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咸阳未央

  在医院的日子虽说很煎熬,但是过得倒是挺快的。半个月后苏钰就出院了,办理完一些手续,又叮嘱苏母回到老家去,他就马上联系了考古所所长和单位领导,表示自己要继续参加这次考古任务。

  “嘟嘟嘟”苏钰刚走出医院门口,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便停靠在苏钰的身旁,并且按下急促的车铃声。车窗渐渐落下,一位穿军装的年轻人笑着对苏钰说道:“哟,苏副所长,这么快就出院啦?”

  “陈少校,不要再打趣我了,你可真快啊,我刚给你们区政委打电话,你后脚就到了。”苏钰白了一眼说道。

  “可不是吗,苏副所长可是咱国家的宝贝啊,要是有个闪失,这次考古任务没法完成,我岂不是要被赵政委派到非洲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参加维和任务。”陈少校原名陈山,是苏钰大学寝室舍友,同样修的是历史专业。后来大学毕业后陈山就去参军了,参加过一系列国家重大任务,表现出色,甚至还参加了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阅兵,前不久刚晋升为少校。两人交情也不错,因为这次考古任务,陈山被委派到挖掘地点负责保卫任务,两人阴差阳错又再次相逢。

  “陈山啊,就你小子话多,快快快,都饿死了,你兄弟我刚死里逃生,你就没有点表示?”苏钰一边说着一边系着安全带。

  陈山朝苏钰庄重的行了一个军礼以严肃的口吻:“得令,但凡苏副所长有所要求,陈某人必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这是区委领导的要求,也是我陈山的义务!”

  “陈山同志,得了吧,我们去秦汉苑,怀念那里的美食啊”

  “是!马上就走!”陈山装模作样又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小声嘀咕着:“切,还怀念美食,那个鬼地方有什么好吃的,还巨贵,你是喜欢那地方的秦代装饰吧!真是个历史狂!没救了!你咋不把自己家也弄成那样?”

  “我家已经是那样了啊,下次来我家坐坐?”苏钰一脸真诚的回答道。

  “。。。。。。”陈山竟无言以对。

  当他们驾车来到秦汉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陈山看了看外面的车位都已经停满了,就催促苏钰快点下车:“你先下车,我找个地儿去停车。这车要是被贴了,我关禁闭不说,还得被队里那些兄弟笑话,我堂堂特种部队少校开着区委领导的车,在大街上上被交警叔叔给贴了罚单,想想都可怕。”

  苏钰不想多理会他,自个下车去。

  西安的秋夜没有江南老家苏州那么有诗意,但是却别有一番韵味。微凉的空气一下子吹散了旅途的疲劳,苏钰一眼望去,一座座高大的宫廷楼阁屹立在自己的面前,从最高层的塔顶一直到地下,都挂满了五光十色的弥红灯,一闪一闪,在黑色的夜里格外引人注目,与周围现代化的建筑相比,这秦汉苑倒是有些突兀了。

  一轮明月在夜空中孤独的移动,可能是因为太亮的原因,导致周围的星光都暗淡了。一曲曲带着腔调的歌声和叫好的喝彩声,时不时从秦汉苑里传出。虽然身在西安,苏钰却感觉自己好像在秦淮河上一般,两岸尽是纸醉金迷,真是温柔帝王乡,令无数文人墨客所神往。

  “你瞅个啥,好像没来过似了,你不去定个好位置,在这发呆做甚啊!”就在苏钰还在叹息和想象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埋汰声。陈山已经换了一套休闲的服装,但整个人看上去仍然是神采奕奕,一身浩然正气,不愧是特种部队出身的。

  “哎,你看我干吗,我穿那身军装出现在这个场合不合适,我就换了一套,你还看我,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其实,也不怪你,我刚才照镜子的时候也差点爱上了自己,哎,太帅了!”陈山拨了拨他那绝对不超过一厘米的头发的说道,全然没了刚才的神气,十足的像一个自恋狂魔。

  苏钰朝他竖了一个中指,同时脸上流露出鄙夷的表情,也不再管他,转身自顾自的走进了秦汉苑。

  “苏钰!苏钰!傻刨子!喂喂喂,等等我啊,里边儿又没有古墓,你跑那么急干嘛!”陈山急忙跟上。

  秦汉苑分为两座宫殿,一座叫秦咸阳宫苑,一座叫汉未央宫苑。各自的招牌据说都是请当代一个著名的书法家用小篆写的。虽说是同一人所书,但风格却迥然不同,各有千秋,可见那位书法大家的造诣之深,非常人能及。

  “秦咸阳宫苑”五个字显得古朴霸气,像是帝王会见臣子的议政厅,营造了一种沉重的气氛。而“汉未央宫苑”风格完全不同,这五个大字写得非常的秀气,就像女儿家闺房的刺绣一般,优雅而又活泼。

  正如字体一般,秦咸阳宫苑主要是用于商谈或者开展比较正式严肃的活动,里面除了特色的美食外,唯一的消遣方式便是咸阳宫右边的偏殿了。这偏殿是一个说书的地方,刚开业的时候还有请过央视《百家讲坛》的老师来说过课。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免费的去听,还有免费的茶水和面包。所以这里常常成了一些流浪汉喜欢呆的地方,因为可以免费的填饱肚子,还能睡个午觉,秦汉苑也不驱赶他们。所以久而久之,这座小殿里也就没有什么人来了,几乎成了,西安的流浪汉收容所。

  “传说啊,这个秦始皇嬴政已经长生不老了,但是啊,他长生不老的方式却是不断的穿越重生,也就是说他的灵魂是长生不老了,但是肉身却是早已灰飞烟灭了。你们想知道他的灵魂是怎么长生不老的吗?”

  苏钰和陈山刚到两个宫殿的分叉口,就听见咸阳宫偏殿内有人在说书,听声音像是个老人。

  “我说,傻刨子,你今天不会又想去咸阳宫吧,你也太无趣了吧”陈山害怕苏钰选择去咸阳宫苑,语重心长的劝导道:“傻刨子,今天我们去这未央宫吧!未央宫里的姑娘的舞姿可曼妙了,据说今天有秦淮河来的歌剧团,表演什么南唐后主李煜的清平乐。”

  苏钰并没有听到陈山的话,而是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当中,老人的话吸引了他,而且之前那个梦一直让他难以忘怀。平时做梦,一般几天后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是这次的梦镜却让苏钰一直都逃脱不了,他至今还记得梦里秦皇地宫石碑上的壁画和九龙拉着木棺的情景,甚至嬴政的样子和他说过的话都常常浮现在苏钰的脑海。

  *最Y%新章3r节上U酷匠9H网#◎

  所以苏钰径直走向了咸阳宫的偏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