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剩了不到一星期就要中考,志成这时候才想起来害怕,有一部分是来自怕自己会考不上城里的中学,还有一些怕是说不上来的原因。

  中考虽然逼近,但整个班级并没有做多大改变,老师还是照常的讲,学生一样照常的睡。志成有时会努力学上一会儿,但也只是一会儿。蒋明义时常会骂上一两句,说这些学生枉为学生,其实也是为他们好,提高他们的学习积极性。这本就是一个死马当活马医的法子,所以根本没有一点效果,这些学生或许早就觉得完成了“第一个范围”的任务,就算是尽了自己的努力,不该再白费心血,不知道这是太聪明的想法还是过度愚蠢的诀定。

  倒数第五天,学校也跟着会忙起来,怎么说也是一个毕业班,应要好好的准备一番。这就好比你不喜欢的衣服,也不会扔掉一样。学校各处都插上了红旗,所有黑板报都改为了以中考为主题的内容,校长特意安排在放学后半个小时内,要对毕业班的学生开励志集会。其实这就是多余的想法作出的多余决定又付出了多余的行动取得了多余的结果:本来就嫌时间过的慢,现在更想要快点考试了。

  放学后,教学楼下站“满”了30个学生,在学生后却有将近20个老师。在一片不知道是谁领起的掌声中,校长上了台。志成学校的校长姓魏,今年有五十岁,与蒋明义年龄相仿,但他看起来要比蒋明义年轻的多。魏校长体格健魄,挺着个如今大多数为官者都具有的大肚子,像极了六七个月的孕妇。六月份正是热季,魏校长不停地抹着汗,可这汗还是如那突突的喷泉般,一个劲的冒出来。

  汗湿透了他的白色衬衫,紧紧贴在了他的身体上,更显出了他体格庞大,台下的志成一干人也早已全身湿透。

  倒数第四天。学校的老师们,不止蒋明义也都难得的忙了起来。历史老师先打了第一枪,抱来了各种上一年留下的资料,让学生好好保管,说是考试时有大用;接着是物理化学老师,抄了一大堆公式让学生来背,还告诉他们考试得分的妙招:遇到不会的题就上去写背过的公式。所以,志成学校的物理化学卷子都成了默写公式试卷了;英语老师不甘落后,抓紧了培养学生们的英语听力训练的能力,自然是把他们都训的摇摇欲坠,昏昏欲睡。而那放英语听力的机器,也不知道是学校哪年的老古董了,时好时坏,声音断断续续……

  倒数第三天。学生的父母们也都跟着凑起了热闹,苏父苏母尽了全心的,多心的,必须的,多余的,本有的,借来的各种的心意,来助他考个好成绩;苏小文的父母在几个星期前就开始了行动,每天让苏小文吃的早饭,都是他托人到城里捎的面包牛奶,下足了血本;唯一安之若泰的是苏大成的父亲,他没有多做任何事情来投机的帮助苏大成,一切照旧,相反的还越来越强烈的要求苏大成赶快退学。

  倒数第二天。这天是值得记念的日子,在这一天大部分的学生终于实现了目标,初中毕业证发到了每个人手中。那些人怅然若失,努力的浪费了三年时间,只是为了得到这薄薄的一张纸?有的学生甚至已经决定放弃这次中招考试了。

  其实,初中毕业证在如今的社会中占着非常重要又可以忽略的矛盾位置,它的用处非常“鸡肋”,好比女人的第一次,没有实用的价值,只能给人心灵的安慰。

  考试前一天,早晨。志成出了门,带着苏母非让带的鸡蛋,这不是普通的鸡蛋,是苏母搜集了很长时间的乌鸡蛋。今天跟往常一样早,比苏大成要早一步。

  到了学校,好不容易等到了人们都来了。苏大成跑来问道:“怎么那么早?”

  “哦!我妈逼的,她……”话说了一半,志成忽看到蒋明义来了教室,赶忙转了口音:“我,我没有事了,先上课吧!”

  苏大成听着这话有点转不过弯,也不想说什么,乖乖地回了座位。蒋明义把刚才的一幕都看到了眼中,露出了微笑,志成也在偷瞥着蒋明义,看了他的笑容,有一股成功的喜悦在心头,害的一上午都在笑声中度过,读书声一点没听进。

  一个中考打破了许多幻想着有梦想的人,比如苏大成;打醒了少许一直幻想着在幻想中的人,比如志成;打散了一对对儿看似甜蜜的情侣,比如现在。

  苏大成与自己的现任女友还在纠缠,这个时期的恋爱应是一个你演戏,我鼓掌;你说谎话,我也乐意不拆穿的大骗局,这个局两个人一起开始,一起布置,一起结束,自得其乐在局中。

  最后,苏大成与其女友来了个吻别,这个吻深远悠长,恰被志成望见,心中的那种向望感情越发得强烈,也令他更加得摸不透。

  酷匠网唯yX一}正SC版b,_其他&{都T是k盗\T版

  放学后,志成等人照例都站在了教学楼前。魏校长慢慢走了上来,不同于往日,今天旁边还跟了几个比较重要的校里领导,志成看到了蒋明义也在其中。

  一片掌声过后,魏校长先上了台,左手陶出手帕擦了擦汗,右手又拿出讲演稿,缓缓抬到眼前,顺势扶了扶眼镜。

  “咳!咳!”这两声“咳”应是大多数领导讲话前都得照规矩放的,也不知是谁发明了它,竟可以如此长盛不衰。还有如今领导讲话中的“啊”“唔”“呐”都可以列入此列,它们其实很有用处,比如现在魏校长的情况。

  “咳咳咳!这个这个……”魏校长已连咳了两遍,并且久不见其下文,想是他的讲演稿被汗浸湿了,上面的字看不清楚导致的。魏校长急火攻心,手帕不停地擦着汗,越看不清楚心里越急,越急汗下的越快,最后无奈只好放下了稿子,来了句言简意赅、最被同学受听但不受用的话:望明天同学们有个好成绩!要言不烦,甚是合理。

  接下来是蒋明义上来讲话,他没有带稿纸,笔挺的站在台上,双手背后,说道:“承德校方,有赖良师。本校已立数十年时光,已有数班毕业,且都培育了好几代有志青年,观其往来岁月,踌躇满志,甚是欣慰……”志成心想蒋明义不愧为学校资历最老的老师,说的话很是厉害,让人抓不住要点,不明所以。蒋明义说完,教导主任又上台了,先说了一句很有分量又有标致性的话语:我也说两句。

  这句话应是学生最怕领导讲话中的其中一句,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果然,教导主任的“两句话”要比平常的两百句话还要多,想是因为他说话时停顿都喜欢用豆号吧。

  志成听着听着渐渐出了神,不知怎的心中有一股害怕又冒了出来,明天就是考试了,早就放开了,不该再有害怕的情绪啊。这害怕来自哪?

  志成看了看周围的同学,忽然想到明天他们就不再是自己的同学了,心中隐隐作痛,这时才恍然明白为何会有这股莫名的害怕。志成努力想回忆起往日与他们的种种,想去保留一些刻骨的回忆,然而却不能,什么都想不起来。

  炎热的暑风在此时竟有了一丝心痛的凉意,真是奇怪,想不出事情,委屈的不是脑袋,而是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