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大概在十一点半的时候,来到了预定好的简洁而清晰的雅间内。

  片刻过后,四人根据各自的口味,开始了挑选所喜好的食物。

  这个过程,大约花费了十分钟。

  待武敏返回雅间后,发现了一个看着就有些可怕的现象。

  三位战友所挑选的食物,的确各不相同,但可怕的现象,就是各自摆在桌上的,四瓶相同的酒精类饮品——北京的传统白酒,五十六度的红星二锅头。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杨巨所说的联欢流程,而随之一个很头疼的问题产生了——以自身四斤酒量来讲,要想完成十三四小时的联欢,该如何分配各个阶段的饮酒量?

  猛然间,她意识到一个问题,“对了……你们酒量这么好,是不是在训练时候练出来的?”

  高飞反应最快,冲着武敏问道:“你也是这情况?”

  “是啊。海军的两栖兵嘛,自然要和海水打交道了。说真的,一开始我连一瓶啤酒都不能喝,但是从接近零度的海水出来后,要是不喝点白酒,再加上海风一吹,真的和在冰库里面没什么两样,而且还很容易落下风湿病等毛病。呵呵,教官经常这样训练我们,所以时间一场,这酒量也就渐渐上来了。”

  话说完了,武敏依然沉醉在军旅生活的快乐中……

  不否认,军营不是一个舒适的场所,但是其内的快乐,唯有当兵的人才能明白。

  如果真的要言喻,这份金钱无法实现的快乐,那就是单纯。自来到特部后,她逐渐认同了,不同环境中的相同环境,而眼前的三位战友,除了高飞有点需要保持距离,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以外,其它两位都是可以真心交得朋友,“你们呢,酒量是怎么上来的?”

  高飞在武敏说话之际,已然做好了抢夺话语权的准备,而事实证明,这个准备是相当正确的,“喝酒是训练专案之一,目的就是保持在半醉状态,然后进行单对单的格斗训练,训练我们的人,都是警卫部队挑出来的高手。我们的那些兄弟姐妹啊,各有一套属于自己格斗战术,就是这个训练锻炼出来的。呵呵,四年封闭训练,基本都是天天半醉,再不能喝酒的人,这酒量也能练出来了。”

  话语权抢夺成功,但他没有满足,因为吸引武敏的注意力,而经常性的交谈,才是建立美好关系的重中之重,“阿敏啊,我很奇怪,在海军陆战队的那种整死人的训练方法下,怎么你的皮肤还是那么好?”

  “香蕉面霜和香蕉面膜。”武敏在鸳鸯锅内,涮着肥美的鲜嫩羊肉,说道:“不知是队里哪一期的战友发明的,这方法一直沿用到现在,只要姐妹们一有时间,总是在那里做美容。这个方法啊,我到现在还在用呢,效果比市面上的那些上千元的化妆品好多了,而且还是纯天然的。”

  “这个面霜和面膜怎么做呀?”

  “香蕉面霜就是,先将一根香蕉捣烂,分别加入两勺牛奶和两勺浓茶,慢慢将混合物调匀至糊状。然后,用清水清洁脸部,把面霜涂在脸上,十至十五分钟后,再用温水洗净。面霜使用要注意两点,一点就是浓茶要冷却后才能使用,第二点就是,用奶油代替牛奶,效果会更好。”

  武敏顿了顿继续说道:“香蕉面膜就是,先将一根香蕉捣成半糊状,加入橄榄油,后把两者搅匀成糊状。香蕉面膜使用方法和香蕉面霜一样,因为香蕉会氧化变黑的原因,时间最好在十五分钟内。”

  高飞露出了笑脸,因为学到的这两招,绝对可以在未来的某个日子中,安排进入‘实战前夕’的准备过程中。突然间,他骤感双脚的脚面,同时传来阵痛,紧跟着就是这硬物碾压脚面的,所带来的冲击身体每一处细胞的疼痛。

  他忍痛地故作无事,瞥眼瞧了瞧右侧的杨巨,瞅了瞅左侧的任晨文,似笑非笑地说道:“来,为我们第一次联欢,干杯。”这一杯二两的烈酒下腹,他自感脚面疼痛缓解了不少,但是这个疼痛,令其再次深深地意识到了,想要对付同一阵线上的两位战友,获胜的可能性,可以说是无限接近零。

  有此强烈意识,他不再抢夺话语权,举筷在鸳鸯锅里涮肉了。

  武敏身为一位合格的海军陆战队员,自然经历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训练,其中的大部分都以挑战人体极限为目的。但是,特部一科的训练方法,她无法寻找到理解的切入点,因然秉持不懂就问的原则,问道:“阿巨,你们训练的时候,怎么都是半醉状态?”

