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五年一眨眼便过去了。天帝村中还是一派祥和,一切也都是那么美好,清澈无尘的天目湖白天绿波荡漾,波光粼粼,村人围湖捕鱼,乐得逍遥自在,晚上则散发出阵阵氤氲,宛如仙境。

  而变的,只有人。萧铭新和萧铭月已经九岁,皆长高了很多,样貌也有些许变化。

  男孩乌黑的长发简单地披散在背后,修长的睫毛下是一双剑眉大眼,自信的表情衬托出不凡的气度,他长得明眸皓齿,虽是男孩却能用漂亮来形容,身材在同龄人中算是挺拔高挑,站在人群中十分显眼。

  至于萧铭月,她实在是个美人胚子,瓜子小脸雪白粉嫩,隐隐间散发着玉石般的光芒,整日笑吟吟的,灵巧高挺的鼻子配合着娇嫩的粉唇,发丝如瀑布般自然垂于胸前与背后,她的一颦一笑都极其吸引人,让人看了就不想眨眼。

  天帝村中人们依旧勤勤恳恳,在外人眼中,这里的村民就是一群普普通通、忠厚朴实的良民,所以萧铭新和萧铭月天赋异常的消息外人根本无从知晓,更不会被一些大教觊觎。

  随着年龄的增长,萧铭新的体魄越来越超乎寻常,若是仅凭肉身对抗的话,村中的同龄人中无人能与之匹敌。同时他每天晚上精修灵力,但从不修炼法术,仅仅在月光的笼罩下凝练灵气,将灵力练得非常醇厚,本来灵力是气态,存于人的丹田中,而他的灵力隐隐有着向液态过渡的趋势。

  萧铭月主修土系和水系法术,这五年来几乎将萧汉生和老村长的所有法术都学了遍,而她选择了可以普遍通过运用周身大自然之力的两种——土系和水系,不像其余三系法术需要耗费自身大量灵力才能完成,故此她可引动大地或河流发动强大的法术,动辄土崩瓦裂或大浪奔腾,而这可不是一般年幼修士可以达到的。

  村中所有人都把小家这两个小家伙当成了神童,羡慕惊叹不已。修炼一途,并无止境,但自人族鼎立开始,人们为了划分灵力强弱而制订了七个等级:筑基境,造气境,化形境,搬海境,天人境,至尊境,无上境。当然这仅仅局限于下界普通修士,对于像四位国主以及天界的众多神灵就另当别论了。

  筑基境,顾名思义就是打基础,但凡有修炼天赋的修者从小就自然步入到这一境界中,深浅随天赋而定。但是也有人达到一定水平后却重修筑基境,即便这会导致丧失所修炼的一切功力而且九死一生,可一旦成功就是功参造化,几乎是同阶无敌。

  筑基境不难达到,仅天帝村的孩子群中就有大部分踏入。当然,筑基境也有强弱之分,像萧铭新和萧铭月这种天生就属于上等水平,但距离顶级还是有段差距的。

  而之后的几个境界就比较难达到了,尤其是搬海境与天人境,两者之间好比有一条鸿沟,是一般强者与绝世大能的分水岭。

  萧铭新和萧铭月尚且幼小,都在筑基境顶峰,离造气境只差一步之遥,现在只需等待水到渠成的那一刻。萧汉生和老村长则一直在搬海境后期,十多年来都没有突破,可见达到天人境之难。

  “爷爷,我想到天帝村外修炼,村里的武学都学完了。”萧铭新在餐桌上大快朵颐,边吃边道,含糊不清。

  “是啊爷爷,村里的法术秘籍太少了。”萧铭月看着萧汉生,大眼睛纯洁无瑕。这让萧汉生老脸一红,他一直很惭愧,自己和老村长对于这两个孩子可谓倾囊教授,毕生收藏全被这两个天赋异禀的家伙在五六年内学了个遍,以至于到现在没什么可以教他们的了。

  而他也很踌躇,带他们出去见见世面当然好,毕竟连他自己也有好几年没出村子了,但奈何萧铭新和萧铭月的资质极为不凡,要是被强大的修士盯住难免会造成麻烦,何况两人还太小,心智不算成熟,恐怕不懂得如何圆滑处事。

  “等你们长大一点再出去吧,娘和奶奶还想多看看你们呢。”柳雅月笑道,儿行千里母担忧,她怎么会放心这两个小娃子。

  “可我们呆在村子里干什么呀?我要修炼、当强者,整天呆在村子里骨头都锈了,到十岁我岂不是要被同龄人超越了。”萧铭新直言不讳、愁眉不展,他希望去感受外面的大千世界,同时好战不服输的性格也使他渴望与村外的天才们对抗,磨练己身,达到更强。

  而萧铭月就不同了,她的气质愈发空灵,此刻穿着洁白的衣服,看起来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迷你型仙子,但调皮的性格更像是个小精灵,她只是单纯地想陪萧铭新玩。

