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习结束了,但是留下来的思考,却是没有结束……

  大概是下午两点的时候,杨巨四人返回八宝山火葬场的集体宿舍中,而最后一位进入的高飞,认为后面还有人,没有顺手把门关上。

  杨巨谨遵指挥中心下达的命令,返回宿舍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装备佩枪。其后,他来到客厅中,落座双人的沙发上,等待其它战友整装而回,一起讨论这场战斗的得失。

  他的屁股尚未坐热,脑海中即以想起了,曾经的餐叙中拍着胸脯,向赵军保证胜利的宣言……尽管演习中竭尽全力,可最后结果还是输了,而这与预想的结果,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这个糟糕的演习结果,丢得可是整个特部的脸……

  他背靠着沙发,忧然地长叹了一口气。

  落座在杨巨身边的武敏,听到这声叹息,不禁愕然举目望去,问道:“阿巨,你这是怎么了?”

  杨巨有气无力地叨咕道:“演习输得这么惨,特部的脸都给我们丢光了……”

  举足而来的任晨文一眼即以读出,杨巨神色中所蕴含的苦恼,“胜负的问题,要等内部评估结果出来再说。”

  说完,他落座单人沙发,待高飞落座对面后,说道:“暗杀者介入演习的事件,这足以证明佩枪命令的必要性,而且类似的事情,日后肯定还会发生,甚至波及到无辜民众的生命安危。所以说,我们要进行必要的军事训练,尽可能短时间内,将自我生存机率提升至最大。”

  对于此类相关的问题,高飞压根就不感兴趣,因为情报收集与分析,可是特部三科肩负的职责,“妇科文,我们在这里瞎猜也没有用,不如找科长问问。”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任晨文异常自信地说道:“该事件对于我们四人来说,都是最好的试金石,阿敏的目标我还不知道,但绝对适用我们三人的目标——武类度虚战士能在地球使用的力量,就是第六感,而这是我们唯一的战斗支持!假如我们在地球上和度虚生物战斗,奈洛克的提升,可以说是倍数翻升,但是所冒的风险同样是倍数翻升。”

  杨巨三人聚精会神地听着,浑然没有注意到,搬着纸箱、举足进来的赵军。

  “说句真心话,我一样有私心,而这次很有可能就是我们人生的转捩点。”

  任晨文与其它三位战友一样,同样没注意到旁听的赵军,继续说道:“指挥中心的最高命令,源自一只或是数只潜入地球的度虚生物,异生物在地球发展,现在已经是羽翼丰满的时候了——夜总会的械斗和杀手介入演习,这可能是前奏。”

  “以上是我的猜测,也是唯一符合实际情况地推演。如果我们解决了这件事情,BJ189小队在特部的威望,绝对可以上升一个档次,到时候科长就会给我们安排更艰难的任务。下面发生的事情,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而我们就有很大的可能,成为特部一科的王牌战队。”

  他吁出一口浊气,神色平然地说道:“我们投票决定,不想参加的,可以申请调离本战队。”

  杨巨兴然地握拳说道:“我赞成!”

  武敏自幼受到家族熏陶,‘服从命令’四字已经深入灵魂,“我服从命令,但我个人意见是赞成,最好是先斩后奏,造成既定事实。”战队成为特部内公认的王牌,这无疑就是自我证明的最好方法,虽然这过程要冒着生命危险。

  四人的想法中,高飞的最复杂,也是最矛盾的,归总来说,就是喜欢刺激的生活,但不喜欢要命的刺激。反复权衡后,他好似想到了成为王牌后的‘幸福’生活,“集体意识不可缺,所以我要和本战队共同进退!”

  武敏没听出这话问题,但杨巨和任晨文却是太明白了,齐齐地瞪着高飞,异口同声的冷冷说道:“有我在,你休想在基地内乱搞男女关系。”

  “哼嗯,好心当成驴肝肺。”

  假如继续放任不管,那待会儿不是就要口水战?武敏有此强烈认识,思路顿时急转,寻找可以灭火的话题,然而急得乱转的眼珠,无意中看到了憋笑的赵军,“啊……科长好!”

  杨巨三人齐声而道:“科长好!”

