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了解

  战术磨合期的一周时间,很快过去了。

  遵照既定计划,杨巨在早餐结束后,领队来到了基地第十三层的整装间。

  与他预想中的一样,装备等所有事情,五科的工作人员早已做完——武敏的战斗任务不同,其攻击武器自然不同,但穿戴的战术套装是一模一样的。

  原本认为,事情和往常一样平静,可是……

  衣柜前,武敏貌似没有意识到什么,居然开始在三个大男人面前脱衣服。

  衣柜前,武敏貌似没有意识到什么,居然开始在三个大男人面前脱衣服。

  三位男人中,高飞的反应最为迅疾。他的目光,贪婪地‘扫描’着武敏外露的每一寸肌肤——曼妙身姿与花容月貌,两者完美融合的女性何其多,然而和眼前的武敏一比,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野鸡挑战凤凰!

  他久经风月酒场的考验,从迄今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难道说,武敏就是完美女人的最佳诠释?蓦然间,两股好似陨石坠落地球的力量,强势无比地扑灭了他内心沸腾的鲜血!

  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就如同古代即将被问斩的死囚一样——双手即被两位战友反锁,后脑勺也被两只大手死死摁着,额头紧贴着地面;他的视线所及范围,最多也就是拳头大小的地面。

  “你们……”武敏看了一眼三位战友,纳闷地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任晨文死锁死住依然试图继续窥视的高飞,连忙说道:“现在不是谈话的时候,赶快完成整装。”

  武敏低头一瞧穿着的白色运动内衣,浑然没有在意所明白的事情,穿上紧身衣后,开始穿戴战斗套装。

  杨巨和任晨文一样,尽力地控制着这头不服输的野兽。然而有一点,他知道无法否认,那就是无意中的一眼春光,是那么的震撼,冲击力是那么的强——影视,杂志,网路……貌似地球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找到穿着火辣、让人看着脸红衣物的女性。可是这一切,无论是感观上,还是冲击上,远远不及这一次!

  “我装备好了。”

  杨巨听到武敏这话,松开了高飞的手臂,开始着装。尽管用尽了可能的办法,但他终归还是失败了,武敏脱掉外衣露出运动胸罩的那一幕,永恒地烙印在了记忆中!

  “你们两个禽兽,你们两个禽兽……”高飞欲哭无泪的穿着战斗套装,口中不断地反复念叨着。

  “咳咳嗯……”任晨文正色地说道:“阿敏,防止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下次我们分开装备。”

  武敏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不过还是同意了任晨文的提议。

  “好了,出发吧。”说完,杨巨领队上了敞篷电力车,很快便来到了八号传送间。

  八号传送间外,等候多时的二科工作人员,将新式武器交到了武敏的手中,除了曾经试用的双管猎枪外,还有一把9毫米口径的手枪!

  武敏将弹药小部分外挂在战斗套装上,大部分则是放在了战术背包中。当然,在这战术背包中,还有很多她可以派上用场的装备。

  待武敏表示准备结束后,杨巨领队进入了八号传送间。

  八号传送间与九号传送间唯一的不同就是,合金球体内部的载人数量。

  照例的,合金球体封闭五分钟后,传送开始了……

  大多数的地球人,都明白乒乓球比赛过程是怎么一回事——这次糟糕的传送,合金球体如同激烈比赛中的乒乓球,这边打过来,那边扣杀而去……

  经过十数个‘比赛回合’的折腾,合金球体终于来到了度虚拟空间。

  杨巨恢复状态后,出拳打出一个窟窿,借此窥视着外界——远方的,一尊残缺的巨大女性雕像,扣住了移动的视线……他瞧了瞧似曾相识的雕像,不敢确定地说道:“妇科文,你来看看,这个没手没脑的女人雕像,是不是自由女神啊。”

  任晨文一瞧,自由女神像的确破损严重,但所穿的古希腊风格的服装,却是成为了最佳证点,“没有错,是自由女神像。”

  “开工时间到了。”杨巨挥刀斩开出路,首先离开合金球体,确定街道附近没有度虚异生物后,打出手语告之战友。其后,他领队潜入一家超市内,大大咧咧地随手取下货架上的一罐可口可乐,边喝边说道:“种马飞,动手。”

  武敏自然不明白怎么回事,直到胸口挨了高飞一掌,倒飞后撞翻货架,由百货中站起来后,才开始逐渐明白这话的意思,“……阿巨,体内这股好像有着固定路线游走的力量,就是奈洛克?”

