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二〇〇九年七月十九日,早上八点整,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成方街的中国人民银行,直属导演部的武警官兵,已经拉起了长长的黄色警戒线。

  警戒线外,竖立的标识牌,其上醒目的红字,提醒着过往路人,这里正在进行反恐演习。当然,这挡不住路人的好奇,有些索性站在警戒线外,探头探脑地冲着银行望去,似乎这样做,能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警戒线内,除了归于一处的,各大电台的新闻采访车以外,正对银行大门,距离约有五米的地方,停有三辆面包车,而车后外挂着一辆越野摩托车;最靠外侧的车边,还有一辆载有六个十升容量塑胶桶的摩托车。

  居中的一辆面包车内,以杨巨为首的战斗小队,正在召开最后一次战前会议……

  与其它两辆面包车相同,该车的后车座同样都被拆除,腾出的空间,全部放着不同规格的草绿色木箱。毋庸置疑,该些木箱内,装得全部都是演习道具,有战队要求的各种型号的地雷,有各种功能的手榴弹……

  不否认,演习道具的确不能杀人,但具备伤人的能力,例如——扮演恐怖分子的四人的制式装备,就是时下真正恐怖分子最爱的AK-47突击步枪,以及在巷战中,步兵最害怕的反步兵手榴弹;两款演习武器,前者使用的是威力进一步缩小的防暴子弹,后者的杀伤弹丸,其实就是现在都市白领喜欢的,野战游戏中的血弹。

  再例如烟雾弹、闪光震撼弹等等装备,面包车内可以说是应有尽有。t

  蓦地,一支百人队伍,路过面包车,走进了银行内。

  该队伍中,最少有一半是穿着银行职工的职业装,其它的都是便装。不错,这支相当年轻的队伍,就是来自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他们的任务就是扮演银行职工和光顾的顾客。当然,随着演习的开始,他们当中的部分人,很有可能会扮演被恐怖分子打死的受害者。

  大概在八点二十的时候,战前会议宣告结束。

  四人分工明确,武敏和杨巨留在居中的车内,高飞回到摩托车上,任晨文和一位充当临时演员的武警,各自驾驶着一辆面包车。

  副驾驶的位置上,杨巨目光如炬地盯着银行大门,体内原本静静流淌的鲜血,在这一刻,已经滚滚沸腾了——虽说这是反恐演习,但他的眼中,这同样是一次不容失败的战斗!

  武敏原本是静心等待的,可是这情况很快就变了——如同海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涌来的,好似刺刀锐利的进攻意识,顿让她内心难以平静,情不自禁地的将视线,转移到了杨巨的脸上……

  导演部采用非惯例的反恐演习,无非就是想利用这次武警部队的惨败,形成巨大的外部与内部结合的双重压力,迫使武警部队的作战能力再次提升,甚至有望突破面临的瓶颈。对于这个目的,她很容易就猜出来了,毕竟这相同的招术,海军陆战队不知道使用多少次了。

  然而问题就是,杨巨明知道这是演习,怎么战斗意志还是如此旺盛?

  要知道,杨巨此时此刻,就是在战壕内,等待冲锋号响起的一位士兵!

  以前只是认识到,杨巨是BJ189战斗小队的灵魂,但是在这个时候,她亲身感悟到了一点,那就是——杨巨是战士的最佳诠释!相比下,她自知不可能做到杨巨这一步,因为军人有军人的军魂,战士有战士的战魂,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尽管很多人无法区分,这两者已经混淆了的概念……

  嘀嘀,嘀嘀……电子闹钟在设定的八点半时间,传出了清脆的响铃提示。

  杨巨戴上了演习中硬性规定中,必须要佩戴的护目镜,而后打开外挂在左腰上的通讯器,凝视银行门口之际,命令道:“进攻,开始。”

  “了解。”同一时间,耳麦内传来了任晨文三人的回答。

  武敏驾驶面包车,野蛮地顺着正门楼梯冲了上去,紧跟其后,油门再次加大猛踩,撞碎正门,冲入银行内——面包车好似野兽,携冲破正门之势,撞翻银行内的桌椅、饮水机等物后,才看似稍显安静地停了下来。

  杨巨打开车门,二话没说,首先冲着天花板一阵扫射,而后才开口吼道:“全部给我趴下,动一动就打死你们!快点!快点!”

