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189战斗小队的战队联欢,依照着既定计划进行着。

  大约晚上八点,四人搭车来到了,在全国享有极高知名度的天上人间夜总会。

  可以说,该夜总会是北京城内,首屈一指的奢华消费场所。

  夜总会从创建之初,就定在高品味、高消费的档次上——

  国外进口的灯光音响,现代感十足,装潢设计豪华高雅。印第安式太阳神是它独特的标志,并被设计为DJ台后景;特制的玻璃舞池,时不时地从地下透射出闪烁的灯光,头顶上时明时暗的各色彩灯,配合从每张桌面里射出来的或红、或绿、或黄的灯光,营造出一种眩目、热烈、令人陶醉的氛围。上、下两层各有一个大吧台,为那些饮酒聊天的人提供了另一种选择。另有大大小小的,三十余间KTV包间。

  需要提及的就是,该夜总会有三种会员卡——金卡、白金卡、天上人间卡。

  高飞是白金会员,来这里消费可有两年历史了,但是这次与往常的目标不同,不是进门直走的DISCO,而是进门左拐后的KTV包间。

  在礼仪小姐的引领下,四人走进了早已预定好的VIP包间内。

  包间有普通、VIP、总统等划分,但是不论是哪一种规格的包间,其内装潢都不是相同的,而所蕴含的主题内容,自然也不相同。以这预定的包间来说,这间的主题就是中国红——所有的一切,包括茶几上的烟灰缸,都闪亮着中国红。包间专属的服务员,穿着的也是红色的旗袍。

  高飞习惯性地选择落座在了,正对宽屏液晶电视机对面的沙发上。他抄起房间临时服务员递来的热毛巾,擦着脸颊之际,瞅着专属服务员递来的酒水单,“巨疯、妇科文,你们状态怎么样,我们三人再消灭三十瓶皇家礼炮没问题吧?”

  杨巨爽朗而笑地回答着,“没有问题。”

  任晨文闭上了有些昏花的眼睛,琢磨了一下剩馀的战斗力……

  在大鲨鱼火锅店的边吃边聊中,除了时常要克制一下高飞的兽性以外,可以说是无话不谈,甚至连隐讳的性话题,大家也谈了十几分钟。因此,他认为整个过程是非常愉快的。所以说,在这情绪高涨的情况下,酒量较之往常出现了明显提升。这提升的一块,就是他要思考的,“种马飞,我最多还有十五瓶的极限,再多可能就要出事了。”

  “好嘞。”高飞抬头冲着包间专属的服务员望去,本来是想下单的,可是眼中的这位服务员,真的是太眼熟了,“小妹,我们是不是什么时候见过?”

  杨巨没等服务员说话,本能就意识到了,高飞这话,简直就是泡妞的前奏!他随手抄起沙发上的抱枕,气怒地砸向了高飞,“种马飞,我警告你,现在不是泡妞的时间!”

  “巨疯,我‘太阳’你啊,这么老土的招术,我从来就没有用过!还有,你不信你自己看,这位小妹真的是太眼熟了,好像我们四人昨天还见过一样。”

  “我‘月亮’你——你这是泡妞的借口!我什么时候见过这位……”戛然而止的杨巨,揉了揉昏花的眼睛,凝视着视线中这位‘多重影像’的服务员,“……妇科文,你看看,她真的是有点眼熟。”

  任晨文与杨巨的情况一样,同样因为酒精的影响,非但无法看清楚这熟悉的面孔,有些混乱的思维,也找不到相应的记忆,“阿敏,她的确很眼熟,你有印象吗?”

  “嗯……嗯……请问,你是不是大鲨鱼火锅超市的,那位来雅间的服务员?”

  女子保持微笑地点点头,用那经过在电影学院训练后的,专业嗲声对着高飞说道:“先生,请下单。”

  “好。”高飞瞅着酒水单,点道:“皇家礼炮三十瓶,星星果一盘,火龙果一盘,山竹一盘,鲜牛奶四瓶,花生米一盘,鸡翅一盘,爆米花一袋……”他一口气点了近二十种餐点,而后好似瞧着女朋友一样的,望着这位水灵灵的服务员,说道:“暂时先点这些吧,不够再来。”

  高飞的目光,该女子太眼熟了,因为来这里消费的男性客人,十之五六都会露出这种类似的光芒。相对来讲,这位特能喝酒的青少年,她认为还是不错的,毕竟没有象部分客人一样,说出赤裸裸的话语,也没有做出下流的动作,“先生,请稍等。”

  她如常的将客人的餐点订单,递给了在包间外留守待命的服务员。

  话说回来了,今晚这一场,要大大不同与往常。原因很简单,一次点要三十瓶皇家礼炮,这在全国夜总会里面,可是非常罕见的。重要的就是,眼前的三个男人,不是一般的特别能喝,单在大鲨鱼火锅超市内,就已经喝了近三十瓶红星二锅头!

