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两人坐定以后,蒋明义才开口道:“刚刚有两名同学没在这儿,不知我说了什么。我再重复一遍,今天我们写作文,无题……”

  这翻话直到全班学生都快要睡着时才停下,蒋明义把握的非常精准。

  }看正IC版章b节√上酷“#匠Ns网“a

  “虽说是无题,但我还是要建议,建议!……”蒋明义把“建议”重音说了两遍,表明他真的是在建议,实在令人发笑,这就好比一个肚子咕噜噜叫的人,还硬说自己不饿。

  “建议大家多写一些社会中的现象,和你们对国家的感想。我本人觉得我们……你们!你们写一写教育就不错嘛,谈谈如今教育存在的问题,和怎样正确发展教育。我最后再补充一点,鲁讯先生说过作文的秘诀:‘有真意,去粉释,少做作,勿卖弄’,望你们紧记!好,再不多言,动笔吧。”

  言落,教室内立刻也没了声响,只剩下“沙沙”的写字声。志成手中的笔已经呆了十几分钟了,依然没有想好怎样去动笔开始,平时自己可以口若悬河,但让自己来写就只剩了那“悬河”,真悬在高处,想下也下不来。这是如今大多数人的通病,眼高手低,总在门缝里看人。

  思绪逐渐被拉开,志成终于有了感觉,想起蒋明义刚才所说的话,不如就称他意,来写教育。目标敲定,志成也舒了一口气,随笔写下文章开头,为使符合蒋明义,是这样写的:吾观今世大计,已立教育为先。本应乐由心生,却无从释怀,只独自叹气。今之教育短处颇多,更有弊端。今斗胆一二几言,说些拙见,不敢有过多想,只盼教育愈来愈好。

  翻了多本字典,凑了好多字,写了这寥寥几十字。志成松了神,预备后面的情节,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这就好比盖房子的地基已经打牢,上层的建筑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这作文让志成写的“义愤填膺”,不知怎的,写着写着就有一股想骂的冲动,有骂却又不能骂出来,忍着不发,堵的心里难受,写的作文也让人难受,算的上是一篇批判文章。

  在交上去这作文后,志成却觉得心中摇摆不定的,只怪自己把话说的太狠,只希望蒋明义在批改作文时,看其他同学的“正面话”心里无趣时,来上自己的这篇异作,换换口味,忘了去责骂自己。

  在学校吃午饭是一件乐事,午饭都是在家里捎带的,各不相同,几个人围在一起,就可以吃到好几种餐食。志成打开自己的饭盒,照例是米饭,旁边配着青菜,一点辣椒,加上两个咸菜疙瘩。

  这饭整体看上去花花绿绿,倒是挺美的,像一幅油彩画。只是这画在志成眼中没有一丝乐趣,整日吃着这样的饭菜,已吃了三年,乐趣早变成了无趣,食味也化为了苦味。

  志成与几个经常“聚餐”的在一起,苏小文经常是一个人,不跟其他人为伍。一旁苏大成与一个女生在吃饭,那女生是他目前的女朋友,两人说说笑笑的。志成看着他们,嚼蜡般的向嘴里塞着饭菜,一边感叹着爱情力量的伟大。每当志成看到苏大成与他的女朋友们在一起时,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带点向望。

  饭后是照例的午睡,志成扒在桌子上,正准备神游进入梦境,旁边有人碰了碰他。半睁开眼,模糊听见那人说道:“将明义要你去办公室找他。”志成惊的全身一颤,全没了睡意。回应了刚才那人,心里想着对策,朝办公室走去。

  “报告…”这报告的声音志成给的极少,一是因为办公室内许多老师也都在午睡,二是因为他本身有点心虚。

  “进来吧…”志成看到蒋明义在改作文,微微伸了伸头,却不幸看到了自己的大名,心里直发苦,不敢说一句话,静静的等着蒋明义。

  “这作文是你写的?”蒋明义挑眉看向志成,问道。

  志成躲避了他的目光,不敢说话,只点了点头。

  “恩………”

  这“恩”字拖了好长的音,使志成的心也快悬到了嗓子眼儿。

  “抛开作文,你来跟我说说如今的教育,让我听听你的‘拙见’。”志成听了这话,那快到嗓子眼儿的心直接加速飞了出来……

  “老师!这,这,这作文是我一时兴起,不是,不是我本来……”志成将准备好的脱词一一抛出口。

  “不说作文!我让你说如今的教育。”将明义直接一句话把志成打回了原形。

  志成想着事已至此,干脆不掩,就胡给他说上一说。想到这,也不再那么拘谨,开口道:“我觉得,如今的教育确实是不如以前的教育了!”说着,偷偷瞄了一眼蒋明义。

  蒋明义很淡然,说道:“哦?怎么讲?”

  志成看着蒋明义并没有生气的迹象,就鼓足了勇气,说道:“如今的教育我觉得好像更局限性了,虽然它所传授的知识更多更全面。国家虽然每年都会提高教育投资,但我总觉得这‘教育投资’不如改为‘投资教育’。本来应是增加教育投资来提高人文素质发展,再反馈给教育,增加更多的投资。却变成了如今单方面的投资教育,一味的想从教育中获得了!”

  “好!”蒋明义腾地站起了身,志成吓了一跳,心想坏了,没有把握好自己这张嘴,说的太多了。

  蒋明义拉着志成的手,声音略有些颤抖,说道:“说的好!说的好啊!”志成脑袋犯晕。

  “这哪是‘拙见’,分明是‘酌见’!我看你写的文章,深得我心,故找你来确定一下是否是你自己写得,看来是我多心了。”志成脑袋中的晕少了些,弄清了原由赶紧松了一口气,又补回一口得意气。

  “咱师生俩来一起讨论一下如今的教育,我真没看错人,你将来大有成就!”志成挠了挠头,心中的得意又加重了两层。

  蒋明义说道:“我同意你说的如今教育的局限性,其实早有一位大家发现了这个问题。潘光旦先生说过,‘中国教育始终脱离不了三个范围:一是平民教育或义务教育,目的只在普及、识字、教大众看简单的宣传文字;二是职业教育或技能教育,只教人学些吃饭本领;三是所谓的人才教育,只不过培养一些专家或文官。潘老的这话让我深思,也应该另国人发省!”

  蒋明义说的入情,悲愤全溢于脸表,只剩下还没有捶足顿胸来明志了。

  志成不认识什么潘光旦,但觉得蒋明义说得挺有道理,觉得这第一范围像极了现在自己在这所小镇初中接受的教育,还有苏家沟的村民也没有跳出这第一范围。

  教育落到了志成这所初中的份儿上,也算失败到了极点。以前小学初中两栋楼,不久初中的那栋变为了职工宿舍,小学和初中合并为一栋楼。职工不是校里的老师,是支撑小镇经济支柱的工厂里的职工。工厂是产纸业,因为附近都是农田,可以就地取材,镇里的大多数青壮年都在这个工厂就业。

  从初中一年级到三年级,学生的人数好像遵循了能量传递规律,级级递减,到了志成这一届,初三只剩了一个班,一个班只有30个学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