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梦中惊醒

  嬴政怎么会给自己一个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令牌呢?苏钰难以理解,心中若有所思:“这与爷爷给我那块简直是一模一样,难不成苏家的传家宝有两块?”

  “轰隆隆”地宫忽然剧烈的摇晃,即使在平地上,人也难以站稳脚跟,苏钰得趴到地板上才能勉强支撑住。

  漫天星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两旁的灯火再次亮起,嬴政也不见了。地宫的摇晃导致殿定的石块纷纷落下。周围的空气像海浪一般涟漪散发开来,威势庞大,隐隐约约听得山崩海啸一般的咆哮声,一股无穷的大力卷裹着巨大的石块,从四面八方向苏钰拥挤而来,避无可避。

  “啊啊啊”苏钰吓得顿时魂飞魄散,浑身筛糠似地抖成一团,他很清晰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无数个石块已经到了他的眼前,刹那间就穿透了他的身体,只感觉万箭穿心、撕心裂肺。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苏钰绝望的大喊,脑里一片混乱昏沌,脑际又是一片迷糊。

  。。。。。。

  “小珏,小珏,你还好吗?”一声焦急的询问突兀的响起。

  苏钰猛然惊醒,从床上坐起,大口喘气。一个中年妇女一脸担心的坐在苏钰的旁边,看起来有些疲惫,似乎有好多天没有休息了。她正是苏钰的母亲,因为苏钰突然的车祸,从老家苏州马不停蹄的赶到西安军区总医院,日夜不离的照顾了苏钰三天。

  苏母看到他终于苏醒,不由大哭起来,可能是喜极而泣,可能是心有余悸。她边哭便细致的观察儿子的模样,生怕儿子少了什么:“小钰,小钰啊,你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吗?还好,你醒了,你要是不醒了,妈妈该怎么过啊。呜呜~”

  从电话那头得知苏钰车祸进了急救室的时候,苏母心如刀绞,觉得自己掉下了一个万丈的深渊里,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痛苦能够和他此刻所感觉的痛苦相比,苏钰是她在世上唯一的牵挂。

  “妈妈,让您担心了,孩儿不孝”苏钰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了神识,从梦境中走出来。却看见自己的母亲憔悴的模样,顿时心里一阵刺痛。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妈妈没事,小钰,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苏母擦着眼泪又开始担心起他的身体状况,毕竟苏钰刚从死神那里捡回一条命。

  苏钰急忙答道:“妈,我没事,我很快就会好的,您不要担心,注意自己的身子呀”。苏钰看着母亲日渐苍老的脸庞,心生惭愧。因为工作原因,他很少在家照顾母亲,时常走南闯北,因为考古的工作需要,经常呆在电话信号都没有的山区,没少让母亲牵挂。

  苏钰的父亲是一个著名的考古学家,二十年前参加国家一项保密的考古任务,意外牺牲,连尸骨都没有找到。所以苏钰从小便与母亲相依为命,靠着政府的补助金和苏母大学教授的工资,加上爷爷的退休工资,苏钰家的生活条件还算阔裕。

  很小的时候苏钰就表现出在历史方面的天赋,后来大学就修读了历史专业。但是书本上的内容已经不能满足苏钰对历史的渴望,所以他打算研究生和博士攻读考古专业,这样才能挖掘历史,更好的了解历史。可当他将自己的想法和母亲说的时候,却遭到了母亲的极力反对,因为苏钰的父亲就是因为考古离开了人世,而苏钰的爷爷也是因为考古吸入了有毒气体,一直下半身都在瘫痪。但是苏钰坚持自己的想法,见熬不过儿子,苏母也只好妥协。每当苏钰外出工作的时候,苏母都会在大堂里焚香念佛,以保儿子能平安归来。

  经历这次车祸,苏钰想了很多,他打算这次考古任务完成后就向研究所辞职,虽然他很有机会成为历史最年轻的所长,但他还是决定放弃。

  “妈,这次考古工作完成后,我就向研究所辞职,到您的大学当老师,在家里照顾您”苏钰紧握着苏母的手说道。

  “好好好,好孩子”苏母脸上的皱纹像湖面上的涟漪荡漾开来,显然听到儿子这样的决定非常的高兴。

  “小钰啊,你好好休息,等你恢复了,完成最后一次工作,就回家来,我们大学里来了一为年轻漂亮的姑娘,还是海外留学回来的,没有男朋友,我打算把她介绍给你。”见苏钰脸色还不错,苏母接着说道:“我给她说过你了,她觉得你还不错,你要是回来,准有戏。你看你都奔三十了,还不讨个媳妇。”

  “好啦好啦,妈,我要休息,你也好好回去休息,这事再说”苏钰很是无奈,自从他过了二十五岁之后,苏母便年年都催促他成家,从邻居老家的姑娘一直到大学老师。

  “妈这就去休息,待会晚上给你送点鸡汤来,你最爱喝的人参鸡汤。”

  见苏母回去,苏钰拖着绑着厚厚绷带的手艰难的从腰带里扯下一块牌子,正是他爷爷临终前托付给他的,也是梦中赢政给他的。苏钰反复的观察却也没发现什么特殊之处,这牌子就像古董街里买东西赠送的护身符。苏钰打算伤养好之后就去研究所给这“长泰永安”牌做个“碳素追踪”实验,好确定这玩意儿的年代。

  才醒来一会儿,苏钰就又感觉到了困意,翻身便又睡着了。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苏母在房里角落的椅子上正在打瞌睡,桌上放着一个保温盒,应该是装着鸡汤。苏钰不忍心打扰母亲,因为他知道母亲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好好休息了,难得放松下来。

  最=G新章节上4◇酷fi匠网;*

  苏钰把自己先前的大衣小心翼翼的披在苏母身上,然后打开房间的窗户,一股清新的空气瞬间将屋里的酒精味给冲散了,苏钰伸了伸懒腰,望着医院外的公园开始发呆。

  良久,斜阳最后的余晖已经消失了,天空已经没有了霞光,还隐隐透着鸽灰的暮色,因为是秋天的原因,窗外开始哀哀的刮着刺骨的冷风。

  “嘶”感受到秋天夜晚的凉意,苏钰不觉打了个冷战,这才回过神来,顿觉腹中饥肠辘辘,肚子也不争气,开始“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