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我们走吧。”天目湖旁,萧铭新抚摸着萧铭月的头,起身便要回家。离着远处的草丛里,一脸猥琐相的萧汉生看见他们起来,也蹑手蹑脚的离开了。

  “你们两个小家伙,这么晚才回家。”萧汉生率先进屋,看到萧铭新和萧铭月回来面不改色。

  “爷爷不也是吗?”

  “噗……”萧汉生刚喝的一口水就被吐了出来,老脸挂不住并尴尬道:“啊哈哈哈,我也是因为你们明天就要走,所以感慨万千辗转反侧睡不着,于是出去透透风,看看景色嘛。”

  “爷爷,你那么晚不睡找我们有事吗?”萧铭月红着脸说道,她和萧铭新的刚刚干的事情看来绝对被她爷爷“偷瞄”到了,于是故意岔开话题。

  “是,我找你们是有一件事情要说。”萧汉生平复了下心情,开始认真起来,“小新,你的父亲有消息了。”

  “什么?”

  这时柳雅月和秦孝悌也都从房间里面出来了,显然她们都没睡。

  “娘,奶奶,这是真的?爹真的有消息传来了?”萧铭新急忙问道,对于这个神秘莫测的父亲,他虽一直心生距离,但也很想得知对方的消息。

  “是啊。”柳雅月摸摸两个孩子的脑袋,但不知为何她和秦孝悌看起来都有点悲伤。

  “娘,怎么了?是不是爹遭遇不测了?”萧铭新心中很急,几乎快大吼了。

  “哥哥,冷静点。娘,到底怎么了?”萧铭月握住萧铭新左手,让他平静下来。

  “你爹在玄冰大陆,一直被追杀。”柳雅月低声说道,此时她已经泣不成声了,而一旁的秦孝悌也开始抹眼泪。

  “玄冰大陆?追杀?”萧铭新震惊,自己想象中超凡入圣的父亲竟在被追杀,而且是在遥远的玄冰大陆,距离炎黄国不知多少难以计数的路程!

  “……你爹他现在虽然被追杀,但凭借智慧以及非同凡响的修为不断化险为夷,虽然没有结束,但他现在还是比较安全的,否则也不会花费大法力传音给我。”萧汉生缓缓道。萧铭新沉默了,他推测追杀父亲的人也许是天界的派下来的人,但幸亏他们实力不济,被父亲反杀掉。

  下界的人一旦修为突破无上境,就可以超凡化神,进入天界,寻求进一步的突破。因为下界的灵力有限制,自然孕育的灵力只有五行灵力,而且大道受限,一般在下界的修士即使突破无上境也很难修行至更高的境界。

  这便造成了天界的实力远超下界实力的局面,但又因为天劫的缘故,上下两界始终没能统一。

  天界的人想进入下界是有条件的,必须低于无上境,否则将会受到天道的惩罚,被降下恐怖的天劫,修为越深厚的人所承受的天劫的恐怖程度也会越高。

  所以即便是天界诸神也不敢轻易下界,除非在大道破裂的情况下趁乱而入,不然多半会十死无生。

  萧铭新回到房中,良久才进入睡眠,不过在睡梦中,依稀梦见一只头长两只巨角,背后生着一对巨大的翅膀的人形怪物迎着太阳冲天而起。

  “啊!”他在睡梦中被惊醒,坐起身来,努力回忆着那奇怪的梦,然而却如失忆一般,梦中所见完全被遗忘了。

  清晨,东方出现瑰丽的朝霞,村子里的屋顶上飘着缕缕炊烟,空气中弥漫着轻纱似的薄雾。

  “我们走吧,送你俩去天乐村长老那,要迟到了。”萧汉生一大早就催促动身,因为对于万圣学院的两位长老,他还是心生敬畏的,人家可是超越天人境的存在啊。

  “咦,外人?”

  “是啊是啊,好久没见到村外人了。”突然,远处传来嘈杂声,而且还是不小的骚动,家家户户都开门出来。

  “老萧,快看,有村外人来啦!”边上一位中年人小跑着向村头去,这让萧汉生也觉得讶异,居然会有村外人来天地村,于是向前定睛一看,竟有一个白袍老人走来。

  “妈呀,琨竹长老!”萧汉生差点惊掉下巴,赶忙整理了下发型和胡须,对门里的人大叫:“快,快,长老来了。”

  “什么长老?万圣学院的?”柳雅月和老妇秦孝悌两人皆惊,大人物光临自己家一定是有事了,而且肯定是因为两小孩。

  此时萧铭月才刚刚打理好,身穿一席白衣,配上一条淡蓝色的腰带,将少女青涩却苗条的身材勾勒出来,黑发如墨,自然垂于背后与胸前,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弯弯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无瑕的肌肤白里透粉,嫩得出水。

