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去市里,还是坐着那辆货车,只是多了一些人:苏父、蒋明义、苏小文、苏实诚。志成又了解到,自己家跟苏小文家花的那一万跟三万,不过是打点关系的钱,今天是开学,报到时还需要再交学费。

  市东六中。

  蒋明义领着志成一干人,要去找他那位朋友。今天是个大雾天气,阳光被分割成了好几块,只有少数几缕逃避了封锁,遛回了大地。志成再次来到这里,可没有了初次到这里的喜悦,心里不是滋味。抬头望向远处的教学楼,在雾里若隐若现,好似云中楼,教人捉摸不透,可望而不可即。

  到了校务报到处,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这放了三张桌子,有六个老师,都忙着在收钱。蒋明义跟第二张桌子上的一个老师打了一下手势,那老师与蒋明义年纪相仿,点了点头,应该就是蒋明义的那个朋友。

  人渐渐地少了,蒋明义的那位朋友抽了空,跑来了志成这。与蒋明义耳语了几句,然后向人群这看了看,又和蒋明义笑了。

  “你就是苏志成?”蒋友来了志成众人前,没和其他人讲话,先问向了志成。志成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苏父苏母,苏实诚也没有发火,安静地看着一切。

  “嗯嗯,不错不错,真是少年有志!”蒋友上下、下上看了志成几遍,自语道。

  “哦!我姓于,在市东六中教英语。”蒋友不经意地终于发现了一旁的苏父等人,赶紧自我介绍道。

  苏实诚竟先抢了苏母一步,拉着蒋友的手,言语诚恳地说道:“于老师,于老师!多亏了你,多亏了你,在此谢过,谢过!”他的话好似留声机,每句都说了两遍。

  蒋友只是点头,目光一直在志成身上,弄的志成浑身发冷,差点颤抖。

  “志成,我把你……和,和,和他……”蒋友“和”了一晌,无奈实在叫不出名子,只好伸手指了指苏小文,又继续说道:“把你们安排在了高一年级三班,这个班级不简单,你慢慢就会懂,好好学,不止会学到书本上的东西,还会有更多……哦!就说这么多吧。”蒋友很神秘,显然不想说太多,急忙收了口。

  最后苏父和苏实诚去交了学费,志成是五千,苏小文又交了一万。临走时,蒋明义与蒋友又寒喧了几句,苏父苏母让他多关照关照,苏实诚只是一个劲地道谢,志成和苏小文在旁看着一切。

  酷匠网;正#版MB首6y发){

  出了校务处,蒋明义竟先松了一口气,而后叹了一口气,最后长长地又吸了一口气。“唉……教育腐败到了这份上,不能全怪那些施教者与领导者,受教育者也难辞其咎啊!”蒋明义低声和自己说了这话,志成在一旁刚好听到。

  下午就会开课,所以就不能再回家了,志成与苏小文带着各自的父母,去寻各自的寝室。志成到了寝室楼,高一的楼层都在最上面一层,按着号码找到了寝室。

  苏父苏母帮志成收拾好后,又说了好多话,警言了几句,最后丢了些钱不舍的走了。父母一走,志成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来到了城里上学,梦想终于实现了。可这心里转而一想,又有些不舒服,以后要有近半个月不能回家了。

  距下午上课时间还早,志成百无聊赖,整个寝室只有自己一个人先来了。想着苏小文一定还在和苏实诚磨叽,躺在床上胡思乱想间,不觉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志成感到有人在喊自己,睁了眼确实有人,要上上铺,需志成让位。志成赶紧起身,抹了一把脸,帮那人抬了行李到上铺,换来一声谢谢。

  “我叫苏志成,你叫什么?”志成问向那人。

  “马东华,叫我东子就行!”那人抹了一把汗说道。

  “东子,你家是哪的,城里的?”志成与他闲聊,一边帮他收拾。

  “不是,我来自乡下。”东子直接说道,语间不带停顿。

  志成很惊讶,小心的说道:“你在这里可不能这么说,城里人好欺负农村人,到了这谁问你就说自己是城里人。我为你好跟你说这些,你可别胡乱让别人听了去!”

  这回换东子惊讶了,停了手中的活,急问向志成:“你这话说的可怕,有没有道理啊?”

  志成频频点头,又借苏大成的事作了例证,说时自然要添些内容。

  东子将信将疑,埋头重新干起了手上的活。志成见气氛压抑,就又找了话题道:“你这回考试得了多少分,交了多少钱来这里?”

  东子终于收拾好了行李,随口接了一句:“不多,才416分,我爸交了八千块钱才来的这!”

  志成听了东子说的分数就忽觉得矮了一大截,还没有多想,东子就又问了他的分数。志成心里发虚,语气也有些发软道:“我……我考了425分,就,就差5分,所以只交了……五千。”说完又抬头看了看东子,见他没有反常,才舒了口气。

  志成还不放心,又转移话题,说道:“几点了,怎么还不来人呢?”

  “哎呀!糟了,我忘了还要去参加新生开学典礼,寝室就只剩咱俩了,他们都去了!”东子慌张说完后慌张跑了出去。志成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睡的这么死,时间这么长,赶紧也慌张地跟了出去。

  教学楼前,这个地方应是每个学校的最佳开会场所。志成与东子站在人群中,谁都不认识,静等着大会开始。

  “这次三班里真是藏龙卧虎啊,可惜了没能分到三班!”有人在谈论志成所在班级,刚好被他听到。

  “听说了,好像咱市区的通信局局长的东方公子就在三班!可我不懂的是他家那么有钱有势,来市东六中干嘛?”

  “这就是你了解的太少了,你知道三班还有谁吗?是黎家的那位小姐!东方公子追求她的事情想你也听说过吧?”

  “哦!如果是这样,那还解释的通,黎家那位小姐确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

  志成听着这谈话,心中发笑,这才多大啊,就谈论什么追求?!那东方公子、黎家小姐自己也是听都没听过。

  “咳咳!”

  全场突然停止了讲话,看向了前面的讲台,志成又一次暗叹这两声“咳”的威力。

  “请同学们先站好排齐,男生一拨,女生一拨。”台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道,应该是市东六中的校长。他的话一落,刚刚还乱成一团的人群立马有规律的移动起来,像是正负电子的移动,只是一会儿就形成了男生女生两大阵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