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紧急通知

  日出东升,新的一天开始了。

  基地的集体宿舍内,杨巨在生理时钟的提醒下,早上七点半准时结束了睡眠。纵然因为战队联欢,睡眠时间不足四个半小时,但他依旧如常,以战斗状态,完成了洗刷等全套流程。待从洗刷间返回宿舍后,他发现,木桌上多了四份饭盒,打开其中一份一瞧,原来是营养早餐。

  他将饭盒搁在以上,屁股坐在床边,兴趣满满的开始享用着,这份出自五科营养师之手的科学早餐。陆续返回的任晨文三人,见状后,照搬杨巨的进餐姿势,开始进食早餐了。

  “对了……”武敏疑惑望着对面床铺上杨巨,问道:“阿巨,紧急召唤后,通常都有任务的,怎么我们凌晨回来的时候,却是得到回来睡觉的命令?”

  高飞抢话说道:“问他是没有用的,因为他的大脑,也只有在进攻的时候,才会全速开启。说白了,巨疯就是那每年都会例行报到的台风,除了沿途一路搞搞破坏以外,似乎没有其它的正面用途了。”

  杨巨瞪着高飞,冲口反击道:“你就是好鸟!”

  “啧啧……难道你不知道,很多女人都说男人是一样黑的乌鸦吗?”

  “你们两个混蛋给我闭嘴!”任晨文这一嗓子吼过,脑袋顿时嗡嗡作响,而这就是过量饮酒的后遗症之一。他的内心非常清楚,假如不拿出杀手锏,下面就会铁定发生,本战队最具传统特色的口水战,而现在这状态,真的不能参予其中了,“不要逼我动用生活队长的特权,不然你们自己最清楚,没有‘口粮’的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这话一说出,杨巨好似斗败的公鸡,而高飞好像刚被去势的男人,两人都不说话了。

  武敏干干的一笑,内心深刻非常地认识到了,战队的口水战,就是传说中的‘无所不在’。

  任晨文整理了一下思路,解惑道:“以古董级别来形容,武类度虚战士就是国宝级的。所以说,一旦三科察觉到任何可疑的情况,在确保武类度虚战士不受伤害的情况下,一律执行召回的命令,等确定安全后,该命令才会解除。假如情况特殊,或是事态不受控制,我们一科的科长,将会动用基地的警卫部队,外出执行保护武类度虚战士的任务。”

  他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以这次紧急召回为例,最慢七天,三科即可以确定安全情况。因为情况的不确定性,以及其它诸多中因素,情报没有被证实前,只有六个人才能知道核心的具体情况,他们就是特部的一位部长和五位科长。嗯……我们的科长最好说话,和他磨磨,那是有可能提前知道一些情报的。”

  武敏好奇地问道:“科长有没有动用基地警卫部队的记录?”

  “去年,就是奥运开始半月后的事情,科长曾经动用一次,后来证实,所谓的危机情况不过是假情报造成的。”任晨文想了想去年前,在一科内流传的这件事情,概述地说道:“当时除了正常的社会治安力量以外,大部分力量都抽掉去维持奥运安全了,连中南海保镖都被抽调了一大半过去。这情况造成没有外部力量可以动用,而科长很担心部下出事,所以行使了调动警卫部队的权力。”

  听到这些话,杨巨猛然间想到了,凌晨时候的那场打架,“妇科文,你说基地的这次紧急召回,不会是因为在夜总会打架的事情吧?”

  “可能性虽说不能排除,但对我们来讲,猜测只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

  杨巨认同地点点头,询问道:“下午的时候,你们谁和我去训练场?”

  话音落地,首先摇头的就是高飞,其次就是选择去图书馆的任晨文。与这两位不同,武敏选择了答应,因为这是可以解开,内心‘魔障’的唯一途径。

  而在选择的时候,她想到了夜总会打群架的那一幕……

  总的来说,与其说是打群架,不如说是打沙袋的热身运动。之所以有此奇怪的感觉,原因很简单,整个在打架的过程中,她没有那种战斗危机感。这一点,是否就是赵军所言的亲身感受,她需要更多的讯息,进而得出结论。

  再有一点奇怪的就是,她曾经与杨巨进行短暂的对练,其战斗技巧,可以推定以刚猛为主,然而夜总会的战斗,可以说是刚猛的反向极端。因然,她好奇地问道:“阿巨,你的太极拳那么厉害,和谁学得?”