  或许是专职演习的,也许是未想到演习如此凶猛,参予演习的演员,以最快的速度,原地趴倒,默契非常地配合着。

  吱呀,吱呀……诡异的声音,由天花板上传来。

  杨巨抬头一瞧,这一眼正好目睹了,整座豪华吊灯落地,砸成碎片的一幕。但是这时候演习第一,他没有多想,命令道:“各就各位,我们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该话透过无线电耳麦,传到了武敏三人的耳朵中,下一刻,三人遵照既定计划开始行动——高飞驾驶摩托车,搭乘电梯前往四楼,而车上塑胶桶内的油漆,泼在玻璃等物体上,足以造成狙击手的视线模糊……任晨文操控电脑,关闭银行所有系统……武敏在一楼布设陷阱……

  杨巨抓紧时间,操作着打眼机器,在银行大厅处的地板上,遵照梅花桩的布局,开始打洞。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安装开合式铁架——其底座上有洞孔,与所打出的洞孔对准后,膨胀螺钉就负责固定,而这个是专门用来锁定双腿的铁架。

  他完成开合式铁架的安装后,就开始固定人质的工作,因为该铁架的高度,超过人的膝盖,一旦合拢后,人质双腿是不可能弯曲的,唯有被强迫地站着。诚然,开始预定是人墙,但经过反复讨论后,梅花人桩阵成为了最后的选择。

  他瞧了眼左手腕上,佩戴的军用多功能战术手表,梅花人桩阵耗时二十分钟,而经过这个时间,演习的另一方武警部队,估计离这里不远了。话说回来了,导演部故意挑选人流量较大的周末时间,而且还特意在沿途的路上设下了很多障碍,这可真是一举多得的方法,因为这中间各个部门的协调,不是一般人可以说清道明的。

  他举目望着,已经被地雷绊线封锁的正门入口,其后目光顺势地向左平移,检查着武敏的工作,问道:“种马飞,你的进程怎么样?”

  “布设陷阱等任务完成,正在进行安排人质站位。”

  “种马飞,你的速度太慢了,快一点。”说完,杨巨转问负责镇守二楼的任晨文,“妇科文,你的进程怎么样?”

  “全部结束。巨疯,顺带提醒你一句,截至目前为止,演习已经造成五万以上的财产损失。”

  听到这话,杨巨情不自禁地举目而望——报废的大门,已经是建筑垃圾的豪华吊灯,可列为残废等级的各类办公用品,裂缝比老太婆脸上皱纹还要多的大理石地板,波上油漆的窗户,为了安装预警设备而四处打洞……

  他粗略地算了一下,立刻明白了,任晨文给出的数字太保守了,“枪炮一响,黄金万两嘛——这点儿演习成本,简直是太正常了。”

  “你……”任晨文压制了即将喷出喉咙的怒火,冷静一想,没有战斗指挥权,那就根本不可能阻止杨巨的破坏。既然财产损失不可避免,他认为,唯有在演习的成果方面,找回一点儿对于财产损失的另一种补偿,“巨疯,科长很有可能在导演部观看演习,你的态度认真一点。”

  “这你就放心好了……”话说之际,杨巨忽见武敏回撤,紧跟着,一辆好似负责开道的警车,冲入了视线中,“全队注意了,武警来了,各就各位。”

  果不其然,三分钟后,武警部队在银行面前布阵完毕。

  单以这时间来看,这支参予演习的武警部队,极有可能具备实战经验。最重要的就是,武警的站位,杨巨明显地感察到了进攻的前兆,甚至下一秒钟,就是进攻的开始,“全队注意了,这支武警部队很有可能具备实战经验,而且还是攻击型的。”

  眼下发生的情况,让杨巨觉得事先安排的计画,不足以给特部一科赚够面子。假如继续原定的计画,胜算虽说很大,但是还有战败的可能。所以说,这个作战计画,得要进行必要的修改。

  他举足走出梅花人桩阵,信步般地来到了正门处,而额头距离布设在门口的地雷绊线,只有不足二十厘米,“现场指挥官出来——!”

  杨巨的话音落地,耳麦内,就传出了任晨文和高飞的爆吼声,“你在搞什么飞机?”

  与爆吼的两位战友有些不同,武敏虽说同样不明白,杨巨的具体目的是什么,可是其背影散发出来的自信,语言简直无法形容。假如真的要说出一个所以然,那么只有一个说法——这场演习,本战队必胜!

