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上了讲台,平静了班上的吵闹声,说道:“我姓李,是三班的班主任,你们可以叫我李老师……”

  李老师说到这顿了一下。

  b;更新¤l最m快《~上n酷V?匠》网Rc

  而讲台下是一片哗啦啦的掌声接下。

  李老师很满意,继续说道:“首先,欢迎同学们来到市东六中,更加欢迎你们进入我的三班!”

  停顿,又是一片掌声……

  “咱们三班的同学们,让我们共同努力,去创造更高的成绩!”这回李老师好像等不及了,竟先拍起了手,自然又引起一片掌声。

  志成了解到,这李老师是教语文的,心中便坦然了。怪不得说话那么有技巧,本来的一段话让她分成了三段,换来了三次掌声。

  下午不会开课,而且在接下来的两周内都不会开课,因为要军训。志成应是整个学校的倒数第二个人才知道这回事的,苏小文是最后一个。

  在听到还要军训时,大部分学生都叫苦,因为他们在初中时就被训过,虽然已经时隔三年,但那军训的痛苦至今还记忆犹新。志成没有体验过这军训,反而对它有了些期待。

  晚上回了寝室,志成发现了又多了两个人,想应是因自己嗜睡而错过的室友。东子在收拾床铺,见志成进来,打招呼道:“志成来了!”志成点头回应,随后也上了床去铺被盖。

  “哎?这是谁的位子,还没有来吗?”志成指着一个空的床位,问向众人。

  东子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旁边一个同学停了手中的活,回答道:“那是老师特意吩咐的,让留一个床位,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志成抬眼看了看说话的那人,个子很高,但长的很消瘦,活像一支长竹竿。

  这一夜志成睡的很不舒服,心里不是滋味,想到了很多往事。睡着的很晚,中间又醒了多次,磕磕拌拌的过了第一夜。

  第二天,穿上军训服的志成,心中激奋,早忘记了耀日的灼烧。到了操场,炎热的气息更加的浓郁,那草坪像是做了热的传递剂,踩在上面浑身都燥热难耐。

  志成算是尝到了苦头,终于明白了那些叫苦人的感受。黎雨蝶穿上军训服的样子别有情趣,教官也好像明白这样一个千金不能受太多苦,所以准她一训三歇,可羡煞了整班同学。

  志成也算幸运,因在假期内在苏大成的果林干了些活,又跟着老罗在火炉边修炼了几日,如今的这苦也倒可以忍耐。教官见志成如此,也赞扬道:“小伙子身体不错啊,可要努力坚持到底啊!”

  志成听了这话,心中一开始对军训的热情又升了上来,驱走了身上的热度。

  可这热情最后还是败给了太阳带来的热情,志成已是受不了了,在看到别的同学打了报告就可以休息,其中不免有浑水摸鱼的,也试着打了报告,不料却换来教官这样一句话:再坚持一下嘛,你和他们不一样,我很看好你哦!

  志成翻白眼,在心中连声叫着苦,恨透了那教官,想着之前那些赞美自己的话一定都是他设好的陷阱!

  军训的日子结束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可以有时间回家诉苦,不要把牢骚都留在学校。

  回家后,志成竟发觉家变了样,其实是他的心变了。

  苏父苏母之间的吵架次数也少了,这倒是个事实,因为没了志成在家,吵架就变的毫无意义。这就好比上演话剧没有观众,演员自然提不起精神。

  苏母摸着志成的脸,连说他黑了,也瘦了。还说要在这两天给补回来,说完就下了厨房;苏父抽着烟斗,拉志成到身边,说让志成好好上学,不用担心学费。

  饭桌上志成讲了军训的事,叫苦不迭。苏母与儿子一条心,也说这军训真是个苦累活儿,还抱怨城里人真是作弄人,找什么不好非要找苦吃。

  志成又说了军训的教官,说到教官夸他时,苏父苏母都连说那教官是个好教官,会看人;当志成说到不让他休息时,苏父苏母又说了那教官心眼多,不是一个好教官……

  “哈哈哈……”苏大成听了志成讲的在学校的生活,引出了笑意。志成吃过饭闲的无聊,出来散步时正好碰上了苏大成。因为太想找一个人聊一聊,就没在意了对方是谁。

  苏大成止了笑,说道:“那教官真可笑,那些作假打报告的人他看不出来,却不放过你一个真打报告的。”志成苦笑,没有多说什么。

  苏大成又笑了笑,说道:“那个叫东子的倒是一个不错的人呐,关键是他也是乡下的,我给你一句心底的忠告,交朋友还是要多交农村人!”志成颔首,没有言语,默认了苏大成的话。

  “那个叫林胜男的挺有意思,我分析,她肯定是相中你了!”苏大成盯着志成,嘴上没有带笑,却全跑到了眼里。

  志成这次没有沉默,也不能再沉默,急忙替林胜男辩解也替自己辩解道:“这怎么可能?!我与她现在一见面就吵嘴,你可不要胡说!”

  “哈哈……”苏大成的笑意又回了嘴角,笑着说道:“先别急着否定,听我给你分析。对女人我最有经验,那个林胜男肯定对你有那个意思,女人都是如此,事情喜欢反着来,跟你吵说明想跟你说话,说不准你们吵完后她就偷着乐呢!”

  志成怀疑,看向苏大成,继续辩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能跟黎雨蝶走在一起,家世肯定也不会太弱,怎会看上我一个穷小子呢,这次你错了。”

  苏大成也不否定志成的话,依旧自顾自说着自己的高见:“女人天生就很聪明,可一遇见男人就会犯傻!”志成无言,很赞同这句话,其实是赞同对男人的肯定。

  “那……黎雨碟呢,你对她感觉怎么样?”志成想到了最重要角色,连忙问道。

  苏大成神色突然变的庄重,声音很低沉,说道:“那样的人离我们太远,志成,不要想的太不切实际,听我最初给你的劝告,交朋友最好还是乡下来的!”志成这话只听进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在另一只耳朵出去了。

  第二天,志成又去找了蒋明义。蒋明义还是教毕业班,见了志成,有说不完的话。志成给他讲了学校的军训,蒋明义竟深有感悟,说也要报告给校长,学着市东六中训训新生。

  蒋明义抱怨,说这一届的学生不如上一届,再没有像志成这样的好苗子了。志成听了这话很受用,连声客气,说有空会常回母校看看。

  蒋明义又接了话茬,说道:“上一届毕业的学生,只有两个人还有空来学校‘探探亲’,而且是我最能想到的和最没想到的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苏大成。”

  志成笑了笑,早在情理之中,苏大成的为人自己清楚,如果蒋明义能高看苏大成,那自己也能与他多相处了。

  因为没有时间再跑一趟镇里,所以志成只托了苏大成带几本书给老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