  “科长啊,他可是太极拳的高手。以前封闭训练的时候,科长总是隔三岔五的过来‘体检’一下受训战士的战斗力。可以说,一科的武类度虚战士,或多或少都会几招太极拳的招术。现在我们通常都用刚猛为主的招术,因为太极拳这功夫不是速成的,没有三四十年的苦功,根本不可能成为高手。”

  高飞似怕不明白,一些特部一科的部分专用名词,满脸笑容地望着武敏说道:“阿敏,这个‘体检’呢,不是健康检查,是和科长实战对练。呵呵,现在啊,我们或多或少的,心里多少都有一些‘太极恐惧症’,就是科长这个‘体检’造成的。”

  “嗯,明白了。”武敏的眉头下意识的一皱,因为其根本无法想象,想要成为一位太极拳的高手,需要花费三四十年的苦功。

  任晨文边吃边说道:“科长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十五岁练习太极拳,风雨不断地练了四十年,五十五岁成为一科的科长后,才用太极拳进行实战训练。”他之所以如此说,并不是洞穿了武敏内心的疑惑,而是因为多年养成的一个习惯,那就是补充杨巨没有说完的话。

  “呵呵……”

  闻听这爽朗的笑声,四人顿知来者是谁,因为这笑声太熟悉了。

  “你们这四个小鬼,背后讨论我,是不是想被我‘体检’啊。”赵军边说边来到了桌边,随手将档案袋撂在桌上后,坐了下来,“小高,你这个臭小子,昨晚倒是不给我省钱啊。”

  “科长啊,我们是有纪律的,当然要严格遵守命令了。”

  “呵哈哈……我就知道,科里就你借口最搞笑!哈哈……”

  赵军走进宿舍的时候,任晨文就看到了其手中的档案袋。不错,他顿时想到了很多可能的答案,但都没有充足的理由,对于某一个推测进行确定,因然本能地再看了一眼桌上的档案袋,问道:“科长,是不是夜总会斗殴的事情?”

  “对了对了……”任晨文这话,引起了杨巨内心的一个忧虑,“科长,那些小流氓,是不是冲着我来得?”

  “和你没有关系,但是问题很严重,要等三科的确切消息。”说完,赵军将桌上的档案袋抛给了杨巨,神色期待地说道:“档案袋里面是市内各大银行的平面图,以及详细资料。三天后,给我一个答复,就是演习时挑选哪家银行下手,这包括准确的行动时间、逃跑路线等等。”

  “这个答复,只有参加演习的武警部队不知道。这主要是方便导演部事先安排,避免因为在市内演习,而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你们扮演的山穷水尽的恐怖分子,目的是为了筹集日后恐怖活动的资金,抢劫银行金库内的黄金等贵重金属。作战指挥权,导演部任命小巨担任。”

  他顿了顿概述地说道:“演习的日期定下来了,二十天后开始,也就是七月十九日。导演部决定尝试新的方法,那就是演习结束后,也就是七月二十日左右,整个演习的操办过程会上中央一套的焦点访谈,而你们的身份,将会被某军区特种大队代替。好了,轮到你们这些‘恐怖分子’说要求了。”

  “科长,我没问题。”说完,杨巨翻看着档案袋内的资料,而对于所要挑选的演习场所,内心已经有了一把衡量的尺规。

  高飞兴冲冲地问道:“科长,在演习当中,是不是我要求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类比毒气弹,预警装置等等一类的轻型武器,相信导演部是可以提供的,不过原则就是不要太离谱。”

  “安心了啦,科长,我不会要坦克一类的重装备,这样反而会碍手碍脚的。”

  武敏正色地说道:“科长,我相信导演部的安排。”

  任晨文与武敏一样,没有什么要求,可是两者的出发点不同,后者是相信,而前者是因为有了充分的准备。自得到演习通知后,他对于世界各国的反恐部队的战术,例如如何进攻、怎么样解救人质等各方面,都进行过彻底的研究。但是,他没有忘记,杨巨曾经说过的话,因然提醒道:“巨疯,想要大获全胜,帮手是少不了的。”

  “对啊……”杨巨呵笑地冲着赵军问道:“科长,我想找一百位,有着充足经验的临时演员,你看这个要求可以满足不?”

  “噢……”赵军似乎有所意图一样,问道:“你这要求,出发点是什么?”

  “临时演员有演戏的经验,他们知道怎么配合我们的安排。这样一来,我们就会节省时间,多做一些准备,进而加大我方在演习中的胜算。”话说之际,杨巨陡然想到了,另一个比现在这个更好的要求,“科长,北京电影学院不是有很多学生嘛,拜托四科联络一下,呵呵,他们虽然都是学生,但是演戏水准应该超过那些临时演员。”

  高飞肃容地附和道:“科长,我赞成这个要求!”

  m更√c新最快:O上酷T\匠`网+5

  “你给我闭嘴!”

  杨巨和任晨文齐声怒吼,而充满杀气的目光,也齐齐蹬着高飞!

  这情况,武敏有些迷糊了,虽说在感觉上面,有点儿像口水战的前兆。对于这一点,赵军是太明白了,而在看到武敏的脸色后,不禁呵呵的乐道:“阿敏啊,北京电影学院可是出美女的地方,你说小高能不动心吗?”

  “呃……”武敏很快明白了,高飞强烈赞成的背后,究竟想得是什么了。

  “好了,我先走了。如果还有什么要求,通知我一声就行了。”

  赵军举足迈出宿舍,随手关上房门后,就听到了里面响起了爆吼声。

  不用猜,该战队的特色传统口水战,已经拉开序幕了。

  他乐得呵呵一笑,举足前往四科,处理这些小鬼们的要求了……

  「第一卷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