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东升,新的一天来了。

  赵军骑着旧式的邮政自行车,拧着可降解的购物袋,来到了八宝山革命公墓的第一区。

  他很快地找到了儿子和女儿的墓碑,取出购物袋内,装有早餐的食盒和祭品,摆在了两块墓碑的空隙中,好似儿女就在身边,边吃边说道:“建国啊,我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二科的同志说了,小巨他们一周前带回来的红色结晶体,测验结果出来了,保守能提高护具三倍的防护力量。这也就是说啊,你的那些师弟师妹,伤亡率最起码要降低一倍。”

  他将一杯红星二锅头,轻洒在了儿子的墓碑上,继续聊道:“建国,你走了大概有十五年了吧,要是你能去基地看一看,那里简直就是惊天巨变啊。呵呵,不要笑我啊,现在装备的那些高科技的东西,我要花上四五天的时间,才能弄明白怎么使用。”

  说完,他将视线转移到了右手边的墓碑上,瞧着墓碑上的一张笑容灿烂的女子照片,说道:“建佳啊,你的愿望也快要实现了——补充的女性队员还在接受训练,但我相信,她们早晚都会上战场的。”

  猛然间,他想到了昨夜的梦境,不禁乐得呵呵一笑,“建佳,你要原谅我啊,昨晚我梦见你和小巨结婚了,可我不迷信啊,这场冥婚是办不成了。对了对了……小巨这小鬼,简直和你一模一样,什么事情都是进攻第一,好像就跟那主战坦克似的,横冲直撞,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停止。”

  “建国啊,建佳啊。”

  他仰头畅饮一口瓶中酒,“告诉你们一个喜事,我们特部一科又有一对夫妻档出现了,属于典型的战火爱情啊。说真的,我比较喜欢这种夫妻档,原因嘛,就是可以并肩作战,同生同死。唉……可气啊,部长那个老混蛋,也就是那个我以前战队里面的那个老张,你们叫张叔叔的那个,那个老混蛋愣是不考虑我的意见,一脚把我踹回办公室了。现在啊,除了批些公文以外,我简直闲得要发疯了。”

  一阵清风扶过,好似送来了另一个世界的音符。

  “我知道,老张那老混蛋是为了我好,而且他还说,只有度虚战士才能了解度虚战士……”

  他貌似溘然间想到了开心的事情,不可控制的呵呵一笑,“你们知道不,昨天我把老张那个老混蛋给揍了,绝对是正统的熊猫眼啊。还是那个老原因啦,老张坚持要取消战队联欢的报销制度,说是什么节约开支,杜绝奢侈之风。当时我这火一下子就上来了,等我冷静下来的时候,这人都已经揍得差不多了。这顿胖揍啊,最起码保证老张那个老混蛋一个月不提这事情。呵呵,那个老张啊,我可以肯定,他就是现在年轻人所说的——没事找抽型。”

  “你们不要怪我这个老顽固啊,因为我对天发过誓,只要在这位置上一天,绝对要给一科战士最好的物质享受。”他看了看手表,有些不情愿地说道:“好了,时间到了,我得回去工作了,下次我们再聊。”

  说完,他麻利地做完了清洁工作,而后骑着自行车,返回了八宝山火葬场。

  赵军离开没有十分钟,杨巨四人就来到了八宝山革命公墓。

  赵军的清洁工作,的确很仔细,但多少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在杨巨四人献花拜祭来到这里后,高飞一眼即辨认出了这些微小的痕迹。

  高飞再度确认痕迹后,说道:“肯定是红星二锅头,科长离开时间不会超出十五分钟。”

  杨巨将纸制红色昙花献上,说道:“阿敏,这两位就是科长的大儿子建国、小女儿建佳,他们是在一次营救行动中牺牲的。”

  武敏没有说话,以军礼代表内心的千言万语!

  诚然,三位战友的口水战,多少能读出他们的一些行事作风,但是她认为,了解依然还不全面。所以,她一边祭拜安息的英雄,一边问道:“你们没有怨言吗?”

  任晨文微笑地说道:“刨除意义不谈,任何工作都有危险的存在,区别只是大小而已。对于特部的工作,我非常的满意,而我的奋斗目标,就是依仗立下的战功,死后可以在这里享受军级待遇。”

  “妇科文说的没错。”高飞言出于心地说道:“不管哪个方面来讲,特部一科的待遇都是顶呱呱的。再说了,没有危险的工作,哪能享受到这么好的待遇。不错,普通人不会知道我们是谁,也不可能明白我们为什么埋在这里,但我认为,只要他们知道我们是烈士就行了。”

  武敏点了点头,但下面没有听到杨巨的话语,因然问道:“阿巨,你对工作没有怨言吗?”