  杨巨点了点头,解释道:“武类度虚战士的奈洛克,必须要在度虚拟空间里面开启,这样就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嗯……你现在就当是休息,一小时后奈洛克就可以平静了。”

  武敏没有理由怀疑,但是内心始终有股莫名的兴奋,好像奈洛克的开启,同等于得到了什么千年奇宝一样。

  “巨疯,下次拜托你说得清楚一点。”任晨文补充地说道:“阿敏,你现在处于奈洛克的启蒙阶段,可能出现非预料内的异常情况,但只要坚持顺其自然即可。”

  武敏颔首表示明白,内心也认识到了,赵军没有说错,那就是来到度虚拟空间后,大部分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你们想吃些什么啊?”杨巨边问边巡视着货架,虽说不认识物品上面的文字,但包装上的图案还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他没走几分钟,一具白人尸体印入了眼帘,“有位白人死者,你们过来看看。”

  死者是一名年约三十的男性,背部靠着货架侧卧,右手捂着腹部,而内脏等物,沿着腹部的海沟式伤口流出……仔细一瞧,死者穿戴的盔甲右胸上,有一枚以玫瑰花为图案的圆形胸章,左手紧紧攥着看似项炼的东西。

  杨巨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掰开死者的左手一瞧,手里紧紧握着,是五块酷似军牌的身份牌。他取下死者手中,以及死者脖子上挂着的身份牌,点燃一只香烟,而后把这根香烟,放在了死者的旁边……

  任晨文取下了死者的玫瑰胸章,将其递给武敏,解释道:“玫瑰胸章是法国的代表……遵照国际惯例,我们只能把他们的身份牌和胸章带回去。”

  武敏神色肃然地冲着死者,敬了一个军礼。

  这时候,高飞跑步过来了,将在货架上找来的白色床单,盖在了死者的身上。

  杨巨收妥六块身份牌,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超市门口。他选择了靠近门口处的位置,背靠墙壁而坐,担任着警戒的任务。其它三位战友,因为各有不同的任务,各坐一处,但是全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伤口是什么度虚异生物造成的?”

  耳麦内,传来了武敏的问题,而这似乎打破了空气中的压抑气氛。

  任晨文吁出一口浊气,说道:“不能确定,因为有很多度虚异生物,都能造成刀削式的伤口。他能在这里长眠,可能是所属的战队,中了低等度虚异生物的圈套。”

  武敏难以相信地问道:“阿文,低等异生物的学习能力,真的有这么强?”

  “地球万物在进化,度虚万物同样在进化中。据三科记载的资料显示,三十年前,骷髅只能使用一些轻武器,但在一年前发现了一个事实,他们可以熟练地驾驶各国现役的主战坦克,甚至有的族群,进行了多兵种的配合作战。照此下去,驾驶飞机作战,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这个道理,和破解一个两位数的数位密码一样,如果没有错误次数限制,百次之内,必然有一次是输入了正确密码。”

  “核武器不能摧毁度虚异生物吗?”

  任晨文摇了摇头,说道:“度虚拟空间和地球空间紧密相连,两个空间的任意一个地点,都可以将两个空间连接。以此事实而进行假设,度虚拟空间被摧毁了,或是遭到了重创,地球难免要遭到波及,那时的灾难将是无法想象的。有了科学家的这个假设,哪一国都不敢用核武器,因为代价高得实在无法承受。”

  “妇科文,换个话题吧。”高飞一屁股坐在收银台上,提议道:“聊个爱情话题怎么样?”

  “嗯……你们知道昙花的美丽传说吗?”

