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世界,分不清楚轮廓……

  武敏穿着海军陆战队的迷彩服,颦蹙着眉头,环视着这个不同的世界……

  很快的,她意识到了,这不是现实,而是梦境。

  “你在害怕什么?”

  杨巨的话语,如同来此隧道中,由漆黑世界中的任何一个角落传来。拖曳而诡异的回荡声,好似一根根银针,刺入了她的耳中后,而后沿着大动脉,向心脏缓慢地游走……

  她的右手情不自禁地紧紧抓着心脏,神色越来越显得痛苦……

  战争只有胜负之分,没有男女之别!

  正因如此,女子海军陆战队的各项训练标准,同比要超出男子海军陆战队。

  高标准的结果自然是高淘汰,但她凭着坚强的毅力,成为了两栖霸王花的一员。可想而知,她历经了何种训练的考验!然而可叹的就是,这些常人眼中同等于炼狱的训练,根本没办法抵抗杨巨的话语!

  突然,她的心理防御崩溃了,而梦境就在这一瞬间,结束了……

  武敏猛然坐立而起,环视一眼,四周不再是漆黑的世界,而是熟悉的超市环境。她喘着浊气,抹掉了满脸的冷汗,脑海中依然回荡着杨巨的那句话……

  任晨文负责守夜,见到武敏这幅模样后,随即明白了一件事情,“阿敏,如果你不能解开,噩梦将永远陪着你。”

  “……阿文,你有同样的经历?”

  “我的噩梦,整整陪了我四年……”任晨文瞧着如肥猪平躺而睡的杨巨,神色感激地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丧失了理智,一度被巨疯当成沙包来练习。等我解开噩梦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阿敏,不要怪巨疯,他就是这种喜欢直来直去的人。”

  “嗯。”武敏好奇地问道:“阿文,你和巨疯相处这么多年了,对他有什么评价吗?”

  “他是天生的战士,战斗就是他人生的绚丽舞台。”任晨文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而孤儿院的生活之随之浮现在眼前,“大概是七岁的时候,我们第一次见到了巨疯,当时我和种马飞正在被两个青年欺负,就是那个时候,巨疯出现了……八岁小孩和两个青年打架,结果就是,巨疯单是脑袋缝了九十多针,整整在医院里面躺了一年。至于那两个青年,一个变成了太监,后来因为精神崩溃跳楼自杀了;另一个,因为看到巨疯咬掉他有朋友的那话儿,仓惶而跑的时候被汽车撞死了。”

  “这……他是怎么做到的?”

  “当时我和种马飞都很害怕,根本没看到这个过程,而对于巨疯来说,有些事情过去了,就真的过去了。”任晨文抽了口香烟,继续说道:“三年前,我请科长帮忙,找到了当年这件事情的卷宗,上面清楚地写着巨疯的口述——我要进攻,但是机会只有一次,所以要先让他们打我。”

  听到这里,武敏难以置信地举目望着杨巨,“他,他…真的是天生的战士……”

  “我们的战斗小队,生活问题的确非常多,甚至要科长出面帮忙,但是……”任晨文微微的一笑,神色满足地说道:“论资历,我们的战队还很年轻,但论战绩,我们不输国内外的任何一支战队。”

  武敏明悟地点点头,内心非常的清楚,无论是何种性质的战斗部队,必然要有其灵魂所在,而杨巨就是BJ189战斗小队的灵魂!

  蓦地,骤变发生了——两派骷髅因为战斗,而传来的那种如同密集的骨骼断裂声,毫无任何先兆地停止了,仿如和大暴雨正下的时候,骤然停止一模一样!

  战闹声停止的瞬间,酣睡中的杨巨猛然地跳立而起,凝神一听,半径五百米内根本就没有任何动静,“快——棉被抗震堡垒!”

  杨巨的话语很清楚,武敏不清楚其中的原由,但还是尽力将床上用品堆在铜床的四周。不过,她这时候,尚不能运用体内的奈洛克。

  诚然,奈洛克可以做到‘隔空移物’,可是杨巨三人不敢这么做——奈洛克一旦大量释放,其效果,同等于夜里打开手电筒,而这将会成为战场上的众矢之的。所以,三人唯有将奈洛克改成内用,增强力量的同时,尽可能多搬一些物品。

  刻钟不用,床上用品组成的圆形抗震堡垒完成了。

  武敏抹掉下颚悬挂的汗珠,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战斗突然终止,原因只有一个……”高飞不免有些沮丧地说道:“不用怀疑,附近铁定有一只高等级的度虚异生物。以霸王虎为例,这家伙只要在市中心吼一嗓子,纽约市基本就平了。”

  任晨文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详细地解释道:“霸王虎的绝招之一震天吼,其破坏力同等于核武器。”

  “可怕……可怕的度虚异生物……”

  “阿敏,可怕的不止这一点……部分度虚异生物,有穿越空间的能力,而霸王虎就是这其中的一种……”任晨文不想继续说下去了,因为这种无奈,简直就是要命。

  “干嘛啊,干嘛啊。”杨巨张嘴啃了口香肠,脸色不悦地边吃边说道:“我们是战士哎,你们各个都这样,还配做战士么!”