  三人与武敏的有些忐忑的心情不同,因为这三男太了解赵军了,纵然方才所谈的事情被全部听到,也绝对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你们这四个小鬼,竟敢‘密谋造反’,胆子不小啊。”话说的时候,赵军将两个纸箱搬到了餐桌前,将其中一个纸箱装着的,来自基地的真空包装食品,逐一摆放在餐桌上,“阿敏,帮帮忙,把这些食品放到微波炉里面热一下。”

  武敏脸色尴尬地问道:“科长,刚刚我们谈的事情……”

  “看看你的三位战友吧,他们可都是老油条了。”赵军乐然而道的时候,将另一个纸箱内的内招酒,先摆了十瓶在餐桌上,“导演部的慰问品,要等到明天中午才能到位,今天就用我的私人珍藏庆祝庆祝。”

  :i酷匠.网唯i;一G正Ev版S,X其他zC都“)是●A盗q版

  为何庆祝?任晨文很快想到其中原由,问道:“科长,导演部的评估结果是什么?”

  “不用着急嘛,我们边喝边聊。”

  不消一刻钟的时间,品种繁多的食物全部上桌了。赵军是长者,自然是餐桌上的上首位。任晨文、高飞落座餐桌的左侧,而武敏、杨巨则是坐在对面。

  赵军貌似很久没有喝酒了,还没动筷子,上来就喝了两大杯,这两杯的容量,可是整整干掉了半瓶酒,“呵哈——军需特供就是军需特供……呐,导演部的评估结果就是,你们大获全胜,不过这个结果,仅限于内部。”

  杨巨难以相信地冲口问道:“原因呢?”

  “哈哈……你们是没看到……”赵军强行压下了笑意,说道:“和我一起全程观看演习的,除了特部的管理层以外,还有六大军区的特种大队的教官。当这六大教官看到他们的部下,成片成片倒下的时候,那一张张脸啊,简直扭得和麻花似的。”

  武敏内心不禁一震,求证地问道:“科长,这次的演习对手,是来自七大军区的直属特种大队?”

  “嗯。七大军区的特种大队,各出四十人参予演习,而指挥官就是你们认识的大胡子。”赵军垂目一扫桌上的美味佳肴,举筷冲着那盘东坡肉而动之际,说道:“导演部在各大军区找人扮演反派,但没有找到合适的,该结果引起了各军区直属特种大队的强烈不满,而这次临时更换参演人员,其中之一的目的,就是想解决这个无意间造成的负面问题。”

  他笑眯眯地说道:“阵亡比率是一比六十五,这个结果,远远超出导演部所预期的,两年后,可能还有类似需要打击特种兵的事情,还得要找你们帮忙。不过下一次,挑选的地方,可能就是特种兵最能发挥实力的地方,你们可要有心理准备。”

  赵军的话语很清楚,杨巨内心的疑惑也随之消失了。

  任晨文仰头喝掉杯中酒,肃容地问道:“科长,请恕我直言,战队调查的计画,相信你都听见了,我想知道你的看法?”

  “小文,你的潜力,三科早就验证了,而我刚刚又验证了一次——推理全部正确。”赵军神色平然地说道:“处理事情的过程,可能超出你们的预料,要做足充分的准备,但是你们不能耽误正常的工作。”

  任晨文貌似捕捉到了赵军的意图,抬臂示意众人禁言,眸中露着不解地意思,说道:“科长,为什么纵容我们?要知道,我们在假期的行动,很有可能导致民众的死亡,甚至是酿成震惊全国的惨剧。”

  “回来的路上,特部管理层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而这个短会开始的诱因,就是这场演习。”赵军这时候似乎看到了,新生力量的茁壮成长,温声地说道:“特部管理层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家伙了,顶多再蹦跶个十年,而短会的结论就是——即日起,开始筛选下一代的接班人。”

  他瞧了一眼杨巨四人,说道:“一科的筛选队伍,我选择了六支战队,你们就是这其中的一支。单从可以量化的硬指标来看,六支战队是没有明显差距的,因此无法量化的软指标,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参考标准——你们做的所有事情,都会被记录该考核中。”

  “啊……”刷然而站的高飞,联想到了很糟糕的事情,其精神支柱瞬间临近了崩溃的边缘,“科长啊,你,你……你能不能…对我的一些私人问题,网开一面啊?”

