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醒来,萧铭新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一个习惯,每天早早小睡一会,然后半夜打坐凝练灵力两个时辰,之后接着睡。他现在醒来,出于一股尿意涌上裆部,正要去澡堂解手。

  “啊啊啊啊啊!”

  突然,女孩的尖叫声传来,完全惊醒了走路时还在打哈欠的萧铭新,他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向前方,澡堂中一个女子一丝不挂的站在前方背对着他,正是云若晴。

  “呃……”萧铭新看呆了,他真没想到会看到这春光满泻的景象,虽然云若晴还没发育好,身前背后没多大区别,皮肤却异常光滑,如丝滑奶油般细腻。看得萧铭新顿时脑子发烫,气血不畅。

  “大色狼,出去!”云若晴叫道,她还生怕萧铭新乱来,顿时眼睛里面都含泪珠了。

  “啊?”萧铭新回过神来,蛮不情愿地回头关上门,他使劲甩了甩头,使自己清醒清醒。

  就算他从小和萧铭月一起生活,一起长大,但三四岁开始就不可能在一起洗澡啊什么的了,一起睡觉也都安分守己,可以说他到现在除了萧铭月的其他女孩他都没碰过,且对于她妹妹而言最多也就亲亲额头亲亲脸蛋罢了。

  “呼,要是全看到她会不会杀了我。”萧铭新大喘一口气,等候在门口,他只是想放个水而已,没想到……巧合就这么发生了——艳遇了。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云若晴抱着胸从中走出,此时已经穿好了衣裳,只是头发湿漉漉的。她鼓着腮帮子,瞪着萧铭新,一副想要唯你是问的样子。

  “呃……那啥,我先去上个厕所,有事的话等会我们促膝长谈。”萧铭新招架不住云若晴火辣辣的眼光,只觉非常尴尬和窘迫,然后飞一般的冲进澡堂,关门开闸。

  “呼”他放完水后长呼一口气,打开门走了出去,看到坐在床边的云若晴。

  “那个……对不起。”萧铭新率先道歉,不想把事情闹大,看着她愤愤不平的样子恐怕是要把自己吃了一样。且自己本就理亏,尽管无意,也是做错了。

  w酷w匠@~网)5首●发

  “哼,你这个大色狼,该被千刀万剐的大色狼!”云若晴狠狠地道,但娇憨的声音却实在不会让人觉得她在真的生气,漆黑的屋内被一盏油灯点亮。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伙计的询问声,显然是被云若晴的尖叫声惊动了,于是出于好心过来看看是怎么个情况,不过很快便被她简单地打发离去。

  “你也看到了,我就是想借个茅厕而已。还有,你干嘛大半夜的洗澡啊?”萧铭新挠了挠头,极力辩解,希望这小妮子能够理解。

  “还不是因为提防你假睡啊,等了一个时辰才敢去沐浴,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云若晴脸上不由自主地出现红晕,自己刚刚离开家就受了那么多委屈,真是让她欲哭无泪。

  “好啦,我也没看多少,洗完就睡吧。”萧铭新陪笑道,转身走向那张唯一的床。

  “喂,你睡床上我睡哪里啊?”云若晴急道,难不成自己真要打地铺?她可是云族二小姐,怎么受得了。

  “嗯……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挪一点位置好了,上来吧。”萧铭新边上床边说道,捏捏鼻子再次催促,“要睡快点,上来吧。”

  “你……”云若晴被气得不轻,见萧铭新没有把床位让给她的打算,便也无可奈何,只能勉为其难了,小手握得紧紧地道,“你再往里面去点!”

  “喂,干嘛啊?”云若晴看到萧铭新正迎着月光盘坐在床上,疑惑的问道。

  “我不叫喂,叫我萧铭新就好。”萧铭新闭上眼睛,缓缓道,“我要打坐两个时辰,你先睡好了。”说完便不再出声。

  “哦。”云若晴盯了他一会,确定他不再睁开眼睛才躺了下来,为了保险起见,还特地严严实实的盖了两层被子,折腾了小半个时辰才进入睡眠。

  萧铭新宛如老僧入定,面对窗外,银白色的月光照耀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显得宝相庄严。他的丹田内,深红和紫色的灵力在四处游走,贯穿全身奇经八脉,洗礼着整个脉络。

  突然间他心头一动,想到今天早上琨竹长老和爷爷的异常举动,好像是因为自己灵识海造成的,于是将心神牵引向灵识海一探究竟。因为是自己的灵识海,故此不必分出元神。

  浩瀚的灵识海中,波澜壮阔的画面让萧铭新身临其境,他仔细审视周围的灵识海,发现并无异处,非常平静。这令他疑惑不解,到底是为何今天早上会发生那种事情。

  他的元神小人端坐在灵识海上空,看起来虚无缥缈,这是元神力欠佳的表现。他随即牵引元神小人四处漂游,过了许久仍然无发现。

  缓缓睁开眼睛,萧铭新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不过转头看到眼前的景象,他差点被自己的呼气呛住。

  只见,云若晴身上的两层被子早已被她踹到床下,而她自己则侧着身子,很没二小姐风范地流着哈喇子。她睡觉十分不安稳,原本是在床沿,现在已经快滚到萧铭新盘坐的地方,头下的枕头还是萧铭新要用的。

  “真是的,果然二小姐。”萧铭新无语,轻手轻脚地起身跨过云若晴的身子,到她之前睡的地方躺了下来。只是当他刚闭上眼,云若晴又动了,翻过了身子,正对向萧铭新,小手很自觉的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哈哈……”萧铭新扑哧笑了,这丫头不是一般的可爱,长得粉雕玉琢,连举动也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娃子。

  “月儿。”看着她,萧铭新不由地轻声喊了一句,他想到了萧铭月。晚间时,他偶尔也会无意间发现萧铭月睡觉流口水,每当那时,他都会小心翼翼的帮其擦干净。而今天晚上,枕边人换了一个,同样的纯真可爱,只不过不是萧铭月,而是云若晴。

  他当然不会把云若晴当作萧铭月的替代品,自己可从来没有组建后宫的打算,而且就算有兴趣了,人家也不愿意吧。不过看着还在流口水的云若晴,萧铭新还是习惯性地伸手擦了擦。

  “嗯?”云若晴睁眼了,眨了眨迷惑的大眼睛,看到正在帮自己擦口水的萧铭新,脸上顿时出现一片绯红。

  萧铭新没想到她会那么“机警”,反应出众,刚碰到她的脸她醒转了过来,导致现在的尴尬局面,他的手一下子僵住了,手足无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