  杨巨呵呵笑道:“对家哪有什么怨言啊,不满倒是有一些。”

  “家……哪里不满呢?”

  “最最不满的就是来回的过程,你是亲身感受到的,那个过程简直比蛮牛还要蛮牛。”说到这里,杨巨一时半刻想不起来,对‘家’还有哪里不满,“不满意的地方有不少,现在想不起来了,反正都是那些我们经常遇到的事情。”

  祭拜先辈的过程,武敏了解了很多事情,而对于三位战友的性格,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不否认,她目前对于工作等部分方面,了解的还不够透彻,但生活和战斗方面,满意度还是很高的。

  祭拜结束后,她回到了火葬场的职工集体宿舍中,开始收拾房间。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工作,“进来吧。”

  杨巨得到允许后,举足迈进了卧房中,将信封递给了武敏,“信封里面有你的工资卡和新的身份证件,还有类别为A1的驾照。一部特制手机,信纸上是手机电话簿里面的代号解释,看过以后销毁。”

  v更th新(W最快上.酷匠,网☆

  “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啊。”

  “对了……今天联欢的计画是什么?”话问之际,武敏惯习的将被子叠成了‘豆腐块’。

  “很简单啊,先是从中午一直喝道晚上七点,然后我们去KTV边唱边喝,玩到午夜后再来一顿宵夜酒,最后一边唱歌一边喝酒,慢慢往回走。”

  “这……”武敏对于联欢的行程安排,内心顿时没有了底数,“我的酒量还算可以,但是这种喝法,你们可能要把我抬回来了。”

  “安心了啦,除了前三杯以外,剩下的就是自己随意了。”

  武敏抬目扫了一下卧房,瞧了眼手表,“阿巨,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

  “好啊,他们都在客厅呢。”杨巨举足来到了客厅,落座沙发上后,操起电视遥控器,关闭了吵闹的娱乐节目,说道:“暂停一下,阿敏有问题。”

  武敏正色地问道:“我想明白,你们喜欢军队里面的什么,不论是兵器还是兵种,只要是军队里面的就可以,同时解释喜欢的理由。”

  高飞乐滋滋地说道:“我喜欢特种兵。偷偷摸摸地接近目标,偷偷摸摸地观察目标,偷偷摸摸的处理目标,最后偷偷摸摸地撤退,这很有偷情的味道啊。”

  杨巨说道:“我最喜欢战略导弹,虽然一辈子都静静的呆在发射筒里面,但是它们天生就是进攻的,死也要死在进攻的路上。”

  任晨文听完两位战友所述后,微微的一笑,轻饮一口杯中矿泉水,不紧不慢地说道:“对我而言,我最佩服战场上的医护兵,因为他们要拿出,比进攻士兵多出三倍以上的勇气……”

  杨巨打断了任晨文的话语,“妇科文,你是不是计算错了?”

  “没有错误。”任晨文解释道:“战场医护兵的职责是救护士兵,但这前提就是,他得要到士兵的身边。试想一下,士兵在进攻的路上受伤,医护兵上去实施紧急救护,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同样处在敌人的枪口下吗?”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武敏借由三位战友的答复,更加清楚地认识了他们,但有些事情隐瞒是不好的,“不瞒你们说,这个问题,是我在接受特训的时候,教官同样问过我……”

  高飞迫不及待地问道:“你的答复是什么?”

  叮咚,门铃声传出。

  来者是一位货运公司的职工,待将送货手续完成后,即以离开。

  武敏拆开其中一个纸箱,取出了一个长盒子,打开后说道:“这就是我的答案。”

  盒子内,装得是一把三棱刺刀——

  刀身呈棱型,三面血槽,刀身经过去光处理,刀身呈灰白色,不反光。

  需要说明的就是,三棱刺的血槽不是为了‘放血’设计,是为了更容易拔出。

  如果没有血槽,刀刺入封闭的人体内部,朝外拔的时候,体内气压低于大气压,会被吸住,很难拔出。有了血槽,空气可以顺着血槽进入,可以顺利拔出。同时,即使不旋转刺刀,伤口也会呈现‘开花’的破坏性创口。

  这种军刺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刺中后会突然飙出很多鲜血,而是这种三棱创伤很难被包扎!如果不做特别护理,鲜血很快就会流完。俗话说的好,砍伤刺死。这种专门为了杀人而纯粹存在的东西,只要拿出来用,就足够把人吓得背脊发凉了。

  或许其它人不明白,但是杨巨三人,非常清楚这把刺刀意味着什么——

  高飞吞咽了一口惊悸的唾沫,未想武敏如此‘生猛’,“阿敏,你……你为什么选择三棱刺?”

  “我认为——”武敏的右手紧紧握着三棱刺,这一时候,其心回到了炼狱式的训练场上,“军人就是刺刀!”

