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持空间充分利用原则,基地第十二层的操场,与诸如格斗场一类的设施,进行了类似多功能、集中化等各方面的改进。

  周长一公里的操场,圈外变化不大,主要的长凳和格网式的储物柜,依然还在四周的墙边上;但是圈内的足球场被去掉了,取而代之的就是,整齐排列的数以千计的各类型健身器材。

  对于这个变化,依照惯例来此进行体能训练的,以杨巨为首的BJ189战斗小队来讲,该变化并没有影响训练心情。当然了,其它来此训练的战队,最多也只是一时不解而已。

  四人一如往常地分开两波,各自前往不同性别的更衣间,换上了运动装。

  其后,四人来到格网式储物柜前,取出储放在里面的,体能训练之际不可缺少的负重沙袋,以及一个装了二十块砖头的负重背包。

  杨巨坐在长登上,开始捆绑负重沙袋,可是脑海中,一直在对演习进行模拟,甚至细化到了预测对手的战术动作……

  自打得知演习的时间后,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

  虽然距离真正的演习时间,还有十天的时间,可是战队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进行战术讨论。原因很简单,不受外界影响的独立思考,有利于从各人的长处着手,进而在综合个人思考的时候,结合出最强最有效的战术。

  经过这一周的时间思考,杨巨认为,下午就是战术讨论的时候。

  至于战术讨论的前期工作,例如战场模型、大环境沙盘等等,昨日即以准备完毕。

  武敏与杨巨所想不同,进行整装负重物品的时候,总是能感觉到诡异的目光,似乎不知在什么地方,有一双眼睛,正在窥视着……不错,感觉这东西,的确是说不清楚。但是与以前的感觉截然不同,因为以前的感觉,只是单纯的本能感觉,浑然没有那种实质的好似已经亲眼所见的感觉!

  她想来想去,没能搞清楚这问题,转而求助杨巨,“阿巨,我有一种很真实的感觉,好像有诡异的目光,正在偷窥我……”

  武敏话语没说话,杨巨立即意识到了,有件糟糕的事情被忽视了。他几乎是下一秒钟,右臂一个横甩,这个用力很猛的动作,正如战斗本能所预测的一样,拳头不偏不倚地砸中了高飞的鼻子!

  杨巨的这个攻击,难道还不能说明,诡异目光的源头吗?武敏脸色很尴尬,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

  杨巨好似没听到高飞摔倒在地的扑通声,也好像没有感觉到右手上粘着的鲜血,神色如常地说道:“阿敏,你这是第六感的无意识启用,是武类度虚战士唯一可以在地球上使用的能力,但要以消耗一个人的精力为代价,所以我们一般模式都是被动开启。以后第六感会越来越真实,等你的奈洛克数值达到一万的时候,就可以将第六感真实化,也就是在脑海里面形成一幅三维立体的虚体画面。”

  武敏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但这空气中的尴尬气氛还在,怎么样才能消除呢?无意之间,她陡然看到了,进入体能训练的其它战队,而这一瞬间,想起了在军队特训的时候,“对了……阿巨,一科的体能达标的标准是什么?”

  “两项标准——第一,五公里三十公斤负重,二十分钟内完成;第二,八百米障碍,三分钟内完成。”

  “原来是这样……难怪阿文说,武类度虚战士是国宝级的。”

  杨巨一愣,直言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与特种兵录取的考核标准,两者相差是巨大的。”武敏原本服役于女子海军陆战队,比谁都清楚,服役中期的特训,就是男子特种兵的标准。她深知此些标准,但是战友们不清楚,因然对比地说道:“特种兵录取考核标准的其中两项,第一项,五公里十五公斤负重,二十二分钟内完成;第二项,八百米障碍,四分钟内完成。”

  或许是长期在此标准下训练,杨巨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两者间标准的巨大差距,“妇科文,这个差距,真的有那么大吗?”