  “咳咳……”赵军喝酒喝了四十多年,这是第一次被酒呛着,虽然身体很不舒服,但是心里面却是很开心的,“你这小鬼……哈哈……”

  杨巨浑然不关心高飞的生活作风问题,因为在这时候,有一个非常关键性的问题,“科长,你有没有在地球和度虚异生物的作战经历?”

  “呦,这一说,可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事情尽管是三十年前发生的,可是赵军的记忆依然很清晰,好似这事情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以前在地球搜捕度虚异生物的时候,哪有现在这种优越的条件啊?如果想要在地球消灭度虚异生物,武类度虚战士必须得要触犯最大的禁忌。那时候啊,真是逼得没办法,大家轮流犯忌……”

  假如继续往下说,那可就要破坏这就餐气氛了。因然,他干脆跳过了,深深烙印在记忆中的痛心往事,说道:“根据‘平安卫士’的资料,以及特部三科的资料显示,度虚异生物来到地球空间后,度虚力量将会大幅度的缩减,最高缩减倍数有三十倍。度虚力量虽说大幅度下降,但是你们在行动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因为一科承受不起这种损失。”

  杨巨情绪高昂地点点头,事情既然得到赵军的首肯,那就要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若说这战斗准备,当然要先从日常装备着手,例如现在用的皮带,要更换成实用的战斗装备。

  “你们不要光听我说话啊,来来来,喝酒喝酒。”赵军爽快地喝掉杯中酒,再倒一杯后,乐呵呵地问道:“你们这次演习很成功,部里特地别你们配辆私用车,说吧,想要什么类型的私用车?”

  这个问题,高飞反应速度最快,“红色激情——法拉利!”

  杨巨和任晨文随即意识到了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法拉利的主要功能就是泡妞,因然同声冲着高飞喝道:“你给我闭嘴!”

  ——我们是男人,天性就是繁衍后代!高飞没有吼出这句座右铭,毕竟这时候有武敏在场,收敛一些有助于改善自身的形象,“喂,演习我也有份的,你们不会霸道地剥脱我的权力吧?”

  任晨文眸中冷光一闪,非常明白高飞这招,其原始动力就是与武敏确定恋爱关系,“本战队秉持民主原则,进行投票选择。巨疯,你来说车型,我们三人投票。”

  以前搭乘灵车的时候,杨巨没有什么要求,仅是将其视为代步工具。然而现在是‘战斗准备’的情况,他自然不能再选择那些,外观华丽但没有实战价值的车辆,“年初投放市场的,民用版称之为‘汗马’的‘东风猛士’。”

  “补充一点。”任晨文如常地说道:“‘东风猛士’的军用版和民用版,主要区别在于内饰。军用版强调性能,民用版优化了内饰。如果投票所定的车型是‘东风猛士’,还是选择军用型的,这样非但有利我们行动,而且这车明天就可以从军区开来。”

  话音尚未落地,高飞深刻意识到了,所谓的投票决定简直就是内定,因然首先开口表态道:“我赞同妇科文的意见,选用军用版的‘东风猛士’,如果有可能,请五科的技术人员,帮忙改装一下。”

  武敏点点头,说道:“我没有意见。”

  任晨文冲着高飞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扭头对着赵军说道:“科长,战队投票决定,车型选用军用版的‘东风猛士’。如果可能,请五科的技术人员,对车载系统等等方面的改装。”

  战队选择车型的过程中,赵军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武敏尚未进入战队前,该战队的成员,可是‘明刀明枪’的大打口水战,甚至演变成用拳头分出胜负的局面!可这有趣的情况就是,自从武敏加入后,‘明刀明枪’的口水战,次数越来越少了,而‘暗战’次数确有着明显地增加,眼前的这次车型原则,就是典型非常的‘暗战’!

  这个非战队传统的‘暗战’,就是乐趣所在,可以说是另有一番滋味!