  “原来如此。”任晨文明悟地点点头,说道:“我终于明白了,科长为什么要选择你加入巨疯的战队。”

  “啊……”武敏貌似想到什么事情,连忙搁下三棱刺,将纸箱中的木盒子,逐一摆在了茶几和地板上,“呵呵,我喜欢收集各国的刺刀,这些都是托外国军人买的,有的是合作演习后老外赠送留念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不过我认为有把刺刀在身上,总比没有的好。来吧,你们都挑一把防身。”

  一个大纸箱,翻腾出百馀把各国刺刀。那么,剩下的三个同等大小的纸箱,里面不就是装着同样数量的刺刀!

  高飞吞咽了一口唾沫,惊悸地说道:“你,你真的可以开刺刀专卖店了……对啊……阿敏,你喜欢用什么刺刀?”

  “国产八一式刺刀,目前依然是大部分军队的装备。”武敏反手一抄,抽出了别在腰后的刺刀,说道:“这把刺刀比较特殊,除了四道血槽外,它的刀板比较厚,而且呈十字形,是刀式刺刀和钉式刺刀的结合体。它具有较窄的刀把,可以当匕首使用。”

  武敏的一番好意,任晨文不忍拒绝,但这些刺刀毕竟都是收藏品,“阿敏,你说得有道理,我认为,战队清一色装备八一式刺刀比较好。”

  “这……你们不选一把了?”

  “事情就这么定了。”任晨文料定高飞必有反应,甚至是索要某种型号的刺刀。因然在说完后,他冷厉的目光,立即冲着高飞射去。

  果不其然,这道目光,吓得高飞如同一只缩头乌龟,龟缩着脑袋,貌似再也不敢有什么想法了。

  如果得罪了任晨文,未来一段时间的生活,将会被痛苦的管制着,甚至是过着‘足不出户’的悲惨生活。然而这时候,高飞极度想在武敏面前说话,因为一个男人的声音,是追求异性法宝中的基础。猛然间,他想到了以前外出吃饭的时候,经常遇到的烦恼,而这个烦恼,正好可以在武敏面前大秀一番,“对了……我们中午到哪里吃饭?”

  高飞的问题,一下引起杨巨对于这个惯例性问题的烦恼。

  单以工作待遇来论,特部一科的武类度虚战士,不论是薪水还是福利,一般行业职工的是不能相比的。正因这份高收入的工作,方圆十公里内的大小餐馆,基本被扫荡了一次。此些曾经光顾的餐馆中,因为口味问题,大部分都是一次性的,也有四季性的,而日常光顾性的唯有一家。

  因为如此,杨巨的思绪,貌似扫描器器一样,很快扫遍了记忆中的餐馆。可情况就是,没有哪一家餐馆,符合内心要求的,“妇科文,我们到哪里吃呀?”

  “嗯……”任晨文与杨巨一样,同样在记忆中没有找到,符合设想要求的餐馆,因然征求意见地问道:“阿敏,你喜欢吃什么?”

  “你们安排吧。”

  武敏的话语落地,高飞快速地跑向房间,而后将取出的笔记型电脑,摆在了茶几上。他自信非常的,调出了文本文档,后将笔记型电脑推到了武敏的面前,说道:“科长命令我们好好的享受假期,我们自然不能违反命令。俗话说的好,女士优先,午餐地点你来决定。”

  “这……”武敏自知盛情难却,颔首答应,举目搜寻着液晶显示上,显示而出的,诸多餐厅的详细文字介绍,“晚枫亭,基辅餐厅,亚的里亚义大利餐厅,云起茶宴……”

  闻听武敏的喃喃自语,高飞本能地意识到了,文本文档打开错误——武敏此时此刻所看的文本文档,里面记录的不是聚会餐馆的资料,而是北京城内,各有特色情调的情侣饭店!

  他一把拽过武敏面前的笔记型电脑,急忙非常地调出了正确的文档,也就是北京城内各大聚会餐馆资料,呵笑的自圆其说道:“阿敏,这个资料,可以让你更好更全面的,了解我们聚餐的地方。”

  高飞的异常举动,的确有些可疑,但是资料上所显示的,订餐电话、特色菜的菜谱等等详细资料,让武敏没有细想这个问题。其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在选择就餐地点的时候,如何顾虑三位各有特色的战友。

  与武敏不同,杨巨和任晨文对此问题太了解了,因为高飞不止一次在两位战友面前,‘完整汇报’整个泡妞的过程,而在这一过程中,餐馆是必不可少的一个行程地点!

  因此深刻了解,杨巨与任晨文不分先后的,将饱含怒火的目光,射向了高飞。

  高飞没有发出声音,赔笑地冲着两位战友笑了笑。

  “大鲨鱼火锅超市吧。”武敏选来选去,认为火锅是最佳选择,虽说快七月了,但在这炎热的夏季,一边品尝火锅的热辣,一边畅饮冰镇的啤酒,不正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没问题。”高飞掏出右腰上挂着的特制手机,问道:“阿敏,是哪条路上的大鲨鱼火锅店?”

