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小丫头当年不过八岁,但可真让人看不透,大赛上横推所有少年好手,真的有无敌之资。”令狐余睿叹道。

  “为什么?难道那丫头灵力特别?”萧汉生不解。

  “的确非常特别,而且历来罕见!”令狐余睿道,“常人灵力分五色,而那丫头灵力竟然是奇怪的迷雾色,听闻是珍贵无比的一种超脱五种普通属性的奇怪属性,而且能够完美克制普通灵力,极为霸道,听万圣学院的长老所说,应当称之为仙属性,亿万中无一,云族也就那小丫头一人有。”

  “居然是那种属性!”萧汉生显然早就听闻过关于仙属性的一些传闻,露出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因为,自古以来仙法意味着超然,意味着不败,即便是对比自然力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古往今来能拥有仙属性灵力的生灵屈指可数,但每一个都可至少达到神道巅峰。

  “是啊,她当时发动的法术都是雾色法术,让人难以捉摸,被称作是仙法,当时万圣学院的长老都被吓了一跳,立刻随那小丫头到云族拜访,过两天便带着她离开了。”

  “仙法!那岂不是同阶无敌?难道云族有什么惊人的秘密?”

  ……

  ;E酷SO匠@…网s唯一Q正2V版,其l=他qA都&是盗版RM

  傍晚,萧铭新三人返回天帝村,萧汉生对家里人告知了比武大赛和万灵山的事,他觉得既然萧铭新和萧铭月资质过人,就更不能因此而束缚住二人前进的步伐,他们的未来由他们掌握,年轻就应该出去历练闯荡。而柳雅月和秦孝悌就不乐意了,她们可都是看着萧铭新和萧铭月长大的,这一参加比武大赛加上万灵山,可得多长时间才能在看到两个小家伙啊。

  最终,萧汉生还是凭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婆媳两人,同时萧铭新和萧铭月也要准备突破,为比武大赛作准备。

  时间总在眨眼间流逝,这两个月来,萧铭新和萧铭月每天勤学苦练,水到渠成,已经步入造气境前期,如今距离比武大赛只有三天的时日。

  所谓造气境,对于幼年修士来讲是一个崭新的境界,达到这一水准意味着他们可以吸收大自然中所产生的灵力并存于丹田,修为越深厚,吸收灵力的速度与存储的容量便越大。萧铭新和萧铭月修为皆不凡,灵力深厚,恢复速度超乎常人,所以修炼起来也是事半功倍,比之其他同龄人快很多。

  宁静的夜晚,天空中繁星点点,一轮狼牙月点缀在星空中,萧铭新在后院打坐完毕,正欲起身回屋。

  “娘?您怎么在这,还不睡?”萧铭新惊讶,发现柳雅月正在坐在门口台阶上注视着他,美丽的容颜有些憔悴,眼中的怜爱之色却显而易见。

  “小新不也没睡吗?”柳雅月轻声笑道,声音带着若有若无的颤抖,眼眶有些红。

  “娘,您怎么了?您哭了?小新做错什么了吗?”萧铭新看到柳雅月那样险些吓了一跳,随即急忙问道,他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柳雅月想要哭。虽然外表柔弱,但实则她很坚强。

  “没有,小新那么乖怎么会做错什么呢。我只是想,你就要出去闯荡了,我放不下你,想多看看你啊。”柳雅月用手擦拭掉脸上的泪痕,“还有奶奶也是,你不知道奶奶现在有多伤心,这么些天跟爷爷吵过好几回了。”

  萧铭新鼻子一酸,母爱如山,无微不至,从小时柳雅月和秦孝悌对萧铭新就是万般照顾,百依百顺,在他心目中,柳雅月和秦孝悌都是无法替代的,因此她们的爱也填平了他从未拥有的父爱。

  “娘,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萧铭新走到柳雅月身旁,坐了下来,又将身上的衣服铺在她身上,“晚上冷,小心着凉。”

  柳雅月泪水忍不住滴落,自己的小新确实长大了,是该出去历练,但这要让她如何割舍的下?最痛苦的莫过于她这个做母亲的。

  “娘,您是不是想爹了。”萧铭新轻声问道。

  “嗯……你爹快十年没回家了,娘当然朝思暮想啊。”沉默片刻,柳雅月轻轻地叹道,抽动着萧铭新的心。

  “爹为什么不回家啊?”萧铭新有些怒气,让自己的母亲如此伤心,那位父亲绝对有很大的责任。

  “小新,不要责怪你爹,你爹有大事要办,会牵连到很多人,所以为了保护我们才不回家的,你要理解。”柳雅月努力解释,她可不愿未来看到父子二人产生矛盾的那一幕。

  “大事?”萧铭新不解。

  “是啊。”柳雅月遥望远方的月亮,转而微笑道:“你爹可是一位神呢。”

