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与父亲道别后就往自己小院回去,正到小院门口便注意到隔壁小院有人在往里面搬家具进去,寒云有些奇怪自己虽然修为看似差点但住的地方却是寒家宅区最好的一片,尤其是那个院落,里面还有池子后院,也寒云的根本不是一档次虽然他不介意。

  反正寒云刚吃完饭天色也也晚了不宜修炼,便去看看这个连夜般进来的邻居。

  寒云走上去询问家丁“二狗啊,这是谁搬进来了?”

  这个名叫二狗的家丁看到这个以废物而名的小少爷居然敢怎么叫他即便他主子和大家本来就是叫的,但寒云不行。

  这便是强者为尊弱者没有尊严。

  “这不是小少爷吗?这么晚了怎么还出来,即便是在寒家晚上也可不太平”二狗冷声道,言外之意就是别以为你在寒家我就不敢收拾你,找个没人地方打你一顿也没人知道,平时饱受主子们的招使忍气吞声,现在有个废物小少爷主动来找打泄气想到这里二狗就开心极了。

  “我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不要扯别的”

  寒云虽然修为低但是实力绝对不是他一个武者可以欺压。

  哼!等以后你就知道错了“少爷,这是寒家的贵客,少爷没有事还是不要去打扰,管家大人说了不要惹了贵客生气,不然后果可不好”二狗冷声道完全不把他当少爷

  “哦,这是寒家,我是寒家大少爷,既然住本少家,拜访拜访自然没得说,寒财管不着”寒云谈谈道,也不理二狗直接过去邻居里面小院看看

  我的妈!寒云以前可是来过这里的石塘荒废,院落杂草丛生。

  可现在呢青水荡漾里面还有鱼儿在池塘四处游动,而一旁因为天黑缘故看不清花儿,却依旧闻的见花香“你是谁啊”离花圃不远处有一颗大树上系着秋千,一个八岁左右的淡青裙少女甚至说是小孩在秋千上微微荡着白皙双腿不住摆动的看着寒云调皮道。

  “我是寒家的少爷,我就住隔壁,我来看看这个刚搬来邻居,小孩你大人呢”寒云老成道“噗嗤,我就是这的主人”少女笑着道“这是寒家小少爷吧,老朽和我家小姐因一些缘故暂住于此,如果有什么不便之处,还请多多包涵”一个雪白胡须的佝偻老者手中杵着拐慢慢走过来以寒云的眼光自然知道以前老者不简单习惯性神识扫过去看看老者修为,这也是寒云自信,不敢说整个世界但这个小城绝对没有人可以发现他的神识老者那平静的脸庞上衬托这雪须看似没有任何表情,但眼睛深处闪过一抹异色但瞬间消失“没有没有,我只是来随便看看”寒云天真无邪的笑笑道“我叫寒云”

  “呵呵,家里人都叫我老杨,叫我扬老吧小少爷,这是我家小姐……”

  不待扬老说少女就忍不住调皮笑道“我叫冷霜儿,我叫冷霜儿,你叫我霜儿吧”霜儿学扬老叫道。

  “好啊,我比你大就叫你霜儿妹妹啦”寒云天真灿烂的笑道

  一傍扬老也是无奈微微摇头,但并没有说什么

  那些东西搬的也差不多了“霜儿妹妹天色不早了,我明天在找你玩吧”

  寒云和霜儿,扬老别过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的,打坐了一会就睡觉去了。

  翌日清晨寒云理着自己的钱财总共四百银币,和三枚金币。一金币等于一百银币,这里全部才七百银币根本不过寒云用来买药材。

  准备去弄点钱该如何入手呢,寒云想了想,对了赌坊啊,自己灵魂力量虽然不复以前,但神识却是保留下来,可以看清堵住大小“没想到本少要靠赌为生”寒云出了寒家便向先向一些小赌坊去,

  提挂赌坊,比较小的赌坊,寒云正准备进去就被两个赌坊看门的打手拦手挡住,“小屁孩,没钱一边玩去”一个麻脸道“谁说我没钱的,诺”寒云拿出一个金币在他前面晃了晃麻脸眼睛瞬间亮了亮“小爷请,小爷一定要玩的愉快啊!”

  寒云也不理走了进“买大买下,买定离手”赌坊由此嘈杂

  寒云看到一个较大的赌桌便挤了过去,还好力气大身体小发挥了作用。寒云仔细看着一个摇盅的矮小中年人站在椅子上双手握着盅左摇摇右摇摇最后定在桌子上“快快快买大买小”

  酷xh匠):网首发

  这些赌徒已经买了很多次小都输了,纷纷陶出几十枚金币银币压大,但也有几个执着压小寒云神识外放扫过盅中发现三点成大的子被这摇盅的矮子手微微点了点盅的表面,而里面的三点大子再次轻轻滚动变成三点小子。

  果然十赌九骗寒云心中暗道,但是对于强大神识的他来说都是小意思。寒云陶出三枚金币和一袋银币全部压小矮小男子眼神瞟了一眼寒云没有放在心上“买定离手嘞”

  大,大,大,小,小,小赌徒们竭嘶抵理的喊着。

  矮小男子翻开盅“小”

  “草,怎么是小”赌徒们怒气冲天,对于这些矮小男子已经看习惯了。

  一个伙计很快把钱分开了,虽然赢了但也就赢了四百银币,下一盘赌盘开始寒云再次还是小又赢了几百,现在有俩千了第三次,三千第四次,五千矮小男子终于发觉到了寒云一直赢钱虽然不多每次几百一千不等,但对于赌桌摇盅人来说只要放在桌子上的的钱都视为自己口袋的钱,如今寒云屡屡从自己口袋拿钱但又不能发怒,也许是这小子运气好吧矮小男子心中道“哼,看我这次大小通吃”

  又一盘的赌局开始“豹子”寒云五千银币压在中间矮小男子有些瞪大眼睛这次不会也是运气压对了吧,他又看了看大小盘几乎持平如果改的话不划算比起这个让寒云五万又如何这一桌可是有二十多万呢。

  寒云如意愿的赢得了五万又一盘开始矮小男子摇盅至大,貌似赌徒们发现寒云“运气”好跟着压大这下矮小男子慌了这么多人差不多八十万了这样赔要几百万,上头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他连忙给打下手的伙计一个眼色,伙计悄悄溜了下去而他则继续摇,摇到援兵来

  “卧槽啊怎么还不开是不是不想作了”

  一个大胆赌徒直接撸起一堆钱砸在矮小男子脸上,“请稍等稍等,稍等稍等”矮小男子脸上赔笑但心里把寒云恨死,要不是他,其它人怎么会跟着大,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百试百灵的点指变数为何总是在关键时刻失灵。

  一会后“听说公子运气很好不知可否与我赌上一把”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对着寒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