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成回到寝室,已不算太早。看到东子和“长竹竿”不怀好意的笑,苏小文显得很尴尬。

  东方一被安排在了志成的寝室,那个老师特意留的空位就是为他准备的。志成看到东方一很气愤的样子,不明所以。

  志成扑到了东子、“长竹竿”、苏小文三人身上,乱作一团。志成已猜到肯定是苏小文将他与林胜男的事告诉了东子和“长竹竿”,所以那两人才有刚才的表现。

  “志成,没想到啊!你是怎么和林胜男搅到一起的,教教兄弟们呗!”东子先发了话。

  不等志成准备辩解,又有人问道:“林胜男旁边可有一位佳人哦,你跟她如此亲近,不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志成心中发虚,被戳中了软肋。志成小心地瞥向东方一,见他没有别样反应,才稍稍舒了心。寝室其他人都挤了过来,七嘴八舌,吵吵闹闹:“你和她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追她还是她追你?”

  “给我们讲讲……”

  “讲讲!”

  酷,匠网永;“久免Y费看p$小2O说q

  “讲讲!”

  ……

  志成无语,忽想起一句话:“女人多的地方,话多”!如今这性别真应该倒过来了。

  “哼,puerile!”不知是谁又惹了东方一,使他愤愤的离开了寝室。

  林胜男经过那次吻后,越来越大胆,她不顾学校旁人的议论,竟开始公开追求志成。志成当然是能躲就躲,还要处处向别人解释,为自己辩解。

  志成感到力不从心,因为黎雨蝶也在帮着林胜男。东方一那次在寝室为何会气愤,志成从别处打听到,那回郊游结束时,有人还看到他和黎雨蝶亲密的走在一起,可没走多久,黎雨蝶就甩开了他,独自走了……

  志成心中豁然开朗,同时又有些气愤,自己原来遭了黎雨蝶和林胜男的算计!可又想到东方一的遭遇,心中稍稍有些平衡了。

  上英语课,老师就是蒋明义的那位老友,于老师。于老师讲的英语课实在让人难受,他的发音好比就是洋人来学中国话的发音。东方一却学的很认真,而且还不时的回答问题,语言都用了英语!志成想起东方一平常说话时就爱捎带英语单词,觉得他家里有钱,应该是专门补过的。

  志成去了东方一的身边,讨好的说道:“东方同学,你能不能有时间帮我补习一下英语?”

  东方一听了这话,立刻显得很神气,高高在上,说道:“像你这样的功底,有点难度。你要费时,我要费力,两边都不讨好!”说完摊了摊手掌,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志成胸中闷火,强忍着没有发作,只得从心里找平衡:他专门补过英语,我却没补过,如果让我跟他一样的待遇,肯定比他强!想到这,志成心安得回了座位,不再生气。这回阿Q的“精神胜利法”又占了上风……

  上课时,东子自语:“一年一年过得很快,一天一天过得很慢……”

  志成听了怅然若失,又要快过年了,想起上半年自己还在镇里上初中,下半年已经在市里上高中了。一天一天过得很慢,在等待寒假来临的日子里,确实如此。

  林胜男今天穿了一件新衣服,在志成面前晃悠。黎雨蝶上前,赞道:“好漂亮的人儿,好漂亮的衣服,花了你一千多块钱吧?”志成也觉得很漂亮,但也仅仅是指衣服。

  林胜男很自傲,说道:“才几百块钱而已……”黎雨蝶吃惊得捂了嘴巴,东方一也刻意显出惊容。

  志成嗤笑,丝毫不给林胜男面子,说道:“可就是让你穿出了几十块钱的感觉……”黎雨蝶和东方一尴尬;林胜男红脸,险些掉泪;东子和苏小文偷笑。

  在学期结束前,还要有一次期末考试,志成听说还要几校连考。

  老师们也开始采取措施,所有的不是正课的科目一律停课,并美其名曰,以后会再补上。志成嗤笑,这是老师常用的伎俩,他们常说的再补课好比电视上新闻里说的“有关事件正在调查中”,只是口头上的承诺。

  志成对这次考试已不报希望,看着忙着复习的人群,心有所想,想起了自己曾经说过的一段“名句”:“人通常有两种生活方式,好比我们调整钟表时的习惯:一类人喜欢调快五分钟,好让时间鞭策自己前行;另一类人喜欢调慢五分钟,可以不必太过匆忙。按理说前一类人要比后一类人更成功些,可事实恰好相反,原因是前一类人在人生结束前只有忙碌,而后一类人却一直在品味生活的安逸”。

  在考试前一天,竟下雪了,这算是在无数不好的事情中的一件好事了。人们尽情的欢泄,雪本是冰凉的东西,却可以做热的传递剂,志成忽然想起一个名作家说过的关于雪的句子:“雪---美丽而圣洁,端庄而素雅,纯洁不可污染。”

  雪下了一夜,考试当天,志成出了寝室,看到了一处琦景:路上铺满白雪,向前观望,笔直的雪路伸向远方,竟与灰茫的天连在了一起!志成很早就想去海边,期望看看那里海天相接的美景。今天志成心里有了安慰,生在海边的人们恐怕不曾见过雪天相接的奇景吧!

  最后考试的结果令人侧目又是可以料想到的,黎雨蝶在全市排名第一名,东方一第二名,林胜男紧随其后排第三名。而且市东六中在几所高中内成绩最好。

  史校长脸上笑开了花,全市前三甲竟都落在了市东六中里,他校长的功劳不可否认是最大的。志成后来了解到,这次各个中学的最后成绩,将决定下一年的毕业会考会在哪个学校进行,市东六中无疑赢得了这次机会。

  志成想不明白这样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但他后来就会清楚这样机会的重要性,这是后话。

  马上就要放长假,志成发现班上的同学都开始互留通讯方式,其中留电话号码的居多。志成窘然,因为自己没有电话。

  又应对了几个来要电话的人,志成发现黎雨蝶好像也没太积极的留电话。

  志成来了黎雨蝶身旁,很随意的说道:“我不爱留电话,对于朋友,如果要联系,我比较喜欢写信.......”

  黎雨蝶竟深深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很同意你的话,钱钟书在《围城》中说过:‘电话是偷懒人拜访吝啬人的通信!’,所以我与朋友间也爱写信。”

  ——————寒假终于在期盼中来了,志成回到苏家沟,首先当然是拜访了蒋明义,后来又跟苏母去了苏大成家的果林,最后又与苏父购置了年货,静等新年来临。

  过了多年的春节,志成早已感觉乏味,那儿童时的年味也好像变的渐渐稀薄,幻想中的春节要远远好的过现实的春节。

  志成抽空又去看了老罗,三日不见,定当刮目相看。老罗现在的文化水平恐怕要有小学四、五年级的水平了,可老罗还是不满足,见到志成就抱怨,说有好多字他还不认识,志成也不曾教过。

  志成冒汗,深感自己不如老罗。无奈又给老罗买了本字典,教会了他使用方法,才让老罗也让自己放下心来。

  一个月的假期很快就被消磨殆尽,又到了开学的日子。苏父苏母不舍,志成也不舍,可又不得不离开;志成在前一天就跟蒋明义道了别;苏大成在分别时还是老话叮嘱志成:交朋友最好还是交乡下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