  任晨文闻听三人先后传来一个相同意思的答复,微微一笑,说道:“昙花原是一位花神,天天都开花,四季灿烂,并且爱上了天天给她浇水除草的年轻人。后来事情给玉帝知道了,于是玉帝大发雷霆,非但把花神抓了起来,还把她贬为每年只能开一瞬间的昙花。不让她和情郎相见的同时,把那年轻人送去灵鹫山出家,赐名韦陀,让他忘记前尘,忘记花神。”

  他顿了顿,继续讲道:“多年过去了,韦陀果真忘了花神,潜心习佛,渐有所成。但是,花神怎么也忘不了那个曾经照顾她的小伙子。她知道每年暮春时分,韦陀总要下山来为佛祖采集朝露煎茶。所以,她就选择在这个时候开放,把集聚了整整一年的精气绽放在那一瞬间。她希望韦陀能回头看她一眼,能记起她。可是千百年过去了,韦陀一年年的下山来采集朝露,昙花一年年的默默绽放,但韦陀始终没有记起她。昙花一现,只为韦陀,所以昙花又名韦陀花。特部以昙花作为标志,其韵意就是——昙花一现,只为你。”

  高飞感慨地说道:“玉皇大帝这厮啊,可没少干棒打鸳鸯的活,估计是天庭里面最变态的一个了。不过……我总有一种感觉,成仙的男同胞,好像各个都被去势了……”

  “有情况。”杨巨发出了警讯,待战之际,侧耳凝神而听。

  巨大而整齐的踏步声,由远处,正在向这里逼近着……

  他单掌贴着地面,掌心上薄薄的一层奈洛克,能清楚地感受到地面传来的震动。凭藉声音和震动,他绝对有理由认为,踏步而来的骷髅,数量不会低于四位数。

  该推测,造成一个不得不面对的事实——避战!

  “上二楼。”杨巨顾及队伍中的武敏,没有向往常一样,下命令前往天台。不否认,武敏的存在,的确降低了队伍的战斗力。但是转而一想,任何一只老鸟,都是从菜鸟开始的。三年前,他自己何尝不是被其它老鸟带着战斗的菜鸟呐。

  话说回来了,武敏可是独自在这度虚拟空间生存了一月,绝然不是寻常的菜鸟。

  他领队进入超市的二楼,隐藏在窗户边,利用折射镜窥视楼下的情况,仅是一眼,即以证明推测的情况——整条东侧的街道上,成密集排列的骷髅,一眼望不到头。糟糕的情况不止这些,西侧的街道上,同样出现密密麻麻的骷髅。

  一东一西,对立而来,绝对不是什么康定情歌一类的集体情歌大对唱!

  “妇科文,立即通知基地,纽约市即将发生战役级规模的骷髅对战。”

  任晨文所处的战斗位置,没办法看到实际情况,但内心坚信杨巨的判断,其因很简单,无论是在孤儿院和别人打架,还是来到度虚拟空间战斗,杨巨的战斗天性是毋庸置疑的!或许,他就是为了战斗而出生的,一个与众不同的地球人。

  武敏的视线内,除了货架上的百货外,看不见任何一位战友,但现在所占据的位置,正是属于她自己的战斗位置,“……巨疯,我们的通讯,通过什么管道传到地球的?”

  杨巨一面密切地关注着楼下的情况,一面解释道:“度虚拟空间有几分类似科幻小说中的平行空间,文类度虚战士在地球和月球之间,开了一个永久性的连接通道,信号一类的,全部都是经过这个通道传送的。所以说,特部二科可以在地球空间,控制度虚拟空间的外层空间卫星。至于信号定位一类的,你估计比我更清楚。”

  他认为,时下的情况,唯有静观其变,因然索性地继续说道:“如果连接通道,是文类度虚战士百分百包办,我们来的时候就会像搭乘公车一样。现在各国传送战士的情况就是,文类度虚战士只要开通一个牙签直径的小洞,剩下的就是电能来完成。”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武敏顿了顿问道:“阿巨,度虚战士的文武类型是怎么回事?”

  “文武同宗,到了第十这个极限阶段的时候,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所有人都能成为度虚战士,所以三科寻找人选的时候,参考标准就是潜能的高低。不过最近有新发现,那就是特殊形态的奈洛克。”

  话音落地,杨巨观测到了东侧骷髅的变化——仿如古代冷兵器的战争一样,街道东侧列队骷髅,冲向了他们眼中的敌人!与此同时,西侧的骷髅,也向着眼中的敌人涌去!