  三男的酒量如此之高,她若非亲眼所见,绝然不会轻易相信。

  或许正是因为酒量超过了理性可以理解的范围,她的内心升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好奇心,那就是看看,这三个男人,究竟能喝道什么程度!

  她有这打算后,开始留心观察了。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就是,推门而进的,除了端来餐点的服务员以外,还有现年三十八岁的值班经理。之所以没有想到,因为她在这里干了一年多,这次第一次看到,值班经理如此快速地来到包间。通常情况下,都是在半小时后才来的。

  她不禁然的将视线转移而去……

  “哎呀,原来是小高哥啊,我道是谁呢?”值班经理热情地打着招呼之际,无一例外地对着杨巨三人,双手奉上了名片。在这个过程,他内心明白了一件事情,高飞所带来的三位看似年轻的朋友,绝对不是一般人!

  三人中,尤其是相貌最普通的青年,也就是他不认识的杨巨,眉宇间自然而然流露出的进攻性,简直让人无法捉摸,此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但凡能在KTV包间内出现三次的客人,他的手里面,都有这位客人的详细资料。要知道,这个资料详细到了,客人是如何发家致富,是如何捞到第一桶金的,消费的资金来源,以及客人的人脉关系等等方面。工作如此仔细,因为来包间消费,最低也是一万,而七八万的消费也是很平常的。

  他在这里干了十年了,唯一没有多少资料的,就是眼前这位白金会员高飞。其消费的资金来源,压根没有一点儿线索,纵然有近三十多位银行行长的帮忙!

  一位等同于凭空跳出来的人,交友圈内的朋友,能是简单的人物吗?

  开门做生意,自然要以和为贵。他非常清楚这一点,也明白有哪些事情是不能说出来的,当然也更清楚这一行的潜规则,“小高哥,又有新的女宾了,你的意思呢?”

  “李大哥,我朋友不喜欢这口味,下次我单独来,到时候可不要忘记向我推荐噢。”

  “呵呵,绝对没有问题。小高哥,不耽误你们开心了,有需要尽管呼我。”

  高飞笑送值班经理离开后,扭头望向杨巨,呵笑道:“我们来一首各自的主题曲吧,就当是联欢的开场白了。巨疯,你最厉害,你先来。”

  “好!”杨巨刷一下地站立,接住高飞抛来的麦克风,笑对女服务员说道:“小妹,点一首小曾唱的《我是一个战士》,谢谢。”

  女子微微一笑,作业系统,点了这首很冷门的歌曲。

  歌曲响起,杨巨闭上了眼睛,开喉而唱之际,思绪回到了虚度空间的战场上——我是一个战士,在遥远的边关驻守,远离喧嚣的城市,离开父母的依附。我是一个战士,不曾有太多心事,站岗放哨就是我,今夜唯一的任务。

  战士,战士,战士,一个小小的勇士;战士,战士,战士,捍卫着你的幸福;我是一个战士,可以为人民出生入死;我是一个战士,盼望着战争永远结束。

  我是一个战士,也是你的一个兄弟,在你为难的时候,有我为你分忧。我是一个战士,偶尔会做一做梦,无论失去还是拥有,钢枪紧握在手中。

  战士,战士,战士,一个小小的勇士;战士,战士,战士,捍卫着你的幸福;我是一个战士,可以为人民出生入死;我是一个战士,盼望着战争永远结束,盼望着战争永远结束——

  这首歌,音乐尚未结束之际,高飞拊掌喝彩道:“巨疯就是巨疯,好!”

  杨巨呵呵一笑,坐下后,将麦克风递给了任晨文。

  任晨文背靠沙发,翘着二郎腿,“小妹,点一首《东方红》,谢谢。”

  女子熟练地操作点歌系统,点了这首曾经红极全中国的歌曲。然而在任晨文高唱《东方红》的时候,她的思绪,依然停留在杨巨所唱的旋律中,而这旋律,将其带入了枪林弹雨的战场上……

  她情不自禁的偷瞄了一眼杨巨,似乎其很兴奋,仰着脑袋,一口气喝掉了整瓶的皇家礼炮。见状,她不明白地眨了眨眼睛,因为这首《我是一个战士》,好像就是他生命的全部!

