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许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议,难道他想一人独战五位少年好手?不远处,令狐钟此时凭借令狐少爷的身份,轻松获得五枚灵源石,在所有人中算较多的了,他立于远处,默默注视着萧铭新。

  “这家伙,真不知天高地厚,对面五人可都是造气境啊。”令狐钟心道,不过接着他又回想到两个月前萧铭新狂殴自己五人时,不由得心中一颤,难道这家伙比想象中的还厉害?

  “哼,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们赶快给我动手,折断他的双腿。”那位少主蛮横说道,对于萧铭新的态度极为不满,他是天乐城中雷族的少主,早已达到造气境,比令狐钟都要厉害很多。

  就连他自己的仆从个个也都达到了造气境,但显然不过是一群打手。这种行为,王乐天城主和两位长老都看在眼里,并不禁止,因为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有能力自然会有追随者。

  萧铭新冷哼,战斗气势突变,竟惊得远处的雷族少爷心中一颤。他先发制人,凭借飞快的速度来到一人面前,右腿横扫过去。这人还没反应过来,胸部就已经被踢中了,顿时感到自己的身子像是被八匹马撞了一样,躯体横飞出去,一路上溅起许多泥灰。

  所有人心惊,这是什么速度与力量?那人可是已经将灵力外放了啊,而他仅凭肉体就一脚踹飞了他。

  “什么?”那位少主惊讶,他感到不妙,这个看起来英俊的少年不是软柿子,这次踢到的是块铁板。

  “你要打断我的腿?”萧铭新冷笑,像盯着猎物一般盯着他,狩猎者变成了猎物。

  “我们一起上!”那位少主大吼,自己和身边的三个人一起向前,想群殴对方,此时萧铭新的对手有八位,皆是同阶。这次他没有抢先出手,因为想先看看对方的法术,最主要的是可以让萧铭月学习。

  村中收藏有限,萧铭月所学的法术很狭隘,五种属性灵力不能运用到极致,这对于她而言是很吃亏的,如何让人不着急。

  “雷元弹!”八人快速结印,各自在手中凝聚出一个紫色的珠子,珠子周围闪着电芒,为一种低阶雷属性法术,较为狂暴。

  “雷属性法术,也正好让我学学。”萧铭新笑道,舒缓了眉头,细细地观察对方施法。

  “臭小子,接招。”那位少主大喊,对方将自己看成什么了,耍大刀的吗?他当即带着其余七人冲向萧铭新,只要一击击中,对方必将败北。

  然而,萧铭新像条灵巧的游龙,八人一招都没打到,皆落空,除了少主外,其他人手中的紫色珠子皆黯淡了不少。

  “可恶,继续凝聚灵力,给我上。”少主叫喊,感觉脸面丢尽,顾不得灵力损害。七人手中的雷元弹再次变大了不少,看来是全力一击,萧铭新则带着淡淡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八人,立身场中,准备应招。

  众人见他原地不动,顿时大喜,轮流上前。第一人的雷元弹轰向萧铭新胸膛,眼看差两尺不到就成功了,突然一只手呼向自己的脸庞,快到无影。

  “啪”的一声巨响,那人的脸部一麻,昏了过去,手中的雷元弹落在大台上砸出一个小坑。

  第二个人看到第一人失利,产生了退缩感,但不幸的是自己已经冲到萧铭新的攻击范围之内,只好硬着头皮将手中的雷元弹推向萧铭新的胸膛。

  萧铭新面不改色,右手抓住第二个人伸过来的手腕,左手食指和中指向他的手肘内侧,同时右手向左一推,对方的手臂立刻向左弯曲,雷元弹炸到了自己,砰的一声,浑身破烂,满头焦黑。

  简简单单的一招擒拿手,便将对方招数破解。

  第三个人向前,有了前车之鉴,他这次双手推向萧铭新。萧铭新迅速蹲下,双脚丝毫未动,接着站起身来一招庐山升龙霸,肉拳直冲冲地轰在第三人的下巴处。

  “嘭”

  这人仰头倒飞出去,牙齿满天飞,令后面四人生生止住了脚步,而后转头惊悚地看向后面脸色土灰的少主。

  “上啊,怕什么!”那位少主大吼,但其实他现在也很害怕,今天真是撞枪口上了。剩下的四人面面相觑,最后咬牙点了点头,带着四颗雷元弹一起冲向了萧铭新。

  “我来试试自己的灵力如何。”此时的萧铭新可谓战意无穷,大吼一声,立刻释放出自己的灵力,红与紫交相辉映,如滚滚江水冲出萧铭新身体,席卷周围,形成一个小漩涡,将自己包围着。

  四人顶着萧铭新形成的灵力狂风,艰难地将手中的灵力扔了出去,但瞬间便被弹了回来,正巧弹回各自胸前炸了开来,尘埃落定后,场中又出现四个黑炭。

  萧铭新从来都不练法术,因为他认为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法术都是不堪一击的泡沫,只要自己灵力够醇厚,到了下一个境界就能随意化形,到时候足以对抗法术。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没学习任何秘籍心法和卷轴,但每天夜晚都会静静的坐在月光下专心打坐,集天地之精华,专注于修炼灵力的强横与浓厚度。

