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地宫迷雾(二)

  围着铜棺绕了一圈,发现这铜棺倒是非常的普通,表面连雕刻的痕迹都没有,只有简单的一些壁画,也并未镶嵌贵重的装饰品,唯一的器物就是那把剑了。苏钰陷入一阵凝思:“这太反常了,墓主人把整个地宫都修建得那么豪华,为何独独对自己的栖息之地却那么不上心呢?”

  “为何这铜棺前面会放着一把剑呢?”苏钰觉得不可思议。如果剑作为陪葬品,多半会放置在铜棺内,就像当年在楚国王室墓葬里出土的越王勾践剑,它一直待在墓主人的尸身旁边。

  此剑必有蹊跷,苏钰想要用手去拿起剑来,可是当手的皮肤刚触碰到剑鞘,苏钰便感觉宛若触碰到了千年寒冰,阴冷无比,不得不收回手来。他诧异的看见那剑的剑身周围泛着一股淡淡的寒气,让周围的空气都凝结成白气,显然是一柄神兵利器。

  既然没有办法拿起剑,苏钰只好将注意力转移到铜棺上,本来最吸引他的便是这口棺,而不是那剑。这铜棺约有四米长,两米左右高,通体是用青铜制成,除去铜棺的底部之外,其余四周和棺盖,都扶雕着一个巨大的人脸,整个铜棺都是一种赤黑色,给人一种凝重的观感。这人脸似乎是铜棺上的装饰,画得五观分明,与常人无异,只是耳朵稍大,双眼平视,面上没有任何表情,虽然只是张画着的人面,却给人一种怪诞而又冷艳的感觉。

  为何这墓主人不在棺上雕刻自己的生平,而是画上奇怪的人脸?

  正当苏钰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忽然一旁响起了一阵编钟敲打的声音,接着琴弦也跟着弹奏。宫殿里响起了一曲振奋人心的歌,带着威严和祥和,就像有帝王在登基。

  “咯咯咯”苏钰的头顶上方传来一阵骚动声,抬头望去,只见九条青龙盘绕着一口木棺,而九龙又被冰冷的铁索缠住了龙身。随着铁索不断的被拉长,九龙卷着木棺缓缓下降。

  苏钰刚进来的时候完全被殿中央的铜棺吸引住了,万万没想到这大殿之上还悬挂着一口木棺,震惊之余也冷静了下来,在墓室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铁索的长度似乎刚好能够使石棺降落在原来那口铜棺之上,苏钰惊讶的发现两口棺的大小竟然是一致的。

  这口木棺的设计可比被压在底下的铜棺精美华丽多了,棺木工艺精湛,绝非俗物,两端、四周、棺盖上都有溜金漆的五彩描,绘的是一些吉祥的神兽,皆是仙鹤、骐麟、龟蛇之类的,用以保佑棺中的主人死后尸解成仙,棺盖上更有天上二十八星宿的星图,棺底四周环绕一圈云卷图案的金色纹饰,不知用了什么秘密法门,千百年后色彩依旧艳丽如新,真教人叹为观止。

  敢用这九条青铜器铸成的龙拉着棺材,可见墓主人的大气魄,生前定然是一位豪气万丈的伟大君主。加之这整个地宫的构造,苏钰断定这必然是秦始皇嬴政的秦皇地宫!因为全世界范围内找不出第二个有如此豪华地宫的人了。

  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驽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嬴政当初刚刚登位,就挖通治理了郦山,到统一天下后,从全国各地送来七十多万徒役,凿地三重泉水那么深,灌注铜水,填塞缝隙,把外棺放进去,又修造宫观,设置百官位次,把珍奇器物、珍宝怪石等搬了进去,放得满满的。

  因为害怕被盗墓贼惦记,他又命令工匠制造由机关操纵的弓箭,如有人挖墓一走近就能射死他。

  用水银做成百川江河大海,用机器递相灌注输送,顶壁装有天文图象,下面置有地理图形。用四脚鱼的油脂做成火炬,估计很久不会熄灭。

  。。。。。。

  苏钰倒吸一口冷气,庆幸现在自己还没有被机关暗器当成靶子射成筛子。

  秦始皇的棺椁就在苏钰眼前,作为一个考古学家,苏钰难掩心中的激动,一时也忘记了自己正身处险地,回想起自己在史书上了解的嬴政,不禁骇然。

  Q看正版o*章R节m上0酷《匠-网.y

  秦始皇,秦国的三十三个诸侯王,大秦帝国的第一位皇帝,更是华夏大地中国的第一位皇帝,封中国几千年封建制度的奠基人。书同文,车同轨,十年间横扫六合鞭笞天下,吞并韩魏赵齐楚燕六大诸侯国,结束了中原大地诸侯割据,春秋战国纷争不断的局面,实现了大一统。北击匈奴,征南越,几乎奠定了中国的大致版图。后熔六国之兵铸十二金人,是为大秦定国大器。

  所以秦王政自认为自己功盖三皇五帝,于是各取其一,泰山封禅,是为皇帝。豪气万丈,意气风发,曾曰: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

  然今人之所知所闻,秦王政为天下第一暴君,秦之商纣夏桀。在位期间,滥用酷刑,横征暴敛,置黎明百姓于不顾。修陵墓,造宫室,焚书坑儒,一心只求长生之道,罪恶昭彰。年刚过半百死在南巡的路上。嬴政死后不久,秦朝便也走向了灭亡。

  。。。。。。

  始皇陛下真的是一个这样的一个暴君吗?那上天为何让他占据了华夏中原大地呢?苏钰从小就不愿意相信史书上的一家之言,他认为这是儒家在恶意抹黑嬴政。

  但遗憾的是,苏钰一个人并没有办法去打开任何一口棺,铜棺被压着,木棺被九条青龙缠绕着,必须得借助专业的考古团队才有办法。想及于此,苏钰心急如焚,就像金山银山没法搬走。如若自己能够有幸目睹秦皇天颜,那么就算以身殉道也死而无憾了。

  天意如此,苏钰心中也就渐渐的平复下来,但是他又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会在秦皇地宫呢?

  “啊啊啊”忽然苏钰像癫狂了似的狂拍自己的脑袋,不断的询问自己。

  “我为什么会在秦皇地宫里头呢?”

  “我不是在秦始皇兵马俑发掘现场吗?”

  “我的同事呢?我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怎么可能在秦皇地宫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