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

  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着太阳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们是人民的子弟我们是人民的武装从无畏惧绝不屈服”

  。。。。。。。

  天边渐渐地亮起来,好像谁在淡青色的天畔抹上了一层粉红色,在粉红色下面隐藏着无数道金光。骊山的清晨本来是格外的宁静,但却被这嘹亮的军歌给打破了。

  军人们一个个站得想青松一样笔直,一列列排得像刀切的一样整齐。他们每个人的头顶上都有一顶闪耀着红五星军徽的钢盔,在朝阳的光芒下越发显得威武雄壮。军人刚跑完早操,要唱完军歌才会去用膳,这是他们每天铁打不动的项目。

  苏钰被军歌给吵醒了,看见车门口依旧站着一个小战士,他,长方脸膛,棕红色皮肤,鼻直口阔,粗发浓眉,一双睫毛很黑的眼睛,露出一种机警、智慧的神采,英俊的脸上,带有一种青年军人常有那种无所畏惧的表情。

  “苏副所长,您醒啦,太好啦,那我这就去向大队长报告!”这个小战士已经专门为苏钰站了一晚上的岗,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见到苏钰醒来,小战士非常的高兴,看不出一点疲惫,依旧神采奕奕,这大概就是中国军人的风采吧,他们真的是一支无所畏惧的铁军。

  “苏副所长,那我先走啦,您可以去左边那边的帐篷里拿些生活用品”小战士扬着笑容为苏钰指了指左边不远处的一个巨大的帐篷,然后又立正庄严的对苏钰行了一记军礼,这才三步并一步的哼着歌儿走开。

  苏钰拿了一些物品,洗漱完毕后就去找了陈山,让陈山带他去放科研设备的帐篷。

  “两千三百年左右,嗯,两千三百年前不是春秋战国时期吗?”看着自己令牌的检验结果,苏钰自言自语的说道。

  陈山一把夺过苏钰手中的令牌,像是发现了宝藏似的,睁大了眼睛恨不得把令牌给吃了。

  “傻刨子,哦不,苏副所长,你是说这玩意儿是两千三百多年前春秋战国时期的?那我们不是发财了!”陈山接着说道:“苏钰啊,你这个牌子不会是哪次考古任务偷的吧”

  “胡说什么!这是我爷爷给我的,我苏家的传家宝!”苏钰鄙夷的看了陈山一眼:“把令牌给我,我还要给他做个检测,我想知道这令牌内部是否另有乾坤。”

  陈山很不情愿的将令牌还给了苏钰并嘀咕道:“看来我也得回去问问我家老爷子是不是有啥传家宝,说不定比你这个还更值钱。对!下次休假就去!”

  苏钰忙活了半天,终于拿到了研究结果。但是结果让他非常的吃惊,令牌内部有一块不明的结合块状物,成分有像金、锡、铜、银等常规的金属元素,还有一些未知元素。

  “你是说这玩意儿里边儿还有未知元素!我的天呐!你确定?要是我们发现了,是不是可以拿个诺贝尔奖什么的!”

  于此同时帐篷外的一声“报告”打断了苏钰的思路。

  “报告大队长,苏副所长,山下挖掘工作有了新的进展!”

  “说,有什么新的进展”此时的陈山倒像个正经的军官了。

  “山下清理出一个巨大的祭坛,祭坛上的沟壑里都是水银!”

  苏钰大惊道:“祭坛?!真的有祭坛?陈山!快我们走!”

  在一个小战士的带领下,苏钰坐着陈山的车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透明屏障外面。里面已经有很多工作人员,他们全副武装都身穿着生化服。

  穿好工作服,苏钰就进入了屏障内部。

  酷匠网Rv正s=版Q首!0发

  一个手拿测量工具的工作人员说道:“苏副所长,陈少校,这个祭坛是我们今天上午刚清理出来的。直径大概有十米,内部一圈一圈围着沟壑,里面有水银。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这巨大的祭坛是用于做什么的。”

  “恩”苏钰应了一声。这个祭坛的规模非常之大,肯定不是用于一般的祭祀活动,先秦诸侯祭祀一般搭建高台,很少有这种圆形平面的祭坛。要不是祭坛旁边有小篆书刻着“祭坛”两字,他们还真不敢肯定这是一处祭坛。

  “有没有检验这祭坛的成分?”苏钰向一个工作人员询问道。

  “苏副所长,我们之前有检验过,但是发现这里面有许多未知的物质,我们的工作也没法再继续了,是不是要报告上级,让他们派些中科院的专家来。”

  “好的,我先观察一下,稍后再做报告”很显然,苏钰在整个考古团队里都非常有地位。其一是他年轻有为,有望成为他们研究所最年轻的所长,其二是因为挖掘秦皇陵是苏钰一手促成的,他们非常感激苏钰能够给他们一次发掘秦皇陵的机会,这恐怕是每个考古学家的梦想了。

