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志成看着黑板上写着的“距中考还有100天”的粉笔大字,打了一个哈欠,这个哈欠便像流感似得迅速传染了周围的几个人,顿时哈欠连连。但似乎还是低估了这个哈欠的威力,它蔓延的速度可以比拟二战的扩散速度了,只是一会儿整个班级都消沉了。

  老师还在前面不厌其烦地讲着,说“不厌其烦”倒是有点夸大了,其实跟本没有几个人在听。不过这“烦”字的确有半边的对意,只是老师不烦学生不听他的课,只顾自己一味的讲而已。而还有另一半“烦”字的意味,就是老师也不烦来自讲台下部分学生的烦恼。

  老师讲的累了,放下手中的课本,看向台下。有几名在熟睡的学生也挪开了挡在耳边的手掌,眉头舒展,脸上露出了惬意,像是终于得到了清静……

  苏志成百无聊赖,突然听不到了老师的讲音,吓得手中正在转动的笔不受控制,真的“飞”了出去。这支笔沿途一路惊动几位“睡神”,立刻引来阵阵咒骂声。

  在空中飞行的笔首先降落在了苏志成左前角一个男生那儿,那人还在熟睡,嘴中流着口水。笔稳稳当当地射在了他的脑门上,苏志成连用书本挡住面门,随手又抓起旁边的另一支笔,装作写字。如今的导弹如果能像这支笔如此准确,中国恐怕早就雄居世界了……

  被击中的那位同学迷糊的抬起了头,眼角瞥见了那支笔,伸手拾了起来,左翻又看,若有所思。“MD!哪里来的不明飞行物,打扰老子睡觉。”话罢,顺手又送走了这枚“导弹”。它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与此同时,苏志成的眼神也拉成了同样的曲线。还是非常的精准,这次打在了第一排扒在桌上,坐的非常端正的一个女生桌上。女生留长发最大的好处,也是最让男生羡慕的就是,它可以为上课偷偷睡觉作很好的掩护。苏志成见自己的笔落在了一个女生那儿,着实松了一口气,像是“神州”终于安全着陆了似的。想着一个女孩家应该再不会虐待自己的笔了吧?不想事与愿违,那女生竟连头都舍不得抬,只是顺手摸到了那笔,随意得又让它升了空。

  苏志成胸中苦闷,如今的女生越来越不像女生了,男孩子应有的粗旷野气竟都被女人继承了去,该是男人的男人却比女人还细腻,男人装女人,女人扮男人,世界真是乱套了。

  已经来不及多想,苏志成已经睁大了双眼,看着那支笔,依然划着完美的曲线,射向了讲台上的老师!这支笔不愧跟随苏志成多年,早已熟透了他整日抄写的物理公式。笔的曲线完全符合了所有因素:加速度适中,重力整好,配合了增一分嫌多,缺一丝就少的不可或缺的摩擦阻力。综上因素,最后终于打在了老师的后脑勺上……

  9…最u新章;h节上酷●匠,网,c

  台上的是语文老师,名字叫蒋明义。他转了身,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把那支笔捡起来放在了桌上。忽而抬了头,与志成来了个四目相对。

  蒋明义叹了口气,志成与班上同学都屏住了呼吸。“呜呼……现在的学生真是无救了,同学们!笔乃知识之载体者也,丢来丢去甚不珍重,吾实乃痛心疾首乎!今制度不行了,却想不到学生也不可救了,国之命运不可测耶!!”一席半白半文,神乎其神的话语脱口后,全班人又回到了原状态。

  蒋明义缓了口气,继续说道:“所幸,还有一人仍有还可教也,他就是苏志成同学!”此话一出,人们又都活跃了起来,志成听到了这话有点晴空霹雳的感觉,霹醒了刚才在神游的他。

  “志成同学刚刚的眼神从未离开过我,无论是刚才发生了什么!咱们给志成同学鼓鼓掌!”哗哗哗……志成于掌声中还有一种梦幻的感觉,怎么稀里糊涂就受表扬了呢?!可怜了这顿表扬,让蒋明义错误的授给了错误的人,殊不知刚刚志成目不转睛是担心自己的笔而已。

  蒋明义有五十岁左右,整日带着个小皮帽,穿着一件洗的快要变了颜色的西服,但还算洁净。他还有一条毛围巾,在冷季是从来不离手的,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从远处乍一看,还以为是契诃夫笔下的“别里科夫”又活到了中国了。别说蒋明义与别里科夫还真有许多相似的地方,蒋明义也整日的将“之乎者也”之类的话放在嘴边,还时常心系天下,一副守旧的模样。无奈蒋明义的“义”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的“正直”与如今的圆滑社会相不符;而本就是模糊的世道也容不得他看得太清,说得太白。所以,本来是在市里学校工作的蒋明义,被下调到了县级中学,又沦落到了如今志成所在的镇级中学。他在现在这所初中已经工作了30年了,至今却是个普通语文组的组长,蒋明义自己对外说这是“君子固穷”。蒋明义的父辈很有先知,给他起的名字甚是符合。“将”明义,只是这“将”字来的有点太久了,没有源头,不知去向。

  叮呤呤的下课钟声结束了这天的课程,苏志成看着黑板上的“距中考还剩100天”,心里想着明天就剩下99天了……脑袋转了一个弯儿,又添上一句:怎么这么慢!

  班上的人走光了,志成蹑手蹑脚走上了讲台,本来教室已经没人了,却还要装作小心谨慎的模样,这应是每个企图办亏心事的人都会有的现象吧。

  讲桌上那支属于自己的笔还在那儿躺着,志成又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后才赶紧拿笔逃下了讲台。

  志成回到自己课桌前,检查了一下笔,竟然完好无损!心里微微有些惬意,忽而感觉有人在看自己,门口有一人迅速的跑开了。志成看着背影,想着自己熟悉的人,有点像苏小文。难道他都看到了?志成心里想着对策,一不小心思想开了小差,想到了今天老师竟“表扬”自己了,抬手看了看无缺的圆珠笔,脚下竟有些轻飘飘的感觉,近而上升到了心间,不禁有些暗自得意,回家难免一番吹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宋氏四少说:

我叫宋氏四少,这本书只是小试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