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先生请入座”扶苏拱手示意道“公子请”

  扶苏的宫厅左右都有一个书桌,上面早已堆满了万卷书籍,囊括诸子百家。然而很多的书简都已被灰尘覆盖,显然是平日里很少被扶苏翻阅,只有少数几简书放在了显眼之处。

  扶苏入座以后,并没有继续问李斯中庸之道,今日之扶苏已非昨日的翩翩儒雅少年,他对儒学兴趣不高,一来,值此乱世,以儒治国显然行不通,早晚要被山东六国吞并。只有在建立了一个稳定的中央王朝之后才可行儒治。二来,自己前世所学的儒家知识已经够多了,估计比之当世大儒,也差不了太多。

  乱世有乱世的治国之道,列国征战得学兵家、纵横家。对内治民得学法家,一个法治的国度才是最可怕的,最有威慑力的。

  纵观春秋战国几百年,青史留名,为列国尊为上宾者,儒家少之又少。他们崇尚恢复周礼,然,春秋战国时期,早已礼崩乐坏。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礼。周室衰微,郑庄公敢公然弯弓射周王,需要讲礼否?楚庄王当年问鼎轻重几何,需讲礼否?到战国时期,各个诸侯几乎都不再理睬周王室,各自相王,自成一室。

  乱世尊儒,可笑至极。扶苏自然不会再有这种幼稚的想法,此时他想学的是帝王之术。当然扶苏不好直接说要学帝王之术,他还没被立为太子,更没有成为秦王,还没有资格学帝王之术。扶苏想要先从秦国强国之本,商君之法学起。学好秦法,不仅可以了解整个秦国的运作规则,还可以为将来变法作准备。

  扶苏心理演算自己的小九九,却将李斯撩在了对面。扶苏没有开口问,李斯也就没再次说下去。

  两人就这样枯坐了良久,李斯望向扶苏,见扶苏今日姿态似乎与往日有所不同,多了一份王者之气,少了一份清新儒雅。

  李斯提醒道:“公子?中庸之道?臣是否可以继续了”

  扶苏回过神来,淡淡一笑:“不了,今日,先生为我讲秦法!”

  李斯不由一惊,不解地问道:“公子不是向来不喜爱秦法,为此还多次冒犯王上,不知今日为何要臣说这秦法!”

  “哦,今日想起便想学了,不知先生对秦法了解否?”扶苏随意一答,将问题抛回给了李斯,他不想让人看出自己的大变化。

  但是,李斯岂是常人,眼光独到,看人更是行家,不然何以能成为大秦国的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公子扶苏的突然变化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

  李斯此时一心就想讨好少年公子,扶苏这气质将来定然能够登上秦王之位。李斯作为扶苏的老师自然能够在秦国呼风唤雨。李斯是个热衷于权利的人,现在若能得到公子扶苏的信任,将来自己甚至自己的子嗣在秦国必然风光无限、封侯拜相。

  李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强忍着心中的波澜,笑道:“公子莫要取笑臣下,臣作为秦国的廷尉,掌全国的刑法,若是臣不懂,那么谁懂呢?”

  “那好,先生且为扶苏讲讲这商君之法!”

  “好,今日臣便为公子讲商君书!”

  “扶苏愿听先生教诲!”

  李斯滔滔不倦的为扶苏讲着商君之法,扶苏听得非常投入,每到有疑问之时便追问李斯,李斯也不烦倦,一一为扶苏解答。两人就像是情投意合的情人,你一言我一语,根本停不下来。直到晌午,宫女的提醒下,两人才草草用了午餐,也不休息,继续谈论起来,直至天色渐晚,两人依旧意犹未尽,但李斯不得不拜别扶苏,出宫回到廷尉府。

  整个晚上,李斯辗转难眠,自己的学生扶苏就像变了一个样子。应该说便成了他应该有的样子。今日公子扶苏对秦法的见解竟然可以如此深刻,而且还能剖析秦法的利弊。特别是扶苏白日里自言自语说的一句话更是让李斯为之一颤。扶苏曾无意间说秦法有些地方过于苛刻,将来必要修改秦法,才是治国良方。

  掌法多年的李斯怎么能没有意识到秦法的弊端呢,战争时期还可以调控,若是将来大秦统一天下,时局稳定之时,仍行现有之法,必然国无宁日。

  扶苏提出的法治与现有的秦法多有不同,然都是画龙点睛之笔。李斯没想到扶苏小小年纪,且是第一次接触秦法,就能有如此想法。如若扶苏生在平常人家,李斯定然要抢着他当弟子,好传下自己的衣钵。

  当夜,扶苏也没有睡着,他仍然在思考着将来如何变法,才能维系民生,特别是大秦统一、天下止戈之时。何种法律才有利于国家休养生息,走向富强。扶苏之志不止于统一中原,他还有更大的野心,他想尝试占领那些现在还是不毛之地的各个大陆,让华夏实现全球的一统。

  扶苏越想越乱,良久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思维走远了。如果自己当不成秦王,那么这一切都是泡影。

  其实扶苏没有想到,他现在已经征服了一个重要的人物,那就是廷尉李斯。如果有李斯的支持,赵高一个阉人搅动不了多大的风雨。

  扶苏思绪万千,顿时有些烦躁,便打算出去走走,感受咸阳宫的夜色。

  招呼太监宫女为自己更衣,然后有嘱咐不必跟着,就独自一人走入夜里。

  今天,秦王已经派人告诉扶苏,他解禁了。所以,夜里扶苏才有机会出去散心。

  小扶苏在宫里漫无目的的走着,见许多宫室早就进入了沉睡,不由心中一叹,古人睡得真是早啊,现在约莫只有凌晨一刻。除了巡逻的士兵,别无他人。

  孤夜里,虽咸阳还未入冬,但扶苏还是感觉到了阵阵凉意。紧了紧衣裳,扶苏打算回去睡觉了。

  更*R新Z$最z快q上M/酷:匠2^网√*

  回返的途中,扶苏发现章台宫的书房内却仍然闪着火光,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高大威武的人影端坐在内。

  “难道父王还没睡吗?”扶苏心理暗道扶苏很好奇,想要进去,但是远远的就看见有带刀侍卫守在一旁守卫。没有秦王的允许,自己虽贵为秦国长公子,恐怕也无济于事。那忠诚的战士眼里只有王上,若无王命,怕是扶苏也进不了书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