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围追堵截?

  自打成功抢夺赤红色结晶体后,在这片繁茂的热带雨林中,就开始上演人虫之间的追逐大战。虽然完成抢夺花费了不足十分钟,但是此时此刻,战队却被追杀了整整十小时!

  出乎意料的就是,杨巨时下的身体状况,与累得半死的三位战友,可以说是截然相反——他在随队狂奔十小时后,没有任何疲累的迹象,连呼吸的频率都没有一点儿异常。

  他趁着战队休息的时候,听着耳麦内传来的混浊呼吸声,举目望着体力透支的三位战友……难道说,时下的异常情况,就是赤红色结晶体造成的?与十小时前相比,赤红色结晶体涌入体内的奇异力量,涌入的流量等方面都有大幅度降低,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中断的迹象。

  咕噜噜……!肚子的一阵叫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他索性放弃所有的思考,掏出高营养高热量的应急食品,瞅了一眼左侧距离只有三米多的高飞,边吃边问道:“种马飞,现在是什么状况?”

  高飞喘着大气地回道:“情况不容乐观,八个大方位,十六个小方位,没有一个是安全的。”他的第六感全力而开,努力寻找着可以安全撤退的路线,何耐众多的路线中,没有一个是没有障碍的。没有办法,他唯有选择一个,危险系数相对较低的撤退路线。

  武敏在听到高飞的话语后,自知一场战斗在所难免,所以要做些体能方面的补充。无意之间,她看到了状态如常的杨巨,内心也随之产生了疑惑……她吃着应急食品,挪到了杨巨的左手边,问道:“我们一路狂奔都十小时了,你怎么一点异常都没有?”

  武敏这么一问,杨巨直接非常的,把所有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同时也包括了一些假设,“……事情就是这样了,你们谁能帮我分析分析。”

  “妇科文,这是你的强项。”话说之际,高飞没有忘记嘟囔嘟囔,赤红色结晶体是用了什么方法,鉴定了肾上腺素和荷尔蒙!

  任晨文反复考虑了一下,推测地说道:“蟑螂群体出动,赤红色结晶体的重要性,可以推证,同等于生存权。所以,它们能根据赤红色结晶体散发出来的力量,来追踪我们的位置,而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这么长时间没有甩掉它们。另一方面,巨疯的体质或是其它某个特定方面,与赤红色结晶体有着强势的一体性,所以那股力量,很容易和巨疯体内的奈洛克融为一体。”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要比喻这件事情,就好像是武侠小说中的一个俗套情节,那就是一个无名小辈吃了一根千年人参。”

  “对啊……”高飞的第六感,依然在寻找着撤退路线,但无法克制内心疑惑的诱惑,抬头冲着正前方的任晨文问道:“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千年人参?”

  “根本不可能存在千年人参,最高年数的人参,史料可以查证的,只有献给慈禧太后的那根,年数大概有三四百年。”

  任晨文话音落地之际,杨巨突然感察到了,赤红色结晶体涌入的奇异力量骤然中断。他连忙掏出了,位于左腰战术袋中的赤红色结晶体,仔细地看了数次后,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奇异力量的涌入终止……”

  “等等!”高飞打断了杨巨的话语,经过再一次确定,第六感所发现的异常情况后,继续用第六感捕捉着空气中的危险资讯,“危险资讯的数量点,开始明显减弱…这有可能是蟑螂设下的圈套,我们暂时先等等,情况确定了再说。”

  高飞的第六感,有质疑的理由吗?任晨文内心虽说没有完全放松,但多少没有那种随时战斗的准备了,“巨疯,我现在可以确定,战队的两个任务,目前全部完成。”

  杨巨懒得思考次级任务是如何完成的,直接问道:“说来听听,我们怎么回复次级任务。”

  “对于度虚异生物来说,赤红色结晶体可以大大增加生存的筹码,而因为意外等原因,来到度虚拟空间的地球生物来讲,该结晶体同样具备相同的价值。”任晨文斟酌了一下,面色自信地说道:“骷髅的智力不断提升,这是进化的证据,任谁都无法否认。所以,我以此推测,结晶体很有可能具备辅助进化功能。不然的话,我真的很难解释,骷髅为什么会发动那么大规模的战斗。”

  “有道理。”说完,杨巨不再多想,闭上眼睛,开启第六感,搜索这夜幕下的热带雨林……

  伴随搜索半径的增大,他惊喜地发现,原本第六感的感知半径,由原先的不足二十米,骤升到两百多米——如此巨大的增幅,与奈洛克的涨幅是密不可分的。而在这个时候,他巴望着能立即返回基地,检测一下,奈洛克究竟上升了多少!

