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离开武器店并走向杂货店,不同于武器店,杂货店中人流涌动,伙计根本招呼不过来。这家杂货店店名很特殊,名为“什么都有杂货铺”,占地面积甚广,一共有五层,据闻顶层还可以住宿,一般都供给那些权贵之人。

  “走,我们去二楼看看。”萧汉生牵着两小孩的手向二楼走去。二楼人也不少,但相对于一楼就好多了,因为此地的商品都比较贵,而且不是凡物。

  乾坤袋是一种空间法器,但不是用来攻击的,分为五阶,一阶乾坤袋可以容纳一间屋子般大小的物体,五阶则可以收容山脉般体积的物体,而且可以忽略重量,但仅限死物,比如蕴含生命力碎片的物体是无法收入的。

  这种法器普遍存在,价格不菲,因为非常实用,所以每个没有修成内天地的人道修士都会佩戴一两个,用以存储药物、兵器和心法秘籍等等。

  先前所买的一枪一刀便被萧汉生收于他的三阶乾坤袋中,现在他正打算要为两个小孩子各配一个乾坤袋。

  “老板,两个乾坤袋还有吗?”萧汉生终于排到前台,问道。

  “有,一个三千,两个就收你五千八,给。”老板将两个小巧玲珑的乾坤袋交给了萧汉生,他也立刻从自己的乾坤袋中拿出一堆金币交给了老板。萧汉生将两个小袋子各交给萧铭新和萧铭月,让他们将之系在腰间,接着便下楼离开。

  “对了月儿,你不需要买些东西吗?”萧汉生问道,早在进天乐城之前,萧铭月就告诉萧汉生她暂时不需要兵器,来这里只是为了逛逛,扩展眼界,当然如果能收集到一两本高阶法术秘籍那就最好了。

  “不用啊,我就是陪你们出来逛逛罢了。”萧铭月闻言甜甜一笑。只可惜,高阶法术秘籍可遇不可求,何况是在天乐城这种只能算中下水平的中等城市中,唯有城里著名的拍卖会上才会出现。

  “爷爷,月儿,你等等,我去那边看看。”萧铭新看到不远处有个地摊,周围有一些人在淘东西,立刻引起他的兴趣,也没等萧汉生答应便甩开小手兴冲冲地跑去。

  “老板,那个翠绿色手链多少钱,我要了!”他凭借灵巧的身法轻易挤到摊前,嗷唠一声问道。

  “亲,小女孩最喜此类装饰品,看不出来你还有一套啊。”老板带着一脸猥琐淫*荡的笑容,眼冒精光,神采飞扬地给萧铭新讲解,“本大老板行商多年,物价公道,童叟无欺,这手链防水耐磨,配在腕上冬暖夏凉,只要九九八!你,值得拥有!”

  “……”萧铭新无语,没想到第一次买东西就碰到个奸商,“能不能便宜点啊?我家上有年近七十的爷爷奶奶,下有比我还小的小妹妹,整个家就靠我和娘维持了,还养了一池子的鱼,人吃的口粮都不足。这次是我第一次出村子,那些小鱼在我走之前万般嘱托我帮他们买条手链,你看,这是三百金币,老板你就行行好吧。”萧铭新展开了不输于老板的演技,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得引人入胜,险些感动了周围所有人。

  老板嘴角抽搐,心里暗道遇上对手了,跟个小孩子僵持也没用,于是放低了要价。

  “八百。”

  “四百。”

  “什么!你小子一下子砍半价,我¥%…&*。七百!不能再低了。”

  “六百。”

  “六百五。”

  “五百。”

  “……”

  最终,正义压倒了邪恶,萧铭新以六百金币买下了这条手链,他满脸欣喜,令正在收摊回家吃饭的地摊老板一阵郁闷。等到萧铭新回去后,他看到前方被一大群人围成一个圈子,而位置貌似就是他与萧汉生和萧铭月离开的地方,于是凭借身法再次挤到前排,竟看到有五个陌生人正在与他的爷爷争论着什么。

  五人中有四个成年人服饰相同,穿着白袍,站在一个身穿银袍的少年后面,显然出自一个家族。银袍少年大概八九岁的样子,相貌英俊,属于那种花花公子类型,此时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萧汉生身边的萧铭月。

  “姑娘,我看你花容月貌,可否赏脸到鄙宅一叙,我们好好讨论讨论人生呀。”银袍少年调笑道。

  “不要,我说了我要在这陪我爷爷等小新哥哥!”萧铭月平静的道,声音如涓涓细流,潺潺泉水般悦耳动人。

  “什么小新大新的,跟哥哥我岂不是更乐哉,嘿嘿。”银袍少年嘿嘿直笑,就是看中了萧铭月的美貌,想邀请到他家一叙,互相了解了解。

  ^酷匠网Q唯一tK正@版)V,Ng其他{都P是盗版R

  “原来这是令狐家的大少爷,据说他深受令狐家主令狐余睿的喜爱,平日里略显嚣张跋扈,但也不是个纨绔子弟,一身修为在天乐城的同辈中可算是响当当的。”

  “谁?谁在说我!”银袍少年耳尖,竟然捕捉到了这段话,目光带着怒意立刻射向萧铭新那块地方,虽然那话对他有褒有贬,但说他嚣张跋扈就是对他的不敬。别看他小小年纪,但在这天乐城城内,他就代表着他的家族,岂容得他人的闲言碎语。

