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志成有了些清静,林胜男没有再来找他吵嘴。可这也让志成犯愁,说明林胜男确实喜欢上自己了。志成越想越心悚,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小心。

  今天上课时,李老师说明天学校为欢迎新生,适应新校,要组织为期两天的郊游。学生们自然是乐翻了天,志成、东子、苏小文都不曾体验过那所谓的郊游,但一想到可以不上课,就也兴奋了起来。

  第二日,车子已在校门口备好。学生们都匆匆上车,希望可以找个好位置。志成不急着上车,他在找黎雨蝶。

  昨日在李老师说完去郊游后,东方一立刻就去找了黎雨蝶,说他要自己找车,不准备去挤学校的大巴,来请黎雨蝶一起。一旁的林胜男嗤笑,黎雨蝶心里抵触,却也不好意思当面拒绝。

  志成刚好路过一旁,林胜男眼前一亮,心中顿生一计。志成步履匆匆,不想在此停留。

  “志成!”林胜男喊住了志成。志成无奈,不得不停下脚步,在脸上挤笑后转过身。

  林胜男很欣喜,拉着志成到跟前,连说道:“有好事,有好事,好事!”志成疑惑,反倒又忽略了拉着自己的林胜男。

  “人家东方公子要自己找辆专车去郊游,我寻思着一个人是坐,两个人也是坐,不如我们一起吧?”林胜男说时看了看志成,又转目看向黎雨蝶,最后才瞟向东方一,征得他的同意。

  东方一心里憋骂,说不出口;黎雨蝶感激的看向林胜男,只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林胜男的话;志成心中发苦,哪能不明白林胜男的心思。志成想事已至此,又看了黎雨蝶的表情,也不能拒绝,但也不能太纵容林胜男,顺势说道:“真是好事!既然一个人是坐,两个人也是坐,那不妨再多一个人,叫上小文如何?”

  林胜男听了这话大失所望,心里直骂志成,不明白自己的“好意”;东方一彻底抓狂,就要起身大骂四方。当然,除了黎雨蝶那一方;黎雨蝶听了志成的话,更加心喜,显于脸表,又强力点起了头……

  学校的车先走了,一会儿东方一叫来的车来了,志成五人上了车。开车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东方一喊他刘叔,说是他爸爸的司机。车中很沉寂,众人各有所思,志成无喜无忧,百无聊赖。林胜男心烦,东方一心气,唯一高兴的就是黎雨蝶了。

  车子颠巅簸簸来了目的地。目的地在郊区,虽说是郊区,但也与市区差不了多少,只是这里的空气更清新一点,水更蓝一点。老师只是随便说了几句,让同学们注意安全,便宣布解散可以自由玩耍。

  志成与黎雨蝶五人自然还要一起,其间苏小文几次想要离去,可志成都劝阻了。五个人的团体实在是引人注目,主要是体现在黎雨蝶和东方一身上。

  林胜男越走越向志成身边靠,志成越走越向苏小文靠,这两人像是在玩翘翘板,总是一上一下,不能对应。

  东方一心里憋气,这气从昨天憋到了现在,怕是要省了今天的午饭了。可一想今天的午饭还有些新意,不宜省去,要想法吐掉心中的气。东方一脑袋转弯,忽想到了一些事情,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志成几人走累了,找了一处空地坐下来歇息。东方一见场面沉静,是说话的好时候,便说道:“志成,听说你是乡下来的,跟我们说说乡下有啥好玩的呗!”东方一很干脆,话语掩饰的很好,不留痕迹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志成听了这话一个趔趄,险些没坐稳摔到地上,诧异的看向东方一。苏小文也惊的说不出话,无助的看向志成。倒是黎雨蝶与林胜男听了东方一的话,脸上只是微微有些吃惊,随后就再没了其他别样颜色。

  东方一见志成如此局促不安,心里暗暗得意,心中的怒气舒了一半,可又看到黎雨蝶的表情后,那舒出的一半气又回来了。志成最后晕里晕气地乱讲了一通,到最后也没记住说了些什么。苏小文在一旁附和,黎雨蝶与林胜男却听的津津有味。

  临近中午,东方一见志成和苏小文还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心中无奈。志成心里乱成一团,最想隐藏的秘密被告白于众,而且还有自己最不想让知道的人。志成重新定位了自己,想着往后决不能再惹到东方一。苏小文早不想那么多了,现在只想填饱肚子。黎雨蝶与林胜男玩的正起兴,是真正没有感到饿的人。

  东方一又等了一会儿,直到心中的怒气泄完,直到确定了志成与苏小文不会走时才说道:“我想……现在是不是到吃饭的时候了?”听了他的话,众人沉静,刚好听到了苏小文肚子里的“咕噜噜”声。苏小文搔头傻笑,黎雨蝶这时也感到饿了,志成也饿但不好去说,林胜男很直率,说道:“我也饿了,东方公子,你有什么安排?”

