未退却,现在的他可是这片树林的主宰者,“十招之内,必将斩你!”

  他行动起来,如灵活的灵猴般在树林中穿梭自在,完全不让人感觉到灵力的波动。

  “找到你了!”黑衣青年暗笑,取出短剑并快速射向前方,招式虽简单,可蕴含着浓郁的杀机。这让萧铭新一声大叫,引得黑衣青年暗喜,又一次偷袭成功,而且多半绝杀了对手。

  “嗯?人呢?”黑衣青年出现在短剑处,只见短剑射穿了萧铭新的衣服,钉在大树干上,立刻感到大事不妙,居然中计了!

  “哼!”一声冷哼从黑衣青年的身后传来,他反应终究慢了一拍,回过头来看到萧铭新已经从上方提刀砍下。

  “当”

  黑衣青年举短剑相迎,不过那仅仅是螳臂当车罢了,长年累月地通过暗袭击败对手,而没有像萧铭新那般苦练肉体,自然比较不过。故此青年被萧铭新力压,同时萧铭新爆发出红紫灵力,全都席卷向下方的对手。

  青年的黑衣被灵力吹的猎猎作响,而萧铭新自己也被强大的灵力冲击到,站立不稳。他不敢错过这个绝好的机会,收起暗陨刀,取出那三只沾血的短剑向前射去,在灵力的推动下速度不亚于黑衣青年射出的短剑速度。

  “噗噗噗”

  短剑毫无偏差地射中黑衣青年,不过萧铭新没有要立刻取他性命,全都避开了要害。

  “呃啊……”这次换做黑衣青年吐血,胸前钉着三把短剑,寒冷的锋刃全部没入他的肉体,带着惊恐的表情,他无力瘫软下来,后背靠在身后的树干,大口喘气着。

  “你们是哪个杀手组织?还有为什么来参加万灵山选拔赛?我想你们不会想进万圣学院的吧。”萧铭新手举暗殒太刀,寒芒外露,刀锋指向苟延残喘的黑衣青年。

  “哼。”黑衣青年转过头去,强硬地说,“要杀要剐随你便!”

  “你倒是条汉子。”萧铭新眯起眼睛,猛然握刀刺向黑衣青年的小腹。

  “啊!”对方大声惨叫,口吐鲜血,眼前这个可恶的少年下手不可谓不狠,不仅刺穿了他的小腹,钉在了身后的树上,而且还避开了要害,想让自己受尽痛苦而死去。

  看正(M版*章m节l上C酷匠#Y网@

  “要杀就给我个痛快。”他声音极度虚弱,眼睛紧闭,冷汗布满他那此刻冷峻却扭曲的脸庞。

  “当然不会!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萧铭新道,说着一根根斩落下那青年的手指,十指连心,对方痛得立刻晕厥过去,而他则放出一缕元神,侵入其灵识海。

  “啊!”一声惨叫,黑衣青年的眼色失去神采,变得昏暗,因为萧铭新是直接利用元神侵入并收取信息,且搅乱青年的灵识海,掀起滔天巨浪。过了片刻元神小人退出,而黑衣青年也彻底断了生机。

  萧铭新目光寒冷摄人,因为他从其灵识海中知道了一个很大的秘密:这个杀手组织当然不会派人去万圣学院修道,一旦身份被泄漏,组织也会被暴露,而他们被派来到万灵山,正是为了杀一个人,居然就是自己!

  他异常不解,自己初入大千世界,初来乍到怎么就会引来杀手呢?来万灵山之前一向没有得罪大势力,谁又会派杀手组织暗杀自己呢?而且目的到底是什么?杀自己肯定会有动机,难道是为财?

  一切不为人知,他无从了解,因为“七号”的灵识海中有部分记忆被强行封锁住,自己修为不足,无法强行开启。

  萧铭新就是一个凶光蛋,杀完人也懒得搜刮对手的乾坤袋里的金币,顶多顺手带走几本武功秘籍,学完之后就扔掉或烧掉,哪里会被杀手组织看上?

  他取出黑色板块,盯着漆黑如墨的板面看了看,摇头收了回去,这块“黑板”陪伴他多年,早些时候被当作武器,后来就不曾动用。他知道此物即便不凡,却不曾暴露在别人面前,所以原因并不是它。

  “居然有杀手要杀我……不管了,要杀就来,我奉陪到底。”经过这一战,萧铭新倍感自豪,不仅反败为胜,更重要的是对手为一个化形境的高手,手法狠辣而高超。

  人生头一回越级之战取得胜利,对现在的他而言确实有些意义!