  “这方法是科长发明的。”杨巨边吃边说道:“半醉状态的确有很多缺点,例如反应迟钝、身体协调力下降等等,但是如果反过来,在这些不利的条件下进行锻炼,等清醒的时候,所有的不利都会变成强有力。举例来说吧,这个……嗯……嗯……妇科文,我们通过科长认可的考核课目是什么?”

  武敏听到这话,可能会有一些迷糊,但任晨文的内心是非常清楚的,因为赵军负责考官的事情只有一样,那就是由后备力量编入战斗序列的考核,“考核的课目有两项,第一项就是赤手空拳,打死一头注射疯牛病毒的水牛;第二项,单纯防御四条军犬的攻击,也就是俗称的德国黑贝。”

  “对对……就是这两个。”杨巨对着武敏呵笑说道:“我考试的时候啊,一拳可是摆平了那头疯牛。”

  武敏内心巴切地追问道:“第二项考核呢?”

  在海军陆战队服役的时候,经常进行敌后渗透、侦察等等课目,而这个课目中,必然有德国牧羊犬的参予。要知道,完成侦察等任务,非但要避开敌方的高科技预警设备,还要避开在世界军队中,普遍服役的德国牧羊犬。

  相比下,高科技预警设备是很容易对付的,毕竟这些都是死东西,纵然有人在无线操控,威胁力也没有增强多少。然而,训练有素的军犬不同,可以说,在侦察等诸多需要隐蔽进行的任务中,它是最大的麻烦!

  所以说,她对这个问题,充满了无限的好奇与猜测!

  “第二项考核就简单了,它们看了我一会儿后,夹着尾巴就走了。”

  “这……”武敏颦蹙着俏眉,思索这简单话语的背后,蕴藏着的可怕事实……然而,这一些毕竟没有亲眼目睹,她认为,想象终归是想象,得要验证,而最理性的任晨文,就是最好的询问对象,“阿文,能不能说说阿巨吓跑牧羊犬的原因?”

  “原因说起来简单,但能真正做到的,巨疯是科里的第一人。”任晨文想了想,说道:“自然法则之一就是弱肉强食,除非双方战力相差太远,否则都要以战斗来分出胜负。德国黑贝放弃攻击,转而逃走,这足以证明,它们承认了巨疯的强大,同时甘愿承认自己是弱者。”

  “咦……”杨巨眨了眨眼睛,狐疑地冲着任晨文问道:“我真的有那么强吗?”

  “你是特例,不再考虑范围内。”任晨文认为,话题既然谈到了考核课目,那就继续这个话题,“据我了解,但凡参加考试的,大多数都能撂倒疯牛,区别只是战斗时间而已。至于考核不及格的,基本都在第二项考核中被刷下来了。”

  杨巨把四只德国牧羊犬吓跑了,那么,其它这两位战友是怎么做的呢?武敏无法忍住了,好奇非常地问道:“你们是怎么通过第二项考核的?”

  任晨文如实地说道:“德国黑贝的进击招术有限,因此很容易分析出,四只相互配合的组合进击。所以说,我按照标准,完成了第二项考核。”

  考核的话题,引起了高飞的伤心往事,但是为了不再美女面前丢脸,故作一副自豪的神色,说道:“阿敏,我用事实证明了,两条腿是可以跑过四条腿的!”

  “呃……”武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用多说,心里完全可以理解,高飞的第二项考核是如何通过的。

  咕噜一声,杨巨仰头喝掉杯中酒,紧跟就是舒坦地哈出一口酒气,“阿敏啊,以前我经常在街上看到当兵的,可是他们的气质,好像和你差距很大,感觉上就不是当兵的。”

  “哦,他们大多数都是二线兵,训练程度比一线兵差远了,普通市民除了一些新闻节目以外,基本没机会亲眼看到一线兵。”武敏仔细想了想与兄弟部队联合演习后,聚餐时所聊得一些话题,综合筛选后,简短地补充道:“例如东北的大兴安岭、新疆戈壁、青藏高原等等,自然环境越是恶劣,越是受到一线部队首长的喜爱,因为只有在那种恶劣环境下,训练出来的士兵才会是最强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感觉上有那么大的差距。”

  说着,杨巨举着筷子,在鸳鸯锅的淡汤内,涮了一块五分熟的牛肉。他将牛肉放在调料碗中,沾点儿以耗油为主,拌上香菜末的调料,而后一口送入了口中——耗油的鲜美,香菜淡淡的药香,牛肉的鲜嫩,淡汤的清淡味汁……

  他一面听着战友们的聊天,一面迫不及待地夹起一块盘中牛肉,放入鸳鸯锅的辣汤内,来回涮着,期待着这一口即将到来的美味。

  任晨文和武敏聊得正酣,这状况,让高飞意识到,与武敏说话,还得要等时机。再说了,战队联欢才刚刚开始,时间还长着呢。有这想法,他找右手边的杨巨喝了一杯,而后说道:“巨疯,香菜吃多能杀精的,你不怕以后出问题啊。”

  “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馒头吃多也会撑死人的。”话说的时候,杨巨猛地想起了,经常在军事刊物中所看到了一个词汇,那就是野外生存训练。类似的课目,他并没有在武类度虚战士的训练中有所接触,因然好奇地问道:“阿敏,野味都进人的肚子里面了,野外生存训练都吃些什么呀?”