  任晨文想了想,形容地说道:“如果用武器的威力来形容差距,特种兵的标准,就是炮弹的威力,而一科的标准,就是航空炸弹的威力。”

  杨巨神色惊讶地问道:“不可能吧,有这么大的……”

  “喂!”高飞自感被人忽视了存在,最终忍不住地发出了爆吼,打断了杨巨的话语。吼声是发出来了,但立即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意识到了,该行为可能一下子得罪生活队长和战斗队长。同时得罪两位队长,可是生命中最糟糕的事情,因然他思绪急转,很快寻找到了能兜回这个错误的话题,“巨疯,快点儿开始训练吧,不然这午餐的好肉,可就要被人叼走了。”

  “有道理……好了,我们开始训练吧。”

  杨巨确定捆绑式负重袋扣牢后,背上装着砖头的负重包,开始了三十公里的日常训练——进入基地七年来,前四年的时间,可是天天进行这种训练。后三年的时间,就是编入特部一科的战斗序列后,这种训练也达到了平均七天一次。

  虽说负重跑步是体能训练中,具备‘双重挑战’的高级训练课目,但对他来讲,这个持续了七年的训练,已经不能满足现在的日常训练要求了。日常训练属于硬性标准,不是说变就可以变得,所以他认为,要满足个人的训练需求,有时间得要找赵军商量一下。

  他有着打算后,不再多想了,专心地进行日常训练。

  这次与往常结束训练的时间差不多,也是在十一点左右完成了。

  大约在十二点半后,午餐结束,杨巨率队返回了集体宿舍中。

  他站在椅子上,取下搁在封闭式床铺顶上的部分模型,以及事先准备好的,例如交通地图等物品,“你们也把模型什么的都取下来,下午我们开始讨论。”

  皆因选择作战的目标,正是北京城内保全最严密的中国人民银行。所以说,四人各自取下来得模型,其实就是该银行的,第一层到第四层的实景微缩模型。

  四个楼层的模型,在四张床铺的结合处地下,组成‘田’字型。四人各自坐在床铺边,俯视这个根据导演部提供详细资料,而用厚纸板造出的实景微缩。

  杨巨凝视着微缩模型,问道:“阿敏,你以军人的角度,最快捷的进攻战术是什么?”

  “呼叫海军航空兵,直接炸平目标建筑物。”

  听到这话,杨巨立刻意识到一个错误,因为军人和员警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最大优先项目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是任务,而后者是民众安全,“在确保人质安全的前提下,怎么进攻?顺带说说,我方该如何防御?”

  “目标建筑物,适合五人战斗小队展开切入点九个,适合三人战斗小队切入点有七个。换句话说,攻击命令下达后,最慢在十秒内,即可进入六十六人。以军人的战斗力计算,十五分钟内,即可结束战斗。”武敏抽出伸缩式教鞭,指着杨巨面前的一楼模型,说道:“我方人手匮乏,不可能全面阻击,只能在第一层到第四层之间进行部属,而建筑物一楼的正门,必然是武警部队强行突破的地点之一,所以我认为,在一楼预设陷阱是最好的防御手法。”

  “嗯,具体的防御手法是什么?”

  “四十枚加长绊线的绊式地雷,五枚有线连接遥控炸弹,外加三十名人质,这足以让武警部队在十二小时内不敢正面强攻。”武敏手持教鞭,在模型一楼的入口处点了点,“控制建筑物后,我们不必关闭正门,而是大敞开来,让他们看到里面的情况——绊式地雷的绊线,足以封锁正门;五枚各距九米以上的有线遥控炸弹,足以造成心理上的巨大压力;人质的身上,绑着伪装成遥控炸弹的物体,而这同样可以造成巨大心理压力。在这双重压力下,武警部队绝对不敢冒然从正门强攻。假如这一步成功,那他们注定失败。”

  “等等。”高飞疑惑地问道:“阿敏,怎么用有线的遥控炸弹?无线的遥控炸弹,不正可以节省人力?”

  “无线信号波,绝对会被干扰源阻断。这样一来,武警部队就会趁机,也就是我们不能即时掌控现场的情况下,拆除最棘手的遥控炸弹。”武敏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一步想要成功,就必须安排一人。因为这一关最重要,我想亲自镇守。”

  杨巨认同地点点头,因为武敏的部属,可以说是完全围绕着攻心展开,但是人质的安排,似乎有些不够完美,“阿敏,如果把人质的双脚固定住,而后让人质组成人墙,你说效果会不会更好一些?”

  “嗯…的确能起到更大的震慑心理。”

  “阿敏,你负责第一层,请继续。”

  “好的。建筑物的第三层和第四层,可以将其作为两个陷阱层,以各种引爆模式的地雷混合使用,布设的大概数量,最好是每一层三百个。这一关是游击为主,目的就是将时间拖延到晚上,我认为该任务小高最合适。”

  “嗯……”杨巨未想出其中的破绽,因然问道:“你们有没有问题?”

  任晨文认同武敏制定的策略,但认为单单这样安排,尚不能做到百分百地拖延时间,“种马飞,照阿敏的作战思路,你能不能最大限度的利用我们拨给你的二十名人质?”