  “什么?神?这……这怎么可能,爷爷奶奶可是普通人啊。”萧铭新惊呼,声音不大却难以掩饰震撼之情,心中涌起滔天巨浪。

  “谁说一定只有神才生的出小神啦。”柳雅月笑道,与之前的样子截然不同,淡淡的微笑温暖人心,“你父亲天纵之资,被称作上苍骄子,十五岁便超越搬海境,天人合一。到了二十五岁,他武破虚空,得道成神。因为他的性格,即便在上界也不断寻找对手,一度打遍上界无敌手,号称同阶无敌,神道无双。”

  柳雅月眼中尽是赞赏和自豪,不过片刻后停顿了一下,目光暗淡下去,转而悲伤道,“最后,天界的一些大教和主神却按耐不住,暗中派人共同铲除你爹。纵使他修为再不凡,也抵不过群起攻之,最后被硬生生地打压到下界,一生修为被废,当年九死一生,奄奄一息,险些陨落。”

  “什么?!”萧铭新惊怒,没想到自己素未蒙面的父亲是那么过人,以二十五岁的年龄成为一尊神,但又感到上界的人太欺人太甚了,打不过居然还用车轮战术,而且最后竟把他父亲给废了!他怎能不动怒?

  “你爹被打落下界,跌在天乐城北部的山谷中,当时我上山采药,在悬崖边看到他浑身是血,几乎要断了生机,可我又不想放弃一条生命。我不敢过多触碰他的身体,于是就在原地为他疗伤,没想到,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你爹竟然病情好转起来,又过了一个多月,你爹便完全恢复了,只可惜……一身修为还是被废了。”

  “那爹后来就娶了您?”萧铭新突然道,心中始终有愤懑,但绝不是爆发的时候,故此故意岔开话题,也是为了缓解气氛,“娘这么漂亮,一定是爹追得娘。”

  “找打!”柳雅月没好气的拎了拎萧铭新的小耳朵,“之后,我们就结了婚,有了你。这几年来你爹一只在下界修行,游历山川,乐于前往造化之地进行修行,无非是试图再造辉煌。”

  “小新,我认真地告诉你,千万不要因为一个女人的美貌而死心塌地爱上地方。女人心,海底针,知心的才是最重要的,纵使再漂亮的女人,死后也不过是具红粉骷髅,你明白吗?”

  “我知道啦,娘。”萧铭新抱住柳雅月,微笑道,“我以后一定要成为像父亲一样的男人,娶像娘一样的女人。”

  “你这孩子。”柳雅月笑着抚摸这萧铭新的小脑袋,然后又道,“你父亲的事只有你我和爷爷奶奶知道,他临走前只告诉我要完成大业,并且万般嘱托我要在你长大后将事情告诉给你。但记住,千万不要泄露这个秘密,否则会惹上杀身之祸,嗯……也许可以告诉给月儿。还有,你也快要闯荡天下了,千万不要像你父亲一样重蹈覆辙、四处树敌,要知道树大招风,你越耀眼,就越会有人心生嫉妒,男儿不卑不亢、不屈不挠是品质,但也要学会隐忍。”

  “嗯,孩儿一定会努力,并且超越父亲,超脱一切。”萧铭新紧紧抱住柳雅月,眼中尽是坚定,他松开臂膀,抬头又问道,“娘,父亲长什么样子呀,我们会再见到他吗?”

  “你父亲……一定会相见的,他又何尝不牵挂我们呢。”柳雅月低下身子,正视萧铭新明亮的大眼睛,“既然你准备出去历练闯荡,就要为我们萧家争一口气。保护好月儿,保护好自己。”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又哽咽了起来,继续说道,“纵使前方有再大危险,你都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带着自己的信念,勇往直前。”

  “不要意气用事,一个人的强大源于他内心的强大,而非武力解决一切。一定要记住!”

  ……

  萧铭新回到房间,看着月光下熟睡的少女,一头青丝如云铺散,吐气如兰。她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衣,娇柔的身材尽显无遗。他微笑地看着眼前的佳人,爬到床上亲了亲萧铭月洁白的脸蛋。

  “哥哥?”萧铭月微微张开朦胧的双眼,转头看向萧铭新轻笑道,“你怎么还没睡呀?”

  “看看你呗。”萧铭新又在其额头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随即将手伸到萧铭月脖子下让她枕着,自己也躺了下来搂住她。

  萧铭月转过身来,将头埋在萧铭新的怀里,脸带恬淡的微笑。

  萧铭新知道,在他闯荡天下的那一刻,也将是自己肩负责任的开始,怀中的月儿、娘、爷爷奶奶以及那不知何处的父亲,都将是他用生命来保护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