  不错,演习剧本有硬性规定,武警部队不得干扰或是窃听恐怖分子的通讯。但是,她习惯性地保持静默,透过梅花人桩阵的缝隙,继续观测着现在这个从未接触的情况。然而在看见来者的时候,她顿时傻眼了,鬓角处也随之留下了豆大的汗珠……

  对于武敏的异常情况,杨巨是不知道的,面带微笑地等待着现场指挥官的出现。

  似乎这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没有给武警部队在指挥方面,造成多大的影响,一位看上去‘可能’有五十岁的男人,步履稳重地,走到了正门的地雷绊线前,而其与杨巨的距离,不足三十厘米。

  这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最大的五官特色,就是比一般络腮胡子还要稠密的络腮胡子。如此近的距离,杨巨居然无法看到,不足三毫米长胡子下的皮肤,“我姓杨,怎么称呼啊,现场指挥官。”

  “我喜欢别人叫我大胡子,包括我亲戚在内。”

  杨巨微微的一笑,内心非常清楚,眼前的这个大胡子,绝对不是一般的武警,“真是厉害啊,眼中能看出血腥味的,你可是第一位。呵呵,方便告诉我杀了多少人吗?”

  “你问得是,我亲手杀的人,还是间接杀的人。”

  “果然……你的确不是一般的武警。”

  “你同样不简单,小小年纪,杀了不少人吧。”

  全队通讯可是一直开着的,杨巨自然明白,和大胡子多说一句话,队友就多明白一分对手,“大胡子,你这话说得,太武断了吧。”

  “没有三年的作战经验,绝对不可能练出你这样锐利的眼神。”话说的时候,大胡子内心不禁产生了疑惑——导演部打哪找来的演习对手?因为他早就听说了,这次演习的对手不简单,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的不简单!

  大胡子侧眼一瞅,银行内部的陷阱布设,内心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照眼前所见的布局来看,这次演习的对手中,绝对有军队的人,因为爆炸物和人质的布局,封死了由正门强攻的可能性,“小杨,你的战友同样不简单,尽管不知道他们来自哪个军区的特种大队,但我可以肯定,他们参加过高水准的军事演习。”他的全队通讯一直开着,说出这些话,其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彼此,彼此。”杨巨的脸色似笑非笑,眸中绽放着异样的光芒,“大胡子,我们这次要分出胜负,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了。”

  听到这话,大胡子顿感体内的鲜血,开始沸腾了。自打越战之后,体内的鲜血,好似进入冬眠期了,二十多年来从未苏醒。然而与这小子只是谈了几句话,鲜血即被唤醒,由沸腾开始转向燃烧……

  他深深地吸了口空气,敬佩地看着眼前的这位年轻人,“除了我父亲以外,你是我第二位佩服的男人。”说完这句话,他冲着杨巨微微一笑,举足离开。

  杨巨退回了梅花人桩阵,内心非常清楚,这场演习的胜利,可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因然,他需要召开一个临时作战会议,将视线扭向了武敏所在的方向。

  武敏的脸色很奇怪,好似如烦恼、迷糊等等,好几种情绪交融的样子。

  “阿敏,你,你这是怎么了?”

  “……阿巨,刚刚和你谈话的那个现场指挥官,就是我的二叔。”武敏神似五味参杂,但是这场胜利是必须的,因此提供更多的资讯,可以最大限度的增加胜算,“二叔服役北京军区的第三十八军,现在是北京军区‘东方神剑’特种大队的教官,军衔大校。至于我二叔怎么成为现场指挥官,这个问题,可能要去问导演部了。”

  杨巨听完后,问道:“妇科文,你想到了些什么?”

  “唯一的解释就是,演习剧本没有改,参演人员出现了变更。”

  耳麦内,任晨文的话语刚一结束,就传来了高飞气火地话语声,“现在我们的对手,到底是武警部队还是特种部队?”

  “料敌从宽,当他们是特种部队打。”杨巨果断地做出决定后,询问道:“阿敏,你二叔的指挥特点是什么?”

  “进攻,进攻,进攻。”武敏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二叔过招,但现在可以说是各为其主,战队同样是输不起这场演习,“如果真的是二叔带出来的兵,那他们的作战特点只有一个——不计代价,任务第一。以演习剧本为前提假设,我可以保证,第一波、第二波、第三波的进攻,各波次的进攻时间,相差不会超过五分钟;这是我二叔最喜欢用的三连进攻,因为二叔的座右铭就是——第一次进攻就是最后的进攻。换句话说,我二叔绝对不会让恐怖分子离开这间银行。”

  “强硬派的对手,果然很难对付……”杨巨本计画,利用一分钟杀死一个人质的方法,逼迫武警部队就范,可是面对这个强硬派的大胡子,该战术非但不会得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会减少手中握着的筹码,甚至催促大胡子提前发起进攻,“阿敏,你听过你二叔,在演习中有战败的记录吗?”

  “没有任何战败的记录。”

  “全队注意了,我们的目标改变——力争求胜,确保击杀一百个目标。”杨巨神色兴奋地说道:“对付进攻型的队伍,最有效的遏制手段就是以攻克攻,切记陷入战斗对峙。”

  对于杨巨的目标改变,任晨文认为是正确的,毕竟指挥武警部队的指挥官,不是等闲之辈,“巨疯,你的新部署是什么?”