  “没问题。”高飞自信非常的可以将二十名人质的价值,发挥到最大。或许最近很少外出玩耍刺激性节目了,他在说完这话后,利用演习的机会,和美女人质调情的计画,也随之浮现在脑海中。

  “啊……差点儿忘记了……”任晨文正色地对着高飞说道:“分配给你的人质,清一色都是男性,望你能全心全意地参予演习中。”

  “……喂,我和你是有仇还是有恨?”

  任晨文冷冷的一笑,不阴不阳地说道:“如果这次演习我方失败,你认为科长还有可能,那么轻易地批给我们举行战队联欢等等的假日节目吗?你要想清楚,这次要是失败了,本战队不但颜面尽失,而你就是战队的公敌。”

  “瞧你这话说得,我可是全身心投入的。”说完这话,高飞终于切身地体会到了,何为‘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了。不同的就是,该道理的应用,仅仅局限在他的‘幸福生活’的方面上,“阿敏,你继续吧,我仔细听着呐。”

  武敏点点头,续上了中断的思路,说道:“建筑物的第二层是关键,剩馀的七十名人质,要全部集中在二层的各个进出口处,以人质作为人墙,不给武警部队进攻的机会。以上,就是我的计画,至于备用的两套计画,目前正在筹画中。”

  杨巨找到搁在床铺上的交通地图,将其摊开在‘田’字摆设的模型上,“种马飞,这是北京市最新的交通地图,如果你来指挥,怎么样逃跑?”

  “如果我们能守到天黑,或是武警部队采用缓兵之计,答应我们的要求,那么我们就能到胜利的终点。”话说的时候,高飞操着武敏递来的教鞭,指着地图上标出的,演习剧本中的胜利地点,也就是基地上方的八宝山火葬场,“我的计画就是……”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高飞的话语。

  杨巨四人神色不解的,扭头望着木门,因为在通常情况下,除了门锁挂上休息牌的时候,一科的兄弟姐妹,从来都是推门而进的,哪里还需要敲门一类的手续?

  “进来吧。”

  在得到杨巨的允许后,门外的五科工作人员,推车一辆满载金属盒的手推车,走进了屋内。其中两人,顺着车载金属盒上的印有编号,找到了BJ189,而后将四个金属盒,分别搁在了任晨文和高飞的手中。

  领队的男子,正色地说道:“自即日起,特部的度虚战士,不管身在何处,佩枪绝对不能离身。如遇危及到自己生命的情况,可以首先开枪,并且要在最短时间内,不惜一切代价,消灭威胁。以上,就是来自指挥中心的命令。”说完,他敬了一个军礼,离开房间,继续依照命令,分发枪支。

  源自指挥中心的命令,是特部的最高命令,绝非平日里接到的科长级命令,或是部长级命令。可以这样说,除非是指挥中心下令解除这个命令,否则任何人或是其它职能部分,所下达的解除该命令的命令,都是无效的。

  换句话说,最高命令完全可以解读为,度虚战士的生命,面临最高危险。否则在该命令中,绝对不可能赋予,度虚战士先发制人的特权!

  以上的这些情况,武敏三人都清楚认识到了,而任晨文推论是最详细的。然而不同的特例,就是战队的战斗队长杨巨。他可是什么都没有想,翻开任晨文递来的金属盒,瞧着里面装着的手枪。该金属盒内,还有三个弹匣和两包油纸包着的子弹,以及保养枪支所需要的枪油等物品。

  诚然,他受过一定的军事训练,但毕竟不是军人,对于没有触摸过的枪支等热武器的了解程度,仅限于一些军事书刊上刊登的内容,“阿敏,这是什么枪啊?”

  “国产QSZ92式半自动手枪,俗称92式手枪,我们手里的是5.8毫米,还有一种是9毫米的。该枪八七年开始论证,九四年立项;九八年完成9毫米手枪及其枪弹的设计定型,两年后,5.8毫米手枪及其枪弹完成设计定型。”

  这番话,给杨巨造成了两个疑惑,而面前的武敏就是专家,因然懒得再去查什么资料,直接地问道:“我有两个不明白的地方,第一个就是,怎么论证到立项,间隔了这么长的时间?”

  武敏对此太了解了,以前在海军陆战队服役的时候,就听过教官讲过,他也参予该枪的论证工作,“该枪是替代54式7.62毫米而研制的,所以,军方论证部门科技人员,深入一线作战部队、特种作战部队、各级司令部机关和军事院校,深入到工业部门有关手枪以及枪弹生产厂,广泛征求对研制新手枪的意见。通过调研,明确了研制新手枪的指导思想——提高武器威力,增大弹头杀伤效果和穿甲性能,减轻武器系统品质,提高武器可维修性;外形美观大方,主要零部件可以互换,便于大量生产。”

  “嗯……明白了。第二个问题,怎么一种手枪,有两种口径?”

