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志成睡得水到渠成,一觉到天亮,苏母喊了好多遍才极不情愿的起了床。

  苏父早已吃过早饭,准备好了行头,要去田间干活,此时正抽着那杆老烟枪。苏母将苏父的午饭塞进了他的包内,又在桌上拿了几个煮鸡蛋,挑了其中个头较小的一同塞了进去。

  “干活别累着,午饭给你放包里了,还有几个鸡蛋,你注意点别掉了。”苏母叮嘱道。

  “恩……”,苏父吐出一口烟雾,说道:“你也吃个罢,煮了那么多呢。”

  “还有剩下……”

  志成听着父母的谈话,料想战争已经结束了。其实本就是这样,夫妻之间床头吵,床尾和,是再平凡不过的事了。

  草草解决早饭,准备奔赴学堂。苏母将午饭连同那几个个头大的鸡蛋塞进志成手里,说:“早饭吃的早,饿了就吃个鸡蛋。”

  志成低声道:“爹走之前说,让你也吃一个……”

  “别管我,还有剩下……”

  村口苏大成照常在等着,志成跑向他,抱歉道:“昨天睡的晚了,赖床了,等久了吧?”

  “没事,昨天不该拉你跟我喝酒的。”苏大成说道。

  两人边走边聊,走的久了,略微有些累,志成将鸡蛋拿了出来,剥下壳给了苏大成一个。

  “你喝酒就没事吗?”志成问苏大成。

  苏大成应道:“我喝的多了,昨夜那些酒只是暖了暖胃而已!”

  志成咂舌,自愧不如。

  到了学校,志成先于人群中找到了苏小文,他单薄的身躯在人流中很不起眼。与苏大成交换了下眼神,在路上志成跟他说了今天的计策,告诉了他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需要他的帮忙。

  “小文,等我一下!”志成喊着,其实苏小文并没有走多快,像是在刻意放慢速度,笃定了志成会找上他。

  “怎么,有事吗?”苏小文觉得自己比平时更高大了些,连语气都有一丝自傲。只是这自傲少的可怜,真的只有一丝,那数量好比就是,你吃饭时觉得饭太淡会放一点点盐的量。

  志成将苏小文拉到一旁,用眼斜瞟了瞟苏大成,这一翻动作让苏小文摸不着头脑,反倒有点期待志成接下来会说些什么了。

  “昨天下午放学,你没有立刻回家,又折返回了教室吧?”志成问。

  苏小文嘴角露笑,心想果然是这事,就答道:“是啊!”

  “那你都看到我拿那支笔了吧?”苏小文吃惊,没想到志成竟这么直接,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旁敲侧击般的想方设法知道答案,可志成却反问他。而且观其神色,也没有一点害怕紧张的神色,反而有一种想让自己说“是”的期盼。

  虽说这样想着,但苏小文还是说道:“看到了又怎样?没看到又怎样?”

  两个反问句着实让志成火冒三丈,却又不好发作,只能稳了稳心气说道:“我想你应是看到了,所以想让你陪我去作证!”

  “作证?”

  “恩!作证!”志成解释道:“其实昨天上课时是苏大成扔的笔,他放学时让我去替他拿,迫于他的淫威,我不敢不去。可经过昨天一个晚上的思考,我觉得我不能这么窝囊,我要勇敢地站出来指出的“罪行”!所以我要找个证人,这样老师才会更相信我。我就想到了你,学校所有的坏事应该都瞒不了你的,怎么样?干不干?!”

  这话猛一听倒还真的有理,可如果认真推敲就会发现很多漏洞。苏小文疑惑的看向志成,眼神中尽是不信。

  就在这当儿,苏大成走了过来,大大咧咧的说道:“志成啊,我那笔你还没给我的吧?”

  “是是是,就在我桌屉里,一会儿就给!”志成唯唯诺诺。

  苏大成走后,志成舒了早已准好的一口气,象征性的抹了一把汗。

  /%更新最v快☆p上X酷。匠ta网uS

  “怎么样?干吧!趁他还没有把‘赃物’拿去,咱们将他一军!”志成又催促着苏小文。

  苏小文不答反问:“你平常好像跟大成关系不错啊……”

  “舍小我为大家嘛!他苏大成整日在学校的恶行我们都看在眼中,却憋在心里。今日得到这么好的机会,再不惩戒他更待何时?!你只要去举报他,我立刻就去说明我的问题,大不了我就算个从犯,会得到点小惩罚,但这跟能扳倒苏大成比起来就什么都不是了!关键是你,如果我们成功了,你就是大家的英雄啊!”志成真有点佩服自己的口才了,这翻话说得让自己都以为是真的了。

  “让我想想吧。”苏小文在沉思。

  “那我先走了,记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想通了找我!”志成走时不忘又叮嘱了一句。

  苏小文待志成走后,收起了沉思状,心想:“哪里是什么‘舍小我为大家’,明明是想坑我们全部人!让我做英雄?呸呸呸!你是想让我背黑锅!他苏大成让老师至多就是挨顿骂,我可就得受一顿揍了。你和他苏大成的不快想拉我下水,好生算计哦!”又看了一眼志成远去的方向,加骂了两句,不情愿的去了教室。

  苏大成与志成此时正在操场上,没有去教室。苏大成说道:“何需如此麻烦,直接用强威逼他不就行了嘛!”