  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骨骼断裂的声音,如同大年三十,临近午夜时候的鞭炮声一样,劈里啪啦地不断传来。其中,好似不同语言的呐喊,也伴随传出……

  “我,我……”武敏神色狐疑地问道:“我能感觉到有一股说不清楚的冲击力,这是怎么回事?”

  “度虚异生物所使用的莫名力量,统称为度虚力量。”杨巨关注着楼下的混乱非常的战斗,说道:“国际统一的划分,将度虚异生物划分为三个阶段,既是幼年阶段、成长阶段、终极阶段。以骷髅为例,目前最高的度虚数量词为五千,终极阶段的骷髅最容易分辨,因为他们的骨头颜色是金色的。”

  说完后,杨巨问道:“妇科文,基地有没有答复?”

  “有。第一,基地确认整个纽约市都是战场。第二,基地命令任务改变,侦查两派骷髅战斗的原因。”任晨文说道:“种马飞,命令即时生效。”

  “明白。”

  “真是的……”杨巨离开了所属的攻击位置,没精打采地来到了,高飞原本防守的二楼信道位置。他一屁股坐了下来,撕开了货架上随手拿的一袋薯片,一把一把往嘴里塞薯片的时候,还不忘记埋怨着基地的命令。

  高飞敛足在杨巨原先所站的攻击位置,观测战斗状况的时候,提议地说道:“巨疯,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以特种队长的身份保证,让你进攻到不想进攻为止。”

  Z-更新最快g◇上K酷匠X网

  “什么条件?”

  “条件很简单了啦,费用什么的我来包办,你就和我一起嫖妓……”

  “滚!”杨巨毫不犹豫地回绝了,而对于原则问题,绝对没有商量的馀地,“种马飞,要是完不成任务,小心我收拾你。”

  “这一点,你可以绝对放心。”高飞乐呵呵的一笑,说道:“要是没有好成绩拿出来,以后还有谁来帮我们啊。啊,对了……巨疯,你我的案底被抹掉了,好像是科长找熟人帮忙的。呵呵,这下从零开始,我们可以继续犯错误了。”

  任晨文不悦地说道:“国庆后我们要给科长办六十大寿,你们一个是打架专业户,一个是嫖妓专业户,你们就这样准备给科长祝寿?”

  火药味如此浓厚,再不制止,岂不马上就要喷发!?武敏有了这种大爆炸式的强烈认识,急忙地问道:“任务改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阿敏,我可以肯定,你上辈子一定是消防员。”高飞瞥眼一瞅依然激烈的战斗,说道:“他们做鹬蚌,我们做渔翁。等战斗结束后,我们到战场上打扫打扫,可能得到有价值的线索。”

  “这个……没有其它办法了?”美国纽约市的面积,具体是多少平方公里。对于这个问题,武敏不知道,但内心明白一点,纽约市的面积,最起码要有一千平方公里!如此巨大的面积,一支四人的战斗小队进行搜索,有多大可能得到有价值的线索?

  “怀疑我这特种队长的水准啊。”难得有此机会,高飞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好的炫耀机会,但要防止两位战友的无情揭底,“论进攻意识,我就算努力十辈子,都不能达到巨疯那种牲口级别。论知识,我和妇科文根本不能比,因为我涉及的知识面非常‘单一’。如果要说寻找某件东西或是选择撤退路线,我高飞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是啊是啊,你是天下第一。”任晨文冷哼一声,不留任何情面地说道:“怎么员警扫黄的时候,你就那么心甘情愿地做一只瓮中之鳖?”

  “哼嗯,我那是怕伤了自家兄弟的和气。再说了,袭警的罪名可比嫖妓重得多。”全队通讯可是时时刻刻开着啊,而有了武敏这位现场听众,高飞深知,既然不能漂白自己,那至少要把任晨文抹得和自己一样黑,“呐,妇科文,我问你,爱情的终点是什么?”

  “婚姻的殿堂。”

  “错,而且是大错特错。”

  “错?那你告诉我,爱情的终点是什么。”

  “哼哼……爱情的终点就是——床!”

