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村内鸟语花香,绿意盎然,明媚的阳光普照大地,令天帝村透发出一派祥和气息。

  此时距萧铭新降生已经过了一年,自他出世以来,其母亲柳雅月在第二天夜里便惊奇地发现,这孩子晚上睡觉时身体竟会发出若有若无的光泽,起初她以为是月光照射而成,待她将窗帘拉上后,发现萧铭新的身子确实在自主发光,发出如同月光照耀下的鹅卵石的微光,甚是奇特。

  当时柳雅月立刻叫醒萧汉生和秦孝悌两位老人,害怕萧铭新的身体出差错。而两位老人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纵使是萧汉生这样阅历丰富的修士也寻不出个确切原因来。

  但可以肯定的是萧铭新绝对不凡,不然普通人体怎么可能成为光源呢?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对萧铭新心生更多的期望。

  老村长是萧汉生的老友,两人的修为在村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德高望重,平日间备受尊敬。两人仔细分析萧铭新的天赋,观其根骨,测其灵觉,发现萧铭新实乃一个练武奇才,慧根极佳,根骨奇特,隐隐间有着神威透发出,像是蛰伏着一只太古蛮兽。

  他们一致认为萧铭新是练武奇才,而且天赋极强,不会比那些大教或皇宫中的人弱,甚至可以媲美东大陆的四位君主的子嗣。若是将这消息散播出去的话,必定将有许多大教来争相拉拢,到时候免不了会有争斗和喧嚣,甚至会有人暗中出手,抹杀这位天才。

  至少,被外人知道后,天帝村以及萧家将会被踏破门槛。所以两人只能将秘密存于心中,绝不外泄,并将萧铭新列为重点保护对象和培养对象。

  此后萧汉生每天都会陪萧铭新,教他看一些武术要领,因为他发现萧铭新的体魄很不错,适合习武。当然,萧铭新才满月不久,让他练拳操之过急,会导致揠苗助长,所以只是让他浏览下武术基本动作而已。

  而萧铭新确实是个天资聪颖的奇才,对武功心法过目不忘,仅仅两岁不到,学习速度便快得令两位老家伙都咂舌。就这样又过了一年,他将萧汉生及老村长所保存的所有武功秘籍都看了遍,一共三百多本,拳法掌法各一百多本,腿法八十多本,指法略少,因为关于指法的秘籍很难得,这十多本指法也仅仅是初级。

  D看☆正|m版。=章f节6上酷匠网,S

  即便如此,萧铭新也已将这些动作烂熟于心,懂其要领,悟其心法。

  月光普照,如玉般的大月盘映照在平静的湖面上,天地交相呼应。每到月圆之日,天目湖就会散发出阵阵迷雾般的水汽,这并不是自然现象,而是小湖所发,就像是小胡呼出的气体,沁人心脾。

  众人皆睡,一切陷入祥和的静谧,不过突然间湖面上的迷雾一阵波动,接着被一阵大风刮去。

  湖面上突兀地出现一个黑衣人,漂在空中,脸被蒙着,手中还抱着一个婴儿,一岁大的样子,正在熟睡。

  黑衣人低头望了望平静的湖面,良久过后向着萧家缓慢飞去。飞至萧家后院,他将婴儿小心翼翼地轻放在院子里的青石台上,袖袍隔空对着萧家后门轻轻一扫,门便被震开。然后黑衣人便闪身离去,动作迅捷,堪称极速,瞬间便飘到远处,身影消失不见。

  黑衣人消失的同时,萧汉生也飞掠而出,谨慎地扫视四周,直到无人出现时,他才走向青石台。

  “咦?是个孩子!?”萧汉生检查襁褓,心中无比震惊且疑惑不已,这个婴儿看起来也就萧铭新那么大,身材娇小,料想是个女婴,此时正在熟睡。

  “不会是战天这个家伙喜当爹吧……”他胡乱猜测,过了一会秦孝悌与柳雅月也走出,询问是怎么个情况。

  “不知道,我出来之前那人就走了。”萧汉生转过身来道;“留下了这孩子。”

  “啊,是个婴儿!”柳雅月惊道,神色颇不平静。

  “是弃婴?”秦孝悌同样讶然,然后同情地看着萧汉生手中的婴儿。在这个时代,生下来的孩子,就算家里再没钱没权,父母砸锅卖铁也会将其抚养长大,再狠心的父母都不会愿意抛弃自己的亲生儿女。

  而今日,他们居然在后院门口捡到了一个年仅两岁的女婴,令他们匪夷所思。

  “是啊,那个人修为非常高,竟然能无声无息地接近我们家,还把门震开并迅速离去,看来是个很厉害的高人!”

  “什么?”婆媳皆惊。

  “你们放心,若要对我们不利,也不会将这婴儿送于我们萧家。他应该是很信得过我们家,也许会是战天的好友留的吧。”萧汉生推测道。

  “也对,战天一向行侠仗义,为人称道,不愿与他人结怨,想必不会有仇人。”柳雅月微微点头,丈夫在外,自己独守空房,此刻她十分思念萧战天。

  “也对也对。”秦孝悌道,“将孩子给我看看。”她接过孩子,仔细到一旁看了看,过了会后对两人说:“是个女孩,大概比小新小两个月。老头子,这孩子这么可怜,我们就收了吧,正好给小新添一个妹妹。”

  “嗯,从此她就是我们萧家人了,让我想想叫什么好。”

  “就叫萧铭月好了,铭新铭月,就像置身在这浩瀚的天空中。”柳雅月道。

  “好啊!哈哈……”

  “咦,妈妈你们在干什么呀?”这时小屁孩萧铭新也从屋中出来,那么晚三人在外面,显然他很惊奇,大眼睛明亮,长睫毛扑闪扑闪的,粉嫩的小脸蛋十分可爱。

  柳雅月怜爱地看着他,将他轻轻抱起,老夫妻也笑着看着这孩子,柳雅月温柔道:“小新啊,以后你有妹妹了,来看,这是铭月,月儿,是你的妹妹。”

  “哇,真的吗,是之前的那个人送来的?”

  “是啊,你这小家伙精神倒是好,半夜不睡觉。”萧汉生笑道。

  “不是不是,我本来睡的很熟了,突然感觉有人来到后院,停了一会会就走了,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萧铭新摇了摇小脑袋,脆生生地说道,然后暗自嘀咕:“我还以为是爹爹回来了呢。”

  这句话让他们三人震惊不已,一个刚满两岁的孩子,灵识居然如此之强,如此年幼就开启灵觉,超越常人。

  萧汉生叹了口气,缓了缓激动的心情:“真是后生可畏啊。月儿,带着这孩子和小新回去睡觉,老婆子我们也回去吧。”众人回房继续歇息,只是今晚的事情终究令他们久久不能入睡,除了萧铭新,这娃子很快又陷入梦乡了。

  远方的山巅上,黑衣人注视着远方的天帝村,眼中竟是经历生离死别的沧桑感和不舍,但纵有万般情绪也终究只能化为一叹。

  “好好成长,爹会来接你的。”黑衣人道,声音中带着无法掩饰的落寞和无奈。注视良久,黑衣男子周围出现一个个黑洞,最后迅速融成一个人般大的洞口,而他也被转瞬间吸入,伟岸高大的身躯凭空消失。

  “坚持住,我马上回来……”黑洞中,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