  蓦然间,一股味道非常熟悉的抵抗气息,在左侧极近距离内浮现而出。

  他睁开眼睛一瞧,左侧位置,唯有处于抱枪盘足而坐的武敏。

  半径两百米内,没有任何危险存在,武敏在抵抗着什么?他再次用第六感确定了,武敏的确是在利用意志力,抵抗某种事物的侵袭,“阿敏,你在抵抗什么东西?”

  “呃……你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那种掐着人脖子,让人窒息而亡的宁静?”

  杨巨左张张右望望,根本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但心知武敏不会说谎话,因然安慰地说道:“安安静静的,多好啊,呵呵,总比被那些蟑螂追着强。”

  安慰的话语,虽然水准上不怎么样,但是武敏依然深深地感受到了,那颗源自杨巨内心深处的一番好意,“对了……阿巨,你的独立性这么高,是不是因为童年的痛苦遭遇?”

  “这个……呵呵,不好意思啊,除了打架的事情以外,其它的记忆都很模糊了。”

  “嗯……没去孤儿院之前,你是怎么解决生存问题的?”

  “太小时候的记忆不是很清楚了,但我经常跑去酒店后门蹲点,因为那里的废水缸,总是能让我找到好吃的东西。”

  或许是应急食品的口感问题,杨巨在说话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了童年的记忆,尤其是从漂满废油的废水缸内,捞出的那些美味佳肴。这时候,美味佳肴的味道,好似在他口中回荡着,而令其无法自制的,联想到了打架,因为那时候还有不少人,争着去废水缸内‘淘宝’。

  瞬息之间,他的童年岁月中,无数次打架的精彩片段,快速地在眼前闪现着,“唉……不知道是不是长大的原因,现在和小流氓打架,找不到童年时候的那种感觉了……”

  武敏一愣,问道:“什么感觉?”

  “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嗯……还有其它交融的感觉,但主要就是这两种。”

  武敏明悟地点点头,因为成长是人世间最悲哀的定律,年龄和知识的每一点增长,都会让人们丢失一点东西!

  杨巨和武敏的聊天,在任晨文的眼里,这是一种战友间相互了解,但在高飞的眼里面,杨巨的动作,却是同等于情敌!

  高飞与任晨文相同,同样了解杨巨的过去。正是因为这种了解,他没办法找出杨巨的生活作风问题,可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放任‘事态’进一步恶化,因然插话道:“在孤儿院的时候啊,巨疯是出了名的打架王,连女生都照打不误的说。”

  杨巨听到这话,没有往负面去想,反而产生了一个问题,“种马飞,怎么这个打架,还要分男女吗?”

  “唉……想吃就吃,想睡就睡——像猪一样,反正你的地盘你做主。”

  任晨文太了解高飞的动机了,而内心也明白,杨巨不是那种歪理辩论型的人,因然义不容辞地助阵道:“是啊是啊——不怕虎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战友!”

  “我们是男人,天性就是繁衍后代!”高飞无法接受任晨文的嘴上挑战,底气十足地说道:“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他所站的位置,而是他所朝的方向——同理,上床最重要的不是他所插的位置,而是他所抽的方向!”

  不用再怀疑了,这口水战即将来临。虽说战友有心情口水战,同等于现在是一个安全的环境,但是武敏本能的认为,口水战还是不要开始的好,因此急忙地问道:“我很奇怪,你们一样是一路狂奔,怎么一点休息的意思都没有?”

  听言,高飞霎时忘记了任晨文的存在,抢话地解释道:“主要是因为奈洛克的关系,但凡数量词超过一万,奈洛克就成为了武类度虚战士的另一个生命!简单的说,奈洛克可以支持你,做出任何想要做出的事情,例如跳到二十米的高度或是飞行。可是返回地球后,奈洛克就会沉睡,失去这个支撑的话……”

  他想了想,说道:“以我们狂奔十小时为例,现在大家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但回到地球后,就会失去奈洛克的支撑,那时候就是付出代价的时候。阿敏,如果我没有猜错,地球时间的四十八小时内,你会和全身瘫痪的患者一样,而且那疼痛,简直就像被压路机反复碾轧一样;虽然我们的奈洛克比你高,但也要付出一样的代价,甚至要付出更多。不过巨疯是特例,不能列在参考范围内。”

  “阿巨是特例?”