  “长老来做什么呀?”萧铭月天真的眨着眼睛,微侧着头。

  “长老,您怎么亲自来了?”萧汉生直接忽略萧铭月,因为琨竹长老随一批村民已然走近,顿时笑着向其打招呼。

  “呵呵,这位看来是那两位小天才的爷爷吧,在下琨竹。”琨竹长老没有摆架子,很自然地点点头并抱拳,一点礼节都不落。

  “不敢当不敢当,在下萧汉生,是萧铭新和萧铭月的爷爷,琨竹长老大驾光临,让我们很震惊啊。”

  “哈哈哈哈……”琨竹长老不由笑了,“我也搞不懂你们这些村民为何见到我那么惊讶与热情,倒让我有些拘谨了。”

  “长老见笑了,我们天帝村向来很少有外人来村作客,再加上您是琨竹长老,众人当然异常热情。”

  “嗯,你们天帝村是块不错的地方,灵力较之普通村落要充沛许多,适合修行法术,怪不得那俩孩子可以力敌来自大家族的那些凭借药物修行的子弟了。”

  “是啊,上次我陪阿爹去卖鱼,还在天乐城打败一个比我年龄还大的家伙呢,他还说自己是什么大家族的。”人群中一个小胖墩憨憨的说道,他被萧铭新形象地称为肥猫,因为被从小打到大的原因,抗击打能力比较出众。

  “如此说来天帝村是块宝地啊。”琨竹长老笑道,确实是不错的宝地,但也没有很特殊的地方,算不上适合修炼的洞天福地。

  “琨竹长老,请进。”

  “诸位,我来萧家有要事,各位还是请回吧。”琨竹长老笑眯眯地请退众人,屋内,柳雅月和秦孝悌微微颔首便退了回去。

  “琨竹爷爷好。”一身白衣的萧铭月甜甜地向琨竹长老打招呼,神态自若。

  琨竹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捋捋胡须道:“月儿,我正是来接你和你哥哥的。”

  “谢谢长老特此前来,哥哥,哥哥他……”萧铭月突然支吾了起来,微皱着小眉头,小脸露出为难的神情。

  “怎么了?月儿,小新怎么了?”萧汉生急道,早在琨竹长老进屋前就没有看见萧铭新。

  “哥哥在睡觉,您别打搅他。”萧铭月细声说道。

  “我@#¥%……&”萧汉生无语凝咽,那小子居然还在睡大头觉,而且萧铭月居然壮着胆子向琨竹长老不要吵醒他……

  “哈……哈哈哈”琨竹长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思维短路片刻,随即抛了抛媚眼道,“月儿,你可真疼你哥哥啊。”

  “我……月儿没有阻拦琨竹爷爷的意思。”萧铭月滴着小脑袋,耳朵都红了,而萧汉生则在一旁使劲抚胸口,险些缓不过气来。

  “我知道了,我并没有打扰小新睡大觉的意思,时间还早,我就是来看看你们俩。能让我看看进房间看看小新吗?我保证轻手轻脚。”

  最$Y新^章●a节6Y上酷Z匠$网V\

  “哦,好吧。”萧铭月露出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差点把一旁的萧汉生气吐血,于是琨竹长老走进萧铭新的房间,看到萧铭新正在熟睡。

  “可以趁此仔细观察这小家伙的根骨与灵识。”琨竹长老自语道。他对于昨天的比武大赛上萧铭新的出色表现很满意,故此想看看这少年的天赋究竟有多么惊人。

  他闭上双眼,过了一秒陡然睁开,无形中放出两道灵力,连空气都扭曲了,让萧铭月和萧汉生惊讶不已。而后琨竹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如此奇骨,世间罕见啊。”

  “啊?长老,您说的是……”萧汉生惊喜道。

  “没错,这孩子的根骨我闻所未见,我曾看过万圣学院中好多天才的根骨,都不如他。而且他体内饱含生机,远超同阶,更甚的是……”说到这里,琨竹长老言语变得激动起来,“他的体内隐隐有着神威散发出来,而我仅在院长、副院长以及那几位太上长老身上感觉到!”

  “啊?”萧汉生震惊不已,说不出话来,满脸的难以相信,而后被一阵欣喜若狂取代,这话要是其他人说的,他可能会不以为意,但现在可是万圣学院的长老亲口谬赞!

  “我再视察下他的灵识,放心,我不会有恶意。”琨竹长老缓了口气道,通常这种要求是挺过分的,因为侵入一个生灵的灵识海意味着他的一切都会被暴露,不过他当然不会那么做,而是简单地观看一下灵识海罢了。

  “好好好,长老请。”萧汉生也不阻止,在他看来萧铭新不过是个小屁孩,整天看着他长大,对他而言也没多少秘密。琨竹长老再次合眼,将小部分元神注入灵力中包裹着倾入萧铭新的大脑,不过片刻便已至其灵识海。

  “灵识敏锐,不错不错。”

  正待他的元神将要撤回时,萧铭新的灵识海中突然出现一个无比巨大的身影,全身被浓浓的黑雾包裹着,唯有脸部闪着两道骇人的红光。

  “啊!”琨竹长老的元神包括包裹在外的灵力顷刻间被吞掉,他的主身惊叫,就差那么一点就要一屁股跌在地,满头冷汗,惊恐地看着背对着他仍在熟睡的萧铭新。

  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