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成上了山,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碰到了苏大成。苏大成拿着鞭子,赶着一群牛羊,这是苏母想的副业。

  “志成,来帮忙啊!”苏大成还是以往的友好,老远就打了招呼。志成尴尬,挥了挥手以作回应,随后也跑向了苏大成,可这跑的速度与走不差多少,正好平复了志成的心动。

  上山的这几日可苦了志成,早起还是习惯,但却要干好多流汗的工作。苏大成这几日也快被烦死了,他高估了志成的能力,让志成办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完完整整的做成的。苏母很细心,也有耐心,帮志成分析错误,改正错误,不断地交给他新的技能。苏父只是劝,劝志成不要再去帮忙,自找苦吃。这话是劝志成也是劝苏母。苏大成的父亲从头到尾都没有表一下态,也没有说一句闲话。

  倒是志成自己反省了好几回,最后得出了总结,认为自己不能浪费时间在这方面了,自己是“读书人”,应做一些符合身份的事情。回到家表了态,下定了决心。苏父连声称快,赞儿子做的对,还让苏母多向志成学习。苏母生了愁绪,本来还有儿子与自己为营,现在志成转了舵,自己成了光杆司令,没了实力再和苏父对阵,自然不能要求志成去帮自己了。

  那“读书人”该干什么呢?志成在想,问苏母,苏母没跟他多言,反而显得很冷淡。问苏父,苏父不能不为儿子谋出路,否则就不会再有人倒戈投向自己这方了。

  酷o匠*d网W正版"首发

  想破了脑袋,苏父偶然拿到了志成的成绩单,看着每科的分数,猛觉得自己心里有了答案。

  “来来来,都听我说,我想好了要志成干些什么了!”苏父在饭后抛出这些话。志成显得很淡定,倒是苏母反应激烈,吃惊似得盯着苏父,而神情却有点不屑。

  “我决定……决定让志成去上补习班,补数学!”苏父说道。

  话后,这回苏母倒清静了,志成又活跃了,自己怎么以前没想到。“补课”在苏家沟是从来只听过没实践过的词汇,也确实,好好的去学校上课还会嫌烦,更不要说花无意义的钱上无实用的课去接受无所谓的教育了。

  “可这补习班要半个月才会开课,我们又不能浪费了这时间,所以……”苏父停顿了一下,刻意等着某人来接。苏母果然上了当,忙接着说道:“所以不如来……”

  “来咱小镇的纸厂凑合了吧,我跟人谈好了,你去干半个月,还有工钱可拿,钱多钱少无所谓,是让你多些锻炼的机会!”苏父这计更高一筹,这回苏母是有口难辩。

  第二日就起程,苏父领着志成上了镇,直接去了那个纸厂。纸厂规模很大,后边靠水,是个大湖。如今这湖没了湖样,水不是水,都是些工厂排出的废料。

  进了厂,苏父带志成找上了一个老翁,老翁有六十多岁,头上只剩了稀稀两两的几穗儿白发,身子还算硬朗。厂里的工人都叫他老罗,只记得他姓罗,名字全然忘记了,苏父让志成喊他罗伯。

  老罗是厂里的元老,是刚建厂时的第一批职工,干到现在,连厂里的领导都换了好几班子。老罗的世代是贫农,没读过书,为人厚实,工人们也都亲近他。

  老罗老伴死的早,膝下无子女,下岗后,市里为安抚职工,体现厂里的大德,专门陶钱给他盖了房,每月还发补贴金。可老罗不住那房,说只跟厂子亲,让领导再给他谋个差事,还要为厂里尽力。领导没办法,只好派了个烧锅炉的活儿给老罗,补贴金还照发志成到这里的工作就是帮他打打下手。

  “老罗,你就睡在这儿啊?”志成指着地上的铺盖问道。与老罗几日的相处,志成跟他渐渐的熟识了,称呼也从刚开始的“罗伯”变成了“老罗”。

  “家离厂子太远,跑一躺怪费劲的,我就寻思着就在这住下吧,反正也不影响大家。”老罗憨笑地说着。

  “老罗,没人说你傻吗?好好的房子不住,到这里来受苦,我可要说你傻喽!”志成开玩笑。

  老罗没有答话,像往常一样只是咧着嘴傻笑,干瑟的嘴唇拉的大大的,黝黑脸庞上的笑容竟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老罗烧的水有两个用处,一是供职工取用;还有就是供暖。冬天的时候比较忙,用水的人多,还要供暖,夏天的时候就比较清闲。

