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程浩出院之后,一切又回到了以前的那种状态,这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每天的忙碌,每天的挣钱,林程浩和张宇回到了龙苑,毕竟林程浩还有很多事情没安排,莎莎则回到了别墅,林雪则回到了公司,毕竟那么大的一个公司,不可一日无主。

  林程浩出院后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仔细一看哎呀我靠,林雪送的价值两千多万的车竟然被撞成了废铁,要是普通的车林程浩当然不会这么心疼,因为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但是这辆车是林雪送他的,而且还是国际限量款,全球都只有几辆。

  此时林雪和莎莎都已经走了,医院大门口就剩下了林程浩和张宇两人,此时林程浩没有车当然只能坐出租了。

  林程浩让张宇去打车,结果张宇打了半天也没有一个车敢停下,试问如果是你开出租你看见一个痞子和一个壮汉你敢去拉啊。林程浩无奈的叹了口气。

  “张宇,还是我来吧!”

  林程浩说完就往前一走,结果刚好看见了一个出租车就那么挥了挥手那出租车就停了下来。

  “看吧,你老大我牛叉不牛叉,哈哈”

  林程浩得意的对着张宇说道,张宇此时心里满是委屈,当两人上了车内,林程浩感觉到了气氛有点不对,虽然司机在尽力掩饰着什么但还是被他发觉,于是他有了一个想法。

  “去哪儿?”

  “龙苑”

  林程浩说完就装作一副很困的样子,车子摇摇晃晃的很快他就让司机误以为他睡着了,就在车子开出后不久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我靠,在我面前也敢用迷药,知不知道这是我小时候玩儿腻了的,那我就将计就计看看谁对我这么感兴趣,哼哼”

  此时张宇感觉是头重脚轻很快就真的晕了过去,林程浩要演一场好戏当然也晕过去了,只不过他是故意装的。

  不一会儿林程浩就感觉已经远离了市区,因为这里没有了市区的吵杂,而且这里的路坑多的要命,把他屁股都给坐疼了,最关键的是此时他还不能叫出声,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左右,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老大,一切都办妥了,那小子就在车里”

  “我让你把人给我请过来你怎么给弄晕了,怎么办事的!”

  那司机对着一个中年男子说道,原本以为自己完成了任务会被奖赏奖赏,结果反而被骂了一顿,心里顿时憋屈。

  “冰帝,原来你找我见面就是这样子的啊,看来你这小弟确实不错啊!”

  林程浩此时发现那中年男子正是他的老熟人,当年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因为冰冷无情,残酷无比所以道上的都叫他冰帝。

  “林总,不好意思,本想请你来做客结果这小弟办事不利,你大人大量就别计较了。”

  冰帝对着林程浩说道,此时那个司机完全傻眼了,自己明明用了迷药可为什么眼前这个少年就像没事一样,而且一个少年竟然会令自己老大都感到恐惧。

  “算了,反正我这不没事嘛,只是坐了这么久的车跑这山路给我坐的蛋疼啊!你丫找我就不知道去G市啊,非要找个这破地方,疼死宝宝了。”

  “林总,你是不知道啊,我现在走到哪儿都特么被通缉,不就上次血洗了一个警队嘛,至于这样大动干戈嘛,哎现在我是过街老鼠,除了你其他都是人人喊打。”

  冰帝对着林程浩说道,林程浩心里满是无语,都特么把人家警队血洗了还算小事。

  @酷●@匠网正1版.首r发.

  “走吧,别鸡巴在这儿墨迹了,我带你去装逼泡妞去。”

  林程浩对着冰帝说道,随即就拉着冰帝进入车里,然后也没管那个司机,直接往城里开去。此时那个司机已经傻眼了,此时就只剩他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了,别说车了,连人都没得,心里只能自认倒霉。

  一路上冰帝感觉自己的蛋仿佛就像碎开了一样,就连张宇都被林程浩这车技给吓醒了,一会儿一个急刹车如果换做普通人或者老弱幼的话估计吓都吓得半死。

  “林总啊,你不要命我还不想死啊啊啊啊啊!”

  “少特么废话,坐稳了,哥要飙车了!”

  林程浩说完就一猛踩油门,出租车瞬间就像是射出的箭一样,冰帝此时已经晕车晕的都不知道自己叫啥了,张宇也被吓的心跳都快突破极限了。

  一路上这个小出租车内都是连续不断的叫喊声,一路上所有的车都给吓懵逼了,心里都在想开车的是哪个傻叉,开这么快难道是为了赶回家抢饭还是咋滴。

  林程浩开车速度之快吓得一路上那些不想死的司机都乖乖让路,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林程浩就从野外开车到了G市中心,很快就到了龙苑。

  赵天一看林程浩回来了急忙出来迎接,只是他有点困惑自己老大平时不都开兰博基尼嘛,今天咋开出租车了。

  “赵天,去叫两个兄弟把车里面两个大傻帽抬到休息室去,我开的这么慢竟然都吓成那熊样,我也是醉了。”

  林程浩对着赵天说道,说完就向办公室走去,赵天则带了几个兄弟去看了一看,眼前的一幕让他们都惊呆了,只见张宇和另外一个陌生男子吐了一车,赵天急忙派人把两人抬到了休息室去,然后又让人把那破车扔回收站去了,毕竟龙苑门口停一个出租车,那会让外界还以为龙苑快要破产了只买的起出租车了。

  “喂,老姐啊,就是你上次送我的车现在已经挂了,那车多少钱我打你卡上。”

  “打你妹,你姐我不要钱,我只要你。”

  “啊,你要我干啥。”

  “啊呸,不是,你姐我只要你好好的,不要钱,就这样拜拜。”

  此时办公室内林程浩正和林雪通着电话,林程浩其实知道林雪那句“我只要你”的意思,只是他假装犯傻,因为场面有点尴尬,林雪瞬间感觉说漏了什么于是急急忙忙的就挂断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