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雨蝶听了志成的低吟,若有所思,随后轻笑,说道:“诗是好诗,可就是不符合这里的场景。诗中是‘江’,可这里却是‘湖’……不过,我又觉得这句诗很适时,说不上原因。”

  志成挠头傻笑,既开了话头,也不必太拘束,说道:“你有什么好发愁的,家里的人那么有……”志成本来要说“钱”,忽发现会太低俗,灵机一动,连改了口,“有……友,友好!你应该多笑才是啊!”

  黎雨蝶这回真笑了,笑的很开心,反问志成:“你连哄人都不会!你又没见过我家人,怎么会知道他们很友好?”志成见自己的“巧语”被戳穿,不禁有些尴尬,连闭了口。

  黎雨蝶收起笑容,自语道:“都以为生在富人家里就可以活的很快乐、自在吗?哼哼,真是innocent!”

  黎雨蝶又转了身面对志成,说道:“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发愁吗,我跟你说!”

  志成象征性的回绝:“你不需要这样,如果不想说,别勉强自己!”

  黎雨蝶显的很轻松,说道:“我想明白了,说出来可能会好受一点。”志成没再多言,很听话的站在一旁,等着黎雨蝶发话。

  黎雨蝶说道:“我父亲给我下了死命令,要我在高一结束后就离开六中!”志成心惊,继而心痛,刚刚熟知却要分离!

  黎雨雨却安慰道:“距高一结束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呢!而且我也争取到了转学的选择权,就是市一中。如果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志成苦笑,心想这样的机会肯定会很少了,而且可能就不会再有了!黎雨蝶的父亲能让她转一次学,那就会让她转两次,三次!一个小小的市怎能留住她呢?!

  黎雨蝶说道:“这是个秘密,你可不能告诉旁人哦!”

  志成此时也抛开了忧伤,又笑着回答:“好!这是咱俩的秘密……”

  黎雨蝶摆出庄重的神态,沉声说道:“志成,我要和你说件正经事。”

  “说什么?”志成疑惑。

  黎雨蝶说道:“你,觉得胜男这个人怎么样?”

  志成冒汗,全是怕的,可还是试探性地问道:“为什么要说她?”

  黎雨蝶看向志成,眼睛眨也不眨。他看着她的眼神,感觉透彻心扉,她的眼眸深处晶莹无比,毫无城府。

  志成连躲了黎雨蝶的目光,心虚的说道:“我不想谈论她……”

  黎雨蝶轻声叹气,说道:“她对你的心思你早已明白,为什么不能试着接受她呢?”

  志成现在反倒舒了口气,不再有任何负担,很坦诚的回答向黎雨蝶:“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况且……我已经有中意的女孩子了!”

  “是谁?”黎雨蝶平静的问道。

  志成觉得今天的话已经够多了,不能再多说,就半开玩笑的答道:“我说是你,你信吗?”

  “我信!”黎雨蝶的语气很坚定,又很随意。

  志成吃惊,本想话说到了这一步应该中止,没想到黎雨蝶却死揪住不放。

  “就算是这样,我与胜男一起比较,她也不比我差多少,你为什么不能接受她呢?!”黎雨蝶继续发问,直将志成逼到了峰口浪尖。

  志成苦笑,这样的问题还难不倒自己,他避重就轻,说道:“你这问题问的好奇怪,就像是问我苹果和梨我为什么更喜欢苹果!我只能回答你,同一种事物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会有各自的独特的风格,我们就会采取不同的对待方式。这就好比下雨和下雪,同样是降水,大多数人都会在下雨时打伞,而下雪时就不会。”

  黎雨蝶若有所思,忽然恍然大悟,有些生气道:“还真以为你成了哲学家,说的话让人深思……可没想到,没想到你原来是想扯开话题,引我入你的下一话题,好一手移花接木哦!”志成窘然,耸了耸肩,没有承认也没有辩解,索性直接装起了哑巴。

  黎雨蝶闷气,想着再争辩也不会从志成身上取到好处,就起身说道:“时候不早了,各自回房睡觉吧。”志成点了点头,跟着起了身。志成送黎雨蝶回房间,发现了林胜男已在门口等着了。

  “这么晚,你们去哪了?”林胜男冷冷得问向两人。黎雨蝶急忙解释,志成还继续装着哑巴,丝毫没有想发言的意思。见志成如此,不禁让人有些连想,林胜男眼中直接有了水气。

  黎雨蝶气急,怒瞪着志成,斥道:“你倒是说两句啊!”

  志成很神气,轻松的说道:“我们,我们想去哪就去哪,这是我们的自由!”说这话时,志成特意突出“我们”两字,并加了重音。

  黎雨蝶抓狂,忍住了要掐死志成的冲动,一个劲的向林胜男解释:“胜男,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哼!”林胜男眼里噙着泪,回了房间,顺手摔上了门。黎雨蝶又瞪了瞪志成,连忙开门去寻林胜男解释。

  志成火上浇油,大声说道:“雨蝶,祝你做个好梦,好睡,晚安!”