  “是啊,我怀疑这和巨疯的肾上腺素的分泌量有关。”

  杨巨眨了眨眼睛,冲着高飞问道:“喂,怎么又和我的肾上腺素有关?”

  “拜托了,除了肾上腺素这个硬指标以外,你还有什么硬指标和我们有巨大不同的?”高飞没有心情和同性继续说话,举目望着武敏,温声地说道:“阿敏,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欢迎你随时提出啊。”

  “好的。”武敏明白了高飞所讲的话语,但同时意识到了,战友因为她的拖累,而放慢了撤退速度。目前情况还好,可是谁能保证下一次,不出现致命的威胁呢?她好似坚定了什么,神色肃然地点点头,“你们认为,有什么训练办法,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最大限度地提升奈洛克。”

  武敏的话语,勾起任晨文内心最害怕的记忆,其躯体不禁然地打了一个冷颤,“阿敏,你曾经和巨疯对练过,应该能体会到,巨疯的那种压倒一切的气势,以及不顾一切的进攻势头。假如你把对战的地点换成度虚拟空间,你会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妖怪。”

  他深深地吸了口空气,强压下那股后怕的感觉,说道:“如果你真的心意已决,我希望你能听从我的安排进行训练,不然的话,我怕你一辈子都不能离开心理治疗。”

  “心理治疗……”武敏突然想起了,那些被二叔亲手训练出来的特种兵,其技战技术的确是顶尖的,但是没一个例外,都去看心理医生了,“阿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假如我真的退却了,那我就没办法在家人的面前,抬头做一位军人了。”

  高飞不甘心地问道:“阿敏,你真的肯定,要和巨疯进行长期训练?”

  “战争只有胜负之分,没有男女之别。”

  武敏的这句话,其内透着复杂的味道,虽说杨巨三人各有各的看法,但有一点是相同的——这话就是武敏的人生格言!

  任晨文无奈地笑了笑,事已至此,已然无法动摇武敏的决心了,“好了,今晚情况有些特殊,我和种马飞先休息,你们就负责第一班的守夜工作。”这话说出之前,他就想到了,高飞会有何种‘生物’反应。所以,他在说话的时候,冲着高飞摆出了威胁的脸色。果然,这招奏效了,而且效果还很棒——高飞面色失落的,窝在树下,嘟嘟囔囔,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3酷m匠:,网o永.久|U免X费jy看小说

  杨巨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取下了戴着的耳麦,这样就可以防止战友睡觉的呼吸声,给于第六感所带来的影响。

  守夜工作,可是关系到战队的安全,他不敢有半点儿的马虎。

  皆因赋予第六感的是警戒任务,而不是类似地毯式的搜索,所以这半径相对延长了不少,时下达到了两百四十多米。第六感的开启,与大脑思维运作,没有直接冲突或是相互影响。因然,他在守夜的时候,思维异常活跃,模拟着早上抢夺赤红色结晶体的战斗,而这也是冥想训练的另一个变相版本。

  模拟战斗中,他是单兵作战,但不是直接抢夺,而是和巨型蟑螂群厮杀……

  “阿巨……我刚才准备照着教材上面,使用第六感预警的时候……”武敏神色狐疑地问道:“这个第六感,是不是有不少工作模式?”

  “第六感的工作模式,属于自我开发型,根据自身的需要,开发出不同的工作模式。以本战队的第六感来说吧,种马飞属于探索类型,妇科文属于各方面都较为平衡的类型,我属于战斗类型。”话说的时候,杨巨突然联想到了,出现在其它战队内的事情,“不知道是一科的哪支战队,他们的第六感可以联合工作,感觉就像是一个网路中的局域网一样。”

  “局域网……阿巨,两者的道理虽说一样,可是理解起来就……”

  “科长说了,两个方面,可以让第六感联网工作。第一,联网者的奈洛克最低达到十万;第二,就是特部一科的夫妻档。”杨巨貌似想到开心的事情,溘然的呵呵一笑,“〇七年的年欢晚会上,和科长聊天的时候,就听说了,特部一科的武类度虚战士,如果喜欢科里的异性,首先就会接收到异性的第六感,但被暗恋的异性是不知道的。呵呵,一科的那些夫妻档的女性,经常说——老公的第六感,就是一个不会说谎话的分身。”

  “原来是这样……”武敏认为,暂时不用深入了解第六感,而了解奈洛克,显得更加的重要,“阿巨,‘平安卫士’出版的书籍,我看了一些,但书里都没有详细解释,人的体内为什么会有奈洛克。以你的个人看法,认为奈洛克是什么?”