  高飞瞟了一眼杨巨,理直气壮般地说道:“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因为我是男人。”

  “哼嗯,和你这种人没有共同语言。”

  杨巨话音尚未落地,巨大而无法言喻的虎啸传出——

  虎啸产生的冲击波,好似海啸,携万钧之力,瞬间清洗了超市……

  很快的,超市又回归到了平静,只不过是面目全非而已。

  杨巨气喘吁吁地爬出了衣物堆,而后拽出了昏迷的武敏。不否认,震天吼出现的瞬间,他的确帮武敏挡下了大部分的冲击力。可是剩馀的冲击力,对于武敏来讲,还是太强了。

  “巨疯,阿敏怎么样了?”任晨文脸色蜡黄地侧卧在衣物堆上,气喘无力地问道。

  “生命没危险,但怕留下耳聋、耳鸣等后遗症……妇科文,种马飞呢?”杨巨紧张地举目四望,视线没有搜索到高飞踪影之际,惶急非常地开始在衣物堆上‘挖掘’……

  任晨文见状,强撑颤抖的身躯,咬牙爬向杨巨……猛然间,求生意志极强的拳头,势如破竹地冲破了衣物堆——不巧的就是,他的那话儿正在这拳头的正上方!

  “呵哈啊,呵哈啊……”高飞软软地跪在衣物堆上,双手抓着大腿,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他,他奶奶的,差点成为第一位被床上用品干掉的度虚战士。等等……我的拳头,好像,好像打到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了?”

  全队通讯是一直开着的,杨巨听到高飞的话语后,惊惶等情绪顿时消散。他本想拿话刺激刺激高飞,但在无意之间,看到了痛苦的任晨文,而高飞所说的话语,又诡异地浮现在眼前,“……种马飞,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妇科文很受伤。”

  “妇科文……你,你怎么……”话没说完,高飞借由任晨文的肢体语言,解读出了,那求生的一拳,打到了哪个糟糕的地方。

  “你,你给我记着,回去以后,我们再慢慢地清算。”任晨文抖了抖右腿,单足盘坐在衣物堆上,检查着携带的通讯设备,“……巨疯,设备完整率百分之百,而且我们基本没有什么内伤。照这样推算,震天吼的中心,最少距离我们三十公里。”

  “嗯……是时候行动了。”高飞命令道:“巨疯,你中路,阿敏你负责;妇科文断后,我打先锋。”

  执行特种任务的时候,杨巨没有理由怀疑高飞的决策,当下背着依然昏迷的武敏,跟随而进。然而,他的前脚踏出超出没多久,就感觉到了武敏越来越重了,“我有一点很奇怪,阿敏看起来没有那么重啊,怎么我感觉越来越重呢?”

  “俗话说的好,人不可貌相。”战友间的通讯聊天,没有造成任晨文注意力的分散,相反的,这种聊天可以极大缓解内心的压力,“以种马飞来说吧,他的外貌就是一个高中生,而这就是他欺骗良家妇女的最强资本之一。”

  杨巨点头之际,鼻观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赞同的嗯声。

  “你们两个不是男人的家伙,怎么可能明白鱼水之欢的乐趣所在。”话是如此说,高飞神情严肃地领着战斗小队,行进在纽约市的街头小巷中,不断地搜集着认为有用的蛛丝马迹……

  此时此刻,接近任务目标的感觉,他自感是越来越是强烈,似乎任务就快完成了,“十几年的兄弟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两个都没女人,所以一个跟书有仇似地啃书,一个就把欲火宣泄在小流氓的身上。相比之下,我各个方面都很正常……”

  杨巨和任晨文默契非常的,同时打断高飞的话语,语气一致地说道:“你是最不正常的。”

  “请你们俩要搞清楚,地球上有多少八零后的男人,到现在还没有翻开嫖妓的历史篇章……”戛然而止的高飞,皱着眉头地蹲下身来,缓缓地挪开了右脚,左手拨开骷髅死后留下的厚厚一层白灰,找到了让他不得不中断一切思维的硬物。

  六块不规则形态的硬物,乍看的时候,酷似血红色的水晶。

  他掂了惦掌中的六块血红硬体,内心估出了硬体总重大概约有三百克,“……任务结束,中段集合。”说完,他快步跑到了,距离五十米外的杨巨身边,待任晨文赶来后,展现出了六块血红硬体,“我的第六感百分百肯定,这些就是骷髅战斗的原因。”