  “车型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特部一科的任何一支战队,皆有属于该战队的灵魂人物。赵军对于战队的灵魂人物,可谓是了解非常,而之所以能放心的让杨巨四人,越权调查这起异生物潜入地球的事情,就是因为对杨巨太了解了。所以说,战斗与生活,相比之下,他侧重关注后者,“阿敏,我和大胡子谈过了,他可是强烈要求我,特许你们一起去老家探亲啊。”

  “科长,你的意思呢?”

  “四世同堂的军人世家,现在真的很少了……”赵军面戴微笑地说道:“特批你们十五天年假,记得回来的时候,顺带稍点土特产。”

  武敏激然地站立而道:“谢谢科长!”

  “坐下坐下,客气什么呀。”赵军的内心甚是愉悦,一面享用着美酒佳肴,一面说道:“呐,本来任务是定在半月后的,但是考虑到你们错过了第二季度的联谊会,所以任务定在明天早上八点进行。假如没有什么大的意外,你们可以在联谊会开始之前回来。啊,对了对了……”

  他急忙掏出外套口袋内揣着的电子记事本,熟练非常地操作着程序,“阿敏,你的择偶条件是什么?”

  “这个……科长,婚姻的问题,我目前还没有考虑。”

  赵军一愣,心里不禁退了一步,问道:“总该有一个大概的目标范围吧?或者嘛,某一个标准?”

  “嗯……嗯……最起码要有军人的军魂。因为没有军魂的男人,根本不会引起我的注意。”

  这个回答,顿时让高飞对于追求武敏的自信心,遭到有史以来最最强烈地打击——富家子弟、正人君子、地痞、流氓等等,但凡有泡妞的需要,这些身份都可以伪装,然而这‘军魂’,怎么可能伪装?

  没有军魂,同等于失去了追求权。难道说,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武敏这朵靓丽无比的鲜花,插在别的牛粪上吗?他不敢再深想,攥着拳头,暗暗地自我鼓励,重拾那‘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自信……

  或许是较为容易被忽视的对象,赵军等人,浑然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

  毕竟是基地内人尽皆知的三环种马,他的自信心恢复了,故作一副听四人谈话的模样,等待时机插话!没等多久,他精准地抓到了,一个合理的插话机会,但不能表露的过于直白,最起码对武敏是这样子的,“巨疯,我们到阿敏家拜年,总不能空手过去吧?”

  “对啊……”杨巨一想,平日根本没有注意北京有什么特产,因然很快地想到了,求助队里知识最丰富的任晨文,“妇科文,你有什么好建议?”

  任晨文想了想,说道:“得名于明朝景泰年间的,北京特有的传统工艺品,景泰蓝。创始于唐朝,属于宫廷艺术的雕漆……”

  武敏连忙打断了任晨文的话语,假如继续下去,指不定还道出什么昂贵的物品,“如果真的带这么多的名贵礼物,我爷爷百分百会生气的,到时候还真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状况。”话说的时候,她使劲冲着赵军使眼色,期翼能得到想象中的强大助力。

  赵军领会了武敏的眼色,帮忙地说道:“老红军的风采,想必我不说,你们都能猜出一二。要知道,他们可是亲手谱写了,战争史上的最伟大的奇迹,而这被视为最大奇迹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中,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战斗,这其中又谱写了多少奇迹呢?”

  这话语,引起了杨巨体内鲜血的共鸣,不禁开口催促道:“再讲再讲!”

  “没有打过仗的人,是没有办法读懂长征的,而打过仗的人,也不能全部读懂。”赵军感慨地饮了一口杯中酒,这杯美酒,将其带到了长征的路上,“二战期间的诺曼地登陆,被誉为现代战争史上最经典的登陆战。但是在我的眼中,有着‘翼王悲剧地,红军胜利场’的安顺场,才是真正的经典登陆战,因为这是红军又一次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任晨文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央视的《我的长征》节目,我从头看到尾…虽然明白长征路非常艰苦,而二十米内就有一位军人倒下,可惜……如果有机会,长征的路,还是亲自走一趟,不然说是没有用的。”

  “妇科文,你少打岔!”杨巨不满地冲着任晨文喝了一句,扭头摆出一副笑脸,对着赵军说道:“科长,甭管他,你继续,继续。”

  赵军乐呵呵地点点头,回想着建国五十周年庆典的那一天夜里,曾与四位老红军的促膝长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