  “这问题我没想过,倒是妇科文曾经做过这方面的研究。”杨巨想了想,任晨文三年前递交给科长赵军的研究报告,说道:“假设度虚拟空间和地球,就是畸形胎儿中的连体婴,那么两个空间生存的物种,就可以细化为人体的某个器官。”

  “以中医的五行理论来说,各个脏腑之间,存在着非常密切的相生相克的关系。地球人体记忆体在的奈洛克,就是脏腑的功能之一,但是这个功能,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开发。普通人在通常情况下,肌体对心脏的使用率仅为百分之十五,可当处于极度兴奋状态下,其心脏的使用率会突然飙升到百分之八十五,甚至更高,如果没有强壮的心脏作支持,在极度亢奋状态下,悲剧将很容易发生。”

  “相比下,武类度虚战士在地球的时候,对于脏腑器官的利用率,普遍达到了百分之三十,而这个利用率,同等于特种兵。因此推证,奈洛克这种力量,其中之一的功能就是,提升肌体的利用率。至于其它的可能存在的隐藏性功能,目前还没有开发出来。”

  “武类度虚战士的最大禁忌,就是严禁在地球空间使用奈洛克。因为一旦使用,将会成几何倍数提升肌体利用率,而这非正常的提升,就会导致武类度虚战士快速陷入疯狂。然而这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疑问,那就是为什么在度虚拟空间内,奈洛克会成为生命支柱?或许,地球才是‘连体婴’中,应该被舍弃的那位。”

  说到这里,杨巨自我认为,任晨文的研究内容,概述地差不多了,“对了……最近三科发现了特殊形态的奈洛克,具体情况目前还没有对内公布,但是听说很危险,需要执行队出动。”

  “阿巨,执行队的任务性质是什么?”武敏似乎想到了什么,正色地问道。

  “武类度虚战士的失控,唯一的原因,就是触犯了最大的禁忌。执行队直属特部指挥中心,其任务就是击毙陷入疯狂的武类度虚战士;如果普通人因为同样原因而疯狂,一样是他们执行队的清除目标。对于这一类不能自控而疯狂的人,或是利用这力量而犯罪的人,‘平安卫士’将其统称为‘非人’,意思就是非常危险的人。”

  “有没有‘非人’作案的实例?”

  “三年前,四川有一个实例,就是正在盘山公路上行驶的大巴客车,突然失控坠崖,造成四十五人死亡。当时特部的张部长,派出一科、二科和三科共计一百多人,赶往事发地实地调查,最终确认是‘非人’制造的,而这名‘非人’在一年后即被执行队击毙。”

  杨巨好似想起什么,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根据‘平安卫士’的资料显示,普通人无意开启奈洛克的例子,近年来呈现不断上升的例子。事实证明,抑郁症患者是两大不安人群——重度抑郁症患者,结果大部分都是自我了断,但在生命没有结束前,很有可能因为情绪长期处在极端位置,进而迫使奈洛克开启;另一个不安人群,就是瘾君子,过量毒品能致人死地,但是毒品摄入量,如果是长期临近死亡边缘的时候,就有可能通过化学刺激,进而开启体内沉睡的奈洛克。”

  “相对来讲,前者是比较容易掌控的,因为生病总是要去看医生的,而抑郁症不是什么绝症,治愈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后者根本无法掌控——‘平安卫士’提供的资料,全球各国执行队击毙的‘非人’中,百分之六十属于后者。”

  武敏点了点头,理解执行队任务的重要性,“阿巨,如果是特部一科的武类度虚战士,因为不得以的原因变成了‘非人’,他的队友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特部一科有惯例,战友负责送最后一程。”

  “阿巨,假如有一天我变成了‘非人’,我希望能在度虚拟空间,由你来送我一程。”

  武敏的话语平平淡淡,情绪也没有什么起伏,但是杨巨深深地感受到了,那种如同台风席卷而来军人风格,“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亲手送你上路的。”

  “阿巨,需要我送你上路吗?”

  “这倒不用,因为我有另外一个选择。”

  武敏无法克制内心的好奇,问道:“你的选择是什么?”

  “我不能死在地球,要死就战死在这度虚拟空间内。”

  “为什么?”

  “我们是战士,天性就是进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