  杨巨背上了装满道具的战术背包,快步走向楼梯的时候,问道:“种马飞,以一楼的楼体建筑,他们有没有可能由外面爆破‘开门’?”

  “不可能,除非大胡子想拆了这家银行。”

  “好。”杨巨得到这专业的回答,进而确定了,大胡子不可能将主力集中在一楼,“大胡子的主攻方向,很可能集中在二楼或是三楼,以云梯的方式搭建进攻楼台。我现在前往二楼和三楼的楼梯结合部,视战斗情况发展,支援你们作战。阿敏,不要恋战,保存自己。”

  “了解。”武敏非常清楚二叔的性格,纵然明知不是他的对手,但也要做一位像样的称职对手。

  杨巨微笑地点点头,进行着战前的最后准备,那就是视察工作。他沿着楼梯,来到了四楼,想首先视察一下高飞的准备工作,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看到了这一幕——

  大概距离楼梯口三米的位置,高飞正与一名女人质,聊得火热,而这家伙手里攥着的,正是通讯器的耳麦。由此动作不难得知,这家伙这么做,目的就是防止情话被战友听到,进而妨碍到谈情说爱。

  诚然,起先预计是分给高飞男人质,可是人质这部分,归属导演部直接管理。正因如此,给了高飞这位自称是五环种马的男人,一个假公济私的大好机会!

  杨巨的视线中,唯有高飞,其身边的女子,似乎在这时候是隐形的。他怒步地走到高飞身后,冷冷地问道:“种马飞,现在是泡妞的时候吗?”

  “……朋友见面了么,自然要打声招呼的说。”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所述的‘辉煌战绩’中,没有北影的女生。”

  高飞清楚地认识到了,杨巨处于‘癫痫症’爆发地临界点了,因然故作一副有理地模样问道:“巨疯,北京这么大,我们同时三次遇到这位北影女生,难道这只能是单纯的巧合?”

  “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杨巨本想继续说话的,可是在瞄了一眼,这位扮演人质的女生后,顿时有种非常眼熟的感觉,稍微一想,即以在记忆中找到了这位女生的倩影——战队联欢的时候,曾在火锅店和夜总会两次遇见她。

  事实如高飞所言,杨巨内心的怒火,霎时消减了一大半,“种马飞,现在是演习时间,如果这一层在你手里失手……”

  话未说完,他的第六感,不受控制地强行开启——确保演习的公平性,第六感是禁用的,但是这时候主动开启,而且还发出了如此强烈的危险警告,难道说,真的有危险?

  哪敢有半点儿的耽搁,杨巨一个飞扑,扑倒了女生和高飞,而就在飞扑的一瞬间,一枚子弹击穿了已经波上油漆的玻璃……

  他贴墙而蹲,瞧着打在墙壁上的弹孔,但因自身专业知识不强,不能进一步确认相关资讯,因然请教道:“阿敏,子弹打在墙壁上,造成的创伤面直径约有十五厘米,深约八厘米,这是什么枪造成的?”

  “狙击步枪,钢芯结构的狙击弹。”

  “全队注意了,演习可能有杀手介入,对方可能是狙击手。”

  这个直觉的猜测,主要源自主动开启的第六感,以及前些日子得到的佩枪命令。

  更H新!最快w上:@酷H匠b网75

  事实是否真的如此,询问一下大胡子,即可得知。杨巨将视线转移到了女生的脸上,问道:“有没有手机?”演习是禁带手机等通讯工具的,不过这个教训告诉他,还是带上可以在紧急情况派上用场的手机。

  女生意识到了严重性,脸色慌张,将外型可爱的红色手机,递到了杨巨的手中。

  “阿敏,你二叔有没有什么紧急号码?”杨巨很快得到满意的答复,照着武敏所述的紧急号码,拨通了了大胡子的手机,“喂,喂,是大胡子吗?”

  “……这是高度保密的紧急号码,你是怎么知道的?”

  “待会儿再说,现在问你一件事,我怀疑有杀手介入,你查查你部属的狙击手有没有开枪。”杨巨耐心地等待着,虽然谁都希望事态往好的方面发展,但是方才第六感自行开启的一幕,委实没办法让思绪往好的方面去想。

  “小杨,有人介入,我派人去处理了。”大胡子顿了顿问道:“导演部征求我们的意见,演习是否继续?”

  “大胡子,我肯定以后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战斗,这辈子都可能没有第二次了。”

  “彼此,彼此。”

  杨巨露出了期待的笑容,而手机这时候也传来了,大胡子开心非常的大笑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