  这时候,任晨文的主题曲结束了。

  武敏随之站起来,说道:“小姐,点一首董文华唱的《血染的风采》,谢谢。”

  证明一首歌是否经典,最重要的依据是什么?

  不用怀疑,这个依据,就是时间。

  该首军歌历经了二十多年的考验,至今依然是广为人知,但是能真正唱出其中味道的,恐怕这人数就少之又少了——中华魂,精忠报国,傲笑地面对死亡,个人对于亲人和朋友的默默守护,牺牲后留给世人的微笑……

  这首歌,饱含着诸多中味道,在武敏的歌喉下,完全展现出来。与此同时,歌曲中的味道,好似来自体外的‘鲜血’,携带着无比的热量,远远不断地涌入大家体内,并且快速的与体内鲜血融合,与中华魂结合……

  “好,好厉害……”杨巨瞠目结舌地举目望着,面色红晕、眸中露着醉意的武敏,“你太厉害了,《血染的风采》我练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我不管怎么练,就是唱不出这首歌那种味道。”

  杨巨的这句话说,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武敏唱歌的时候,包括未经任何训练的服务员在内,肉体内,因为被物质欲望而压迫的中华魂,在这一刻脱壳而出,飘然地来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上……

  “轮到我了!”高飞双手各握一个麦克风,来到服务员的面前,将左手的麦克风交到了服务员的手中,笑眯眯地说道:“小妹,我们合唱一首《兵哥哥兵妹妹》。”

  “先生,我不太擅长军歌。”

  “安心了啦,军歌一向都是很容易上口的。”

  “嗯,请多多关照。”

  事情如高飞所言,女子顺利非常的,完成了这首男女对唱的军歌。可是在继续为包间客人服务的半晌后,她终于意识到了,这四人所点唱的歌曲,清一色都是军歌。

  由于四人同时锺爱军旅歌曲,她不禁联想到了,四人可能是军人的身份。然而转念一想,她认为这不太可能,军人的薪水虽说经过几次大幅度调整后,的确比一般的公务员要高,但是这个程度,远远还没有达到可以来此奢华之地消费的地步。

  这个问题,她一直在想着,但这没有妨碍自身的本职工作,而这时间,似乎也过得非常快……

  nh看…正k√版章节No上酷?匠#1网

  “咦……没酒了?”杨巨酒兴甚高,瞄了一眼手中的空酒瓶,而后举目扫视着狼藉一片的桌子,愣是没找到半瓶酒,“种马飞,都过午夜了,一人再来两瓶,然后换地喝去?”

  “好啊,小妹,再来……”

  高飞兴致勃勃的话语,被冲进包间内的一群青年打断了。

  这一瞬间,反应最快的就是杨巨。

  此时此刻,杨巨手中的空酒瓶派上了大用场——

  他没有用空酒瓶砸某个青年脑袋,因为这样做,只能让一个敌人丧失战斗力,剩馀的敌人可就不太好处理了。所以,他奋力将酒瓶砸向天花板,而这些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青年,为了避免受伤,本能做出了,举臂、蹲下等等保护脑袋的下意识动作,这个时候,就是动手的好时候——

  假如正面进攻,最多撂倒三名青年,而战队其它三位战友的战斗力,也就没办法得到全部的释放。因此,他借助太极拳中的四两拨千斤的招法,非但把身前的这些手持棍棒砍刀的青年,‘送’到武敏三人的面前,而且还顺势破坏了他们的身体平衡。这样一来,武敏三人就更容易‘料理’了。

  突如其来的战斗,如他的本能预想一样,除了最后一位青年被其扯断右手以外,其它闯入包间的十五人,无一例外地都被酒瓶砸晕了。

  或许正是因为多了这十六人,包间显得非常的拥挤。

  不过,战斗没有结束,单是在包间门框局限的视线中,就有三人。照这情况来看,估计门外两侧的走廊上,还聚集着不少这些青年的同伙。武敏没再意这些情况,依然在回味着,刚刚发生的战斗——不错,战队的实力,绝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计算方法,可是这场战斗太轻松了,因为方才战斗,基本动作就是拿着酒瓶砸脑袋。

  其它战斗小队要一月的战术磨合期,而BJ189战斗小队只需七天磨合期。难道说,方才的这个过程,就是赵军所指的亲自感受?对此,武敏不敢轻下断论,因为多多观察总是没有坏处的。

  这时候,四人中的一人,开始言行举止开始凸出了——

  “小妹啊,你不用害怕,我们是咸蛋超人级别的超级战队,这些小流氓哪里是我们的对手。”高飞醉醺醺地蹲着,掏出钱包内的一千元,左手趁机托着服务员的手,感受美女肌肤之际,右手将钱放在了美女的掌心中,乐呵呵地说道:“多出的五百呢,小妹去买点东西压压惊,哥哥现在就要换地喝了,有机会,哥哥我还会再来的。”

  说完,他操起一个酒瓶,站了起来,但是三位战友的脸色与眼中的味道,似乎有点儿不一样,“不要误会啊,我这是给小费呐,顺带安慰一下受到惊吓的小妹。”

  高飞的说辞,骗骗武敏,或许还能勉强凑合,可是其它的两位战友,内心太明白这家伙想得是什么了。假如用军事术语说,高飞方才的行动,可以归属战略部属的范围内!

