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地宫迷雾(一)

  地宫尽头没有风,幽黄的灯光却左右摇曳,灯台上的残油似乎永远都烧不尽,漂浮不定的灯影倒映在斑驳的老墙上。虽然灯火环肆,苏钰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相反这里极度的阴冷,寒意从皮肤表面一层一层的渗入内心深处,让他无法抗拒又怎么也挥之不去。

  地宫的通道非常宽敞,两旁的墙壁直入天际,顶部陷入一片墨色之中,高墙之上不知是为何物。相比于周遭的建筑,苏钰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爬蚁。

  在他前方不远处,墙壁两旁矗立起八面巨大的石碑,左右对称,遥相呼应。在每面石碑更高的墙壁上都悬挂着一座长明灯,灯光的照拂下,石碑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阴森恐怖到极点。

  强忍着莫名的阴寒和内心的恐惧,苏钰蜷缩着身子摇摇摆摆地向前走着,只觉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但还在机械地迈动着双脚,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

  虽然距离那石碑并不算遥远,但苏钰还是踉踉跄跄走了许久才来到了石碑前。

  苏钰定了定神环视周围,透过那些古老而忧伤的光线,只见石碑上绘着许多的壁画,或许是年数太过久远,壁画已经变的模糊不清,但是苏钰还依稀能够从壁画上看出一些神奇的东西:有术士炼丹,高炉耸立,紫气东来。

  有黑甲武士,手持矛戟利剑,怒目圆瞪,威风凛凛。

  有宫廷楼阁,黄瓦盖顶,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还有帝王高坐金銮,坐下有文武百官,殿外旌旗蔽空,身后两名侍女各持锦凤羽扇。

  石碑上还雕刻着众多先秦文字,但是都太过模糊,难以辨认。

  苏钰也只好作罢,拖着步子继续往前方走去。

  绕过石碑群,正前方是一道雄伟的赤黑色大门,门的两旁分立着两头似龟非龟的怪物,背上驮着一根巨大的石柱。每根石柱上都雕刻着两条巨龙,一条在上面,一条在下面,它们盘绕升腾,腾云驾雾,向中间游去;中间呢,有一颗宝珠,围绕着一些火焰。

  正当苏钰在仔细端详门旁的构造时,“轰隆”一声,那道门居然自己展开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道强有力的气流,还未来得及挣扎对抗,苏钰瞬间就被这巨大的推力直接轰进门内。接着他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苏钰只感觉一顿头晕目眩,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噗”苏钰扶着胸口直接吐出一口猩红的血来,只觉胃里翻江倒海,脑海里一片空白。

  “咳咳咳”咳嗽了良久,苏钰这才晃过神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勉强坐了起来。苏钰努力的睁开眼睛,想确定自己被那该死的气流冲到了哪儿。

  酷:r匠网)%唯一正版…w,Jp其他都&是#盗版

  环顾四周,苏钰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平台的中央,这平台,就等于是一座广场,足足能够容纳几千人。地面上,明亮洁白,一层釉质里面有许多多精美的花纹龟裂踪迹,瓷器似的。广场的周围依旧挂着一盏又一盏的长明灯,发出微弱的薄光。

  隐约可以看见,广场的边缘每隔三米左右,便有一个高大的兵俑站立在那里。士兵手持的矛戈却不是陶泥做成的,而是真真切切的青铜器。即使苏钰与之隔了很远,依然一眼就能看见青铜兵矛上发出的淡淡银光,让人胆寒。

  在广场的深处,是一座洞府宫殿,并没有什么建筑材料,好像是以整个山为根基,在上面镂空雕刻出来的一般。不知道是谁这样大的手笔,把一座山峰都修建成宫殿。而宫殿与广场通过三座白玉石铸成的浮桥相连接。

  苏钰只好引身朝那宫殿的方向前行,因为方才那道门早已消失不见了,唯一的出来便是走过那桥,进入未知的宫殿里头。

  与宫殿和广场相比,那三座浮桥显得非常渺小,桥下深沟中有浑浊的银色粘稠状的液体,不知其有多深,也不见流动,像是一汪死水。

  凭借着自己的学识,苏钰很快就认出了这三座窄得只能通过一人的白玉桥的来头。

  这叫三世桥,在中国古代传说中,人死之后化仙升天,便要先踏过这三世桥,摆脱世俗的纠缠,然后才会脱胎换骨,遨游太虚,做个逍遥神仙。

  不坐停留,苏钰很快便通过了白玉桥,来到了宫殿的大门外。只见大门早已敞开,似乎就是在等待他的进入。

  透过大门,可以清晰的看到宫殿里头是一处帝王与臣子上朝所用的议政厅,堂上左右放置着先秦的奏乐器件,有缶、琴、瑟、编钟、竽等等。大殿的正中央是一口巨大的铜棺,铜棺正前面靠着一把大约一米高的宝剑。但是整个大厅之内空无一人,连一个陶俑都没有。只有一口铜棺和一把宝剑相依为命。

  苏钰踏过殿前约一丈高的门槛,举步进入宫内,想要一探究竟。

  “叮~”苏钰尝试敲击大殿内的音乐器皿,发现那缶依然能够发出清脆的响声,“咚”而编钟则发出沉闷的声音。

  作为一个考古专家,苏钰自然不会放过那口铜棺,他想开馆验尸,他想知道是墓主人是何方神圣,居然把自己的墓室修建得如此华丽。

  很显然墓主人生前热衷于修仙问道,从初时门外的壁画上勾勒的“术士炼丹”的热闹场面可以看出,墓主人恐怕生前花了巨大的财力物力来追求长生,应该是一位帝王。历史上喜爱炼丹的皇帝并不在少数,清朝有雍正皇帝,明朝有嘉靖皇帝,就连秦皇汉武也热衷于此道。

  那么这地宫的主人是谁呢?

  苏钰非常感兴趣,他对考古的热情丝毫不若于那些皇帝对长生的追求。甚至有人认为他是个变态,极爱刨人祖坟。朋友都喊他“傻刨子”。

  苏钰当然没有这么变态的癖好,只是他喜爱追求历史的真像,他认为史书上记载的不够真切,因为史书多半是成功的人写的。

  而帝王经常威逼利诱史官,让他们写下不真实的历史,从而维护当朝者的统治地位。特别是改朝换代之时,后朝多半会极力的去埋汰前朝的历史,那么这史书就显得不堪入目了,更为严重的是误导了后世之人。

  所以,苏钰考古只是为了挖掘历史的真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