  “主要是军队的两派不同意见,赞同采用9毫米的理由就是——国外军用手枪大多数采用9毫米口径,9×19毫米枪弹采用铅芯弹头,对人员具有足够的杀伤威力,停止作用好,但是穿甲性能差。为了满足我军对手枪弹穿甲性能的要求,可以采用钢芯弹头,外形尺寸和内弹道与国际手枪弹相同,新手枪既可以使用新研制的钢芯弹,又可以使用国际通用的铅芯手枪弹,有利于作战使用和外贸出口。

  “采用小口径5.8×21毫米意见就是——用小口径、小品质、高初速弹头,提高杀伤威力是现代单兵武器的一种发展趋势。在近距离内,小口径、小品质、高初速、大长径比的钢芯弹,进入人体后,容易失去稳定性,产生偏航和翻滚,产生较大空腔,对人体具有较大的杀伤力,并且淬火钢芯还具有良好的穿甲性能。另外,由于小口径枪弹品质小,体积小,因而可增加携弹量,减轻士兵负荷,提高作战效能。”

  武敏继续解释道:“经过论证研究,两种口径方案各有各的充分理由,难以取舍。因此,论证部门提出9毫米手枪装备营级以下军官,5.8毫米手枪装备团级以上军官;作为新手枪系列,同时进行研制。目前的结论就是,军方采用小口径枪弹,而现在国内大城市的公安系统,现在正在试用9毫米手枪。”

  杨巨得到了专业的回答,而自身具备的军事知识,也随之提高。话说回来了,要是有军事方面不懂的地方,武敏可是最好的求教对象。

  “军事理论课结束了,轮到我了。”任晨文瞧了一眼金属盒内夹带的特种持枪证件,说道:“准许我们二十四小时佩枪,赋予我们先发制人的特权,这足以证明,外面危险度数非常高,危险甚至是无所不在。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误,夜总会斗殴事件,只是一个开始……”

  杨巨打断了任晨文的话语,难以置信地问道:“妇科文,事情真的有这么严重?”

  “最高命令,完全可以看出,特部在短时间内,没办法消除已知的威胁。单以特部的三科来看,其具备搜集情报的力量,同等于一个发达国家的国家安全部的力量,甚至某方面还有一些超越。以这事实推测,特部没办法消除已知威胁,这就可以进一步推证,敌人具备相当高的反侦察能力。”

  任晨文喝了口瓶中矿泉水,继续说道:“度虚战士共同的最大仇家,无疑是来自度虚拟空间的异生物。假设这个敌人,就是潜入地球的度虚异生物,那么这就可以由各个方面解释,指挥中心为什么会下达这种命令了。”

  不否认,任晨文的分析,的确很详细;一般人在听过以后,或多或少的都可以理解,最高命令背后透露的事态严重性。

  可是杨巨不一样,此时此刻,仅仅是认识到了,一小撮敌人来到了地球。他并没有多想,遵照来自指挥中心的命令,打开油纸包装,但是其内的三十发子弹,清一色都是黑色的弹头,“……阿敏,你看看,子弹是不是专门用来对付中高等异生物的黑色穿甲弹?”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武敏非常专业,首先看得地方,就是弹壳的底座,“底座的九位数编码序号,前三位是生产资讯编码,中间三位是安全资讯码,后三位是弹药资讯码。九位编码序号,前六位和黑色穿甲弹一模一样,由此可以确定,这是另一种口径的黑色穿甲弹。”

  杨巨填装子弹完毕后,扣好了小腿内侧的枪袋。他与其它三位战友不同,压根没有感觉到,‘一只骷髅手,正静悄悄地向你的肩膀上靠着,随时随地准备带走你的一切’的那种压力,“装备完毕后,我们继续讨论演习,然后再总结一下所需要的道具数量,各道具数量放宽百分之十后提交科长。”

  “你……”任晨文明知杨巨不是一般的‘疯’,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家伙会‘疯’出了理性可以理解的范围内,“巨疯,难道你没有察觉到危险吗?”

  高飞赞同地点点头,表态地说道:“是啊是啊,我的感觉就是——地球很危险,搭讪的女人更危险。”

  这个源自身心与本能的话语,尚未落地,三道冷冷的目光,默契非常地齐齐射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