  他翻看了一下黑衣青年的乾坤袋,其中有一本秘籍吸引了他的眼球:《隐灵法》。

  顾名思义,就是隐去自己的灵力,以此避开别人的灵觉,之前萧铭新正是因此吃了大亏。

  “好东西。”他将其收入乾坤袋,同时也把那两本法术卷轴收了起来,喜滋滋笑道,“正好可以给月儿修炼。若晴那臭丫头,不诱惑我我才不会赏她呢。”

  他知道,若晴天赋也是不错的,拥有四种属性灵力,天资超乎常人,若不是这次月儿出现,可能她就会被万圣学院破格录取,毕竟四种属性也是很少见了,而且还有她姐姐的这层关系。

  对于这件事,若晴姐妹俩都有些失望,不过奈何凭天赋说话,月儿确实胜过若晴不止一筹,而且后者在比武大赛上后者的表现太一般了,这主要跟她的性格有关。

  “得找一处地方调养一下,恢复到最佳状态。”萧铭新自语,声音也渐渐变得虚弱沉重,自己伤势严重,再不调理的话会出血过多而死,此次战役是他出道以来最危险的一战。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寻了一个隐秘的山洞,钻进去并且将洞口用巨石封锁住,打算在里面闭关一段时间。

  ……

  “人找到了吗?”黑夜里,一个全身黑衣包裹着的男子站在树林中,问向背后同样被黑衣包裹着的两名青年。

  “九号、七号被杀,那小子还没有找到。”后面一位青年小声说道,声音带着尊敬,以及些许的畏惧。

  “废物。”男子语气平缓,声音不大,竟不怒自威,顿时让身后两人跪倒在地。

  “请大哥责罚。”两名青年战战兢兢,连头都不敢抬一下,称对方是大哥,实则他们连其仆从都算不上,只要前者动动念头,他们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起来吧,限你们一个月之内翻遍这座山,把那小子的尸首带来见我。”黑衣青年说道,冰冷的语气令空气都不流畅,“这次的选拔赛,我们是带着必死的心来的,那些暗地里观察的高手们可能不过多久就会发现蛛丝马迹,到时候我们必将死路一条。纵是如此,也要完成上级派下来的任务。”

  “是!”显然,这些也都是要追杀萧铭新的杀手,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死士。突然,又一位身穿黑衣的青年出现,降落在黑衣青年身后并恭敬说道:“大哥,那两人的尸体处理好了,未留下马脚。”

  “区区造气境,居然能把七号和九号杀死,怪不得他会受到主上的注意……”黑衣男子沉声道,“你们一起行动,不要单独面对他,小心重蹈覆辙。”

  “是!”三人低声回应,其中一人又道,“大哥,我们始终都是要死的,现在可否告诉我们为何大费周章的杀他?”

  “哼!主上要杀人岂是我们能管的?”黑衣青年声音冰冷,可沉默良久后,还是转过头来刮了他们一脸,“与他有关的人是我们主上的仇敌。”

  ……

  “咳咳咳……”

  漆黑的山洞中,萧铭新跪在地上大口吐血,他的情况很糟糕,之前的三把短剑略微伤到肺部,严重导致自己呼吸不畅,还好及时服下几粒搜刮来的回春丹,情况才有所好转。

  他吃力地将身子靠向墙壁,盘坐起来,他并不是出生大家族,没有灵药宝药在身上,劣质的回春丹已经吃完了,眼下只能等时间来修复己身。

  “呼……”萧铭新长呼一口气自语,“还好伤口不是非常深,不然危矣。”

  不知不觉过了三天,他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眼,萧铭新微微一笑,但笑容中带着淡淡的寒霜,“既然我大难不死,那你们就等着死无全尸吧!”

  “咕噜噜”

  结果,首先他的肚子就很不自觉地抗议起来,这几天萧铭新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根本没有补充食物,现在强烈的虚脱感遍布全身。好在这时他的伤势快痊愈了,已经可以动弹,于是费力地将洞口的大石头搬走,走向丛林中打算觅食。

  ……

  “嘶”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来,让他条件反射性地寒毛炸立,随即转过身子举起左臂格挡。可惜的是他仍然慢了一步,一条碗口粗,三丈长的翠绿大蛇张着顷盆大口咬中了他的左臂,同时雪白骇人的尖牙中喷射出青绿色液体。

  它隐蔽得非常好,借助环境优势攻其不备。更何况萧铭新的状态本就不佳,灵觉也有些恍惚。然而萧铭新并没有因为被咬了一口而倒下,反而右手握拳,迅速有力地攻向了大蛇的七寸处。

  大蛇感到非常惊讶,没有想到眼前这小子以死相搏,反倒让它自己招架不住,只可松开利齿,迅速退回去再次隐蔽。因为毒液已经渗入,想必用不了多久对手就会死亡。

  果不其然,萧铭新愣愣地站在原处,身子摇晃了几下,最终一头栽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