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定秦剑,换做旁人恐怕是听都未曾听过,但是苏钰作为考古系和历史系双料博士,却对此剑非常了解。

  定秦剑,就像名剑干将莫邪一样,其实一共有两把,一为阿房定秦剑,一为观台定秦剑。嬴政为彰显自己一统六国的决心,特地铸得此剑,而定秦二字为时任丞相的李斯所书。在春秋战国时期,剑因为青铜材质容易断裂的原因,一般只有五十至六十厘米长。定秦剑足足有九十厘米长,是时罕见。据说当年荆轲刺秦王,就是因为剑太长,嬴政拔了半天才拔出来。定秦剑,当之无愧乃中华第一尚方宝剑,也被世人誉为“天下第一剑”

  “朕曾说过,从今以后,秦与山东诸国邦交,不依口舌,但凭秦剑!朕也说过,于后世千秋万代,每一户人家的窗台,我大秦的明月必朗照之!朕还说过,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嬴政抚摸定秦剑的剑鞘,微微仰头望着宫殿顶部化成的夜空。

  一轮明月高高悬挂在暮色之中,月光如万缕青丝飘洒在嬴政的脸上,勾勒出他的容貌来,瘦削的脸,高高额头,在深陷的眼窝里,藏着一双摄人心神的眼睛,寒光凛凛,正如刚出鞘的那把定秦剑,但此时却在望着明月发呆。他的胡子足有半尺长,就像那老榕树的根须,在风中飘动。他有着坚毅的方下巴,那高傲的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从嘴角的微涡起,两条疲倦的皱纹深深地切过两腮,一直延长到下颔。

  突然,天空星辰涌动,一颗一颗闪烁的星星自西向东不断的转移重复,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竟然看不清它们的动作,整片夜空都变得花白。斗转星移了不知几何,终于停止了变迁。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一幕幕情景,就像是在放映古装电影。

  。。。。。。

  一个身穿麻衣的小孩,被一群比他大一点的少年欺负。衣服都被扯出一个大洞,但是小孩依然挥舞着手上的树枝,脸上带着刚毅!用稚嫩的语气对着那群人怒吼道:“来啊来啊,有本事来打啊,”然而那群人似乎有些害怕,不敢再往前半步。

  为首的那个身穿华丽的袍衣公子模样的少年说道:“你这个卑贱的秦国人,你父王不要你,秦国也不要你!把你丢在赵国当质子,让你在这邯郸城自生自灭,说不定哪天秦赵开战,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本公子教训教训你,是给你面子,哈哈哈”旁边的随从也跟着大笑。

  “我父王不会不要我的!秦国总有一天要兵临你邯郸城下!”那小孩嘶吼着就要再次冲上前去“我要杀了你们!把你们都杀了”

  但是不知何时出现的老头却阻止了他:“政儿快回来,赵国王室的公子我们得罪不起”

  。。。。。。

  画面一转深宫中,一个王者风范的年轻人正在宫门前焦急的来回踱步。宫女太监在门里进进出出,有的端盆,有的拿着毛巾,个个都是汗如雨下,如临大敌。

  忽然一声清脆的啼哭从宫里传了出来,刚才还在忙碌的众人,一下子欣喜若狂。

  X酷匠rY网K首发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夫人诞下一位小公子,母子平安!”一个产婆模样的老妪从门内出来,一把跪倒在地。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太监宫女门齐声跪拜。

  还未等得及众人说完,那年轻的王道了一声“赏”便夺门匆匆进入室内,急切的想看到自己的妃子和儿子。

  室内,一个美丽的贵妇正躺在床上,一脸温柔的看着襁褓中的婴儿,整个人散发着幸福的光芒。见王进来,那妇人正要起身行礼,却发现体力不支,又躺了下去。王快步走到床前,紧握着妇人的手:“寡人说过多少次了,你我相见不必拘礼,何况夫人现在正如此虚弱。”

  王一边说着一边迫不及待的想要抱起那婴儿,却发现不知从何下手,那婴儿实在是太小了。王只好放弃这个念头,只是看着静卧在床上,眼睛都还未睁开的婴儿。

  “王上,给我们的儿子起个名字吧”贵妇看着满脸兴奋的大王,似乎忘记了某件重要的事情,小声提醒道。

  “报!”就在这时侍卫的一声报告打乱了大王的思考。

  “说!”有点生气的大王生硬的声音传了出来。

  “诺!报大王,宫内的扶苏树活了!”

  “王上,为何那么关心这扶苏树呢?”贵妇问道。

  大王微笑的抚摸着贵妇的秀发答道:“当年,秦孝公时期,选择新都地址,来到咸阳城中如今咸阳宫的位置,先祖孝公与商君一同栽下一颗扶苏树。一百多年过去了,如同我大秦基业,长得枝繁叶茂。但天有不测风云,一年前,一道闪电劈中了它,树瞬间倾枯。寡人伤心了好一阵子,还特地命人好生照看扶苏树。”

  “扶苏~呀,臣妾喜爱吟唱的歌之中也有扶苏二字”贵妇说着还唱了起来“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扶苏~扶苏~,好!寡人就给他取名:扶苏!希望他以后能够如扶苏树一样枝繁叶茂,为我大秦建立不世功勋!”

  “臣妾替扶苏谢大王赐名~”

  “大秦王年!王上万年!”

  。。。。。。

  画面再转黑压压的一队一队士兵突兀的从地平线升起,夕阳西下,天空中一片血色残阳,昏昏欲睡。围在兵马中间的是一个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巨大车架,十六匹马并排拉着它缓缓前行。

  “呕呵,呕呵,呕呵”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从车架里传出,接着是几句慌忙的问候声:“陛下,陛下,陛下没事吧”

  车架内坐着一位威严的君王,此时他正靠在椅子上不断的咳嗽,似乎咳得非常厉害,竟然吐出一大口血来。

  “快。。。快快!传赵高进来”君王好不容易有片刻不咳嗽的时间。

  紧接着一个阴柔模样的大人急忙掀开帘子进来,见那君王正吐血不止,他吓得连忙下跪带着哭腔道:“陛下~陛下万岁,陛下万岁!”

  “高,你。。。你快替。。。替朕起草诏书”见赵高不答,君王似乎有些急愤用着不多的力气喝道:“快。。。快!”,赵高连忙拿起布娟和笔等待君王说话。

  “大秦皇帝诏。。。诏曰:公。。。公子扶。扶扶苏速回。。。回咸阳继秦皇位。后主持。。。葬礼,将兵权。。权交与蒙恬。”

  “以。。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阳而葬。”

  “快。。飞马急驰上。。。上郡,交。。。交与公子扶。。。扶苏,扶。。。扶苏!”

  三语毕,君王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