  武类度虚战士的酷似直觉的一种感觉,特部统称为第六感。不否认,这种说法没有任何依据,完全是依照普通人可以快速理解来表达的。可以肯定的就是,第六感的开启,不受奈洛克高低的影响,也是武类度虚战士,唯一能在地球空间使用的一种能力。

  需要解释的就是,第六感具体是什么方面决定的,或是因为什么因素造成的,迄今没有一个令多数人信服的说法。

  “BJ189呼叫基地,任务完成。”任晨文重复着话语后,等待基地方面的答复。

  “基地收到,度虚拟空间五分钟后开始接送。”

  任晨文收到基地重复的讯息,冲着两位战友竖起右手大拇指,表示这次任务的成功。

  预定时间一到,距离不远处,出现了接送的通道。

  毕竟通道入口有些窄了,杨巨没有好办法,唯有先将背上的武敏扔进去,而后才跃入通道中……搅拌机模式的返回过程,历年来没有任何变化,这次一样不会例外。

  一切如常的,BJ189战斗小队经过杀菌等程序后,来到了干净整洁的病房内。

  慢慢的,杨巨的四肢,开始恢复了知觉。他瞥眼一瞅门上方的电子钟,地球时间是六月十日了。对此,他习以为常地笑了笑,然而走进来的一位护士,勾起了内心尴尬的记忆,似乎这位护士,就是扒光其衣服的护士……

  护士瞧了瞧四位患者,将两个信封,分别放在了杨巨和高飞病床上。

  预防意外发生,来自度虚拟空间内的一切东西,都要有半月的观察期。所以,信封内装着的就是,来自度虚拟空间内物什的证明书。等过了观察期后,凭此这个‘物什证明书’,领取相应的物什。

  事情处理完后,护士离开了病房。

  杨巨摁住了右手侧床扶手上的一个绿色按钮,病床上半部开始上升,等到了满意的斜度后,右手食指才松开按钮,“妇科文,我们联合其它战队一起抗议消毒程序,这样一来,多少能争取到留下一条内裤。”

  任晨文与杨巨一样,操控着病床,达到了坐姿所需要的斜度后,说道:“这是硬性规定,不可能说改就改的。但是,如果换一个方法,相信五科是可以接受的。”

  “不管什么方法,只要不暴露就行。”

  “其实很简单,消毒等程序,男女分开、同性操办就可以。”

  “嗯,都是男人,给他们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杨巨话音落地,高飞随即中气十足地高声抗议,“你们是不是有毛病啊,给男人看裸体?我承认,给她们看的确有点不好意思……”

  杨巨和任晨文不能容忍高飞的理论,同声冲口喝道:“给我闭嘴!”

  这话刚一传出,一个非常熟悉的呵笑声,打断了战队即将要爆发的传统口水战。

  片刻后,赵军推门而进,乐呵呵直笑,直到坐下后,脸上依然充满着快乐的笑容,“你们这三小鬼啊,好像有永远都吵不完的架。”

  杨巨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科长,这是原则问题!”

  “呵呵……好了好了,待会儿再口水战,先说说正事吧。”

  “科长,任务完成。”说完,高飞将护士留下的信封,掷到了赵军的手中,“嘻嘻……科长,我们要战队联欢,地点就定在天上人间夜总会。呵呵……科长,如果嫌贵,莱特曼娱乐空间也可以啊。”

  “你这小鬼,尽挑高消费的地方。”赵军将信封搁在桌上,说道:“不论由哪个方面来讲,你们任务完成的非常出色,所以——战队联欢由你们做主。对了……记得要开发票,不然不报销的。”

  “谢谢科长!”

  对于任何一支战队,只要是出色完成了任务,赵军同样都是如此做。或许下一任特部一科的科长,不会这样子宠着各支战队,但是在这个位置上一天,他就要满足所有战队的物质需求,“有要求就尽管提出来,我老赵一定尽最大努力满足你们。”

  任晨文不客气地说道:“科长,图书馆的图书,涉及面太少了,希望能再增加一些。”

  “这要求太简单了,我老赵一句话就可以了。小文,你真的没有其它需求了?”

  “真的没了。”

  “这样吧,你有需求的时候再告诉我。”

  “轮到我了,轮到我了……”杨巨冲着赵军呵笑道:“科长,下次帮我多多兜着打架的事情,我可不想因为打架被开除。当然,我可以保证,绝对不闹出人命,最多就是断手断脚!”

  “你们的要求啊,真是太让我省心了。”

  猛然间,杨巨想到一件事情,脸色突然沉重起来了,“科长,我们带回了法国玫瑰队的身份牌。”

  赵军拆开信封一瞧,证明书上写得清清楚楚,“都是好样的……”他联想到了牺牲的儿子和女儿,鼻子不禁传来了酸味……毕竟历经时间考验,他很快平复内心的伤感情绪,不再继续该话题,将视线转移到了武敏的脸上,问道:“第一次合作,你们对小敏有什么评价?”