  志成跟老罗拉了席子在炉房外的大树下乘凉,今天的工作够轻了,可那炉房温度太高,活儿轻了还是受罪。

  “你该上高中了?”老罗与志成闲聊。

  “恩!而且我要上的是市东六中呢!”志成言语中带着傲慢。

  “哦哦,呵呵……好好好,上学好,上学好啊!”老罗自顾自地说着,眼光中带着闪烁。

  志成觉得自己的语气太过了,就放低了语气,说道:“老罗,你没上过学吗?”

  老罗听了这话,手足无措,脸有点泛红,像是小孩子做错了事情,好大会儿才答道:“那时候家穷,供不起学费,到现在认的字一只手都数的来。早先看过几本小人书,那画挺好的,可就那字不认得,总觉得缺了什么……好比咱烧的锅炉上的气表,虽然经验丰富了可以不用它,但真没了它肯定不是滋味!”

  志成默然,有点同情老罗,忽然心间一亮,说道:“老罗,我教你识些字怎么样?”老罗两眼放光,求之不得,赶忙应允了下来。

  “我先教你写你的名字吧,老罗,看好……”志成随手拾了个砖块,在地上划了个“罗”字,准备要往下写,才发现不知道再写什么了。正尴尬着,老罗看出了情况,慌张插了一句:“罗铁生,许久不听见有人喊,连自己都快忘了。”志成心虚,有点奇怪,自己心虚什么?

  老罗真是个好学生,每天志成教他十几个常用的字,老罗就当了宝,时时练习,地上墙壁都是他的练习场地,这反倒让志成汗颜了。学了大概有十多天,老罗的成绩还真有点惊人,常用的一些字都认的七七八八了。

  老罗来到志成身前,脸上陪着笑,说道:“志成,你能不能给,给……给你罗伯捎几本书啊,就你用过的不看的旧书就行!”

  志成想发笑,忍住了,只是几本书而已,老罗真不至于。可惜了蒋明义没在这儿,不认识老罗,要不然准能成为至交。

  在家翻出了小学的课本,拍拍土,包了给老罗送去。老罗很珍重,小心接了过去,爱不释手,说以前只见过,没机会拥有过。后来有卖了,只觉得自己没资格,怕被人笑,所以也不曾买。

  志成摇首,心里苦笑。苦的是老罗的命,叫人惋惜;笑的是自己,说不上原因。

  日子过的很快,志成在这里所谓的锻炼也该结束了。根据先前说好的,干半个月得三百块钱,老罗多给了二百,说是学费。临走时,志成不舍,老罗也不舍。志成说下回年假还来这儿帮老罗,给他带几本好书。老罗只是笑,一直笑,笑落了残阳,笑出了朝霞。

  可能是跟老罗在一起的日子太铭心,叫人不能忘怀。以至于志成上了补习班也没了之前的冲劲,又不能怪父亲,只得硬着头皮过完它。

  对补习班没有兴趣的原因也怪那老师,老师是个老古董,讲课不绕弯子,非得一堂课喋喋不休地讲满,还偏偏补的是数学,这就好比你洗好的衣裳还没干,又来了场大雨,徒让人闹心。

  一个补习班整好30个人,但有25个人都是无聊来混日子的,志成就是其中一个;还有三个是半学半玩,但也是玩的多学的少;最后两个人在整个补课期间只来了四次,其中补习班开课报名和结束各占一次……这样的环境也不怪没兴趣,这也比对学习失兴趣好的太多了。

  掰着手指头,一天一天地数了过去,终于挨到了补课结束,这假期也该结束了,三天后就是开学的日子。这几日志成去了镇里的纸厂又看了老罗,老罗说让他好好学,将来回报咱厂。后来不知不觉的拐到了苏大成的果林,苏大成爽朗地笑,连道羡慕,说等果子熟了给他送去尝尝鲜。最后志成去了学校,蒋明义没有多说,只拍了拍他的肩,教有困难就找他……

  苏父苏母广发请贴,要为志成去城里上学讨彩,大办酒席。那一张张请贴就遍布了全村,却怎么也飞不出苏家沟。(上半部分结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宋氏四少说:

  《云中楼》本来就是本短篇小说,上半部分结束。有看到这本书的书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