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成为了这封信没少花工夫,特意又去买了信纸和信封。新买的信封很漂亮,并带着淡淡的香味,是专属情人间用的那种。志成在把花等泄了后,终于是等到了黎雨蝶的回信。

  志成拿到信后很小心,自己偷摸得回到寝室,确定没人了才敢把信拿出来仔细端详。信封很大,是特大号的那种。志成摸了摸,感觉有点厚,掂量了一下要比平常的一封信要重。

  顾不上奇怪,志成心中的喜悦也容不得他再磨蹭,连将信拆开了。信封里竟还有一个信封,志成觉得里面的信封眼熟,看了第二眼后发现竟是自己的那个信封!

  志成疑惑不已,又在信封里找了找,发现还有一封信:苏志成:在刚收到你的信时,我很高兴。但当我看到你的信封时,我迷惑了。我没有拆你的信,我害怕会看到我不想看到的东西。有一个人曾经跟我说过‘感情不能勉强’,我相信你也听过……但我更情愿是我想多了,你并没有那种想法。如果真是我多想了,就再把信原封不动得给我寄来,我先给你道歉;如果不是,就不要再来信了,你我就当作无事发生。

  黎雨蝶志成欲笑不能,欲哭无泪,最后哭笑不得。自己白白浪费了心思,而且还空欢喜一场。志成最终又给黎雨蝶寄去了一封信,信封是一样的信封,不过信不是原来的信了。

  志成苦闷,把信全塞进了枕头低下。东方一来到寝室,看到了志成的动作,好奇心开始作怪。待志成走后,东方一搜出了那信,翻阅起来。

  东方一越看越气愤,握信的手指越来越用力。志成此时正好又回了寝室,看到东方一在偷看自己的信,不由怒火中烧。东方一也发现了志成在一旁,把信随手扔在了床上,丝毫没有想躲避的意思。

  东方一走近志成,两眼紧盯志成,左眼中是怒火,右眼里是嘲讽。志成见东方一如此姿态,顿时萎靡了下来,刚刚烧起来的怒火也熄了去,心里直发虚。

  “frog!”东方一狠狠得对志成说道,带着怒气出了寝室。

  东方一骂的这话有点中西结合的味道,志成听得不懂,只觉得肯定是不好的意思。

  ——————“哼哼……原来你是这样进入的六中!哼哼……”东方一冷声自语。

  东方一又一次全面调查了志成,发现了志成的最大秘密。东方一在想着要给志成致命的打击。

  高二上学期的课程很紧张,因为中间还有一回毕业会考。志成这才想起来这次的毕业会考,几大中学都会来六中会考。也就是说黎雨蝶会来六中,自己会与她见面了。

  ,酷;●匠}M网k正C版首_发l

  会考前一天,志成第一次给黎雨蝶打了电话,说了会考的事。黎雨蝶惊喜,惊的是志成竟会打电话给自己,喜的是可以回六中看老朋友了。

  志成在中午午休时,被叫到了教务处。教务处有很多人,史校长竟也在其中。志成看到了蒋友于老师,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志成忽然心中一紧,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你是苏志成?”史校长先发话问道。

  “恩……”志成点头,轻音应了一声,不敢言语。

  “有人举报你与林胜男关系密切,一般这种事我们不会只听一面之词,但举报那人的身份不简单,而且也提供了很多证据……所以,你来讲一讲吧。”

  志成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心想如果是这事还好容易解决,只要没被当场抓住,无论什么证据自己都可以推翻。况且自己与林胜男本来就是清白的。

  志成心中也很疑惑,林胜男对自己的那些事,学校中部分老师都差不多了解,怎么现在想起来追究了?志成随意得为自己辩了白,死不承认他与林胜男的所谓“关系密切”。

  史校长看起来很无所谓,像是知道了结果。他拿出一份资料,说道:“举报的那人给我们提供的证据很详细,其中对你的个人情况涉及最多……”

  史校长瞥了志成一眼,语气有些冰冷,说道:“你的中考成绩是385分……”

  志成一听到“385”,只觉得天旋地转,呼吸阻塞,眼前发黑。这回确实是大难临头,志成腿脚发软,用手支撑着桌子艰难的站立。

  “你的中考成绩是385分,根本不够市东六中的分数线!我们去查了一下录取名单,没有‘苏志成’这个名字……鉴于你的这个行为,有损市东六中的声誉,有损部分学生的利益,有损……我和学校其他领导已经有对你作劝退的处罚的决定,明天你再到这里,我们会通知你的父母,给你最后的处理结果……还有你这次的会考将被取消。”

  ……

  出了教务处,蒋友来到志成身旁,小声很无奈得说道:“我这次也无能为力了,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志成苦笑,自己惹到的人连名字都不知道!

  志成跌跌撞撞得回了教室,一屁股摔到了椅子上,神情恍惚。

  林胜男慌慌张张得跑向志成,急声说道,带着真诚:“志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竟会给你惹那么大麻烦,我偷听到了你将会被劝退!实在对不起,我会给他们解释,说我是硬死缠着你的,让他们不要劝退你,我不想,不想让你走……”林胜男语气中带着哭气,眼里已有了水气。

  志成看着林胜男的模样,心中好笑又好气,笑林胜男还不知道实情,只知道一味得责怪自己。志成忽然有一种心酸的感觉,是替林胜男委屈。

  志成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笑再没了负担,说道:“胜男,是我应该说对不起……”

  “为什么?”林胜男疑惑。

  “真的对不起,我其实早该说了……”

  第二天,会考当日。

  今天是个大雾天气,雾霭迷漫,模糊了一切。也掩藏了这世上的所有讥讽、嘲笑、圬秽。

  今天还有一件高兴事,黎雨蝶终于来了。志成准备出寝室,路过了东方一身旁。东方一无意的说着:“投机得来的东西迟早是要还的,有些人不自量力,井底的蛤蟆想要去吃天空的鹅肉,简直是妄想!”

  志成惊得看向东方一,彻底明白了那位举报人是谁。但志成心中已没了力气生火,只是落寞得走出了寝室。

  志成于人群中穿梭,想找出黎雨蝶。黎雨蝶也在拥挤,努力寻找着这里的老友。黎雨蝶听林胜男说了志成要被劝退的事,也很着急。

  两人在人群中推攘,志成背东,黎雨蝶背西,竟随着人流的涌动刚好错过。志成猛的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回过了头,一眼就发现了黎雨蝶。志成心喜,刚想要喊住她,但是却止住了。心里想到黎雨蝶刚才应该是看到了自己,却没有提醒。她或许也让东方一被知道了自己的“丑事”,不愿意再与自己为伍吧。

  志成心中发苦,从内心到外身都凉了下来。平静得看着黎雨蝶消失在浓雾里,带走了志成那所谓的,不应该有的痴心、妄想。

  天意弄人。就这样,志成与黎雨蝶,一个错过,一个错想,最终蹉跎了两人。

  志成已不想再去教务处了,自己被劝退是肯定的。志成不敢想象苏父苏母知道这件事后会是什么表情;蒋明义肯定还会为自己奔波。

  志成又想到了许多,苏大成的话又应验了,这次自己的后果的确很严重;东方一对苏小文好像没报复,希望他能安全得过完高中生活;林胜男的确是一个好女孩儿,如今是自己配不上她了。

  志成感到这一切恍然如梦,自己好比就是那在宠物笼里奔跑的小白鼠。无论多用力奔向前奔跑,最后还是停在原地。

  远处的建筑在雾里若隐若现,让人看不真切,是云中楼。此时在志成眼中它像极了黎雨蝶,可望而不可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