  “回去以后,再好好纠正你的作风问题。”任晨文瞧着门口处站着的,那些想进来却又不敢进来的持械青年,问道:“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左边有十五人,右边有二十五人,你的呢?”

  杨巨稳住了因为酒精作用,而有些晃荡的身体,凝神瞅着包间的门口,在这时候,第六感开启了——好似三维虚拟场景一样,脑海中根据第六感捕捉到的,声音、气息等等构筑出了一幅三维虚体的立体图片。

  他仔细清点了一下,三维图像中左右两侧的人数,“数字差不多。妇科文,你我负责右边,他俩负责左边。”

  “等一下,防止某人兽性大发,还是你和阿敏收拾右边吧。”

  听到这话,高飞条件反射地冲着任晨文吼道:“妇科文——我要告你诽谤!”

  任晨文举足上前,右手背轻轻拍打着高飞的左肩,“临时给你补充一堂法律课,人证是很容易被推翻的,甚至成为被利用的对象。如果没有相当充足的物证,你就等着由原告变成被告吧。”

  “懒得让你教育!巨疯,不要浪费我们的联欢时间,三分钟后开始。”话说的时候,高飞掏出特制手机,将在天上人间打架斗殴的事情,转换成数位密码,而后以短信的形式,发给了基地。

  高飞的短信发送结束,杨巨的准备工作也结束了。

  方才短促的战斗,足以证明,持械青年未经任何训练。因然,玻璃碎片的战术,依然有着不错的效果——第一个空酒瓶砸向门外之后,就听到了两侧传来的慌乱脚步声;待第二个空酒瓶砸出后,杨巨率先冲出包间。几乎是同一时间,其它三位战友,也跟随冲出,而后各自站着属于自己的战斗位置。

  杨巨面对着二十五位持械青年,活动着十指关节之际,如同一头狮子,盯着一群羔羊一样地举目而望。有此自信的神情,其实和这过道环境是分不开的,因为过道最多可容五人并肩而行;个人战斗力假如要全部释放,这过道最多容纳两人。重要的就是,此时身后还有强有力的战友!所以说,战斗开始前,已经占据了地利与人和,而这简直就是胜利的宣告。

  蓦地,杨巨听到了来自战友心中的冲锋号,率先冲向最近一位,距离只有两米,手持钢管的青年——四两拨千斤的招法,再次出场,不同包房内的情况就是,在这次‘送’到武敏面前之前,所有青年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是手腕脱臼了。这样做,武敏可以节省不少力气,而他也可以顺带的自我满足一下。

  等折断视线中最后一位青年的双臂后,他转身一瞧,任晨文和高飞已经进入扫尾阶段,而被武敏料理的青年,没一个是‘四肢完整’的,“阿敏啊,你这断手断脚的功夫,是什么时候学得?”

  “刚刚和你学得,因为我没有学多少那种打不死人的功夫。”

  “呵呵,如果真的打死人,问题可就闹大喽。”

  嗡嗡——嗡嗡——同一时间,杨巨四人的特制手机发出了震动。

  四人的短信内容一样,就是四组数位——136,412,867,991。

  武敏尚未开始安排,学习基地数位密码的日程,所以不明白数位码的文字资讯,但是在这午夜发送资讯,情况真的不容乐观,“阿巨,是不是紧急情况?”

  “嗯。”杨巨严格遵照《假日条例》的规章,删掉了这个短信,冲着正对面走来的两位战友说道:“妇科文结帐,种马飞交涉。”

  该组数字码,翻译过来,大概意思就是,基地紧急召唤度假的武类度虚战士。

  因然,任晨文和高飞对于杨巨的吩咐,没有半点儿迟疑,立刻开始——索要消费发票,交付暂时赔付金,留下联络方式等等事情,都进行了暂时性的处理。因为在天亮以后,就会有四科的人过来,继续处理这事情,所以四人只做了暂时性的处理,而后就踏上返回基地的路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