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好厉害呀!”萧铭月真没想到自己的哥哥那么厉害,以一敌五不落下风,此刻红着小脸蛋使劲鼓掌。

  “嘿嘿……”萧铭新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笑起来天真无邪,与之前凌厉的气势截然不同,此时此刻就像个邻家大哥哥。

  “臭小子,烂摊子还要我收拾。”萧汉生摇摇头,漫不经心道,随即看向远方。远处,正有一群白袍人向此处奔来,其中一人剑眉虎眼,不怒自威,身穿耀眼的银袍,正是令狐家主令狐余睿。

  “那刚刚月儿受欺负时你为什么不出面?”萧铭新不满道,自己的孙女受欺负,他倒像个没事人一样在一旁看戏,更无语的是还露出一脸微笑,看起来倒像是令狐家的人。

  “还不是想看看你们俩怎么应对吗,这也是一种磨练。那几个小家伙我一根手指头就能解决。”萧汉生趾高气昂地辩解,让众人彻底无语。

  “我的好儿子啊,是谁?特么的是哪个畜生把我宝贝儿子打成那副模样的?老夫要将他碎尸万段!”令狐余睿看到被打成猪头的令狐钟心痛不已,向周围的人大喊。他修为不凡,却晚来得子,自己年纪已经不小,而令狐钟又是他唯一的独生子,所以对这个儿子万般宠爱,平日里令狐钟在天乐城可谓人人敬畏。眼下,众人知道此事闹大了,恐怕会牵扯到家族争端,看向了萧铭新三人的目光充满着同情或幸灾乐祸。

  “家主……还望家主从轻发落,我们守卫不周。”被打败的一个白袍青年见令狐余睿来到此地,立刻战战兢兢,随后又指向萧铭新道:“是他,都是他把我们和少爷打成这样的。”

  “嗯?是你?”令狐余睿的声音振聋发聩,且故意散发出体内的灵力,周围泥土刹那间飞扬,形成一个小漩涡。

  萧铭新冷静地看着令狐余睿,他知道自己绝不是对方的对手,此人处于搬海境大圆满,和自己是天壤之别。

  “是他先光天化日下调戏我妹妹。”萧铭新一语惊天,直接道出事实,惹得旁边众人强忍笑容,样子甚是滑稽,憋得五官都快扭曲了。而萧铭月早已满脸通红,她也没想到自己的小新哥哥是这么个维护自己,真想喊一句“我不认识他”。这家伙,也忒诚实点了……

  “哼,狡辩!我儿子眼光一向很高,怎么会看上你妹……”令狐余睿感觉有些愕然,没想到萧铭新的回答是那样。他也是一把老骨头了,把江湖道义看得很重。虽说生了个嚣张跋扈的儿子,但他自己为人还是很不错的,在天乐城是有头有脸的人,要是真如萧铭新那么说他还动手的话岂不是欺人太甚。

  随即他又看向小心身后的萧铭月,只见她洁白的脸颊上染上一抹淡淡的绯红,明亮的大眼睛盯着前面的萧铭新,仿佛是想用眼光杀死他,看起来却又可爱动人,让年迈的令狐余睿也愣了一下。

  “老头你怎么骂人啊,什么素质!”萧铭新老气横秋。

  “什么?你给我放尊重点,你们家大人呢,我不想跟你这小屁孩计较,毛还没长齐呢,哼!”令狐余睿愠怒道,居然被一个小孩子揶揄,真是不爽。

  “老头,找你了。”萧铭新不耐烦地对后面的萧汉生道。

  “咳咳。”萧汉生真被呛了个不行,“怎么会有你这么个活宝。”

  “嗨。”结果,他居然向令狐余睿挥了挥手,顿时晕倒一大堆人,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是你?”令狐余睿紧皱眉头,看向萧汉生,目露寒芒,但不一会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惊呼,“老汉,是你?”

  原来他们两个是旧故!众人明了,怪不得萧汉生会有那么奇葩的举动。

  “嘿嘿,小鱼儿别来无恙啊。”萧汉生拱手,众人再次晕倒,这老家话居然成堂堂令狐家主为小鱼儿……“对不住了,这是我家孙子和孙女,你那宝贝儿子确实欺负我孙女,我孙子才出手的,实在对不住啊。”

  “这小子,还真干出这等事情。没事的,还多亏你家孙子,给他卖了个教训,今日开始一定好好管教,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来!”令狐余睿向来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慷慨豪情在城中出了名,而且对于这件事他也隐隐觉得自己这一方理亏。他之前已经查看过令狐中的伤势,现在昏厥过去,好在并无大碍,都是稍微比较严重的外伤,这对于底蕴丰厚的令狐家族而言只要服用几粒灵丹妙药再调养几周便可恢复了,毕竟令狐钟的底子摆在那,他倒不用过于担心。

  “老汉兄,这么多年不见你的气血反而越来越好了啊,修为更精深了吧。”令狐余睿指示几个人将令狐钟抬回家中,并对萧汉生笑道。

  “一把老骨头了,还能怎么精进啊,老样子。”

  “走吧,来我家做客,多年不见我们好好叙叙。”

