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台宫的书房内,青铜油灯将屋内照得光亮无比,嬴政与公孙白的影子被拉得纤长。

  公孙白轻抿嘴唇,意味深长的说道:“紫薇帝星入主我咸阳,本应有皇者降世,然,老臣询问宗正大人,得知并无公子出生。老臣又问宫中近日可有大事发生?宗正大人告诉老臣,公子扶。。。”

  “报”一声报告打断了公孙白的话语,通报之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着绿袍,头戴一顶高高竖直犹如山形的头冠,面白无须,浓眉朗目,虽然不是美男子,但是至少也是男人中的中上之姿。

  嬴政面色一沉,怒道:“赵高!何事通报!”

  被这一呵斥,赵高被吓得瘫跪在地上,但脸色却没有变化,他咽了一口气说道:“恭喜王上,赵夫人刚诞下一公子。”

  嬴政闻言先是一愣,冰冷的眼眸里透出丝丝喜色,接着大笑道:“紫薇帝星,紫薇帝星,哈哈哈,赵高快带寡人去赵姬宫中!”

  赵高点头答道:“诺”

  “公孙大人真乃神人也,公子还未诞生,太史大人却已知晓,紫薇帝星,赵姬,哈哈哈”嬴政展颜一笑,随赵高一同走出书房,留下老公孙白一人在厅内。

  公孙白欠身道:“王上,老臣所说的并非。。。”

  “寡人知道了,太史大人先回去歇息吧!”嬴政已经出了屋门。

  “王上,王上”公孙白心中一急,想要追上嬴政。

  赵高却一伸袖子,阻止了他:“公孙大人,王上让你回去”

  “哎,老臣恐怕是弄巧成拙了。”公孙白望着嬴政的身影朝赵高拱手道:“赵大人,老朽告辞了”

  是夜,公孙白从咸阳宫中回到自己的府邸,又开始观望星象。只见紫薇帝星竟然渐渐暗淡下,东南方向出现两颗大星,与紫薇帝星遥相呼应,互成犄角之势。那两颗大星隐隐的有靠近紫薇帝星取而代之的意图。

  公孙白皱了皱眉头,朝咸阳宫深深做了一辑,叹息了一声:“这少公子的诞生恐怕是我大秦的祸端呀,王上好自为之”

  嬴政离开了章台宫连夜便往赵姬所在的芷云宫赶,见嬴政匆匆走来,门口的众人皆下跪行礼:“参加王。。。”

  众人话还未说完,只见嬴政一声:“免礼”便已来到了赵姬的床前。赵姬正躺在床上,脸色憔悴,看起来身子很虚弱。但她还是微微低头行礼道:“臣妾参见王上”

  “爱姬,莫要多礼,快让寡人看看自己的孩子。”嬴政急切的想从赵姬怀中抱起孩子。

  “王上小心”

  嬴政毛手毛脚的抱过孩子,见孩子小巧玲珑,浑身贵气,又想起方才公孙白之言,大喜道:“好一个紫薇帝星,像极了寡人!”

  赵姬娇羞的说道:“王上?给孩儿取个名字吧”

  “好”嬴政温柔的挑逗着那婴孩,沉思片刻道:“不若就叫胡亥吧。爱姬以为如何?”

  “谢王上赐名”

  “哈哈哈,爱姬有所不知,亥儿乃紫薇帝星相中之人,乃天选之人,将来必为我大秦开疆扩土!扬我大秦国威!”

  然而这个夜晚发生的一切,沉睡之中的小扶苏并不知晓。直到第二天早晨母亲芈夫人相告,才得知自己有了一个弟弟,名字叫作胡亥。

  听闻这个消息的小扶苏着实吓了一大跳,自己多了一个弟弟不要紧,但是他的名字唤作胡亥,那么问题就有些严重了。

  胡亥何许人也,历史上臭名远扬的秦二世是也,他依靠娇诏登位,在位期间任用赵高等一批奸臣,杀光了自己所有的哥哥姐姐们,逼死了一大堆忠臣良将。不然怎么会被刘邦那帮泥腿子和项羽那个蛮夷匹夫给灭了国。

  扶苏闷闷不乐,没想到自己来秦国的第二天,上天就给自己送来了胡亥。扶苏心理谋划着将来应该怎么应对,如果如历史上所言,自己要假诏书赐死。扶苏定然不会再次自杀,而是会领着蒙恬的三十万大军杀回咸阳。想至于此,扶苏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酷{匠网首$◇发

  “臣李斯,拜见公子”来人乃是当今秦国廷尉李斯,深受秦王政赏识,他双目狭长,气势雄浑沉凝,一袭白袍,似有满腹的韬略。扶苏四岁那年,李斯就被秦王政请来为公子扶苏讲学。

  李斯原来是楚国某小仓库的一个小史,就是仓库管理员的意思。有一次,他看到厕所里吃大便的老鼠,遇人或狗到厕所来,它们都赶快逃走;但在米仓看到的老鼠,一只只吃得又大又肥,悠哉游哉地在米堆中嬉戏交配,没有人或狗带来的威胁和惊恐。

  于是,他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一个人有没有出息,就如同老鼠一样,是由自己所处的环境决定的。”

  李斯认为人无所谓能干不能干,聪明才智本来就差不多,富贵与贫贱,全看自己是否能抓住机会和选择环境。在战国时期人人争名逐利的情况下,李斯也是想干出一番事业来。

  为了达到飞黄腾达的目的,李斯辞去小吏,到齐国求学,拜荀卿为师。荀子的思想很接近法家的主张,也是研究如何治理国家的学问,即所谓的“帝王之术”。李斯学完之后,经过对各国情况的分析和比较,决定到秦国去。李斯因为是荀子高徒的原因,很快就得到了时任相国吕不韦的器重。

  秦王政十年(前237年)由于韩人间谍郑国入秦,秦王下令驱逐六国客卿。李斯上《谏逐客书》阻止,被秦王所采纳,不久官为廷尉。

  秦王政让李斯给公子扶苏讲学,也是希望扶苏能够学大秦律法,学帝王之术,不料小扶苏却对儒家学问感兴趣。李斯无奈,只得经常讲一些儒家的学识。

  “先生,今日扶苏应该学什么?”扶苏拱手道,虽然年龄小,但是生在帝王家,各种礼仪学得还是挺到位的。

  李斯思衬了一下,恭敬的说道:“公子,今日讲中庸之道”

  扶苏站起来,缓缓的来到李斯面前:“敢问先生,何为中庸之道?”

  “回公子,中庸之道,不偏之为中,不易之为庸中者,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之名。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李斯不愧为荀子高徒,虽然学的是法家,但是儒家的学问也是信手捏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