  “学院路七号,弘彧大厦一层。”

  武敏报出该店的详细地址,而高飞也随之在记忆中,寻找到了订餐电话。预定该饭店的雅间后,他瞧了一眼特制手机上显示的当下时间,“饭点的时候堵车厉害,我们早点儿出发。”

  高飞的提议,得到了三人的采纳。

  离开宿舍,一行人走出火葬场,来到了路上。

  高飞招来一辆出粗车,举足前往后车门之际,脑海剧场已然熟练地排演了一遍,所谓女士优先的节目。毋庸置疑,与武敏共享这一段路程,将是今晚美妙春梦的开始。然而,计画没有变化快。他还没有来到车后门的时候,顿感后劲被五指死锁死住,其力道之大,简直就是扭断脖子的前兆。

  这时候,任晨文已经打开后车门,进入最靠里面的位上,那么是谁锁住后颈,剩下的选择,唯有杨巨了。他能有此强烈认识,原因很简单,因为后颈皮肤感觉到的触感,是如同砂纸一样毛糙,绝非像武敏皮肤那样足以令人雄起的细腻与光滑!

  话说回来了,武敏历经那么多艰苦训练,用了什么方法,能把双手保养的那么好?要是得到这个保养方法,以后泡妞的时候,绝对可以排上大用场,因为双手可是女人的第二张脸。不过,他现在要先解决脖子被锁的问题,“巨疯,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作为战斗队长,我有责任防止淫兽肆虐。”

  对于其它的事情,杨巨可能要经过一番考虑后,才有可能有所了解,可是对于高飞泡妞的技巧,以及相关的一系列动作,那是不需要任何思考的,可以说是真正的本能反应。

  他与任晨文的立场一样,完全可以允许高飞在基地外乱搞男女关系,甚至是过着终日淫乱的生活,但是绝对不能再基地内乱来。正因如此,他日后得要高度监控高飞的一举一动,稍有疏忽,这家伙就有得手的可能,“阿敏,你坐前面,到了别忘要发票。”

  说完,他好像往麻袋里面塞棉花一样,把高飞塞到了后座上。在他上车后,左手攥着高飞的右手腕,防止这家伙做出什么出人意外的小动作。

  高飞眼珠左右而动,不甘心地确认着时下发生的情况——双手与双腿,皆被两位战友限制了最基本的自由!他面对这种糟糕的情况,不甘心地试探了一下,随后不得不承认,精心谋划很久的出粗车战术,宣告破产,“大欺小,没小鸟。大欺小,没小鸟。”貌似这句话,能够安抚他受伤的心灵,一直反反复复地,念叨个不停。

  武敏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句话,可是越听越是觉得,话中诅咒的味道,越来越重了。假如继续让高飞如此下去,那么最多是五分钟后,铁定要在计程车内上演一场三个男人的口水战!

  她的这个认识越来越强烈,因而不得不侧转身体而坐,和声地问道:“小高,你知道大鲨鱼火锅的细节吗?”

  武敏的话语,仿如天籁,顿让高飞驱散内心的阴云,神采飞扬,“大鲨鱼是自助模式,一位四十八元,不限时、不限量、秉承‘能者多劳’的原则,让顾客尽自己的所能,把自己看到的感兴趣的东西,统统都放到自己的肚子里。锅底有清汤、麻辣、鸳鸯这几种,尤其是麻辣锅底,味道真的是很正,一点都不逊色于专业的四川火锅店的味道。”

  如此表现的机会,他自然不能错过,尽可能地详细说道:“调料有麻将、香油、海鲜、耗油。既然是自助火锅,那饮料和所有食物全部免费。饮料方面种类算是丰富,各种红酒、白酒、啤酒、果汁、汽水、优酪乳……一应俱全。食物有凉菜类、烧烤类、主食类、海鲜类、传统涮肉类、水果类、刨冰类、甜品类、冰淇淋类……基本上可以说包罗万象,绝对可以让每个人吃爽!”

  “还有还有……特别推荐的甲鱼、每人一只,牛蛙、每人一只,螃蟹、每人四只,大虾、不限量供应。招牌菜就是整条的大鲨鱼,等着大家来割取,鲨鱼肉不太好吃,但很补人。水果全部都非常新鲜,还有市面上比较贵的山竹、榴连、火龙果、木瓜等等热带水果提供。”

  听言,武敏不得不承认,不用实地勘察,单是这个介绍,就可以大概了解该店的情况了。

  说了那么多,高飞依然认为,所说内容还有些不足,继续神采飞扬地介绍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