  “……种马飞,给我认真一点执行任务。”

  高飞瞥眼一瞧街道上,激烈程度依然不减的战斗,近乎本能地得到了想要的讯息,“大家上三楼,而后在通道各处布设报警陷阱,我们今天注定要在这里过夜了。”

  “明白。”任晨文吩咐道:“阿敏搞定陷阱,巨疯搞定食物,我找可以使用的东西。”

  对于寻找食品的分工,杨巨可以说是太熟悉了,毕竟这活可是经常干的。超市百货,任意选择——但凡看上眼的,不管口味如何,全部刮入购物车中!

  没有十分钟的功夫,已然装满了两辆购物车。

  他上到三楼后,举目一瞧,原来这一层的主打商品是床上用品。将满载食物的购物车搁在一边,他瞧了一眼被摆成十字形的四张铜床,挑了一张面对着任晨文躺着的床铺。躺下后,他没有精神地扫了一眼超市,“妇科文,我想……真的要去五科的心理治疗室了。”

  “我认为,这个完全没有必要。只要你一进攻,什么病都没有了。”

  “真的吗?”

  “这一点,不用怀疑。”

  “唉……终于明白了,无聊而死是怎么一回事了……”杨巨抱着蜷曲的双腿,下巴搁在双膝上,仿如三魂七魄正在慢慢流失一样,鼻观发出了痛苦而不知路在何方的怪异音符。

  这时候,武敏完成了陷阱布设,来到三楼集合,但是杨巨的那副要死不死的脸色,引起了内心的好奇,“阿文,巨疯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巨疯的老毛病,吃饭的时候就会好了。”

  武敏不能理解地看了看杨巨,“对了……阿文,我有一个概念没弄清楚——我在度虚拟空间生存一个月,地球是过了一年时间,那我究竟是过了一个月,还是过了一年?”

  “以地球时间概念来讲,你的确是过了一年的时间,但你的寿命时间,只是过了一个月。”任晨文貌似想到开心的事情,情不自禁地呵呵一笑,说道:“巨疯和你同龄,但是五官来看,他顶多只有十八岁。因为地球时间的三年,我们大部分都是在度虚拟空间里面渡过的。”

  “妇科文说的没错。”高飞跳到了床铺上,乐滋滋地说道:“如果呆在度虚拟空间里面二十年,回到地球后,立刻就会变成最不可思议的长寿老人,而且还是那么的年轻。所以说喽,武类度虚战士经常变更出生日期,不然肯定会被地球人看成怪物的。嗯……一般来讲,被列入战斗序列后,五年是一个变更周期。”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们看起来都很年轻。”话题到此结束了,武敏想了想,另起话题地问道:“基地要我们调查原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任晨文分析道:“整个纽约市都是战场,两派骷髅少说也要有二十万之众。以‘平安卫士’的资料来看,骷髅间的战斗规模,总数量基本在三万左右。这次这么大规模,不要说是特部,其它各国相同的组织,同样是密切关注。”

  “不好意思,平安卫士是什么?”

  “‘平安卫士’的组织性质与国际刑警组织有几分相似。”任晨文瞧了一下战术手表,问道:“种马飞,还有四小时太阳下山,你有什么看法?”

  “明天午饭前,战斗大概可以结束。”高飞翻找出购物车内数种喜欢的食物,背靠床头而坐,边吃边说道:“你们安心了啦,我有自信,明晚我们就可以回地球了。对了……回去后,我们找家KTV联欢联欢?”

  高飞的提议,好似一下子唤回了杨巨流失掉的三魂七魄,“我拒绝!”

  “喂,我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战队联欢,得要科长批准的。”

  杨巨斜眼瞧了一下高飞,说道:“除非你能保证,战队联欢的时候不叫那些陪酒小姐。不然的话,事情绝对免谈。”

  “战队联欢呀,你以为是我们假期的个人节目啊。”

  “你不能保证吗?”

  “好好……怕你了啦!我保证——这是一次最符合一科标准的战队联欢!”

  “好,我参加。”

  高飞无奈地摇了摇头,将视线转移到了武敏的娇颐上,说道:“阿敏,战队联欢是一科专有的,所有费用都是特部承担,但只有一条限令,我们只能在科长批的假期内联欢。呵呵,反正假期一般都是十天,和我们一起联欢不?”

  “嗯,没问题。”

  “决定了——战队联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