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妇人在众人的簇拥下,拄着一根拐杖缓慢的走进宫内。岁月已然在她的脸色留下的不可磨灭的痕迹,她笑起来整个脸都皱起,干巴巴的就像老树皮。

  来人是当今秦王嬴政的祖母华阳夫人,也是扶苏的曾祖母,一直是秦国的权势人物。她曾是秦孝文王最疼爱的嫔妃,不料却膝下无子。在吕不韦的劝说下,收养远在赵国邯郸的质子异人为子,异人为讨好楚国公主出身的华阳夫人,特地改名为子楚。

  秦孝文王才登基三天,就两腿一蹬不了尘事,追随先王秦昭襄王而去。秦国一年内连丧两王,举国都陷入巨大的悲痛和恐惧之中。华阳夫人稳定局势力排众议,拥护子楚为秦王,也就是秦庄襄王。秦王子楚在吕不韦的帮助下迎回了自己在邯郸与赵姬所生的儿子赵政。

  华阳夫人被嬴政尊称为太王太后。如果没有华阳夫人,恐怕嬴政只能继续和父亲异人待在邯郸,受尽赵人侮辱。

  扶苏的母亲同样也是楚国的公主,而扶苏又是王长子,所以,从小便深受华阳太王太后的宠爱,小扶苏也就长住在了华阳宫。

  “曾祖母~呜呜”小扶苏知道华阳夫人是自己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迈着大步子一溜儿小跑,扑倒在华阳夫人的脚下。晶莹的泪水不由分说的在他脸上一闪一闪的苞出来,可怜兮兮的样子,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华阳夫人哪受得了自己最疼爱的扶苏这般模样,拐着手杖亲自弯下腰去,将扶苏扶起,摸了摸他的小脸蛋,又用布擦去了脸上的眼泪。

  “扶苏啊,好孩子,怎么啦?听说你的伤好啦,曾祖母来看你来了”华阳夫人对小扶苏的一言一行都充满了慈爱,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着。

  扶苏没有说话,乌黑的眼珠噙满泪花,抱着华阳夫人的手不肯放开。

  “好孩子,怎么还哭呀,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曾祖母。”

  扶苏抽噎着答道:“嗯”

  华阳夫人眼光扫向众人,充满寒意,脸上的皱褶被拉得细长,它已经好久没有生气过了。

  “太王太后饶命!太王太后饶命!”宫里站着的侍卫宫女还有太监都被华阳夫人的眼神吓得跪倒在地。

  “曾祖母,不是他们欺负扶苏”小扶苏奶声奶气的说道。众人这才长舒一口气,但仍然不敢站起。

  “哦,那是谁呀?”

  “是。。。是”小扶苏支支吾吾道:“是父王”

  听到小扶苏的回答,华阳夫人哭笑不得:“是政儿欺负你啊,说说他是怎么欺负你的,曾祖母为你撑腰!”

  见小扶苏在华阳夫人面前告秦王政的状,芈夫人瞪了扶苏一眼说道:“扶苏,别胡闹,你父王那是为你好!你若不是如此贪玩,怎会从石头上摔下!”

  “曾祖母,父王和母妃一起欺负我,不让扶苏出去玩,把扶苏关在这里!”小扶苏不买芈夫人的帐,一起把她也给告上了。

  “哈哈哈”华阳夫人笑道:“原来如此,明日曾祖母就给王上捎个口信,让他放你出去可好?”

  “好!曾祖母最好了!”扶苏顿时心花怒放。

  “哈哈哈,那扶苏今日晚上陪曾祖母玩可好啊?”

  “好!”

  傍晚,扶苏陪着华阳夫人用完餐,就在华阳宫与宫女太监玩耍起来。正玩得高兴着,却有一太监通报说太史大人求见。那太史见了扶苏也不说话,只是盯着扶苏看,越看越高兴,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大叫了一声:“大秦万年”便匆匆告辞而去。这突然的打扰也搅了他的雅兴,在宫女帮忙梳洗完毕后,扶苏便就寝了。

  夜幕笼罩着大地,好像一口黑锅倒扣下来遮盖了天和地。即使是咸阳王宫内也不再灯火通明,渐渐的与墨色连成一片,只有巡逻侍卫的点点星火。

  章台宫内,火光凛凛,秦王政认真的批阅着来自万里秦川数郡的公文。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t看QA正版q“章{节上g酷V*匠网+

  “王上,太史公孙大人在宫外求见”一个小太监小声的痛报道。秦王政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故意不加理会,此时依旧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小太监见秦王政不答,又小声的说了一遍:“王上,太史公孙大人在宫外求见,不知宣还是不宣?”

  “让他回去,有什么事明日再议”

  “诺”

  小太监正要出去告知公孙大人,却被身后嬴政的一声“慢”给堵了回去:“王上?还有什么要吩咐奴臣的?”

  “让他进来!”

  “诺”

  不一会儿,一位满头华发的老人在太监的引导下进了嬴政的书房内。老人似乎心有喜事,满脸通红洋溢着笑容,丝毫没有疲惫的样子。

  “臣,公孙白拜见王上!”

  嬴政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手中的竹书,淡淡的回应道:“哦,请起,不知公孙大人深夜拜访有何要事相告啊?”

  “禀王上,老臣确有要事要告知王上!”

  “你且说来听听,寡人洗耳恭听”

  公孙白朝上座的嬴政作了一辑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嬴政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饶有兴趣的问道:“哦?公孙大人,寡人喜从何来啊?”

  公司白卷起袖子眉飞色舞的说道:“我大秦将要大兴”

  “大秦将要大兴?从何说起啊?”

  “老臣昨日夜观天象,紫薇帝星显现微动,光芒万丈,周围星辰无可与之匹敌。紫薇动则天下乱,紫薇静则天下安”

  “哦?如今天下早已大乱,齐楚秦燕赵魏七国争霸,各国之间征伐不断,公孙大人不会不知道吧?”嬴政反问道。

  公孙白说道:“这个老臣自然知晓,不过奇怪的是,紫薇帝星从东方移至西方之后便落地生根,停在了一个位置,并散发出狂霸的星光,这星光比王上入主咸阳宫时更甚”

  “停在了何处?”嬴政从桌上往前探出了半截身子,似乎很关心这个答案。

  “咸阳”

  嬴政拔出王剑指向西方,眼里闪着剑光大笑道:“哈哈哈!天助我大秦!天助寡人!既然天佑我大秦,我大秦铁骑来日必然踏平中原横扫六国!”

  “王上就不想知道,紫薇帝星此次为谁而动?”公孙白微笑着摸着白胡子,一幅世外高人的样子。

  嬴政收起剑疾步走到殿前扶起公司白,认真的说道:“寡人,愿闻其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