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多场景在天空中浮现,随着时间的推移,画面越来越模糊,直至什么都看不见,浩瀚的夜空再次出现,明月依旧高悬在天穹之下。

  忽然,一股股宏大,威严,压迫的声音滚滚而来,声浪竟然好像实质一般。

  “朕统六国,天下归一,筑长城以镇九州龙脉,卫我大秦、护我社稷。”

  “朕以始皇之名在此立誓!朕在,当守土开疆,扫平四夷,定我大秦万世之基!朕亡,亦将身化龙魂,佑我华夏永世不衰!”

  “此誓,日月为证,天地共鉴,仙魔鬼神共听之!”

  “大秦万年!陛下万岁!”

  这声音在空荡寂静的地宫中突然出现,刺得人耳骨疼痛。

  看1v正T版章9节上酷v*匠网S

  天空中星辰闪烁,重温这一切的嬴政,努力的想要抓住那最后幻灭的画面,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天空恢复了它原来的模样,好像什么事情都未发生。泪从他那凝滞眼睛里像泉水样的流溢出来。泪水丰饶地流过他的面颊,落在他那长久没有剃的浓厚的胡须里于是变成了黑色的水滴,滴脏了他身着的华丽裘服的胸口。

  “这些都是朕经历过的,都是朕说过的,大秦灭亡的两千多个日日夜夜,朕一人躲在这浩大的地宫重温了一遍又一遍!但是如今这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幻灭了!”赢政现在的样子比方才苍老了许多,俨然成为了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头。他接着说道:“自先祖与商君变法以来,我大秦日渐强大,政有幸不辱使命,完成一统霸业,然又有何用?是朕葬送了我大秦的万世基业!是朕!是我赵政!是朕!”

  此时的嬴政就像是一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落魄糟老头子,未曾想“暴君”嬴政心中居然藏着一个这样的自己,苏钰见了嬴政这幅模样,顿时心生怜悯。他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竟然走到嬴政面前,用自己的衣袖为嬴政拭去脸上的泪水,并安慰道:“陛下,往事如烟,不必如此介怀。”

  同嬴政处了好一会儿,苏钰更加确定秦始皇根本不是历史上记载的那样残暴,他只是一个爱护妻子的丈夫,是一个望子成龙的父亲,更是一位伟大的君王。苏钰只觉心潮涌动,恨不得马上告诉世人并向他们证明嬴政不是你们所知的那样。

  “陛下,苏钰值此一生,定然为世人还原一个真实的秦皇嬴政!”

  “呵呵,朕的所作所为岂是那些竖儒能懂的,后人评说与朕何干,朕想做便去做了,朕为的是大秦,为的是华夏!”

  。。。。。。。

  星空下,苏钰扶着嬴政,两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月光下,就像一对依偎在一起的父子。沉默了许久,突然嬴政猛的站立起来,捡起定秦剑收回剑鞘对着苏钰说:“可是朕不甘,朕不甘!”

  “扶苏!朕不必你为我证那可笑无用的功名!朕只需你答应一件事!你可愿?”

  “可是,苏钰不是扶苏,扶苏也不会是苏钰,也许我们只是长得像而已,不过,陛下但说无妨,或许钰能替扶苏完成陛下的愿望。”苏钰也站了起来,仔细看清嬴政的脸,还真与苏钰有几分神似。

  “你是扶苏也罢,苏钰也罢,那是你自己以为,在朕心中,你!赵扶苏!是朕的儿子!是大秦的长公子”嬴政霸道的呵斥道。

  苏钰也不反驳而是淡淡的对着嬴政说道:“那么陛下说说,苏。。。扶苏需应你何事?扶苏愿闻父皇教导。”

  嬴政大笑一声,回过头来,原本苍白的脸上有了些许生气。

  “好,扶苏!你且听着,朕要你回去”

  苏钰满脑子黑线,不知嬴政要他去哪里,于是问道:“扶苏愚昧,没有领会父皇的意思,父皇要扶苏回去哪儿?”

  嬴政拔出定秦剑指着星空下一个方向:“往东!秦国!咸阳!”

  “秦国?难道父皇不知我大秦早就亡了!咸阳到还在,但已然不是父皇心中的咸阳了。”

  “无妨,朕只问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苏钰不懂嬴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老药,看来这能先答应下来,如若不答应,恐怕定秦剑就不是指向东方,而是苏钰的胸膛。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父皇既然已经开口,儿臣岂敢不答应。”

  “扶苏,你怎么还是老样子!朕不要强迫你,朕不喜欢你拘泥于庸礼,什么君臣!什么父子!,还记得你是怎么死的吗?”

  “回父皇,儿臣听信赵高伪造的诏书,而不听蒙将军的意见,自裁而亡”苏钰照着自己所了解的历史答道。

  “扶苏!一定要听君父一言,你从小宽厚仁德,朕便命你去蒙恬军中,就是希望你能够快速成长为一个冷血的合格君王!朕要你学的是王道!是君天下之道!而不是孔老二那一套!”

  其实苏钰也是这么认为的,公子扶苏哪里都好,就是缺乏一颗冷血的心。“儿臣谨遵君父教诲,定然不忘,必然习那王霸之学,来日君。。。”苏钰本想答君临天下,却发现多有不妥,他哪里来的机会君天下,顶多就是一个考古所所长,所有苏钰转念说道:“来日有机会,定然会君临天下,建我大秦万世基业!”

  “好!这么说你是答应朕了?”

  “是!儿臣愿往!扶苏愿往!”

  嬴政大笑道:“哈哈哈!我大秦有望了!今日朕所为的一切都是为了当初的誓言!扶苏,你且为君父去完成吧!”

  “朕有一件器物要交付于你,便是这令牌,具体用处,到时你自然知晓!”嬴政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一块“令牌”递给了苏钰。

  苏钰接过一看,这不是他家的传家宝么,上面还刻着“长泰永安”。

  作为苏家的长子,他爷爷死的时候神神秘秘的把这牌子交与他手中,正欲开口和苏钰说些什么,却不料还未来得及说便气绝身亡。苏钰一直把这牌子当做自己的护身符,特别是他们这行干考古的,到处挖人祖坟,难免沾些不干净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