  志成回想起刚才的事就忍不住笑,道:“对付那种人,虽说用暴是最实用的手段,但也是有弊端的。常言说‘小人难惹’,苏小文离这个是还有点远,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不会‘成长’起来!”

  “呵!你想的倒挺全面的,细细琢磨还真是这个理……可只是因为这不管那些小人,这社会就成什么样了?”苏大成追问。

  “所幸还有你这样的人在啊!如果哪天苏小文恼了你,你肯定就不会轻饶了他。”志成眨着眼睛,笑着看向苏大成。

  “哈哈哈……如此说来,我还是这社会有用的人了!”

  “当然!人与人本身的价值不同,与实现的价值也不同!”

  苏大成听了这话,若有所思,轻语道:“你这话说的使我的心一颤,听着很是舒服,却又想不出来它到底哪里好,总觉得跟我很近……”

  志成汗颜,这话不过是自己随口胡诌的,赶紧自己打圆场道:“说的偏了,我们还只是孩子,社会这种大话题离我们还是很遥远的!”这话刚停,又忙连转了话题:“今天第一节上什么课?”

  “‘将’明义的课。”

  两人估摸着该上课了,起身向教室走去。志成忽想起有些话忘了说了,喊住了苏大成,说道:“大成,我还要跟你说些道歉的话类。”

  “哦?怎么讲?”苏大成迷惑。

  “今天的计策能成功,多亏了你!我已经没麻烦了,可平白无故将这黑锅给你背了,我心里总过意不去的。”志成说道,带着诚恳。

  “千万别这样说!咱俩是好兄弟,我能帮上你就已经很高兴了,况且你也知道我在他们眼中的形象,早已是全身黑了,多与不多这一点无所谓。”苏大成很随意地说道。但他在说“他们”时,明显有了重音。

  志成有了感动,觉得眼前的苏大成好似变了模样,脱掉了一层“皮”。

  “倒是你,让我很不理解。不过是铅笔扔了老师,并不是多严重的事,以前你好像也干过,可这次……你好像挺亲近将明义的?”苏大成问道。

  这问题把志成问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没有了话语的填充,一时陷入了沉默。

  “如果不方便就不要说了,我也只是好奇罢了。”苏大成打破了沉静。

  “不!不!没有啥不方便的……”,志成说道:“我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将……额!蒋明义,也算不得亲近,只是不想和他闹的太僵,总觉得往后会有麻烦到他的时候。”

  “哈哈哈……”这笑声在风里飘荡,一个一个一个“哈”字都笑到了志成的心窝里。

  “你想太多了吧,你往后还想指望将明义?!哈哈哈!太可笑了,笑死我了,哈哈……”苏大成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志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耸了耸肩,“但愿是我多想了吧。”

  当志成与苏大成快步回到教室时,玲声早落了半晌,蒋明义也已经开始讲课了。

  “报告!”这报告自然是苏大成打的,铿锵有力,不像是一个犯错的人应有的声调。

  蒋明义没有反应,还自顾自地讲着:“今天写作文,无题。要写出自己的感情,让我可以看到你们的思想……”

  “报告!”又是一个大声报告,这次倒还真是报告,而且是报告给全班听了。

  蒋明义蹩眉,有些不悦的看向苏大成。班内的人也都心中火热,觉得又有好戏看了。

  “报告~”这一声很轻,苏大成轻蔑地,像是信口丢给蒋明义似的。

  一共三声报告,第一声报告或许还有点遵记守则的意思;第二声时就显出了针对不满;这第三声就是完完全全的挑衅了!

  蒋明义身躯颤抖,“滚”字早已放在口边准备发出时,却又咽了下去,他看到了苏大成身后的志成,气顿时消了大半。

  “进来吧,以后别再迟到了。”蒋明义说道。

  全班震惊,这感觉比失望没有看到好戏更强烈。苏小文也在庆幸自己没与苏大成作对。同样吃惊的还有苏大成,不过这惊不与苏小文他们一样,是吃在了志成身上,没想到蒋明义会卖志成这么大个面子!

  苏大成早已作好了和蒋明义大战的准备,没想到问题就这样轻松解决了,心里顿时觉得空落落的,竟又不自觉的感到有点对不起蒋明义了。

  “谢谢老师!”这话讲得真诚,又震惊了众人。

  “恩恩,回座位吧,以后别再迟到就行了!”蒋明义很欣慰。

  回到座位,苏大成与志成相视一笑,没有说一个字,可那笑意全替他说了:也许你是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