  苏钰小心翼翼的踏上祭坛,祭坛上的沟壑是一圈一圈紧紧的相连,随着圈圈直径的不断缩小,最终汇聚到祭坛中间的一个矩形凹槽内。沟壑内的水银仍然很新鲜,就像是刚刚炼制而成的,但是却没有流动,是一滩死水。

  祭坛上还有许多图案,有人跪着手捧着一块东西,具体看清是什么东西,还有一个老者腾云驾雾,接引一个人进了天上敞开的一个巨大的空洞里。祭坛每两条沟壑之间还雕刻了一些字体,这字体像是乱涂乱画,不过又有些规律,至于写的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这些字体之前没有过任何记载,是一种新的语言文字。

  苏钰接着往中心靠,口袋里的令牌竟然开始发热起来,越往里靠,离祭坛中心越近,令牌的温度就越高。苏钰掏出令牌来,“长泰永安”四个字发出淡淡的金黄色光芒,而其他地方估计是因为升温的原因渐渐变得通红起来。

  最不可思议的是,苏钰感觉祭坛的中心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他的心仿佛与祭坛的中心有一根细丝相连,细丝正牵引着他一直往里走,如果脚步没有跟上,心脏甚至有被大力拉扯的感觉,让人窒息难受。

  苏钰顺着心中牵扯自己的“细丝”继续往祭坛的中央走去,握在手中的令牌也越发的灼热。苏钰丝毫没有感觉到,刚才还堵塞不通的水银液已经开始慢慢的朝中心移动。工作人员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十米的距离还是非常短的,苏钰已经来到了祭坛的中央。这时候不仅仅手中的令牌发热,苏钰全身也开始燥热起来,他恨不得马上脱掉外面套着的防化服。

  巧合的是,祭坛中央的矩形凹槽似乎和与苏钰的令牌一样大小。此时“长泰永安”四个古朴的字已经光芒万丈,中央的凹槽也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苏钰手中的令牌开始抖动,最后自己飞入了那个凹槽。

  然而祭坛外面的工作人员所看到的景象与苏钰完全不一样,他们只看到苏钰拿出了令牌一步一步的走向祭坛中央,他们没有看到令牌发出的光芒,更没有看到令牌自己飞入凹槽。

  就在令牌与凹槽结合的那一刻,原来的光芒内敛,令牌被涌上来的水银液包裹,仿佛与祭坛融为一体。

  “咻~~~”忽然,沟壑里的水银开始躁动起来,飘到了空中仍然保持原有的队形,接着疯狂的旋转起来。

  祭坛外的人终于发现了异常,他们已经看到了空中突兀的银色旋涡,还刮起了一阵大风,风卷裹着一些水银液突破了屏障的限制,直接在空中将屏障连根拔起,干脆利落。

  “苏钰!”

  “苏副所长!”

  陈山和工作人员疯狂的吼叫着苏钰的名字,但是却没法靠近。苏钰已经被龙卷风和水银旋涡给包裹住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飞沙走石间,外面的人已经连苏钰的身体都看不见了。

  苏钰早已昏昏沉沉,身体一摊倒在了祭坛的中央,脑袋刚好磕在凹槽的边缘,流了很多血,全部都被凹槽吸收了。银色的风暴瞬间变得猩红,一阵腥风血雨席卷了整个祭坛。

  苏钰感觉自己很累,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但他意识到这一闭眼可能永远都无法再睁开眼,他坚持着不敢闭上眼。

  他看到,孤独的老母亲正坐在自己家门口看着她最爱看的杂志,苏钰急忙走过去抱住母亲,苏母乐了,说道:“小钰啊你回来啦?任务完成啦,哈哈哈,明天我就带你去见我上次给你介绍的姑娘。妈啊可等着抱孙子呢,哈哈”。看着母亲的脸,苏钰哭了,想抱得更紧。可是好像怎么也抱不到母亲了,苏母就这样微笑着渐渐的距离他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接着他看到陈山得以洋洋的跟他炫耀他的将军服饰。

  “傻刨子,你看,我今天晋升少将啦,哈哈哈,走,今天,我请客,去秦汉苑!”

  苏钰很开心,为自己的兄弟而开心,他终于成为了一个共和国的将军。苏钰正要跟上去却发现怎么也跟不上陈山的步伐。

  陈山回头向他招手:“傻刨子,快走啊,愣着干嘛!”陈山的身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黑暗的尽头实在是太累了,苏钰还是闭上了眼睛,眼角溢出两滴泪珠。

  “公子?公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林扶苏说:

 ps:这是秦皇地宫卷的最后一章,接下来就要去秦国了。公子扶苏卷开启,公子如玉,举世无双。剧情会越来越精彩,而且我写的历史人物大多符合真正的历史,读者还可通过此书习得一些历史知识。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扶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