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学校的日子很平常,因为天气还很寒冷,所以学校要求在课间要跑操。或许是新年在家过得太安逸的缘故,忽然得回到学校有点不适应,志成竟生了病。

  在跑操时,志成脚步轻盈,摇摇欲坠。最不舒服的是那鼻子也透不过气,而且那鼻涕也源源不断。志成低下头,渴望那鼻涕流下来。可是那鼻涕忽上忽下,好像偏偏摆脱了牛顿的万有引力,就是不愿意掉落下去。志成无奈只好一边吸着鼻涕一边跑完了所有路程。

  第二天一觉醒来,志成感觉头通欲裂,终于彻底病倒。老师又不批准去校外看病,志成听了别人说校医给人看病的结果,往往是南辕北辙,没病的说成是有病的;病轻的给医治成重病……这其中肯定有夸张的成份。

  志成抱着希望,带着病痛,来到了医务室。医生是一个老伯,带着厚厚的老花镜。

  没等志成说话,那医生倒先问道:“你要买什么药?”

  这话问的志成摸不着头脑,以为这是市东六中特有的规定,只得小心的说道:“我有点感冒,随便来点感冒药吧……”

  那老医生本来在低头忙手中的活儿,听了志成的话才抬起头,扶了扶眼镜,说道:“哦……原来是真有病的!”志成冒汗,心中打鼓,后悔了来这里看病。

  老医生取了药,分成六包,吩咐志成两天内吃完。回到寝室,志成打开药包,发现药片红红绿绿,正准备服用,又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打开了其它药包。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才发现有的药包内的药竟不相同!志成心中发怵,考虑要不要吃药,还是再去请教一下那位老医生。无奈最后志成头痛的厉害,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只好从六包药中选出了一包自己认为可行的一包,死马当活马医得给吞了下去,而后便睡去了。

  这一觉直睡到了第二天,志成醒来后发觉身体爽快了许多,想应是那药起了作用,可还是有点不舒服。这次志成小心了很多,没有再胡乱得去吃那剩下的五包药,又心惊昨天的行为,实在不该。

  志成一整天没有去上课,林胜男却操碎了心,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也担心了一整天。志成决定了要请假出校看病,按规矩是要先写申请表。

  志成在写申请表时,越写越投入,竟引用了好些名句,譬如在写自己迫切的心情时,他写道:“我想请假的心情,好比唐朝诗人陶渊明在诗中所描绘的想归隐的心情一样,‘飞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志成写的入情,也没有注重自己引用某些名句是否得当。

  在教给李老师后,只是一会儿就又送了过来。李老师只写了一句话,说陶渊明是东晋是诗人,要志成注意。志成不理解老师的寓意,就真的将“唐朝”改为了“东晋”,又把申请表给送了回去。

  结果还是很快,不过却是让志成去办公室。志成以为自己的申请通过了,欢喜地去了。

  “是你想请假吗?”李老师和颜悦色,问向志成。

  志成点了点头,心里带着感动,说道:“感冒了,想去校外看病……”

  李老师拿出了请假条,很漫不经心的说道:“没有去医务室吗?”

  志成回答:“去了,已经开过药了。”

  李老师循循善诱,说道:“那药吃完了吗?”

  志成还不知道已经上了李老师的道,此时他只盯在了那请假条上,不假思索的答道:“没呢!”

  “为什么不吃完?”

  志成想着不能说出实情,就随口敷衍道:“我还能坚持不吃药……”

  听了这话,李老师觉得时机已经成熟,拿出来的请假条又扔回了抽屉,板着脸说道:“既然能坚持,那还出校看病干嘛?!”

  志成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想亡羊补牢,说道:“不!不!老师,我的病……”

  “你不要再说了!”李老师直接打断了志成的话,说道,“你的功课都完成了吗?不要总在这些方面浪费时间,上课时不认真听讲,连陶渊明是什么时代的人都记错了!还有上个星期的测验你又不及格,再有上个学期你……”志成越听头越大,请假是没有可能了,现在只求能活着离开办公室了。

  .......时间过的太快,又快要到暑假的时候。志成忽然想起了一件可怕的事,黎雨蝶将会在这个学期结束后转学。志成在剩下的日子里都在想着这个事情,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他也试着不去想过,想努力做到释怀,可这种情绪好比粘在鞋底的黑泥,怎么蹭也蹭不掉。

  黎雨蝶照常如故,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志成心中委屈,自己为何要先知道,提前承受了难过。

  ,更新6最}快上)1酷匠网

  终于,分别的日子到了。黎雨蝶亲口告诉了众人自己要转学。志成苦笑,自己不过是再一次确定,可心中还是莫名一痛;东方一只是稍稍有些吃惊,而后便是沉默,思考着什么;林胜男直接哭了起来,扑到黎雨蝶身上,拍打她,大骂黎雨蝶没有良心,丢弃自己……

  寝室,志成从梦中惊醒,恍惚间听到有人在谈话。仔细听了听,找到了源头,是东方一在打电话。

  志成本不想偷听他的讲话,只是寝室内太安静,那话语自动的跑到了志成耳朵里:“爸,我想下学期去市一中……”志成吃惊,又很嫉妒,暗叹东方一的动作真是快。

  “什么?!市一中已经不招人了,那为什么雨蝶可以去……”志成听了这话心情又舒服了许多,在被窝里偷笑。

  黎雨蝶将提前去市一中,这是一道晴空霹雳。志成了解道她要在那里考期末考试,就直接算作了市一中的学生。志成暗叹手段“高明”,高明的连东方一都不曾想到过。

  志成、林胜男、东方一送走了黎雨蝶,三人结伴回校。林胜男心里不痛快,想要发泄,问向东方一:“东方公子,你什么时候去市一中呢?明天吗?”林胜男的语气让人不舒服,可志成觉得很痛快。

  “我为什么要去那里?”东方一反问。

  “当然是追随小蝶了!你别装了,你来市东六中的目的地球人都知道!”林胜男丝毫不加掩饰,说道。

  东方一心虚,说道:“我承认我喜欢雨蝶,但我不一定非要追随她去哪里,我觉得市东六中就很不错!”

  “他说谎!”这话是从志成心里油然而出的。

  志成在一旁鄙夷的看着东方一,想起那晚他与家人在电话里的谈话,很想当面戳穿他。但志成忍住了,想着东方一圆一个谎话已是不易,况且自己不能再惹到他了。

  用一个谎话去圆另一个谎话,无论圆的多么完美,结果总是失败的!这就好比你写了一个错字,有时只要再勾上几笔就能成为你原想写的字,可是那字形却没了它应有的工整。

  志成感到怅然若失,自己来了市东六中一年,所看所感到的都是与自己想像中不同的,自己的心也发生了偏离。世界寒冷,如今黎雨蝶走了,又带走了些许温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宋氏四少说:

  明天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