  东方一说道:“附近的镇上有一个馆子,我与我爸爸之前……”

  没等东方一说完,林胜男就急声说道:“就是那儿了,东方公子带路!”东方一、志成、苏小文无语,齐齐的抹了一把汗。黎雨蝶微微摇头,捂嘴轻笑。

  黎雨蝶问道:“我们去哪里吃?”众人也都看向东方一。

  东方一很享受这种感觉,停了停才说道:“那个地方我和我爸爸以前去过,饭菜做的也可口,叫做‘五谷居’。”

  志成与苏小文不曾听过,林胜男若有所思,倒是黎雨蝶大惊,说道:“那里我和家人也去过几回,名声也很响亮,可就是……就是一般人不容易订到位置的!”

  东方一很神气,语气带着轻飘道:“我早就订了位置,现在只差我们了。”

  JF酷?匠D网{唯V一◇正;|版`,6r其G他)都是盗版B

  路上,志成忽听到“哗啦”声,寻声望去,是一辆自行翻倒了,那骑车的人也跌倒在地。志成看到那骑车的人好像并没伤的太重,却一直躺地呻吟,不津有些疑惑。又见到一旁的人不闻不问,好像没看见一样,感到很气愤。

  志成想要上前,东方一拉住了他,志成不解。黎雨蝶与林胜男显得很踌躇,苏小文一直在沉默。

  东方一沉声说道:“不要找麻烦!”

  志成更加疑惑,问向东方一:“会有什么麻烦?”

  东方一神色高傲,说:“你涉世太浅,不懂!”东方一说这话时真有一种高人的韵味,高傲自居,俯视着志成。

  志成讨厌这副模样,用力甩开了东方一的手,走向那跌倒的骑车人。黎雨蝶、林胜男也狠了心跟上志成,苏小文见人数3:1,也跟了上去。

  东方一气的直跺脚,气黎雨蝶也随着志成犯傻,愤愤的自语:“好个乡村野夫,不经世事,倒连累了我们这些人。可恨!可笑!”东方一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又看向志成,骂道,“Stupid!”

  志成扶起了那人,准备离去。没想到那人却拉住了志成,要志成赔他医药费。

  志成迷惑,说道:“什么医药费?”

  那人全没了刚才摔倒在地的可怜相,大声喝道:“你撞翻了我连人带车,还想抵赖?!”这句话引来了许多看热闹的人,不久就聚满了人。

  志成哭笑不得,依然耐心着说道:“我可是步行的,怎么会撞翻你一个骑车的人呢?”黎雨蝶也替志成辩解:“您可能看错人了,我们是好心来扶你的啊!”

  一旁的林胜男早有了火气,急着替志成出头:“你骗人骗到我们头上来了,这里的人都看的明明白白,能给我们作证,不要逼的我们找上警察,让你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林胜男说的正义凛然,想发动群众的力量,不想围观的人都躲的远远的,唯恐避之不及。

  志成看的心寒,才发觉到惹到了大麻烦,有点错怪了东方一。

  “我不管!就是你们撞的,不论告到哪里我都认定是你们撞的!”那骑车人纠缠不休,又引来了更多围观的人。志成心里发急,额上冒汗,不知道该怎么办;林胜男无言,替志成干着急;黎雨蝶看想到了东方一,眼神充满希冀的看向他;苏小文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沉默。

  东方一收到黎雨蝶的眼神,感到无奈。随后走向了那人,说道:“朋友,有话好好讲,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那人鄙夷的看了东方一一眼,讥讽道:“你算哪根葱?!毛头小孩儿一个,谁跟你是朋友,少来套近乎!”

  东方一气愤,忽看到了自家的车驶来,平息了怒火,说道:“有人要找你谈话!”

  刘叔下了车,直奔东方一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