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夜里,寒风凛凛,却没有打消小扶苏的好奇心。扶苏挤着小碎步,绕过巡逻的士兵还有门口的侍卫,他在夜色中不断的穿行,就像是一只觅食的小猫。

  扶苏小心翼翼的围着章台宫的书房走了一圈,发现并无可趁之机,周围不是赤黑色的墙,就是紧紧闭着的窗户。

  由于神经紧绷,又东躲西藏的,小扶苏顿时有些疲惫了。他干脆靠在一个窗户旁坐了下来,望着夜空中的明月,叹息了一声:“今人不见秦时月,今月曾经照秦人,月亮一直都没有变,改变的是人,是这个世界。”

  小扶苏不由唏嘘,不知自己来到秦国是福是祸,自己的母亲还安好吗?月亮最能勾起人内心深处的思念之情了。

  两行清泪从扶苏的大眼睛里流出,映着月光闪闪发光。困意不知不觉击败了寒意,小扶苏渐渐进入了梦乡。

  长夜漫漫,章台宫内的青铜灯不知道换了几次灯油。嬴政似乎终于感受到了一丝疲倦,他伸了伸自己健壮的手臂,站了起来。一旁的赵高站着摇摇摆摆,几次要倒在地上,硬生生的又直起了腰,样子甚是滑稽,显然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嬴政笑着摇了摇头,自己配好王剑,又整理好桌上的竹卷,竹简堆叠“噼里啪啦”的声音终于把赵高吵醒。

  酷O匠*7网aB永…久(1免2N费“看/小,E说!

  赵高定神一看,王上在自己整理书简,这可了不得,慌忙奔上前去。“奴臣该死,王上让奴臣来吧!”

  嬴政笑道:“无妨,你终日伺候寡人,也是辛苦。”

  赵高低头屈腰说道:“伺候王上是奴臣的福分,没有王上,奴臣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嬴政微微点头,赵高的话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那就是他的仲父吕不韦。

  邯郸的日子很艰难,经常被赵国人欺负,那时候赵高还是街头流浪的小孩,被吕不韦收养,让他伺候嬴政。吕不韦在秦国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经过千辛万苦从赵国偷偷接回嬴政母女,并且将嬴政推向了太子的宝座。

  吕不韦教导嬴政要成为天下的王,而不单单是秦国的王。嬴政在十三岁那年登上秦王宝座,但实权却在相国吕不韦手中。没有权利的秦王便恨上了吕不韦,他行冠礼后不久就罢免了吕不韦的官职,还写信威胁他,公元前235年吕不韦饮鸠自杀。

  无数个夜里嬴政常常梦见自己的仲父,梦里吕不韦总是严厉的教导他要为一统六国做准备。

  见嬴政愣神,赵高小声提醒道:“王上,是不是要回宫去歇息了?”

  “哦。。哦好”

  “王上,外边儿凉”赵高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件披风给嬴政盖上肩头。

  在两旁太监手提油灯的光亮下,嬴政大步流星走向夜色。

  夜色如墨,让人沉醉。黑暗已经成了嬴政每日的陪伴,他喜欢黑夜,因为只有在夜里他才能安静,享受些许没有尔虞我诈的时光。

  那时候轿子还没有盛行,在王宫内,就算是王上也只得步行。

  嬴政迈着稳而有力的步伐在黑暗中疾步,忽然,他浓黑的眼球极具浓缩,似乎感受到了威胁,下意识的拔出王剑,“呲”的一声剑被拉出闪过一片寒芒。

  嬴政从太监那抢过一盏灯,紧握着剑柄悄悄的前行,一个白色的身影在前方出现,紧靠在窗户。等嬴政走近一看,却是公子扶苏。

  因为寒冷,小扶苏蜷缩着身子静静地沉睡,眼角还闪着泪光。

  赵高大惊道:“王上,是公子”

  嬴政比划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从地上抱起了扶苏。看着扶苏的小脸蛋,嬴政不由内心一颤,自己多年来忙于政事,极少与扶苏共处。这是自己第二次抱起扶苏,第一次是他出生的时候。

  “王上,要不让奴臣送公子回去休息吧”赵高小声的说道。

  嬴政将自己身上披着的衣服盖在了扶苏的身上,继续往前走去。

  夜空下,一个高大的黑影抱着一个小白影缓缓的移动,然而沉睡中的扶苏却没法感受这久违的父爱。

  第二天清晨,扶苏在一张陌生的大床板醒来,睁开双眼,见屋内没有一个宫女太监,装扮也极其简单。

  “叮叮叮”忽然屋外传来一阵兵器对碰发出的声音。小扶苏走下床去,打开大门,雾气迎面扑来。

  只见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白蒙蒙迷雾里,似乎在比试剑法。白影身影闪动,挥剑间飘逸自若,宛如谪仙。而黑影则是龙行虎步,剑法狂暴无比,周身都是王霸之气。

  时光推移,雾气渐渐散去,两人也停下了手中的剑,那黑影正是身穿黑袍的秦王政,而那一袭白衣,清新脱俗之人,扶苏却不知晓。

  嬴政朝那白衣人拱手道:“先生剑法高超,寡人又败了”

  “即墨承让,王上何必介怀,若是王上与我花同等的时间练剑,我必早就不敌王上了。”白衣人微笑拱手回礼道。

  “哈哈哈,先生不必安慰寡人了!”

  “哪里哪里,王上心怀天下,而即即某人却心中只有这把剑”白衣人说着收起了剑。

  小扶苏看着白衣人愣愣发呆,心想世间怎会有如此出尘之人。他身穿白色长袍,一头白发,甚至连指甲都是白色的,一尘不染,风度翩翩。谈吐间潇洒自若,颇有一副剑仙的样子。

  “王上,今日一早便请即墨入宫,不止是比试剑法吧”即墨看见了呆站在门口的公子扶苏,笑着说道。

  “哈哈哈,那依先生之见,寡人还有何事”嬴政其实想让即墨收扶苏为弟子,让扶苏练剑,一则可以打磨扶苏儒弱的性子,二来,大秦以武立国,王长子自然文治武功都要学。

  即墨的笑容更灿烂了,他朝秦王拱手道:“依我之见,王上还想送我一个礼物”

  嬴政也随之大笑道:“哦,先生要什么礼物,我大秦国库应有尽有,不过凡俗之物恐难入先生法眼。”

  嬴政始终对这个即墨先生非常恭敬:“先生可否答应寡人一个请求,先生要什么礼物,寡人就是寻遍天下也要为先生找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