  R酷i&匠网%首发F》

  “野外可以吃得东西太多了,重点一般都是地下食物;因为一旦进入战争状态,或是静音情况下,如果重点是地面食物,麻烦将无穷无尽,甚至是导致任务失败。”武敏畅饮一口杯中酒,想起了当年的野外生存训练,说道:“例如蛇洞、老鼠窝、蚂蚁窝等等,地下食物简直是太多了,除了口味不敢恭维以外,其它的都好。”

  该话题说完了,武敏几乎本能的,找到了一个新的话题,“我听说,第三季度的联谊会,要在八月十五开,你们知道这事情不?”话说完了,但她很快意识到了,人类对于陌生人的防卫本能,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因为这一类近乎八卦的话题,她非常清楚自己,也只有在完全信任另一个人的情况下才会说出来。

  “啊……”高飞纳闷地冲着武敏问道:“你打哪得到的消息?”

  “上次巨疯带我镶牙的时候,我听护士聊天中,就是这么说得。”

  听到这话,高飞双目陡放光亮,因为这家伙深深地意识到了,这可是得到第一手谘询的最佳途径,“阿敏,那些护士还聊了些什么?”

  话音尚未落地,杨巨与任晨文默契非常的,冲着武敏正色地摇了摇头。见状,武敏本能地意识到,假如放任情况继续发展,口水战就是在所难免了,“呵呵,你们退休后准备干什么?”

  杨巨照直说道:“那事情太遥远了,根本没想过。”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任晨文淡淡的一笑,如实地说道:“据我对三年来阵亡比率来分析,综合战斗力越是强悍的战队,全体阵亡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以此分析为基础,我们战队的完整率,基本等于零,全体阵亡率大概有百分之八十。所以说,我没想过退休的事情,因为我们根本没办法活到退休的时候。”

  “没事说这些资料干什么。”高飞好似大哥一样,喝了任晨文一句,面露笑脸地对着武敏说道:“阿敏啊,不要把我和他俩划为一类人,我的退休生活,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规划——我保证,周一至周末的退休生活,绝对没有一天是重复的!我周一安排……”

  此时此刻,武敏对于高飞所述的退休生活,唯有礼貌地颔首嗯声,其它的事情,不予置评。因为,她听到的五科护士的聊天内容中,‘三环种马’可是占了相当的比例,而在相关的内容中,还有一件轰动基地的大事件——员警开展的一次大规模扫黄行动,直接造成‘三环种马’在上演‘裸奔’事件。

  这时候,任晨文拍了拍高飞的肩膀,打断了高飞的话语,诚然地说道:“你没有说错,你我的确不是一类人。”

  杨巨连忙发出嗯嗯声,正色地表态道:“这话我同意,我们的确不能和你划为一类人。”

  任晨文说话的时候,武敏就认识到了,口水战即将爆发,而在杨巨说出这话后,立即感受到了临界点的到来。然而糟糕的就是,她再也找不到话题,可以平息这口水战的爆发——没有办法,眼下这情况,也只有牺牲一个碟子了。

  啪,清脆的响声,如同一盆冰水一样,一下子浇灭了,正欲爆燃的口水战的战火。

  “岁岁平安,岁岁平安。”武敏呵笑而言之际,可以清楚地观测到,三个男人的脸上虽然没有浓重的战火味道,但一种莫名的气氛,似乎比这口水战还要不安,“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任晨文好似聊着家常地说道:“阿敏,釜底抽薪才能彻底杜绝,扬汤止沸的效果只是一时的。话说回来了,队里能有你这么一位各方各面都很正常的战友,还是符合团队发展规律的。”

  任晨文这话一说出,即刻招来了杨巨和高飞的白眼。但是这句话,却是引来了武敏干笑。其因很简单,在海军陆战队服役的时候,她被队伍里的战友,称之为最不正常的一位。较之眼前三位战友相比,她清楚地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世间没有不正常的人,只有更不正常的人!