  “小新哥哥!”萧铭月随着银袍少年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萧铭新,忍不住惊喜出声,萧铭新也冲着她笑了笑,慢步走来。

  “原来是你,是你在说我?”银袍少年收敛怒气,似笑非笑地看着萧铭新问道。

  “不是我,你的灵识真差。”萧铭新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到萧铭月面前,牵起她的玉手,正想离开,可这时银袍少年忍不住了,自己本是在天乐城中鼎鼎有名的令狐少爷,此刻居然被眼前这小子给无视了,还被打击说是灵识差。

  何况人人都有攀比心理,更别提这银袍少年。他看眼前这小子外表不输于自己,同样的仪表堂堂,而且似乎更加气宇轩昂,心中满是不服,大叫道:“臭小子,你敢无视我!”

  众人知道此事不能善了,不禁同情地看向场中的萧铭新三人,但也有人佩服,居然不畏惧大族势力。同时众人又看到边上不为所动,脸上带着淡淡表情的萧汉生,开始狐疑起来,感到有些奇怪,难道他们是来自外城的大宗族?人们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大步,留下大片空地。在城中,宗族势力的年轻一辈时常在大街上发生争斗,也是一种另类的宗族对抗,所以城民都司空见惯了。

  “你说什么?”萧铭新气势陡然一变,被一个年龄相差无几的同龄人喊作“臭小子”,引起了他心中的不快。他是一个孩子,还没有学会隐藏喜怒哀乐,再加上天赋不错,从未遇过比自己还要卓越的同龄人,此刻怒目而视,眼中带煞,俊俏的脸庞上满是战意。

  “哼,找打!”银袍少年当然不甘示弱,要知道他们占尽了人数优势,立刻招呼身后的四个人离远点,想自己解决,用实力将对方镇压。

  “奉陪!爷爷,带月儿离远点,不会花太多时间。”

  “哈哈哈,你真是自大,不知道我是谁么,想打败我令狐钟,下辈子吧!”令狐钟怒极反笑。

  “你错了,是打败你们五人。”萧铭新轻声道,音落身动,眨眼间闪现到令狐钟的身前,举拳轰向他的胸口。对方却没想到萧铭新速度会有如此之快,暗道好快,接着双手交叉,释放灵力,试图抵挡这一击。此时令狐钟将黄绿蓝三色灵力包裹在双臂上,犹如钢铁般坚硬,一般的肉体砸向这对双臂无疑是以卵击石。

  萧铭新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但他正想试试自己的肉身如何强力,并未释放出灵力。看到这里,令狐钟和身后的四个人都笑了,看向萧铭新犹如看待一只蠢猪。

  但是,接下来,令狐钟震惊地发现自己所凝聚的灵力正在向四周溃散,下一刻,萧铭新的拳头摧枯拉朽般轰向了他的双臂。巨大的轰击令他翻飞,令狐钟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双臂已经麻木到毫无知觉,若不是自己的灵力中含有土属性这一超绝的防御性灵力,自己的手臂必然要被打断。

  也不是说萧铭新厉害到徒手断金的地步,而是令狐钟仓促施展防御,灵力薄弱,没有好好凝聚,太过自负了点。

  双方仅仅是一个照面,令狐钟就被击败!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中,其身后的四人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家大少爷的身躯就已经迎面飞来了。

  “嘭”

  令狐钟撞倒了其中两人,他们以为能接住,结果惊恐地发现萧铭新施展的余力犹在其身,竟一个没站稳也一屁股坐倒在地。

  众人哗然,萧铭新强悍的肉体令他们心惊,居然以刚制刚,毫无花哨,直接一拳就定了胜局。其中唯有萧汉生皱了皱眉头,觉得萧铭新动用的手段虽然直接但太过了,说好的不出风头却没有做到。

  少年再次冲到令狐钟身前,一把抓住群殴右脚踝,冲着周围四人道:“来吧。”随即抡起令狐钟,竟把人当作武器,而另外四人也手足无措,总不能举掌迎接吧,那可是家主最疼爱的少爷。

  萧铭新如入无人之境,将五人打得溃不成军,尤其是令狐钟更是被重点伺候,满脸被撞的青一块紫一块,肿成一片,俨然成了只“猪头”,五官十分凄惨。到最后,令狐钟口吐白沫时萧铭新才停下,道了声“真不带劲”。

  众人目瞪口呆,这是怎样一个少年啊,将天乐城中实力不凡的令狐钟一拳击败,独战五人,手法取巧是事实,但也不得不承认萧铭新武力非凡,更可气且可笑的是他打赢后居然反而不满起来了。

  “你……老爷不会放过你的!”白袍人中有一人恶狠狠的道,但在看到萧铭新向他瞪来时又顿时闭上了嘴巴。四个白袍人只有十一二岁,是令狐钟的仆从,仅达筑基境而已,资质可以说非常一般。一场闪电般戏剧性的比武就这么结束了,众人似乎意犹未尽,皆与身边的人小声议论。

  “你说,他不会是别的城里的宗族少爷吧,怎么会那么厉害?”

  “是啊,而且气度不凡,想必是定是大族子弟。”

  “一拳击败一位天赋过人的少年,嘿嘿,我看这天乐城要更加热闹了,又出现一位小天才。”

  “可是,他们惹上了令狐家族可是不妙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