  转身,志成脸上变了颜色,愤愤得自语:“是你自找麻烦,怨不得我!”这话像是对黎雨蝶说的,又像是对林胜男。

  黎雨蝶来到林胜男身前,轻声说道:“胜男,你听我说……”

  林胜男豁的转身,没想到却破涕为笑,说道:“哈哈……我刚刚是做戏给他看的,骗到你了?”

  黎雨蝶见她不像是在开玩笑,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嗔道:“你何止是骗到了我,简直是吓到我了!”黎雨蝶缓了口气,又庄重得说道:“说真的,胜男,你根本就没有怀疑过我们吗?”

  林胜男说道:“这有啥怀疑的,我知道他喜欢你,但是喜欢你的人多了,那你又是怎么想的?”

  黎雨蝶无言,很无奈得说道:“我确实是对他没感觉……”

  黎雨蝶又问道:“那你做戏给他看,达到你想要的目的了吗?”

  林胜男陷入沉思,不答反问:“你再回想一下刚才的情形,你有什么感受?”

  黎雨蝶想了想,忽然心中一明,吃惊得看向林胜男,道:“我想是我想错了,他不可能……”

  林胜男苦笑,说道:“很不幸你想对了,他其实把事情全看明白了,而且还玩了我们一把,原来只是我们当局者迷罢了!”

  黎雨蝶听了这话,气得跳了起来,在空气中挥了挥拳头,当作打在了志成身上,愤愤得说道:“怪不得他刚才的言行那样张扬,我竟然没有察觉!”

  林胜男眼中掉泪,问向黎雨蝶:“小蝶,你说我真的那么惹人厌吗?”

  黎雨蝶一直在愤恨着志成,听到了林胜男的发问,才发觉了她的伤心,心生怜爱,伸手将林胜男搂入怀中,安慰道:“哪能啊,你多招人喜欢啊!放心,我往后会给你多创造跟他单独相处的机会的。”

  这一夜很平静,志成睡的很香,只是偶尔会打喷嚏。林胜男与黎雨蝶算计了志成一夜……

  第二天起床,众人都心知肚明,很自觉得都没有提昨天不开心的事。东方一还是老样子,林胜男与黎雨蝶也没作多大改变。平静的一天,还是在玩耍中度过。

  在回到市区时,黎雨蝶说不急着回学校,要去买些东西。志成忽想起一句话:“女人都有天生购物的喜好”。

  东方一当然是要跟着去的,志成无奈也被拉着去了。苏小文在志成的迫切目光下,也要同去,却遭到黎雨蝶和林胜男两人的强烈反对。志成见势不利,心生恐慌。

  果然,东方一趁势也站在了反对一方,苏小文最后还是走了。这恐慌还没有到头,在购物时,黎雨蝶竟出奇地和东方一亲近,反倒“冷落”了志成和林胜男……

  购物结束,在回学校时,林胜男不知是太小心还是不小心又崴了脚,要背着才能回学校。志成事不关己,忽然看到黎雨蝶在盯着自己,气声说道:“为什么要我背?”黎雨蝶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了东方一身旁,用行动解释了原因。

  东方一惊喜,也劝志成:“大丈夫一个,背个姑娘而已,不用这么扭捏吧!”话罢,便随黎雨蝶先走了。

  ——————志成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一个女孩子,心砰砰乱跳,脸上有些发烫。林胜男将脸贴在志成的后背上,感受着他的温度,呼吸着他的味道。

  天已经黑了,志成不免加快了脚步,想要跟上前面的黎雨蝶。可黎雨蝶像是刻意要和志成作对,走的飞快,只是一会儿就从志成的的视野中消失了。现在只剩下志成与林胜男两人了,至少在林胜男眼中是这样的情况,路上的行人基本都能忽略。

  为了能快点回校,志成竟听了林胜男的话,改走小路。所谓的小路,就是穿插在城市间的胡同。

  微黄的灯光,给人暖暖的感觉。胡同里没有光彩照人的霓虹灯,只有老式的白炽灯,可志成觉得很温馨。晚间的城市有点冷,志成感受着背后柔软带给的热度,早已驱散了身上的寒冷。志成感觉口干舌噪,心里发痒,步子不觉间迈地更快了。

  “志成……”林胜男轻声呼喊。

  “嗯,什么事?”志成疑惑,扭头问道。

  志成忽然呆住了,他没想到林胜男竟离自己这么近,自己与她面部的距离只有两三寸!志成看到林胜男的樱唇,鲜红欲滴,恨不得就要咬下去。林胜男微笑,更多了一丝魅惑。

  志成忽然想起以前,自己不小心看到苏大成与他女朋友的某些场景,心里更加奇痒难耐,连忙转过了头,不敢再看向林胜男,脚步更快,直接小跑了起来。

  “呵呵……”林胜男笑出了声,可这笑声在志成耳朵里就像是嘲讽、卖弄、挑逗!

  “你就那么怕我吗?拿出些男人的勇气,Kissme!”林胜男说的这话连自己都有些不信,不断扪心自问,何时自己有了这么大勇气。志成忽的停了下来,话到了这份上,已不能再躲避。

  志成回头吻她,可这吻像极了蜻蜓点水,只是一触即分。志成是初吻,没有什么经验;林胜男本想要大秀吻技,可志成又不给她机会,气坏了林胜男。

  :酷0/匠网永:久w免}费?\看\√小@说h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