  ……

  众人散去,没想到结果会是戏剧性的收尾。令狐余睿带领小心三人来到令狐家族,此家族不愧是传承近百年的家族,底蕴丰厚,家族企业范围广阔,而且拥有为数不少的弟子。他们今天听说自己家的大师兄被打了,连令狐家主都被惊动,都感到无比惊讶,在大门口探着脑袋张望。

  “都看什么看,全部回去修炼!”令狐余睿在很远处就发觉那些学员,立刻大吼道,令所有学员拍拍屁股落荒而逃。

  “爷爷,你是怎么认识令狐爷爷的啊?”萧铭月抬着小脑袋,天真的问道。

  “我们啊,嘿嘿嘿……”令狐余睿抢先道,脸上一脸猥琐样,“我年轻的时候在华夏国第一镖局当护镖,护送一镖车,满是矿石非常沉重,路上遭遇许多劫匪,兄弟们死伤很多。当路过一处悬崖时车子差点坠下去,这时老汉兄突然出现在后面用力推了一把,这才有惊无险。之后,“老汉推车”这一佳话就在江湖中流传开来了。嘿嘿,老汉兄,何时我们再去镖一回啊?嘿嘿嘿……”

  萧汉生看着令狐余睿那一脸快高潮的表情,一时间无语至极,要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也就算了,但身边还有两个小不点呢。

  “哦。”萧铭新和萧铭月点了点头,幸亏年龄小,不懂令狐余睿话中的“深刻”含义。他们走入庭院内,可以看到数百位学员在硕大的广场上修炼,有部分在修武学,有的在练习法术,热火朝天,一派朝气。

  “还真是热闹啊,在这种氛围下修行必然迅速,你还真有一套,把家族发展的那么好!”萧汉生发自内心的感叹。

  “不敢当,天乐城中像我们这样的大宗族可不少。”令狐余睿没有自傲,反倒为他们介绍一些最近刚兴起的宗族。

  %看2|正版章:节?上b酷匠}t网

  “天狼族族长是一位年轻修士,修为深厚甚是不凡,但为人有些霸道,在天乐城中名声不是很好;雷族,这一族人全部精修雷属性灵力,攻击力非常强悍,肉体也普遍强劲;这几年最新出现的一个宗族名为云族,是从外地来的,当时带着一大堆族人来到天乐城,然后凭借快速的发展在天乐城获得一席之位,家主是位老人,修为不详,而且这一族的人非常低调,也不招收学员,反而生意做得蛮好。”

  “看来我没出来活动的这几年发生了很多啊。”萧汉生感叹道,两人走到大堂,侍女为他们俩沏了一壶茶,至于萧铭新和萧铭月早就出去和那些学员们混在一起了。

  “对了,老汉兄,我看你的孙子修为很强,天资超人,我这有一张比武大赛的邀请函,你就让小新去吧,去磨练磨练。”令狐余睿拿出一封信。

  “比武大赛邀请函?”

  “没错,是在天乐城中央广场举行,前两百名将有资格参加万圣学院举行的万灵山招生比试,到时候东大陆北部各个城市的青年天骄都会进行角逐,资质不凡者便会被万圣学院录取。”

  “什么?万圣学院,那可是圣迹啊!”萧汉生惊道,万圣学院坐落在东大陆的中央位置,超脱于周围四个古国,院中得道高人数以千计。而且,传言万圣书院每一时代必会出现天之骄子,得道成神,对于一般的修士而言,能触摸万圣学院的门槛就是一种无上荣耀!

  数年前,天乐城由于比较偏僻,万圣学院的选拔没有普及到这块区域。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强者选择告别家乡,进入圣迹修炼,据说还有机会参与上古战场,争夺无穷无尽的造化。

  “那学院已经传承数千年了,学员个个修为不凡,大多可以超越搬海境。这次的比武大赛会在两个月后举行,到时我家钟儿也会参加。”令狐余睿笑道。

  “既然这样,比武大赛小新倒可一试,可万灵山……那边会不会有危险啊。”

  “万灵山归万圣学院管辖,他们的生命不会有危险,因为万圣书院特派众多修士暗中监护,一旦有生死之战就会出面阻止,但断胳膊断腿是免不了的,哪个人不想争夺这一资格啊,何况还会有其他非人族的种族强者参加。”令狐余睿摇摇头,自己何尝不担忧呢,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好吧,我收下了,我会让小新去的,到时候让他们俩人相互扶持。”萧汉生收起信封,又道,“对了!月儿如何?这丫头天资聪颖,法术非凡,天赋不比小新差,要进两百名不是问题。”

  “哦,真的吗?”令狐余睿惊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如此娇美的小女孩并不是个花瓶,天赋居然也不一般甚至可称惊世超绝。

  “这好办,到时只要拿着信封去就好了。到时候的比武大赛,可是会有万圣书院的长老亲自来观摩,若有真正的少年至尊,就会直接被录取进入万圣学院。”

  “当真?这几年来可有人被直接录取?”

  “有,一年前,云族族长的大孙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楼上老王说:

  同样作为读者,老王大概还算了解大伙阅读的角度和要求,知道大部分读者的喜好,所以在这里我会声名一点,这部小说里的酱油角色并不多,几乎很少有出场人物会领领饭盒过过场的现象,这也是为了塑造更多让大家记忆犹新的角色。开头的套路比较常见,后期会独具匠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