  这也是为什么萧铭新散发出的灵力可以形成漩涡的原因,一般造气境的修士发出的灵力能包裹全身就不错了。

  比武大台的最前方的高台上,现在已经坐满了人,都是城中一些重要官员和大家族的重要人物。

  “这位小英雄的实力可真是不凡啊,犬子要失败了。”座位上一个魁梧的中年人说道,络腮胡,浓眉大眼,一看就是个豪迈之人,他正是雷族家主雷鸣,而场中的那位少主就是他的儿子雷昌。

  “雷家主真是豪迈,反倒称那小男孩为小英雄,气度过人啊。”周围有老者称赞道。

  “哪里哪里,是犬子学艺不精,还到处招惹是非,而且那位小英雄确实不凡啊。”雷鸣抱拳道,眼光独到,并没有起怒火,因为他看重萧铭新的潜能,于是有了交好的打算。雷族在天乐城崛起没多少年,虽然全族总体实力很不错,但也不希望四处结怨。

  萧铭新收敛,将滚滚灵力收入丹田,片刻后开怀畅笑,没想到这么多年来的修炼效果如此明显。结果,对面的雷昌站不住了,双腿发软,看着眼前还比自己小两三岁的少年,如同见了鬼一样。

  :+酷/匠:、网永}久免_#费!看…小,说a~

  “交出灵源石,饶你不变焦炭。”萧铭新道,嘴角微微上扬。

  “我认输,这是五枚灵源石,加上我们八人原本的一共是十三枚。”雷昌最终服软,将十三枚灵源石尽数交出。萧铭新接过这一堆灵源石,留下一块,转身便走。

  “啊?”雷昌惊讶,敌人居然留了自己一块!

  “男人就要靠真本事,别投机取巧。”萧铭新留下一句话,带着萧铭月走向别处。

  远处的雷鸣顿时哈哈大笑,站起身来大声道:“小英雄,在下是那位男孩的父亲雷鸣,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众人一片哗然,一位家主居然要跟一个小孩子交朋友,忘年之交么?由于场的面积巨大,而且萧铭新和萧铭月又离场地边缘较远,所以很少有人看到萧铭新的表现,此时雷鸣突然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惊了一下,包括场中的各位参赛者和萧铭新本人。

  “呵呵,雷家主,还请不要干扰比赛。”王乐天城主笑道。

  “哦……实在对不住,对不住。”雷鸣尴尬,刚刚的所作所为完全是由于他直来直往的性格。场中,萧铭新笑着朝他点了点头,带着萧铭月开始寻找对手。

  “月儿,那招雷元弹学会了吗?”

  “嗯,学会了!”萧铭月可爱地点了点头。

  “好,接下来我再找人施展他们的法术,让你学个够,嘿嘿。”萧铭新看向四周,嘿嘿直笑,他已经完全不把这儿当作是比赛现场了,而是法术交流大会。

  火光四溅,有人口中喷火,有人双手撑地,引动土遁之力,也有人身边电闪雷鸣,非常热闹。

  二人不断转换战场,从东打到西,一炷香的时间后,萧铭新已经击败了数十位对手,但是并没有搜刮所有灵源石,因为他觉得自己和萧铭月获得的灵源石已经够让他们俩顺利进入前两百名了。

  在这期间,萧铭月始终没有动手,因为萧汉生在比赛前信誓旦旦地称萧铭月可以直接进入万圣学院,只要最后让两位长老见识下五种灵力就好。

  又过一段时间,场中的参赛者有许多都感到精疲力竭,部分坐下来调息,有的放弃了比赛,而比武大会也将告一段落。

  萧铭新看向楼台上的爷爷,见萧汉生对着他点了点头,他便拉着萧铭月的手,走向前方的主席台。

  “可以宣布比赛结束了。”王乐天城主笑道,对于今年参赛者的总体表现比较满意。

  “城主爷爷!”萧铭新对着主席台上的王乐天大喊,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哦,是那个小少年。”乾灵长老惊讶,“他想干什么?”

  “何事啊?小英雄。”王乐天笑道,他也早就有些关注萧铭新了,对其颇有兴趣。

  “城主爷爷,两位长老,我想让我妹妹直接进入万圣学院。”萧铭新仰头高声道,产生极大反响。

  “老汉兄,这……”远处阁楼上,令狐余睿疑惑地看向萧汉生,看到萧汉生一脸微笑,老脸更加狐疑。大台上,城主和两位长老都很愕然,若是萧铭新推荐自己他们倒是会考虑一二,但眼前这个小女孩,虽然长相突出,可在比赛中并没有显示出能力啊。

  “小友,你为什么推荐你妹妹?”琨竹长老笑问道,来了兴致,希望看到点特殊的。

  “月儿,释放灵力。”

  萧铭月点头,顿时全身迸发出绚丽的五彩光芒,蓝红绿紫黄交相辉映,五彩缤纷,而且五彩灵力在其周围形成一个如同萧铭新先前形成的漩涡,甚至更加强盛。

  她的灵力天生就比萧铭新更高一筹,因为从小专修灵力,而且在这方面天赋比萧铭新还强的缘故,灵力比萧铭新的还醇厚数倍!这五色灵力越来越浓醇,最后萧铭月就像被五条不同颜色的丝绸包围一样。

  此时鸦雀无声,主席台上的王乐天城主和两位长老都惊讶的张开了嘴巴,其他人更不要说了,双眼呆滞,目瞪口呆,过了好一段时间全场沸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