  杨巨概略地想了想执行任务的过程,说道:“战斗配合方面还不知道,但在行动配合方面,阿敏的素质还是不错的。”

  紧跟着,任晨文说道:“以首次合作的情况来看,满意度是很高的,但我个人认为,度虚拟空间危险重重,可能需要最低一年的观察期,确保误判率降至最低。”

  高飞不好意思地呵笑说道:“我没什么具体可说的,反正就是一个满意。”

  “嗯……”赵军貌似决定什么地点了点头,抬眼一瞧电子钟,说道:“假期时间,你们要尽情享乐,这是命令。”

  “明白!”

  最新y章/.节G上#√酷*M匠网5F

  赵军微笑颔首后,背剪着右手,举足离开了病房。

  这时候,武敏猛地睁开了眼睛……与意识中想象的战斗状态不同,这里是安静而祥和的病房。能躺在这里,难道不能说明问题吗?

  “对不起,我成为了战队的负担。”她深深地明白,战场上的一个负担,将会直接造成其它战友的死亡,甚至直接导致任务的功败垂成,“恕我直言,下次任务的时候,请保证任务优先。”

  任晨文抬掌示意杨巨二人禁言,平声地说道:“以军人的角度来讲,任务是绝对排在第一位的,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承认,任务对于战队很重要,但我们不是军人,不会为了任务的成功而不择手段。”

  “为什么?”武敏万分难以理解地巡视着三人,质问道:“难道你们不怕任务失败?”

  “相比起来,我们更怕被抛弃。”任晨文平淡地笑了笑,说道:“我们三人自小即被双亲遗弃,内心都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其它战队是什么情况,我们不是很了解,但BJ189战斗小队,绝对不会做出扔下战友的事情。”

  高飞呵呵地笑道:“阿敏啊,我们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味道如此不正的话语,随即引来了杨巨和任晨文的同声呵斥,“你给我闭嘴!”

  杨巨和任晨文的脸色,较之往常相比,异常度非同一般。其中,高飞最害怕杨巨的‘癫痫症’发作,因然不情愿地撅了撅嘴巴,默不作声地耷拉着脑袋。

  “你们的这种不离不弃,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武敏深深地吸了口空气,内心非常清楚,某些时候是必须要舍弃的,“对我来说,任务比一切都重要——如果情况逼我选择,我绝对会选择任务。”

  任晨文欣慰的一笑,说道:“很抱歉,决策的位置,目前还不可能轮到你。假如真的不幸到了这一刻,战队基本也就全军覆没了。照我的理论战术,我和巨疯断后,种马飞负责领队撤退。当然,战场实际情况可能超出设想,但战术是不可能改变的。”

  “原因呢?”

  “撤退战术以生存率为优先考虑,目前我和巨疯的奈洛克数量词最高,断后自然是我们的任务。”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的奈洛克数量词超过你们,我就可以替代你们的断后任务。”

  任晨文微笑地点点头,算是当作对武敏的答复。

  武敏确定了工作方面的努力目标,虽说奈洛克的数量词,未必能超越杨巨等三人,但是不断地自我提升,必将减轻战友的压力,“对了……奈洛克的阶段,是怎么划分的?”

  高飞自感这憋话憋了好久了,而武敏这话,顿让其逮到抢话的机会了,“第一阶段,就是体外凝结冲锋盾,直径约一尺的一块六角形冲锋盾,大概要消耗一千点奈洛克。除非是被一次性击破冲锋盾,不然随着战斗消耗,我们可以不断地注入奈洛克,以好维持冲锋盾的防御作用。冲锋盾主要是抵挡敌人进攻,通常都是保护自己的后面,就是防止敌人的黑枪;如果情况需要,可以作为空中的借力点,或是下坠的缓冲体。”

  “第二阶段的象征就是半月斩,典型消耗性质的攻击招术,每次基数消耗是三千点奈洛克。半月斩威力强大,可以扫平整条街道,但是消耗奈洛克也很大,非必要的时候,我们还是冲锋近战。”

  他缓了一口气,说道:“阿敏,你目前是启蒙阶段,等奈洛克到了五千点,我会亲自教你怎么使用冲锋盾的。”

  “咳咳嗯……”任晨文婉转地说道:“种马飞,至于传授技艺的问题,我想不需要烦劳你的大驾了。”

  “你想上?”

  “……事情交给巨疯,我相信他的能力。”

  “换句话说,你就是不相信我了?”

  火药味如此浓厚,武敏自然一下子就闻到了。然而无可奈何的就是,她的思维运转能力,仿似停滞了,压根没有能力想出,阻止口水战爆发的好办法。

  她无奈地暗叹一口气,下床走进了卫生间。这门刚一关上,三个男人之间的口水战就打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