  “唉,外面可危险了,你们天资超人,要是被别人觊觎怎么办。”萧汉生无奈摇头,他年轻的时候何尝没有萧铭新的那股热血,但修为一直被套上了枷锁,无法突飞猛进,更不可能跨过那条鸿沟,所以无可奈何只能退隐了起来,其中的曲折少有人知。

  “没关系的,我跟月儿不展露地那么耀眼不就行了?”萧铭新放下手中的鸡爪子,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爷爷。

  “我不信,你就爱出风头。”老妇秦孝悌责备。

  “会会会!”萧铭新快速点头,态度很坚定。

  “那……那好吧,明早我们出发。”萧汉生最终同意了他们俩的要求,让两名妇人十分惊讶。

  “什么?爹……”

  “没事,有我带着,你们放心好了。”

  ……

  第二天清晨,三人早早洗漱完毕,在柳雅月和秦孝悌万般嘱托下上了路。他们路过老村长家,交代了声便走出了村。

  离村最近的一座城名为天乐城,规模很大,方圆数百里,即使在天帝村村头都能看到其模糊的城墙,稠人广众,繁花似锦。待他们走近一看,两个小家伙顿时惊叹出声,光是城墙就高达数百米,坚不可破,是由无数个上万斤的巨石搭建而成,并以法力维持!

  刚一迈入天乐城,嘈噪声立刻传如三人耳中,城内果然热闹非凡,叫卖声不绝于耳,车水马龙的景象让两个小家伙看得一阵愕然。当然,他们三人也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萧汉生看起来沉着稳重,卖相不错,最主要的是两个小可爱,长相极为吃香。

  “走,我们先去武器店看看,给小新配把武器。”萧汉生笑道。三人手牵手来到了武器店,穿过拥挤的街道好不容易才到达,进入店内大喘一口气,还好武器店人不多。

  “哟,三位来买兵器啊,要买什么?我给你们讲解讲解。”店中伙计笑脸迎人,热情招呼道。

  p》最:新章节上=酷,匠Q网s

  “诶?老萧?”伙计背后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带着惊讶的味道,“好久不见啊,你这老家伙多久没出村了呀!”

  “哈哈哈,吴老板别来无恙啊,我来给我家宝贝孙子买几件称手的武器。”萧汉生笑着回应,那老者名为吴良才,是武器店老板,名字很滑稽,但店中武器的水准还是一等一的。

  “是你家小孙子啊,我都没见过,果然一表人才。”吴良才看看萧铭新,微笑道,这让萧铭新挠挠头,露出洁白的牙齿,面对陌生人的夸奖他显得有些娇羞。

  “小新,你喜欢什么武器啊?”萧汉生问道,“剑为百兵之君,棍为百兵之首,刀为百兵之帅,枪为百兵之王,你随便挑一个。”

  “百兵之王?我选枪!”萧铭新道。

  “啊?可是你现在的身材不适合枪啊,这里每一把枪都比你高两倍,对于你而言可不好驾驭,不如选刀如何。”吴良才建议道,实话实说,这店里的每一把枪都快有一丈长,萧铭新即使力大如牛也不容易拿捏稳重。

  “没事,我又不着急,等我到十岁的样子就能驾驭了吧。那就另外买一把刀好了。”萧铭新笑道。

  “哥哥敲竹杠,哈哈哈!”萧铭月娇笑道。

  “……”

  “好吧,老吴,给他选把上等的枪和刀。”萧汉生道。

  吴良才点了点头,环顾四周,一眼扫过墙上布置的兵器,随即摇了摇头道:“你们等着,我去仓库里面找找。”

  他走后过了很久,终于带来两把兵器。一把是不到一丈长的银枪,笔直的枪身,锋利的寒芒预示着此器非同寻常,另一把是一柄漆黑的长刀,刀身瘦长,弧度略小,是把太刀。

  “老萧,看你是稀客,我就把我的收藏拿出来好了。这把银龙枪是我当年从无双城淘来的,当时略有破损所以没花大价钱,不过经过我多年的修复,已经完整了,枪身乃玄铁制,枪头由寒霜精铁制成,品质不凡,就收你成本价三千金币好了。还有这把暗陨刀,是暗金打造,内含天陨石杂质,端的是坚硬无比,只是有点沉重,就当是给小新的见面礼好了。”吴良才十分潇洒,心胸宽广,并不是唯利是图的奸商。

  “寒霜精铁,天陨石!这些可都是上好的材料啊,老吴,你可真是越老越豁达了!小新,还不快谢谢吴爷爷。”

  “谢谢吴爷爷!”萧铭新兴高采烈,通过两老人的对话可以判断出这两把兵器不是普通兵器,至少材质非常不错。

  萧汉生倒也阔绰,最终付了原本要价的两倍,告别了吴良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楼上老王说:

  由于老王我是个大学学生,再加上国外大学十分幸苦,后期有可能两天一章,甚至没灵感的时候会三天一章,效率远比不了现在,请大家谅解。所以我会在目前多发几章,多写一些放在存库里,以免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