  “阿敏啊,你的未来规划是什么呢?”高飞的眼中只有武敏,笑眯眯地问道。

  “我的规划,是最近才设定的……”武敏想了想,毫无保留地说道:“以前薪水四千多一月,现在薪水整整多了三倍,所以我准备回四川老家,盖栋三层小洋楼给爸妈和爷爷住。退休以后,我想住在军营附近,这样可以经常回部队看看,毕竟我就是在那里长大的。”

  任晨文与杨巨这种纯听众不同,听言随即联想到了一个实质问题,因然问道:“阿敏,你是什么时候服役的?”

  “我十二岁的时候,就被爷爷送到红一师了那边受训了,三年后去新疆接受更严格的训练,大概五年后才调到海军陆战队。如果没有意外,我会在二十八岁转为预备役……”武敏明白任晨文等人内心的疑问,而这个疑问,不知有多少人提起了,“我爷爷是老红军,我爸妈现在都是少将,而我的那些叔伯也是校级军官,我的那些兄弟姐妹,现在都在各大军区服役。”

  话说的突然间,她好似想到某些事情,苦笑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家自上到下全部都是武官,对于那些晋升极快的文艺兵,那是一百个看不起,尤其是我爷爷的意见最大,一提到这事情就火冒三丈。对了……我听说,曾经有一个武官上尉,为了哪个首先敬礼的事情,胖揍一位文艺兵少将,你们听过这事情没有?”

  杨巨和高飞互视一眼,好似取得共识一样,冲着武敏摇了摇头。

  任晨文说道:“你说的事情,曾经在各大论坛轰动一时。暂且不论该传闻的真假,但武官瞧不起文艺兵一类的文官,的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尤其是那些经过战争的武官。相对来讲,文官的将星,可以说是比花园里面的花朵还要多,而那些能得到将星的武官,可以说都是万里挑一的。嗯…简单的来说,文官中将,在军中的真实地位,或许还没有一个武官少尉高。所以很多非军人都认为,文官的将星,只是好看而已。”

  他怕分析的不够详细,详细地说道:“举例来讲,武官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一辈子,或许都没机会晋升到将军。文官的一个好节目,或是传唱度很高的一首歌,就可以得到将星。其实这情况,在中国已经存在好几千年了,概括的来说,就是——和平时期,文第一,武第二;战争时期,武第一,文第二。”

  杨巨明白地点点头,面对武敏问道:“你家是军人世家,干了这份工作,家里人不反对吗?”

  “工作的确换了,但是两者本质都是相同的,相信家里人不会反对的。”

  武敏的话,让高飞抓住了一个机会,“来,我们为我们的工作走一个!”

  武敏一愣,不明白地问道:“‘走一个’是什么意思?”

  高飞呵笑地说道:“这是郑州话,意思就是,各自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喝酒。”说完,他惯习性的一口喝掉了杯中酒,“阿敏,你意思意思一口就行了,战队联欢还有很长时间呐。”

  武敏明白地笑了笑,意思地喝了点杯中白酒。然而很快的,她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杨巨三人的饮酒速度,因为这时候,每人的四瓶红星二锅头,基本上也只剩下半瓶了。

  这一发现,顿让她想起了一件暴强的事情,不禁呵笑地说道:“大概是〇四年的时候,那时候军队还没涨工资,伙食一类的都挺艰苦的。我部和兄弟部队联合军演的时候,他们说,休假外出聚餐的时候,第一锁定的目标就是自助类的餐馆,尤其是那些酒水免费的餐馆。我想啊,照他们那种吃法,要是经常去,铁定能把人家饭店吃倒了。”

  高飞得意地说道:“这个目标,和我们战队一样啊。阿敏,给你挑选的候选名单中,除了特色餐馆以外,大部分都是这种自助模式的,因为这酒可以随便喝啊。不过呐,我们坚持‘细水长流’,不会做出‘竭泽而渔’的事情。”

  说完,他离座取酒,很快搬回了一箱,十二瓶装的红星二锅头。不同的就是,他在回来后,一位服务员也紧跟着来到雅间内。

  这位服务员,年约十八,长相水灵,五官娇甜。假如要横向对比,她的相貌,绝对不输于在网路红极一时的,被帖子上说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校花景甜。此时,她似乎有什么任务,游离的目光,总是在看似不经意间,瞄向酒瓶……

  对于这个情况,武敏是不了解的,而杨巨三人是非常清楚的,毕竟这不是第一次遇见,同样也不是最后一次出现——假如是整箱搬啤酒,在四人一桌的酒桌上,那是很常见的;可现在是整箱搬白酒,而且还是五六十度的二锅头,照这种搬法,值班经理哪能不多个心眼呢?

  虽说这时候有点儿‘监视’的味道,但这没有妨碍就餐气氛,四人该聊些什么,还是聊些什么。然而,高飞与杨巨三人有点儿不同——似乎要在美女服务员面前秀一下酒量,此时不用酒杯喝酒了,而是直接用瓶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